拍風月片出身的溫碧霞:到底是好牌打爛,還是爛牌打好?

自古以來,明知道嫁入豪門便會承受無窮壓力,最終獲得幸福者寥寥無幾。

但還是有很多女孩,為了嫁入豪門絞盡腦汁。

尤其是娛樂圈中的女星們,更是為此前赴后繼,樂此不疲。

一入豪門深似海,從此蕭郎為路人!

這句話在「最美妲己」溫碧霞身上,并沒有得到體現。

因為她的富豪老公, 從未嫌棄過她的「艷星」身份,也沒有因為沒孩子而介懷,至今仍將她當成手心里的寶……

一、

1966年,溫碧霞出生在香港有名的「貧民窟」九龍調景林。

作為家中最小的「公主」,溫碧霞的上面有4個哥哥3個姐姐,按理說應該被寵上天才對。

而實際上,多兒多女多冤家,多個人就多張嘴,使得原本貧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溫碧霞的父親是一位老兵,扛過槍、打過仗,擁有一身錚錚鐵骨。

但他,最終還是被貧窮折磨得沒了脾氣,甚至還妄想靠賭博贏得人生。

十賭九輸的日子里,溫父漸漸成了臭名昭著的無賴,軍人形象早就蕩然無存。

為了生計,溫父溫母四處借債,把能借的親朋好友都借了個遍。

剛開始,還會有人偶爾伸出援手,但借的次數多了,親友們都對這家人敬而遠之,避之猶恐不及。

不過,溫碧霞就繼承了母親的優良傳統,儼然一個美人胚子。

可無論怎麼美,也不能當飯吃。

童年時光里,溫碧霞就跟著哥哥姐姐們到處蹭飯,吃飽穿暖對于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一種奢望。

由于舉債較多,債主們經常「登門造訪」。各種出言威嚇,令孩子們心驚膽戰。

大約在溫碧霞5、6歲時,父母已經被債主逼到退無可退。

某天,溫父偶然聽到一個富豪想買孩子的消息,出的價格相當可觀。

想著高筑的債臺,以及家人忍饑挨餓的日子,溫父有些動心了。

于是乎,他把想法告訴妻子,希望能得到她的支持。

作為母親,溫母聽到丈夫的「賣女兒」的想法后心如刀絞,痛不欲生。

但她,還是在殘忍的現實面前低下了頭。

挑了一個好日子,夫妻倆牽著溫碧霞的小手,心懷忐忑地朝著買主家中走去。

一路上,溫父溫母看著漂亮可愛且乖巧懂事的女兒,默默飲下了自責的苦水。

二、

如今,賣兒賣女大多出現在影視劇中,博得觀眾老爺兩行清淚。

可現實版,偏偏就發生在溫碧霞身上。

蒙在鼓里的溫碧霞,時不時地抬頭看向雙親,并未發現被牽著的小手已經滿是汗水。

離富豪家越近,溫父溫母越是情難自控。

因為過了今天,他們很大可能將和女兒,永遠失去聯系。

這對夫婦雖然心中劇痛難忍,但想起難纏的債主,因此并未停下腳步。

到了指定地點,溫碧霞開始隱隱感到不對勁。

一位穿金戴銀的叔叔,正憐愛又欣賞地看向她,仿佛在看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須臾過后,這位叔叔遞給母親一沓厚厚的鈔票,眼神里寫滿了幸福。

緊接著,母親的一番話讓溫碧霞恍然大悟:「孩子,今后你跟著叔叔,就能過上好日子了。」

盡管懵懂無知,但此時溫碧霞已經明白,自此再也見不到父母和哥哥姐姐們了。

剛開始,她只是淚眼婆娑,想到傷心處,便再也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

她緊緊地抱住母親,央求把自己帶回家,不稀罕過什麼好日子。

虎毒不食子,家貧不賣兒!

看著淚眼汪汪的女兒,溫母的淚腺瞬間泄堤,母女相擁,聲嘖嘖然。

所幸富豪買主心懷善念,根本看不得如此人間慘景。

他既沒有帶走溫碧霞,也沒有收回那筆錢。

從那以后,溫碧霞感謝善良富豪之余,同時明白了一個道理 :只有努力掙錢,才能改變家庭現狀,改變自己的命運!

多年后上節目,溫碧霞仍感觸良多,用「一言難盡」形容當年的苦楚。

三、

12歲之后,溫碧霞長得彷如出水芙蓉,引得無數青春男孩為之癡迷。

別看溫父郁郁不得志,家教卻十分嚴格。

尤其對「招蜂引蝶」的小女兒,他從來不會給好臉色。

曾無數次,溫父嚴厲地告誡溫碧霞:一定要遠離那些不懷好意的臭小子,不然打斷你的腿!

面對如此粗暴簡單的教育方式,令溫碧霞有苦難言。

那些膽大包天的追求者,自然不會輕易放過這窈窕淑女。

那時候,溫碧霞的家里總是電話不停,大多都是小男生打來的。

電話這頭,溫父早就守在一旁,從來不給小家伙們機會。

掛斷電話的父親,少不了對溫碧霞嚴詞責罵,此次狗血淋頭。

但他怎麼也想不到, 此時的女兒就像一只風箏,線收得越緊,越容易斷線而去。

在父親的「高壓教育」下,溫碧霞非但沒有乖乖聽話,反而在14歲就交了男朋友。

只不過那時,少男少女的戀愛不過是單純地拉拉手而已,從未越過雷池半步。

眼看著女兒如此不聽話,溫父徹底被觸犯了雷霆之怒,原來的責罵甚至演變為動手。

反觀溫碧霞這邊,也從逆來順受變為離家出走。

流入社會后,溫碧霞無可避免地接觸了一些問題少年,抽煙喝酒不在話下,爆粗口更是家常便飯。

在特殊的時代背景下,溫碧霞和小伙伴們趾高氣昂地流連于香港街頭,酒吧夜場、電玩廳,嗨到得意忘形。

至于學習,她早就拋諸腦后,也因此漸漸被學校和老師淡忘。

所幸的是,在混亂的環境中,她堅守住底線,從未染上毒癮。

如果就這樣渾渾噩噩下去,溫碧霞的人生或許就此一無所成。

但就在此時,命運的轉輪開始改變方向。

上世紀80年代,諸如邵氏、許氏兄弟、嘉禾等電影公司百家爭鳴,締造了「東方好萊塢」的輝煌時代。

由于演員短缺,因此誕生了「星探」這一行業。

1981年的某天,15歲的溫碧霞正徘徊在大街上,突然被兩位陌生男子叫住。

「小妹妹,看你形象氣質不俗,將來一定星途無限。」

一臉懵懂的溫碧霞接過對方遞過來的名片。出于防范之心,她并沒有立即跟過去。

回到住處,她想了很多。負氣離家,讀書無望,倒不如試試走演戲這條路。

一念及此,她根據名片地址來到了試鏡處。

二八芳齡、形象脫俗,溫碧霞試鏡很成功。

導演名叫黎大煒,雖然參與制作了「麗的電視」的數十部電視劇,卻是個初出茅廬的電影新人。

溫碧霞此次出演的電影名為《靚妹仔》,主題便是反映時下的社會問題。

雖然試鏡成功,但由于年齡未滿18歲,溫碧霞被擋在了簽合同的關口。

四、

為此,她不得不回家找父母商量,以監護人的身份協助簽約。

可是性格執拗的父親,再窮再苦也不愿意女兒當「下九流」的戲子。

這一次,溫碧霞徹底和父親鬧翻,果決地拂袖而去。

好在母親不忍再傷孩子的心,尾隨而至幫助完成了簽約事宜。

其實那時,溫碧霞從藝的想法很單純,就是為了改善家人窘困的生活現狀。

1982年,《靚妹仔》上映后頓時贏得票房和口碑雙豐收,該片還獲得了電影金像獎提名。

而黎大煒和溫碧霞,也因此一炮而紅。

電影中,未經過培訓的溫碧霞扮演一名「問題少女」,完全是用雷同的人生經歷在演繹。

憑借該片,她榮獲金像獎最佳新人提名,各種片約接踵而至。

1983年,溫碧霞17歲。

一部名為《停不了的愛》的劇情電影,同樣為她量身定制。

說是量身定制,其實還是因為溫碧霞年少無知。

得知搭檔是大帥哥劉德華后,溫碧霞欣然答應下來。

但她并不知道,這部戲比《靚妹仔》的風格更加勁爆,需要拍攝許多大膽露骨的鏡頭。

直到拍攝床戲時搭檔是形象邋遢的吳孟達時,溫碧霞直呼上當,然而已經騎虎難下。

忍著眼淚,溫碧霞拍完了最后一組鏡頭。

在此之前,雖有「風月教父」李翰祥拍了《金瓶雙艷》等多部三級片,但并不被時代大范圍接受。

然而當《停不了的愛》上映后,迅速洗刷了影迷們的視覺神經,斬獲了傲人的票房。

令人感到又氣又笑的是,大家一邊對電影的精彩畫面評頭論足,一邊對藝術獻身的女星大肆指責。

被貼上艷星的標簽后,溫碧霞就像一只驚弓之鳥,無奈地忍受著紙媒和親友們的謾罵。

就連口口聲聲要娶她的男友,也因此提出了分手,一副不屑為伍之態。

遭遇眾叛親疏,溫碧霞切實體會了什麼叫做現實殘忍,人心不古。

好在她足夠堅強,才沒有在漫天輿論中消沉下去。

為了逃離是非之地,她繼續回到學校攻讀學業,想通過文憑洗掉身上的「污垢」。

可她慢慢發現,演藝圈星光璀璨、收入不菲,一旦踏足便很難退出。

1986年,學成后的溫碧霞低調歸來。只不過此次她決定不再涉獵風月片,要憑借才華和演技立足。

在愛情片《地下情》中,她扮演一名「文藝少女」,角色定位是清純和文雅。

怎奈她,天生就長著一張嫵媚動人的臉,與文藝少女顯得格格不入。

故此,電影上映后反響平平,吐槽聲源源不斷。

不信邪的她,又繼續拍了幾部電影,同樣沒能掀起任何波瀾。

五、

事業受阻,親情淡化,愛情不順……種種遭遇之下,溫碧霞急需證明自己。

于是乎,她驀然想到了令自己取得開門紅的風月片。

上世紀90年代中期,在王晶等人的帶領下,風月片泛濫成災,卻也供不應求。

這種限制級電影,不要求過于精湛的演技,也不需要多麼大牌的明星。

只要男女演員夠大膽、豁得出去,定能賺足眼球和票房。

彼時,便涌現出諸如舒淇、李麗珍、翁虹、邱淑貞等著名艷星,環肥燕瘦中百花爭艷。

翻開她們的成名史,大多是被忽悠為電影「獻身」,也有少部分心甘情愿。

1995年,任達華和溫碧霞「強強聯合」,獻出了震撼一時的《驚變》。

該片打著懸疑片的幌子,實則「不言而喻」。

憑著大膽出位的演繹,溫碧霞再次翻紅,賺得盆滿缽滿。

此時,她已經找準了自己的「定位」,之前的羞愧之心煙消云散。

在她看來,為藝術獻身并沒有什麼不對,只是大部分人不理解罷了。

盡管這樣想,但她畢竟只是個弱女子,哪能經得起「長槍短炮」的猛烈攻擊!

不堪重負之下,她再次隱退,一時間銷聲匿跡。

直到兩年后,打通任督二脈的她,陸續出現在《燃燒的港灣》、《末路狂奔》、《火龍女》、《反貪風暴》等影視劇中。

隨著「東方好萊塢」跌下神壇,她還將演藝陣地轉移到內地,演技得到了一致認可。

從艷星到實力派,溫碧霞走得很艱難,但她真的做到了。

年過30,她非但沒變成「豆腐渣」,風韻反而更勝從前。

如此一位成功的女星,自然不乏追求者。

除了圈中優秀男士,許多富商巨賈也曾向她投去愛的信號彈。

對于那些花言巧語的富家公子哥,溫碧霞噤若寒蟬,避之不及。

但就有這麼一位優質男士,成功俘獲了女神的芳心。

他名叫何祖光,所羅門亞太公司的副總裁。

除此之外,他還有另外一個更驚人的身份,那就是陸軍一級上將何應欽的侄孫。

如此超級豪門的子弟,偏偏就愛上了曾有過「風月電影史」的溫碧霞。

為了追到溫碧霞,何祖光用的手段同樣簡單粗暴,不是送名貴首飾便是香車寶馬。

如果何祖光只是個膚淺的花花公子,溫碧霞自然不會輕易就范。

但在相處的過程中,她能感受得到對方的真心和細膩,并非簡單玩玩,而是廝守終生。

六、

相愛容易相伴難!

不久后,溫碧霞就嘗到了愛的苦果。

媒體為了博流量,質疑她貪圖榮華富貴;

男友身邊的親友,聲稱她「烏鴉妄圖變鳳凰」。

就連何祖光最親近的父母,也直言不會娶艷星當兒媳。

諸多反對聲中,溫碧霞如芒在背,進退兩難。

舉步維艱之際,何祖光頂著層層壓力,不斷給女友送溫暖。

無論是經濟上還是生活上,每當溫碧霞有需求時,他總會第一時間站出來,不打折扣地滿足。

更重要的是,何祖光從不在意旁人的眼光,誓要將溫碧霞娶到手。

被男友求婚時,溫碧霞幸福得忘乎所以,決定把自己的未來孤注一擲。

千禧年10月,兩人的婚禮在泰國舉行,各路商界巨咖和娛圈大腕云集,影迷們也紛紛送上祝福。

時間是檢驗一切的最好標尺,婚姻也不外如是。

婚后的日子,溫碧霞并未把自己當成豪門貴婦,丈夫也沒有強烈要求她當「金絲雀」。

正因為互敬互愛和互相尊重,溫碧霞才獻出了《風云變》、《怒江魂》等多部影視作品。

在陳浩民主演的神話劇《封神榜》中,她飾演的「蘇妲己」風情萬種,被劇迷們贊譽為「最美狐貍精」,與傅藝偉版不相伯仲。

影視劇中「放飛自我」的她,回到家中馬上轉換身份,做孝敬公婆的好兒媳,呵護丈夫的好妻子。

最初幾年,公婆無法接受艷星身份的兒媳,甚至還久居美國不愿回香港。

即便偶爾回來,也不愿和溫碧霞說話。

縱是如此,溫碧霞也絕不氣餒,用耐心和溫情,不斷感化兩位老人。

再硬的鐵,終會被烈火融化。

更何況,公婆身為父母,他們更希望他們的兒子幸福。

久而久之,溫碧霞憑借自己的努力成功融入豪門,成為丈夫的驕傲,公婆的「暖寶寶」。

遺憾的是,嫁給何祖光多年,溫碧霞始終沒能誕下一子半女。

這對于大多數豪門婚姻來說,不能「母憑子貴」,無疑是最大的隱患。

這一次,何祖光同樣站在妻子身邊,不但安慰雙親,也勸慰妻子「不可強求」。

2010年7月,夫婦倆領養了一個被父母拋棄的男孩,以彌補無子之憾。

對于這個孩子,小時候差點被「賣」掉的溫碧霞視如己出,給予她生母之愛。

孩子也非常感恩,對養父母非常孝順。

網友們會發現,溫碧霞在社交平臺上曬出的照片,一家三口其樂融融,親密無間。

彈指一揮間,溫碧霞已經56歲,歲月顯然很善待她,并未在她的臉上留下太多痕跡。

女人的幸福其實很簡單,有疼愛自己的丈夫和公婆,有孝順懂事的孩子,以及不被阻礙的事業。

而這些,溫碧霞正好都擁有。

結語:

回顧溫碧霞不堪回首的童年,以及因風月片遭受詬病的演藝生涯,她固然是不幸的。

但反過來想,如果不是種種經歷堆積而成,她或許就不會走進影迷心里,不會邂逅何祖光。

由此可見,每個人的人生都不會一馬平川,逆境也好,順境也罷,都應該感謝「遇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