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藩,香港風月片的「一代宗師」,成就葉玉卿的熒幕形象

何潘先生作品《靠近陰影》

2015年,在香港拍賣會上,一張叫《靠近陰影》的攝影作品,引起了眾多買家的哄搶。

最終這張作品以37.5萬港幣的價格成交。

這張作品的作者就是何藩,而且還是他1954年的作品。

何藩身上有很多標簽,他是攝影師,是演員,同時還是導演。

在這三個領域中,他在攝影界的領域最高,27歲時就已經世界聞名,連續入選8年的「世界攝影十杰」。

28歲的時候,就已經拿到了接近300個國際性質的大獎。

相比這些矚目的成績,何藩導演的身份更廣為人知,很多人都稱他為香港風月片的一代宗師。

何潘先生

一、

九十年代初期,香港電影逐漸沒落。

功夫片、文藝片都開始走下坡路,無數導演面臨著無戲可拍的困境,演員們也不像以前那樣容易出名了。

「亞洲小姐」出身的葉玉卿,就是其中之一。

自從她1985年,獲得「亞姐」季軍以后,就開始進入演藝圈,然而混了很多年,都沒有起色。

終于在她職業生涯的第六個年頭,葉玉卿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先是為某家雜志拍攝了[大尺度]封面,從而轟動了整個香港,然后又連續拍攝三部風月片,一舉奠定了自己「風月片女神」的寶座。

性感女神葉玉卿

其中《我為卿狂》的導演,正是大攝影師何藩。

在眾多香港導演中,何潘絕對是獨樹一幟的那一個,他是唯一一個把風月片當成一門事業而干的人。

香港名導大多數都有拍攝過情色電影的經歷。

「菩提老祖」劉鎮偉早年也拍過,只不過當做過度,成名以后再也沒碰過。

在香港電影沒落的時候,王晶也拍過,而且還拍過很多,但是也僅僅只拍了幾年而已。

何潘與他們不同,在他一生中,拍攝大概二十幾部作品,大多數都和情色電影有關, 時間跨度近二十年。

攝影大家,不入流的情色導演,這兩個極其矛盾的身份,卻集于一身,對何潘來講其實是一個很無奈的選擇。

某部風月片劇照

二、

何潘出生于上世紀三十年代的上海,家世十分不凡。

在十三歲的時候,父親送給他一部Brownie 相機,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何潘的靈魂都顫抖了,宛如找到了世界上最新奇的玩具。

從那時候開始,他就對攝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何潘也十分具有天賦,從攝影小白到大師,他僅僅用了幾年時間,對光與影的結合尤其擅長。

何潘鏡頭下的老香港

在那個年代,香港是一個好地方。

很多內地的有錢人,都變賣了自己祖傳的資產,移居到了香港,很多香港明星都有這樣的身世。

比如惠英紅一家人,就是在她小時候搬到了香港。

再比如利智,她的父親也早早移民到了香港,在19歲的時候,利智從上海來到了香港尋找自己的父親,然后開始了自己的娛樂生涯。

何潘也有過這樣的經歷。

在十八歲的時候,與家人一起來到了香港。

這時候何潘的攝影技術已經十分嫻熟,在香港的街頭巷尾,你會經常看到何潘的身影,他的脖子上掛著相機,記錄著最真實的香港。

何潘可以說是香港街頭攝影的開拓者。

在以后的二十年時間里,何潘都在用鏡頭默默地記錄著香港的變化,那張賣了近四十萬的《靠近陰影》就是他這個時期的作品。

在30歲以前,何潘就已經獲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

剛剛成為演員時候的何潘

除了獲得了無數世界級別的大獎之外,何潘的作品在各個國家都很受歡迎,因此他在各個國家都有不少頭銜:

英國皇家藝術學會會員,英國皇家攝影協會會員,美國攝影學會會員......

何潘的作品也被多家世界著名博物館收藏,比如美國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法國國家圖書館等等。

年少成名,家境富有,另外何潘還長得英俊瀟灑,堪稱人生贏家。

然而,何潘偏偏不滿足現狀,在六十年代初期,一頭扎進了香港影視圈,為后來成為風月片導演埋下了伏筆。

年少有為

三、

最初何潘并沒有以攝影師或者導演的身份,進入電影圈。

而是以場記的身份,在片場打雜干一些零活,后來因為長得帥氣,轉型成為邵氏公司的一名簽約藝人。

1965年,何潘連續參演了幾部《西游記》題材的電影。

他在電視劇中扮演唐僧,還吸引了不少粉絲的喜愛,人們都覺得他會成為一個大明星。

當年的媒體雜志,用「明日之星」來形容何潘,稱他臉孔很漂亮,是典型的時代青年。

當年媒體對何潘先生的評價

每一個攝影師都有一個導演夢,何潘也是如此。

正當別人都看好何潘,以為他會是下一個影帝的時候,結果他僅僅當了一年演員,就不當演員了。

這時候,他與吳宇森成為了至交好友。

兩人遠渡重洋,來到了大洋彼岸的西班牙,在那里兩人沉醉于光與影當中,沒有名利爭奪,只有最純粹的電影。

作品先后入選不少國際電影節。

和潘先生一家

然而,就當何潘沉醉于電影創作的時候,一個殘酷的現實擺在他的面前,八十年代以后,藝術片在香港根本沒有市場。

攝影又是一個極其耗費錢財的事業,何潘陷入了兩難,選擇面包還是繼續自己的夢想。

最后,何潘妥協了,選擇去拍攝當時正火的風月片:

「香港那時候是金錢掛帥,票房為主,我的衣食父母是票房,一個藝術工作者,沒有創作自由如同行尸走肉,讓我去拍風月片簡直是屈辱。」

「屈辱」這兩個字來形容那時候的何潘,最貼切不過。

經常會有老板把爛得一塌糊涂的劇本,扔到他的面前,讓他去拍攝......

雖然選擇妥協,去拍攝了風月片,但是何潘還是維持了一個藝術工作者,最后的倔強。

風度翩翩的何潘先生

四、

何潘與其他風月片導演不同,沒有采用簡單粗暴的感官刺激。

而是以光影大師的敏銳審美,精心雕琢出一幅幅唯美動人的畫面、為觀眾們編織了一場風花雪月的夢。

因此在何潘導演的生涯中,很多作品都是爛片,但是也有一部分成了傳世之作。

1986年,他導演的《浮世風情繪》入選德國電影年鑒「300部東方經典電影」名單。

他的作品《三度誘惑》也是香港第一部過千萬票房的風月片。

當然,作質量量好、票房高這兩個因素,并不足以把他推到「香港風月片一代宗師」的地位。

何潘的人品同樣讓人欽佩。

與何潘合作過的演員,都夸贊他的性格很好。

溫和、優雅、謙謙君子是人們對他的評價,何潘從來不在片場發火,對演員也十分有耐心。

所以即便何潘拍了別人看不起的風月片,人們在提起他的時候,也會豎起一個大拇指。

何潘先生晚年,風采依舊

何潘先生一生與藝術為伴,幾乎沒有任何休息。

1996年,年事已高的何潘搬離了香港,來到美國與家人團聚。

隨身攜帶了一萬多張拍攝底片,在美國完成修復工作,并出版成冊,同時他還自學了PS,對自己以往的作品進行而止創作。

2016年,何潘先生在美國病逝。

但是他留下的著作經久不衰,《何藩:香港回憶錄》、《昨日香港》、《生活劇場》這些作品記錄了一個時代的香港。

何藩先生最喜歡的作品《日暮途遠》

這也是何潘先生留給我們最寶貴的禮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