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奇案:女孩搭便車卻慘遭囚禁,被困木箱7年后,她竟愛上兇手

「警察先生,我的丈夫他……他非法囚禁了一個女孩兒,已經7年了。」

「是的,我一直都知道,或者說,是我幫他一起犯下這樁罪行的,我是他的共犯。」

「不,我愛我的丈夫,我愿意為他做任何事!」

「可是,可是我實在受不了了。」

「他是一個魔鬼,他永遠都不會滿足,他要拉著我們一起下地獄。」

1984年11月18日,美國北加州警察局內,一位滿面凄容的中年婦人哭著向警察投案,檢舉自己的丈夫。

聲稱,她丈夫非法囚禁一個年輕女子長達七年。

圖1 被囚禁的女孩科琳

在這七年中,他使用威脅、恐嚇等手段強迫女孩與他發生關系,并強制簽署了一份「賣身契」。

在這個過程中,女孩兒甚至疑似愛上了她的丈夫……

聽到如此聳人聽聞的事情,接警的警方絲毫不敢怠慢。

在詳細詢問了報警的婦人的口供之后,警方以最快速度出警,立刻對本案的嫌疑人進行抓捕。

由于出其不意,嫌疑人卡梅隆順利落網。

在審訊過程中,警方了解到了一個觸目驚心的故事。

「駛向地獄的便車」

1977年5月19日早上,20歲的科琳要去北加州參加同學聚會。

因路途遙遠,所以她打算早早出門,搭便車前往。

圖2 攔車的科琳

一路上科琳獲得了很多陌生人的幫助。

他們好心地讓她搭便車,載著她向目的地前進,偶爾和她閑聊兩句。

陌生人的善意,讓科琳覺得這趟漫長的旅途,也沒有那麼無聊枯燥了。

雖說如此,她還是從沒放松警惕心理。

在拒絕了好幾個在她看來不夠安全的便車之后,科琳終于等來了一輛「看起來」足夠安全的便車。

她沒想到,正是這個看起來最符合她標準的便車,并不會將她載到目的地,而是載往地獄。

而駕車的人,是個真正的魔鬼。

面前的這輛藍色面包車緩緩停在了科琳的面前。

圖3 路線

司機搖下車窗,科琳看到車里坐著一男一女,模樣都很年輕。

女士懷里還抱著一個孩子,看起來像是一家三口。

那位男士司機戴著一副眼鏡,十分斯文。

他微笑著詢問道:「小姐你好,需要幫忙嗎?」

通過簡單的交談,科琳了解到這對夫妻也要前往北加州,正好跟自己順路。

熱情的夫妻倆,極力邀請她與他們同行。

科琳猶疑片刻,又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時間。

她在這里已經耗了太久,若是再耽擱可能就要趕不上了。

而且這對夫妻看起來為人友善,還帶著小孩子,應該可以信任。

之前她也搭過這種家庭的便車。

圖4 卡梅隆

那對夫妻就很熱心,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吧。

于是,她露出一個感激的笑容,伸手打開車門:

「那麻煩你們了,感激不盡。」

她坐上這輛面包車,車里開著空調,十分涼爽舒適,隔絕了外面的酷熱。

科琳感覺身心一下子放松了下來。

車輛行駛過程中,她忍不住跟夫婦倆進行攀談。

得知對方的家就在北加州,并得知這家男主人,也就是司機叫卡梅隆,女主人叫珍妮絲。

那個孩子是他們八個月大的女兒。

科琳一邊感嘆這個三口之家的溫馨幸福,一邊看著窗外的景色,盤算還有多久才能到達目的地。

圖5 科琳

突然,車子驟停。

科琳沒有防備,被狠狠地摔在了座椅上,頭撞在車窗上,震得她眼前一黑。

她捂著頭看向車窗外,入目所及除了這條公路就是一片荒郊野嶺,連人影都看不到。

她疑惑地問:

「卡梅隆先生,請問是哪里出什麼問題了嗎?」

「下車!」

卡梅隆突然換了一種語氣,嚴厲地命令她。

科琳不明所以。

她看了一眼手表,發現才行駛不過半小時。

離北加州還有很長一段路,為何要在半路讓她下車?

雖心下疑惑,但科琳還是下了車。

她的疑問還沒問出口,喉嚨上就抵上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圖6 盒子里的女孩(參考)

而握著匕首的人,就是剛才還言笑晏晏的卡梅隆先生。

卡梅隆臉上是一種殘忍的冷笑,他的臉猙獰又扭曲。

面對這樣的他,科琳打從心底里害怕。

緊接著,卡梅隆用匕首挾持著科琳,強迫她戴上了一個特制的木頭盒子。

科琳還沒反應過來,就發現自己聽不到也看不到了,就連聲音也沒辦法發出來。

之后,科琳戴著那個剝奪了她視力和聽力的木頭盒子,被卡梅隆在車后座粗暴地占有了。

事后,卡梅隆為防止她逃跑,捆了她的手腳。

然后把她塞進在了一個板條箱大小的木箱里,繼續啟程。

圖7 木盒

被囚禁在木箱中七年,受盡虐待

身處木箱中的科琳,完全喪失了對于外界的感知。

她只能通過不時的顛簸,判斷出車子還在行駛中。

而且,由于箱子太小,她無法躺下來,只能坐在箱子里。

睡覺也是坐著睡。

當她終于得以從這個箱子中出來時,卻仍舊只能進入另一個箱子里。

為了藏匿科琳,卡梅隆制作了棺材大小的木箱,置于他們夫妻倆的水床底下。

他將科琳困在里邊。

與前一個箱子相比,這個箱子唯一的進步點,在于可以讓她躺著睡覺了。

在科琳被囚禁的第一年,她幾乎一直生活在這個箱子里。

卡梅隆夫婦每天只允許她出來一至兩小時。

圖8

目的僅僅是為了讓科琳打掃房子或者幫著照顧小孩。

夏季氣溫高,雖說木箱有留通氣口,但木箱里的氣溫通常會超過37.7攝氏度。

在這個幾乎密不透風的狹小木箱內,科琳被禁閉著度過了好幾年。

這幾年間,除了這種這人窒息的禁閉,科琳還遭受著非人的虐待。

科琳被囚禁在卡梅隆夫婦位于加州雷德布拉夫家里的地下室。

被綁架的當晚,科琳被卡梅隆吊在天花板上,當著珍妮絲的面毆打她。

卡梅隆對她拳打腳踢,越打越興奮,嘴里還夾雜著下流的臟話。

科琳被打得鼻青臉腫,遍體鱗傷。

她耳朵嗡嗡地響,腦袋里一片混沌。

圖9

珍妮絲面無表情地坐在她對面,旁觀丈夫的施暴,無動于衷。

科琳被吊在半空中,忍著渾身的劇痛,聽著自下方傳來的夫妻倆的嬉笑聲,無聲地流著眼淚。

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她真的還有能重見光明的一天嗎?

在日復一日地被卡梅隆和珍妮絲電擊、鞭打、燒傷等惡意虐待時,科琳無數次想過活著既然這麼痛苦。

當初是不是應該直截了當地選擇死亡,來得更痛快呢。

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后悔藥,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除了默默承受加諸在她身上的這一切痛苦之外,她別無選擇。

不知道是不是該感到慶幸,人的痛覺神經是會逐漸麻木的。

圖10 警方模擬科琳被關在盒子里

由于身體已經習慣,剛開始挨打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已經很少出現了。

在她掙扎無果之后,她認清了現實并開始接受這殘酷的現實。

既然無法改變,那就只能學著適應,學著習慣。

幾個月后,卡梅隆許是也察覺到了科琳狀態的改變。

他提出要跟科琳簽訂一份契約。

說是契約,其實更像是一份奴隸合約。

「你從前的名字是卑賤的。

既然你已經成為我的人,就要舍棄過去的一切,聽好了嗎?

是一切!

從今往后,你的名字叫做凱,是我的奴隸。

必須稱呼我為‘主人’,珍妮絲為‘夫人’,你是‘公司’的下屬。

你的一切完全由我支配。」

圖11 兩人簽訂的契約

「若是膽敢忤逆我的命令或者逃走,我和‘公司’會追蹤你到天涯海角,然后殺了你和你的父母。

‘公司’的其他人可不像我這麼好說話,他們都是些亡命徒,殺人如麻。

連國際刑警都拿我們沒有辦法,不管你逃到哪兒,你都會被我們抓到。

知道以前那些逃走的女人都是什麼下場嗎?

被臭烘烘的乞丐占有。

然后挖出她們的眼睛、內臟,再把她們的身體砍成一塊一塊的,粉碎成肉末,沖到下水道去喂流浪狗。

哈哈哈哈……不信,你就試試!」

卡梅隆狠狠抓著她的頭髮,把她的頭往墻壁上撞,怒罵道:

「臭丫頭,聽清楚了嗎?」

圖12 科琳

科琳被撞得意識不清,頭皮也被他拽得像要硬生生扯掉了一樣。

幾股溫熱的鮮血順著額角淌下來,糊住了她的眼睛。

此刻的她根本顧不上這些,急忙急切道:

「我愿意!我簽!我什麼都聽您的!卡梅隆……」

「咚!」

又是一記撞擊,科琳眼前黑了一瞬,只覺得腦袋更暈了。

「叫我什麼?」

「主人!」,科琳急中生智,顫抖著聲音:

「主人,凱知錯了,求您高抬貴手,饒我一條賤命,我再也不敢了。」

卡梅隆心滿意足地松開她鮮血直流的頭,獰笑著下達指令,再次侵犯了科琳。

簽訂了契約之后,科琳被允許白天在房子周遭放風,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圖13 警方展示木盒

但范圍僅局限于卡梅隆家。

因為害怕「公司」會隨時監視她,報復她,科琳不敢動逃跑的念頭。

她害怕因為她的緣故給父母帶來災難。

因此,即使能夠自由活動了,她依舊小心翼翼的,怕被「公司」盯上。

卡梅隆夫婦告訴自己的兩個女兒,科琳是他們家的保姆,負責照顧一家人的生活起居。

鄰居們也以為科琳是卡梅隆家的一份子,雖有時會與她攀談交流,但他們都未察覺異樣。

科琳就這樣,白天充當女傭做家務,夜晚繼續遭受虐待,和卡梅隆一家一起生活了三年。

三年間,從剛開始的抗拒掙扎漸漸變得習以為常。

圖14 珍妮絲

她完全接受了卡梅隆為她重新設定的身份,并盡全力去扮演好這個角色。

轉眼,時間來到了1981年3月。

卡梅隆說要帶科琳去探望她父母,起初科琳嚇了一跳,以為「公司」要對她下手了,極力哀求卡梅隆放過她的父母。

卡梅隆趁機提出,本次探親「公司」的人會全程監控。

如果科琳在此行中能乖乖聽話,不泄露秘密,他們就考慮暫時放過她的父母。

結果如他所料。

時隔三年,科琳再次見到父母。

雖然抑制不住地熱淚盈眶,但她始終謹言慎行。

沒有向一無所知的父母,透露她這三年的悲慘生活。

圖15 合照

在父母問及時,她也笑著說:

「我現在一家大公司工作,待遇很好,同事們也都很友善。

你們不要擔心我,我過得很幸福。

而且,卡梅隆也很照顧我。

對了,爸爸媽媽,我要跟你們說一件事情,卡梅隆是我的未婚夫,我們倆打算結婚了。」

科琳的父母,其實一早就注意到了女兒身旁的陌生男人。

他們感覺這人看起來有些陰鶩,應該不是什麼老實的家伙。

但看到自家女兒與他互動熟稔,又聽女兒親口說是她未婚夫,二老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女兒難得回來一次,趕緊張羅著為他們準備晚餐。

圖16

一頓豐盛的晚餐過后,科琳的媽媽提議一家人難得團聚,不如給卡梅隆和科琳拍張照留念。

科琳緊張地看向卡梅隆,沒想到卡梅隆居然應允了。

于是,科琳家留下了一張卡梅隆與科琳的合照。

也是這起案件中,兩人唯一一張合照。

照片中,科琳雙手環抱住卡梅隆的脖子,頭枕在他的一邊肩膀上。

兩個人笑得很開心,宛如一對熱戀中的幸福情侶。

直到卡梅隆落網,科琳父母才知道,原來這個男人是綁架并囚禁虐待自己女兒長達七年的劊子手,悔不當初。

這之后的四年,科琳一如既往地在卡梅隆家生活著。

她甚至覺得自己會這麼生活一輩子。

圖17 發現地下室

在女主人協助下順利逃脫

直到有一天,卡梅隆外出不在家,珍妮絲過來找她談話。

珍妮絲神情嚴肅,開門見山地問道:「你想不想回家?」

科琳以為她又是像往常那樣測試她的忠誠度,條件反射般地回答:

「不,夫人,這里就是我的家。凱的一切都屬于主人。」

「科琳。」,珍妮絲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語氣緩和了些:

「還記得你叫科琳嗎?你的父母在俄勒岡州。如果你想要和他們團聚,我可以幫你,從這里逃走。」

科琳大驚失色,語無倫次道:

「夫人!您為何……不,不行!我不能走!

‘公司’會發現的!他們會殺了我的!

還會殺了我的父母!我……我不走!」

圖18 被綁架之前的科琳

「冷靜點!」,珍妮絲用力按住歇斯底里的科琳,大喊道:

「根本就沒有什麼‘公司’!

那都是卡梅隆編造的!他是在騙你!你聽懂了嗎?

所有、統統這一切,都是他在騙你!」

科琳聞言僵在了原地,久久不能言語。

珍妮絲見她不再發瘋了,這才放開她,坐在床邊道:

你一定很恨我吧,恨我袖手旁觀,對你見死不救。

科琳,你以為只有你才是受害者嗎?我也是!

所有你遭受過的我同樣經歷了一遍。

卡梅隆他是個瘋子,他只會折磨女人,并以此為樂。

我能怎麼辦?我要是不幫他,挨打的就是我!」

圖19

「可是,我幫他做了這麼多,你知道他是怎麼回報我的嗎?

他跟我說要娶你!他要跟你結婚!

那我跟我的兩個女兒要怎麼辦?

所以,為了守護我的家庭,科琳,請你離開!」

科琳聽完珍妮絲的一席話,如遭雷擊。

沉默許久,她才點點頭:

「我答應你。」

珍妮絲如愿以償,終于展露笑顏:

「科琳,我再請求你最后一件事。

求你回家以后不要報警。

卡梅隆是我的丈夫,我不能失去我的丈夫,我的孩子們也不能失去爸爸。

我會每天為他祈禱,求上帝保佑他,寬恕他的罪惡。

我相信他一定會有所改變。

圖20 在卡梅隆家發現的刑具

念在我們照顧你這麼多年的情分上,請你一定要答應我。」

面對珍妮絲的懇求,科琳心情復雜。

的確,她跟這家人一起生活了整整七年,朝夕相處,說沒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猶豫再三,她答應了,向珍妮絲承諾不會報警。

珍妮絲和科琳,背著卡梅隆策劃了逃走的計劃。

在離開的那一天,珍妮絲送科琳到公交車站。

看到車輛向她緩緩駛來,科琳的心頭突然涌上一股傷感和難舍之情。

明明只要登上這輛車她就能重獲自由。

可是,她忍不住想起如果卡梅隆知道她逃走的消息會作何反應呢?

于是,科琳撥通了卡梅隆的電話。

圖21 科琳送給卡梅隆的情書

她盡量控制情緒,但還是掩飾不住哭腔,艱難地告訴他:

卡梅隆先生,我要離開你了。你要多保重。

聽到電話那頭隱約傳來的卡梅隆的哭聲,科琳再也抑制不住心痛,嚎啕大哭起來。

回到父母家的科琳,信守跟珍妮絲的承諾,只字未提她在卡梅隆家的遭遇。

但是連父母也看得出來,女兒這次回家之后,變得沉默寡言,失魂落魄。

整天把自己關在家里,也不跟人交流。

問她出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也得不到任何回復。

幾個月后,卡梅隆被逮捕的消息傳到他們耳朵里時,科琳的父母才明白了一切原委。

對于科琳來說,離開卡梅隆的日子并不好過。

圖22 卡梅隆

她無數次想重新返回那個男人身邊。

她情不自禁地思念他。

這股沖動慫恿她多次打電話給卡梅隆,告訴他,她想念他想念得快要發瘋了。

她發現她根本就離不開他,只要能讓她再次回到他身邊,哪怕是讓她死都可以。

她還告訴卡梅隆,她愛他,所以她不會報警。

她深切地同情并理解卡梅隆,希望他能改過自新,不再綁架別的女人。

如果他愿意的話,她可以義無反顧陪著他,永遠跟他在一起。

后來法官認定,科琳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癥」。

簡言之,這是一種人質愛上了綁架犯,并且想要幫助綁架犯的心理。

圖23 得救后的科琳

這七年的生活已經徹底將科琳洗腦。

卡梅隆對她的影響和控制,已經深入骨髓直達心靈。

她就像一只被關在籠子中的鳥,除了接受主人的一切命令并無條件服從之外,她不知道還能怎麼生存下去。

一旦離開籠子,根本無法獨立生活和思考。

妻子揭發丈夫罪行,罪犯落網

據珍妮絲的證詞,科琳逃走后,卡梅隆絲毫不見收斂,又重新開始物色新的對象。

珍妮絲為此失望至極,她的牧師勸她最好盡快跟警察聯系。

要不然事情只會越鬧越大,珍妮絲這才鼓起勇氣來到警察局揭發丈夫的罪行。

她告訴警方,在科琳之前,卡梅隆之前還涉嫌綁架和虐殺另一位女子——19歲的瑪麗·伊麗莎白斯潘娜克。

圖24 審判當天

與科琳一樣,瑪麗當時也是打算搭便車前往加州奇科,遇上了這對夫婦。

他們把瑪麗帶到家中,卡梅隆虐殺了她。

但因為警方未發現尸體,執法部門無法起訴他謀殺。

最終,卡梅隆因多項綁架和毆打罪,被判處100多年監禁。

按照當時的加州法律,服刑超過25年的老年囚犯可以獲得假釋機會,卡梅隆也會獲得這一機會。

但是,假釋委員會考慮到卡梅隆罪行的惡劣性,拒絕了卡梅隆的假釋請求。

這樣一來,卡梅隆要到2030年才有機會獲得假釋。

到那時,他已經76歲了。

珍妮絲雖然協助卡梅隆犯下綁架、囚禁等罪行。

圖25 科琳和她的女兒

但因為,她也是長期遭受卡梅隆的身體和精神,雙重虐待受害者。

據珍妮絲所言,她與卡梅隆交往不久就經常受到來自卡梅隆的傷害,經常被毆打。

但后來被卡梅隆洗腦,被迫幫助他綁架其他女性。

她無法反抗丈夫的命令,也不敢阻止他的行為。

否則等待她的是無休止的毒打與虐待。

再加上,她有主動檢舉揭發卡梅隆的罪行,且愿意出庭作證,

所以獲得了完全豁免權。

結案后,她改名換姓,繼續生活。

科琳在得知卡梅隆的判決結果之后,一直以來卡梅隆對她精神上的禁錮終于得以卸下。

圖26 科琳

她在家人朋友和專業心理醫生等人的幫助下,逐漸走出陰影。

科琳重新去上學,并取得了會計學的學位。

后來還結了婚,生了女兒,現在已經成為外祖母了。

此后,她一直致力于關愛女性的心理健康,向遭受過虐待的女性提供心理援助。

至此,壞人鋃鐺入獄,得到應有的懲罰。

受害者重拾人生,過上了正常的生活。

這場由搭便車所引發的囚禁案,終于落下帷幕。

科琳本是一個青春活潑的女孩子,卻遭遇了這樣非人的折磨,是她不夠謹慎嗎?

非也,她在搭便車的時候仔細挑選過,一對尋常的夫妻還帶著孩子,怎麼看也不像歹人。

圖27

那是她不夠勇敢嗎?也不是。

她在那種折磨和虐待中能咬牙挺過來,本身就已經很勇敢了。

最后還能走出陰影,重新融入正常的生活。

試問這種堅強的品格又有幾人能夠做到?

在此,只希望受到過傷害以及正在遭受侵害的女孩兒,不要害怕,勇敢拿起法律武器來保護自己,讓壞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也請看到這里的看官,長按點贊支持一下,讓更多人看到這篇文章,防止類似的悲劇發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