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邵氏女星到被罵紅顏禍水,她這一生為情所困,真是紅顏薄命?

人世所求,無非是事業愛情。

尤其是女子,婚姻猶如二次投胎。

一路尋尋覓覓,所求不過良人相伴。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得償所願,很多人看走眼嫁錯人。

有人說,嫁錯人離婚就好。

可有些婚姻想離,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邵氏女星戴良純,走紅于上個世紀。

以「良純一滴淚,天上一顆星」殺入了香港美人圈。

本以為這樣的一位美人結婚之後,必定被丈夫捧在手中疼惜有加。

可得到的卻是血淋淋的殘害。

被第一任丈夫用刀叉毀容,

眼睜睜看著前任殺死第二任丈夫,被劃破脖子險些殞命,

成為第二任丈夫過億遺產第一繼承人,被冤設局殺人。

戴良純,就是這樣一個被愛神厭倦的悲情女子。

一、

1958年,戴良純出生了。

她的家人給她取名為「良純」,也許是希望她做個善良純潔的人,也許是希望她遇到的人都是善良純潔的好人。

總之,這是一份美好的祝願。

戴良純人生的起始,也如家人期盼的那樣,美好順利,殊不知將來的她會嘗盡人間最苦。

戴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也是小有資產,將女兒捧在手裡,視若明珠。

在父母親人的寵愛中,戴良純長大了。

1981年,戴良純上了大學,在校園裡享受自己美好的青春。

恰好這時,邵氏電影公司為了制霸香港影壇,跑到臺灣,打算招募一批有顏值有靈氣的女演員。

戴良純聽說了,覺得挺有意思,陰差陽錯地報了名。

在一眾參賽者中,數戴良純五官最精緻、最靈氣逼人。

于是,她入了邵氏的眼。

也不知道邵氏的人給戴良純畫了什麼餅,正當妙齡的她放下學業前往香港娛樂圈打拼。

那個時候的戴良純,還不知道這個決定會改變自己的一生。

戴良純第一次拍的電影是《單路程》,導演是拿下金馬影帝的李修賢。

作為一個初出茅廬的十八線,能夠參演如此高配的電影,邵氏在背後花的力氣著實不小。

電影上映後,戴良純飾演的小美顧盼神飛,一顰一笑皆動人。

戴良純小紅了一把,邵氏趁熱打鐵,為她在《楚留香幽靈山莊》中爭取到了一個角色。

這是戴良純第一次嘗試古裝扮相,眉間含笑眼波流轉。

「良純一滴淚,天上一顆星。」

外界這麼形容戴良純,說以她的美貌,將來的成績必不在王祖賢之下。

可一部戲改變了她的命運。

見戴良純逐漸在娛樂圈嶄露頭角,邵氏趁熱打鐵,給她接拍了《三十年戲數從頭》。

戴良純有場吊威亞的戲份,未料陡生意外,她從數米高空掉了下來。

千鈞一髮之際,同劇組男演員劉永接住了掉落的戴良純。

這一出英雄救美,贏得了滿堂喝彩。

劉永也贏得了戴良純的心。

劉永為何許人?

當時邵氏最火的小生之一,認了名導李翰祥當乾爹,跟邵逸夫情人方逸華頗有交情。

算是當時香港影壇資源、人氣兼具的男演員。

從古至今,「英雄救美」四個字後面跟著的就是「以身相許」。

戴良純也沒逃出這個定律。

在兩人第二次合作電影之際,在日復一日的相處中,戴良純淪陷了。

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她說:「劉永看上我什麼呢?我也不知道,總之很快就墜入愛河了。」

面對著長槍短炮,戴良純俏臉緋紅難掩嬌羞。

那個時候的戴良純充滿著對愛情的憧憬,享受著親密關係帶來的愉悅。

如果沒有發生後面的事情,也許她會永遠這麼天真。

可惜命運沒有厚待這個沉溺在愛情中的女人。

讓她經歷世間的愛與痛、苦與恨。

二、

熱戀期的戴良純和劉永相當高調,轟轟烈烈猶如怒放的玫瑰。

在鏡頭前合體秀恩愛、同居·······

是真的甜蜜。

劉永像極了二十四孝好男人,銀行卡掛在戴良純名下,幫女友娘家還清了600萬外債。

都說女人能遇到疼愛自己的男人,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彼時的戴良純沉浸在愛情裡,認為是自己的福氣到了,在1983年與劉永註冊結婚,殊不知自己已經站在了懸崖邊上。

劉永對純寵愛有加,同樣希望她對自己百般順從。

他不希望妻子抛頭露面,戴良純有些猶豫,捨不得自己逐漸走上正軌的事業。

就像廣大的全職主婦一樣,丈夫的「我養你」打消了戴良純的顧慮。

邵氏不肯放人,傾盡心力培養的小花旦轉眼成空,顯得邵氏像個笑話。

可戴良純鐵了心要息影,回家相夫教子,繳了高額違約金脫離了邵氏。

殊不知「息影」之後,是劉永越來越強的控制欲。

「你去哪裡?」

「你和誰在一起?」

「你什麼時候回家?」

戴良純前腳出門,劉永三連問立馬來了。

劉永漸漸收緊對戴良純經濟的掌控,限制她出門和交友的自由。

劉永害怕戴良純出軌,把妻子半軟禁在家中,一旦她出門就請私人偵探跟著她。

看著這樣的劉永,戴良純有些不安。

可劉永總說「我是因為太愛你了」,來撫平戴良純內心的不安。

于是戴良純幫劉永找藉口:他只是有點大男子主義,他沒有真正傷害到我。

沉溺在愛情中的女人總是看不清真相,錯把控制欲當成了寵愛。

真正讓戴良純正視劉永的不堪,是在對方醉酒之後。

劉永用惡意的語言、兇狠的拳腳傷害戴良純的精神和身體。

她感到很痛苦。

可等到酒醒,劉永總會跪下來流著淚向她懺悔。

看著低聲下氣的劉永,她心軟了。

劉永一次次的喝醉,戴良純一次次的心軟。

就像廣大遭受家暴的女人一般,一邊恐懼一邊原諒。

步入婚姻的戴良純不再是星光熠熠的大明星,只是一個飽受家暴的婦女。

她渴望著救贖。

戴家人得知這件事後怒不可遏,趁著劉永外出拍戲的空檔,把女兒接回了臺灣。

為了開解戴良純的鬱結,她的姐妹介紹了一位醫生給她。

也許是被劉永傷害得太深,戴良純傷痕累累的心迫切的需要一個依託。

就這樣,戴良純跟比自己小三歲的顏三元在一起了。

顏三元相貌端正溫柔多情,讓疲憊的戴良純重新感受到了愛情的滋味。

她臉上再次浮現笑容,看向顏三元的眼神充滿了愛意和依賴,就像當初她看劉永那般。

柔情似水、繾綣多情。

劉永雇傭的私家偵探不是吃乾飯的,拍下了兩人的親密照。

當戴良純對著顏三元的笑容映入劉永眼中的時候,他怒不可遏。

這是赤裸裸的背叛。

是妻子對婚姻的背叛。

是戴良純對兩人愛情的背叛。

劉永什麼工作都顧不上了,搭上飛機遠赴臺灣。

劉永回憶著和戴良純的點點滴滴,不由出了神。

往日的恩愛和如今的背叛交織在一起,劉永心中的怒火燒毀了理智。

看到餐桌上的鋼叉,他鬼使神差的把它放在了懷裡。

等到了臺灣戴家門口,劉永質問出軌的戴良純。

雙方三言兩語擦出了火氣。

劉永本就是帶怒而來,看戴良純不知悔改,更是火上澆油徹底被激怒了。

他掏出了刀和叉子,刺向了戴良純。

戴良純滿臉是血容貌盡毀。

劉永深知闖下彌天大禍,害怕臺灣警方緝捕自己。

在戴良純還躺在醫院之際,就聯繫上邵逸夫的情人方逸華。

方小姐相當闊綽,讓臺灣的公司開了一百萬支票給他,希望能儘快離開臺灣。

但此時沒那麼容易了結,戴家父母勃然大怒,將劉永訴至法庭。

法庭宣判劉永坐牢兩年半,賠償金600萬。

刑罰宣判之後,劉永公開回應:「我很愛我的妻子,我沒有重傷她的意思。」

這樣的言論著實可笑,不知躺在醫院裡的戴良純聽到後將作何感想。

最荒唐的是,劉永借助黑社會的幫助回到了臺灣,既沒坐牢,賠償金也只給了20萬。

外界都為戴良純鳴不平,可她在聽聞劉永被判重刑,竟表示願意幫對方減刑。

有人說她愚蠢,有人歎一日夫妻百日恩。

也許是戴良純對劉永還有情,也許是她認為起因在自己出軌。

她選擇了原諒。

三、

戴良純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子,但命運沒有將好運給予她。

毀容之後的戴良純在親人的幫助下,遠赴日本進行整容手術,希望能修復容顏。

也許是上天捨不得這樣貌美的一張臉逝去,戴良純的手術很成功,她的驚世容顏又回來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戴良純受傷、整容的時間裡,她出軌的醫生男友顏三元一直陪伴著她。

即使她滿面是傷、氣息奄奄地躺在床上,顏三元依舊握住她的手,輕輕訴說著愛意。

這對于經歷的恐怖婚姻的女人來說,顏三元的深情是治療她傷口的良藥,撫平著她內心的傷痕。

就這樣,戴良純又一次跌進了愛情的漩渦。

原以為顏三元是戴良純的救贖,殊不知是更加可怕的深淵。

跟男方在一起幾年後,戴良純發現眼前的這個人變了樣。

顏三元在外彩旗飄飄,多得是紅顏知己。

他對戴良純情真,也對紅顏知己憐惜不已。

除此之外,顏三元還時常毆打戴良純。

婚後戴良純多次懷孕,依然家暴她至其流產。

比起酒後家暴的劉永,顏三元的兇惡程度更加令人髮指。

戴良純再一次掉進了深淵。

她感到很絕望。

為了逃出顏三元的魔爪,戴良純再次依附男人。

遭到家暴的戴良純選擇向一位叫做小林守的醫生求救。

小林守愛慕戴良純多年,在她第一段婚姻失敗的時候就想追求她,可惜被顏三元捷足先登。

看著珍愛的女神哭得梨花帶雨,訴說著丈夫的暴行,小林守義無反顧的向戴良純敞開了懷抱。

這次戴良純學聰明點了,沒有告訴旁人自己的打算,而是與小林守秘密出逃,遠赴日本生活。

她以為只要逃離了這片土地,就能逃開自己悲劇的命運。

到了日本之後,小林守對戴良純百般寵愛,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戴良純身心都被失敗的婚姻傷得遍體鱗傷,有了一縷陽光自然貪戀不願鬆手。

跟小林守結婚後,她以為自己得救了。

可顏三元就像一個定時炸彈,讓她難以安枕。

顏三元癡戀戴良純,哪裡甘心放她走。

他四處打聽妻子的消息,多番波折之下發現戴良純跟小林守逃到了日本。

一頂綠帽子扣在頭上,讓顏三元憤怒不已。

在他眼裡純潔善良的戴良純成了齷齪不堪的女人。

顏三元決定要懲罰這對狗男女。

1992年的冬夜,一腔怒火的顏三元揣著兇器,潛入了小林守的醫院。

他先切斷電話線,讓屋子裡的小林守和戴良純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隨後他拿著刀悄悄的摸上了二樓,見到兩人相擁而眠,面上均是恬靜滿足的表情。

這樣的場景觸斷了顏三元理智的最後一根弦。

他掏出刀,對著小林守一頓狂捅。

戴良純想要制止顏三元,可她只不過是一介女流,怎能與盛怒的顏三元抗衡。

就這樣,她眼睜睜的看著前任殺死了現任。

在拉扯之間,戴良純被顏三元劃傷了脖子血流如注。

顏三元對戴良純還是有著憐惜之心的,不忍她殞命,趕忙將她送去了醫院。

在這個冬夜,戴良純的人生全面崩盤。

四、

隨後,顏三元前往警局自首。

戴良純送醫及時保住了性命,而小林守身中數十刀,頸動脈、腹部均有致命傷口,失血過多不治身亡。

顏三元受到法律的制裁,被分別判刑九年、十二年。

「女明星」

「情殺」

「前夫」

這樣的字眼組合在一起,戴良純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一波三折的人生,三段婚姻均已血腥收場。

戴良純成了「紅顏禍水」。

如果說輿論的抨擊戴良純還能扛住,那警方的懷疑對她而言無疑是滅頂之災。

戴良純被日本警方留在了日本,調查小林守的死亡事件。

小林守家境富庶,坐擁上億資產。

如今小林守身死,兇手鋃鐺入獄。

戴良純成為了這起事件的直接受益人,解決了一個家暴的前夫,還有著數億遺產等著她繼承。

輿論越演越烈,戴良純從一個紅顏禍水變成了謀財害命的殺人兇手。

為了證明清白,戴良純放棄了遺產繼承權。

再後來,她在眾人面前失去了音信。

有人說,戴良純留在了日本,嫁給了一個教書的男人。

男人沒有多有錢,卻是難得的溫和脾氣好。

她出門總是戴著口罩和帽子,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

偶爾被人認出議論紛紛,她也只是正正帽檐,低下頭消失在轉角。

外界的風風雨雨,早已與她無關。

人們提起她,也只是感歎:可惜一個美人。

似乎從很早開始,長得漂亮的女子命運更加多舛,尤其是對愛情執著的女子。

因為愛情,戴良純跳進了深淵。

因為愛情,戴良純受顏三元矇騙,邁入了另一個深淵。

就算前面婚姻如此慘烈,她依然沒有跳出愛情的怪圈,又嫁給了一個男人。

只不過這次她幸運了許多。

她好像從未想過,拋下愛情也能過得很快樂。

不能怪她,那個年代的女子都是這般,只有依附在男人身旁才算嬌豔,即使凋謝之男人手中,也是一種缺憾的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