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摑梅豔芳的江湖大佬,事後卻成了梅豔芳的生死之交,這究竟是為何

這是「娛樂圈一姐」碰撞「江湖大哥大」的傳奇故事。

「香江女兒」梅豔芳與「尖東虎中虎」黃俊,兩撥人在一家餐館吃飯,酒過三巡起了言語衝突,梅豔芳為徒弟出頭,黃俊為小弟鎮場,互不相讓,黃俊暴起掌摑梅豔芳,怨根就此結下……

江湖風雨告急,下回如何分解?是「香江女兒」得罪了不該惹的人,就此告別娛樂圈,還是「尖東虎中虎」打了動不得的主兒,就此退出江湖?

事情的發展卻出人意料,梅豔芳與黃俊的矛盾突然和解,雙方由勢同水火,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結下生死之交。

梅豔芳與黃俊不打不相識,成了惺惺相惜的「藍顏知己」,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

1990年10月的一天,銅鑼灣水車屋鄧老闆開心非常,因為有歌壇巨星要來他店裡。

那天一清早,梅豔芳助手便給鄧老闆打電話,要他留好包間,梅豔芳晚上要在水車屋設宴。

原來梅豔芳的愛徒「草蜢兄弟」有好事了,一是發行新專輯,一是拿下「金組合獎」,雙喜臨門。這一年,「草蜢兄弟」力壓BEYOND,第一次將「金組合獎」攬入懷中,作為帶他們出道的師父,梅豔芳比誰都要開心。

「走,晚上帶你們去水車屋吃日料!」接到梅豔芳的電話,草蜢兄弟激動地抱在一起。

「梅姐,一醉方休!」三個人搶著在電話裡喊。

這邊,水車屋鄧老闆撥響了「灣仔之虎」陳耀興的大哥電話,「耀興,晚上有重要客人,你可要加派人手,確保現場安全啊!」

「放心吧,今晚我親自到場!對啦,到時候我大哥黃俊也來,介紹你們認識!」

原來,「灣仔之虎」陳耀興,便是水車屋的看場。陳耀興與鄧老闆是老相識,鄧老闆對他有知遇之恩,旗下很多產業都交給陳耀興「保駕護航」。陳耀興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灣仔之虎」,與綽號「斧頭俊」、人稱「尖東虎中虎」的黃俊是結拜兄弟,黃俊在江湖上風頭更盛,名列「五虎十傑」之首,更曾做過新義安代理龍頭,在各大幫派之間威望頗高。

一邊是「娛樂圈一姐」梅豔芳賞光,一邊是「江湖大哥大」黃俊捧場,鄧老闆感覺倍有面子,拎起茶壺嘴兒、嗦了一口鐵觀音,茶水在口腔打了幾個轉,順著喉嚨飛流下肚,一個飽嗝兒上來,鄧老闆那叫一個神清氣爽,轉身到前廳後廚挨個訓話,

「都給我精神點兒!晚上有貴客,早做準備,不容差池!」

二、

十月的港島,天晴風暢,夜上銅鑼灣,燈火輝煌。

「梅姐!」一名服務生捂住嘴巴尖叫起來,鄧老闆瞪了服務生一眼,匆忙迎上前去。

新潮的髮型,幹練的小西裝,今晚的梅豔芳愈發光彩照人,被草蜢兄弟和幾位好友簇擁著進了包廂,菜上酒齊,「來,我先幹一個!」梅豔芳欣慰地望著草蜢三兄弟,端起酒一飲而盡,隨後氣氛熱鬧高漲,歡笑碰杯此起彼伏。

陳耀興帶著幾個馬仔早早候在這裡,一為有貴客幫鄧老闆撐場,更為跟大哥黃俊一醉方休。等了許久黃俊遲遲不來,陳耀興忍不住撥了個電話,「剛忙完,到中環廣場了。」

「我接你!」陳耀興起身對小弟說,「看好我給俊哥留的專屬席位。」怕不放心,親手寫了「俊哥之座」的卡牌放在桌上,披風衣,戴墨鏡,鑽進跑車轟鳴而去。

「梅姐酒量太好啦!」喝到一半草蜢兄弟便「逃離」包廂,說要陪梅姐一醉方休,可喝起來三兄弟加一塊兒、都不是梅豔芳對手,只好藉故出來緩一下。

大堂坐滿,中間卻赫然有台空無一人的雅座,草蜢兄弟瞅了瞅上面的「俊哥之座」卡牌,幾個字寫得歪歪扭扭,三人也沒在意,安然落座。原本陳耀興是放了兩個馬仔占座的,馬仔料想沒人敢搶位,跑隔壁奶茶店泡妞去了。馬仔回來,看座上有人,當即勃然大怒。

陳耀興的馬仔長期混跡街頭,罵罵咧咧張口就來,草蜢兄弟也不是吃素的,好歹也算有頭有臉,怎能被古惑仔欺負。馬仔出言不遜,草蜢酒勁上頭,雙方很快推搡起來。

鄧老闆趕緊上前,勸草蜢冷靜,馬仔揚言,要不是看鄧老闆面子,現在就要草蜢好看,不出意外,雙方扭打在一起。

正在這時,兩聲呼嘯的跑車轟鳴,在水車屋門口戛然而止,車上下來兩個風風火火的高大身影,陳耀興與黃俊並肩走來。

「什麼情況?!」陳耀興大喝一聲,「都閃開!」

兩個馬仔退後,面紅耳赤說草蜢搶了陳耀興給黃俊留的位子。

「膽兒夠肥啊?搶我跟俊哥的位子?」陳耀興後退一步,抿抿大背頭,高鞭、側踹、低掃,三下乾脆俐落地將對面放倒在地,身後馬仔一聲口哨,十幾號小弟從門外湧來,圍著草蜢兄弟好生伺候。

草蜢遲遲不回包廂,梅豔芳感覺不對,豎耳細聽外面嘈交大作,一名助手跑進來說,草蜢跟古惑仔打起來了。

梅豔芳趕緊沖出去,挺身擋在草蜢前面。一幫古惑仔當下愣住了,他們當然都認識這位歌壇巨星,一時不知怎麼辦才好,紛紛望向陳耀興,陳耀興轉頭看向黃俊。

「你們憑什麼打人?!」梅豔芳俯身看著草蜢,三兄弟面頰紅腫帶著血痕,「誰都不准再動手!」

在現場旁觀的黃俊,從座位起身,淡淡說,「我知道你是誰,但這裡我說了算。」

「看你們把人弄成什麼樣了,道歉!」梅豔芳義正言辭。

「你讓我道歉?」黃俊怒目圓睜,伸手甩了梅豔芳兩個巴掌。

「耀興,咱們走!」黃俊一幫人揚長而去。

三、

梅豔芳將草蜢兄弟帶回酒店,又安排私人醫生檢查了一遍,還好沒有大礙。

接著,梅豔芳又向鄧老闆打了個電話,問對方什麼來頭,鄧老闆支支吾吾,說其中一個是幫自己看場的陳耀興,打她耳光的則是陳耀興的結拜大哥黃俊,兩人在江湖上能量超然,梅豔芳萬萬惹不得。

「怎麼辦?要不要找向老闆?」

原來草蜢兄弟中的蔡一智、蔡一傑,老家都在廣東海豐,而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向老闆,則是廣東陸豐人,海陸豐人算是老鄉,在香港特別抱團。草蜢出道時不被看好,向老闆還交待過梅豔芳照顧草蜢兄弟,而梅豔芳與向生向太私交本就不錯。

可梅豔芳總覺得找向老闆不妥,向氏是新義安龍頭家族,黃俊、陳耀興是新義安「五虎十傑」的扛鼎幹將,其中關係利害太多。

然而夜長夢多,事情必須講和,片刻不容耽擱,梅豔芳轉而尋求其它江湖關係。

經朋友介紹,梅豔芳找到了十四K「倫敦金教父」劉安與和勝和「兔唇大亨」崩嘴崩。

崩嘴崩(中)

江湖上,十四K、和勝和與新義安三足鼎立,劉安、「崩嘴崩」則是十四K、和勝和的代表性人物。劉安出自江湖元老、十四K「黑白無常」門下,與有十四K「黃埔軍校」之稱的九江街話事人「立章」是過命死黨,本人精明強幹,有錢有馬,在江湖上頗有影響。「崩嘴崩」人送外號「兔唇大亨」,是江湖上又一傳奇大佬,除了是「勝和兵庫」掌門人「傻福」契仔(乾兒子)之外,還是十四K超級元老「驢仔添」的女婿,「崩嘴崩」從小與黃俊一起長大,私交相當不錯。

劉安、「崩嘴崩」答應幫忙,約黃俊、陳耀興出來談一下。

眾所周知,「尖東虎中虎」黃俊在江湖上地位超然,「灣仔之虎」陳耀興脾氣出了名的火爆,兩人聯手,確實有不給任何人面子的底氣。

黃俊、陳耀興會不會給劉安、「崩嘴崩」面子,梅豔芳會不會下不來台?

一切都是未知數。

四、

數天后,中環某酒家。

「崩嘴崩」開車去接,劉安門前迎候,黃俊、陳耀興進了包廂,卻見滿桌佳餚豐盛,梅豔芳一臉熱情。

黃俊將風衣掛在椅背上,整了整脖子上的圍巾,望著眼前的這位歌壇巨星:

梅豔芳身材纖瘦,在一眾江湖猛人中間頗顯弱小,不過臉上不卑不亢,待人接物瀟灑自然,雖然不是舞臺,但酒桌上的梅豔芳光彩依舊。

梅豔芳說事後才知道是愛徒「草蜢兄弟」搶座在先,是自己不對在前,舉杯向黃俊、陳耀興道歉。

梅豔芳滿目真誠,淡妝之下略顯疲憊,黃俊心底莫名湧起一股同情,碰杯一飲而盡。

話匣打開之後,雙方漸漸熟絡起來。黃俊、陳耀興就說起小時候的事兒,家裡窮、也沒文化,只能到江湖上打打殺殺,後來有錢有名,還是進不了主流,心底依然自卑,江湖人「凶」,很多便是因為太過敏感。

梅豔芳也說起小時候的事,眼裡泛著淚花,四歲半就要登臺表演,別人的童年快樂無憂,自己卻嘗盡辛酸。黃俊說平常人見了耀興的兇悍模樣、自己的強大氣場,就被嚇得不行,那天梅豔芳面對黃俊和陳耀興,兩個又高又壯的江湖猛人,居然一點不帶怯的,實在讓人驚訝。

梅豔芳又抿了口酒,盯著酒杯說,「我從小就告訴自己,不向命運低頭,不對任何人服輸。草蜢是我帶的徒弟,我要保護他們。」

「好!我敬你一杯!」大約是被梅豔芳的義氣感動,黃俊倏地站起,斟滿酒杯,與梅豔芳再飲一杯。

「阿俊,悠著點來,小心阿梅等下把你和耀興都灌趴下了!」氣氛正佳,「崩嘴崩」再添把柴。梅豔芳酒量好是出了名的,白蘭地一喝就是五六瓶,據傳娛樂圈沒幾個男星是梅豔芳的對手。

「阿梅,都說你酒量好,真的假的?」黃俊也很好奇。

「俊哥,其實我酒量不好,只是在人前不願服輸。」梅豔芳喊服務生上了一杯果汁。

「阿梅在圈中出了名的豪爽,仗義疏財,不管誰找她借錢,只要你開口,沒有借不到的。」劉安在旁邊說話了。

「耀興,以後缺錢了就找阿梅。」黃俊朝陳耀興擠了個眼。

「你要是去賭,我可不借哦。」梅豔芳邊笑邊說。

梅豔芳與黃俊在水車屋的矛盾摩擦,在激化之前,便皆大歡喜收場。

一頓飯之後,「娛樂圈一姐」和「尖東虎中虎」化敵為友,據稱此後兩人常在一塊兒吃飯,江湖有傳梅豔芳與黃俊彼此成了「藍顏知己」。

兩年後,黃俊出事去了泰國,臨行前還託付兄弟陳耀興照顧梅豔芳。隨後才有了,梅豔芳在尖沙咀夜店被掌摑,陳耀興為梅豔芳出頭做掉江湖人黃朗維,以及後續在江湖上發生的一連串腥風血雨。

尾聲:

1995年,黃俊在泰國交通事故去世;2003年,梅豔芳在香港患癌去世。

多年後,黃俊的女兒黃伊汶在接受採訪時說,自己從小就見過梅豔芳,梅豔芳跟爸爸媽媽都很熟,小時候常到家裡做客,梅豔芳與父親黃俊確實有過衝突,但後來成了很好的朋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