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富少鄭六三:5000萬遺產揮霍一空,現在我只能與流浪狗相伴

成為有錢人是大多數人的終極夢想,

能力出眾的人靠自己逆襲成黃金一代,

沒本事的人卻在抱怨自己不是富二代,

那麼假設從一出生就是富二代,

真的就能過上幸福的生活嗎?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

香港高樓林立,是個寸金寸土的地方,

在香港飛速發展那些年,

不少老一輩在那裡實現了財富自由,

成為身價過億的人生贏家,

他們的子女含著金鑰匙出生,

落地就擁有普通人窮極一生也無法擁有的財富。

鄭六三就是其中之一,

出門坐價值連城的豪車,吃飯去高檔的酒店,

這是鄭六三曾經的日常,

遺憾的是在父母去世之後,

他把財產揮霍一空,成了流落街頭的流浪漢,

曾經好友離他遠去,

陪伴他的只有同病相憐的流浪狗,

從知名富少到街頭流浪漢,鄭六三都經歷了什麼?

鄭六三的父母很有本事,

抓住機會的父母,創辦了一個貿易公司,

經營的有聲有色,生意一直很好,

公司的成功遠遠離不開父母的辛勤努力,

生意太好導致父母經常加班,

夜裡一兩點回家也是家常便飯,

甚至有些時候幾天都不回家,

起初的鄭六三想要通過哭鬧耍潑的方式,

讓父母多陪陪自己,不過由于太過繁忙,

面對哭鬧不止的孩子,

父母匆匆安慰幾句就去了公司。

時間長了鄭六三也就習慣了父母不在身邊的日子,

鄭六三也是家中獨子,

雖說父母陪伴的時間不多,

不過資源卻給得不少,

請了保姆照顧衣食住行,

家裡打掃衛生的保潔人員也有好幾個,

更是配備了專門的司機。

上小學的時候,

鄭六三是所有同學羡慕的物件,

豪車接送,衣裳華貴,隨時能拿出最新款的玩具,

缺少父母陪伴的他,

想要在學校之中交朋友不知道「以真心換真心。」

在鄭六三的世界裡「只要給好處,就能和別人做朋友。」

憑藉「鈔」能力,鄭六三在學校之中確實有不少的「朋友」。

小學還未畢業,鄭六三就開始厭惡上學,

父母的溺愛,讓他過習慣了養尊處優的生活,

無法跟上高強度的學習,

于是鄭六三就和父母攤牌不想上學了,

父母相信自己打下來的億萬身家足夠兒子安度餘生,

為了讓兒子以後日子過得更好,

父母便更加努力地搞事業。

事業發展得越來越好,公司前途一片光明,

員工齊心,老闆努力,

而小公子鄭六三則在家裡享受大魚大肉,

一切都有著父母與傭人做好,

鄭六三只用負責好好享受生活就行,

上午睡到自然醒,下午泡澡喝甜點,

晚上熬夜也無人過問。

舒適的環境也讓鄭六三變得越發懶惰,

成為溫室中的花朵,經不起風雨的考驗。

起初鄭六三只是行為懶惰沒有自理能力,

後來他厭倦了富足享樂的生活,

想要尋找一些刺激,

喜歡那種燈紅酒綠的奢靡生活,

每次進出高級娛樂場所,

為了彰顯牌面,鄭六三必定點一組最貴的香檳,

看著點頭哈腰前來問好的服務員,

鄭六三才滿意地點點頭,

隨即便于身邊圍繞的「朋友」一醉方休。

鄭六三對「朋友」特別仗義,

周圍的「朋友」出事都會找鄭六三幫忙,

對他來說,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叫事,

周邊的小混混看重鄭六三的鈔能力,

于是便叫他為「鄭哥」,

鄭六三也在一聲一聲之中的「鄭哥」之中逐漸迷失了自我,

變得越來越過分,甚至還跟著不良混混做了不少壞事,

從一個懶惰的孩子成為了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

父親一看形勢不對,想要管教卻為時已晚,

一個月說不上幾句話的父親找鄭六三談話,

「你該好好做點事,不要這樣渾渾噩噩了。」

鄭六三不屑一顧,甚至都不看父親一眼,

反駁道:「我啥也不會,沒辦法。」

父親搖了搖頭,在公司之中是高高在上的總裁,

不過在兒子面前卻只能低聲下氣地哄他,

經過多番勸說之後,

鄭六三終于答應去學習管理公司。

每天上班的時候,

作為總裁兒子的鄭六三總是最後一個來,

卻是第一個下班,

到公司之後,鄭六三什麼事也不想做,

父親一和他說怎麼做生意,怎麼管理公司,

鄭六三就說:「我頭很痛,你別說了。」

父親恨鐵不成鋼,母親拿他也沒辦法,

私下裡鄭六三在公司的風評也不好,

經常約女同事吃飯,

經常口出狂言,無緣無故大發脾氣,

敗壞家風,讓二老臉面無光,

父親實在看不下去了,便不再讓鄭六三來公司上班了。

既然父母安排的鄭六三不喜歡,

母親便問他:「你喜歡學什麼?媽給你安排。」

除了喜歡進出娛樂場所,

整日渾渾噩噩,鄭六三還真的沒什麼其他正面的愛好了,

面對母親的不斷逼問,

鄭六三隨便編了一個謊言:「我想學馬術」來搪塞母親。

兒子就是隨便說說,母親確實信以為真。

很快就為鄭六三請來知名的馬術老師,

不過吃不得苦的他很快就選擇放棄了。

母親無奈,父親搖頭,

眼看兒子都到了成家立業的年紀了,

還依舊是一事無成,整日尋歡作樂,沉迷娛樂場所。

即便資產過億也很難不為鄭六三的未來擔心,

鄭母為兒子盤算,

既然不能培養出優秀的兒子,

那就找一個優秀的兒媳,

于是父母便幫助鄭六三張羅婚事。

鄭家當時算不上頂級豪門,

不過也是家底殷實,

想給兒子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兒媳婦卻很難,

豪門千金們都拒絕和鄭六三相親,

那些想攀高枝的「上位」鄭媽媽又看不上,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

鄭媽媽才説明兒子找到一個合適的物件。

常言道「先成家,後立業。」

爸媽想用婚姻的枷鎖也控制鄭六三,

不希望他繼續沉迷燈紅酒綠的生活,

有了老婆之後的鄭六三暫時沉浸在新婚的喜悅之中,

妻子與他感情不深,不過生活還算幸福,

原本以為鄭六三會改過自新,

可沒想到在妻子生完女兒之後,

鄭六三又開始變回原來的樣子了。

妻子埋怨:「你怎麼能這樣墮落,還想不想好好過日子。」

鄭六三怒吼:「不要多管閒事。」

父母無力管教,妻子也掌控不了,

鄭六三陷入無藥可救的地步。

夫妻雙方感情不深,結婚也是各有目的,

鄭六三想要一個家,而妻子想過富足的生活,

在幾次爭吵之後,鄭六三出去鬼混妻子便不再過問了,

只是安心帶好孩子,

繼續做自己身價過億的豪門太太,

婆婆也覺得愧對兒媳,于是對兒媳就更好了,

夫妻關係很一般,婆媳關係卻極好。

如果父母一直健在,

或許鄭六三還能繼續做渾渾噩噩的富二代,

不過天有不測風雲,在2000年的一天,

鄭六三家裡出現巨大變故,

經融危機席捲全球,鄭家旗下產業也受到波及,

父母逐漸年邁,鄭六三對公司又沒有管理經驗,

兒媳是個能理事的,

學習能力很強,很快就學會了管理公司,

不過鄭母對能力出眾的兒媳卻不放心,

兒媳沒有生出兒子,家族沒有繼承人,

鄭母擔心在二老去世之後,

公司就淪落到他人之手,

于是就不再願意讓兒媳管理公司。

鄭六三父親因病去世,

母親鬱鬱寡歡,沒有幾年便撒手人寰,

公司經營也出現了問題,

養尊處優沒有本事的鄭六三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爸媽在臨走之前下過命令:「不准兒媳管理公司。」

所以只能讓鄭六三去繼承家產和公司業務。

接手公司之後的鄭六三,

把成長的短板都展現了出來,

不能吃苦,抗壓能力較弱,很快就敗下陣來,

覺得自己不行就把公司全權交給了公司高管。

父母去世之後,公司就沒有主心骨了,

高管瓜分利益,員工紛紛跳槽,

短短幾年,就毀了父母苦心經營的基業。

鄭六三本想坐享其成,做一個甩手掌櫃,

沒想到卻一無所有,

只留下了父母的5000萬遺產,

也算是一筆不小的資金,

依舊足夠讓他安度餘生,

妻子勸他創業從頭再來,

而鄭六三不思進取,只想躺平,

妻子無法忍受他的墮落,

主動放棄這段婚姻,

鄭六三倒是看得通透,直接答應離婚,

並且主動給了妻子2000萬的資產。

婚後起妻子去了外國,帶著女兒繼續過著幸福的生活,

而鄭六三整日揮霍無度,

在短時間內就消耗了千萬家財,

一無所有的人在社會上大有人在,

不過鄭六三卻淪為了流浪漢,

他不學無術,沒有學歷,

眼高手低的他甘願成為流浪漢也不願去打工。

隨著資產越來越少,鄭六三不得已變賣家產走向大街,

看著自己曾經的豪宅,他心裡五味雜陳,

眼角不禁有了留下幾滴眼淚,

過慣了錦衣玉食的他,

在淪為流浪漢之後,一時之間也難以適應,

腦袋裡面每天都有很多事,

無奈只能養一群流浪狗來陪伴自己。

如今鄭六三已經80多歲了,

依舊健在,失去了虛假的狐朋狗友,

卻有一群流浪狗認他為主,

對他百般信任,或許對他來說也是一種新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