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一顆爛葡萄刷上熱搜,這個全香港最「髒」的男人,憑什麼封神?

 

萬小刀寫奇聞,寫趣事,帶你了解千千世界。熱衷於挖掘平凡塵世裡的奇聞趣事,在你枯燥的生活裡激起狂濤巨浪。

文/天空之城團隊

 

日前,《真·三國無雙》大軍壓境。

古天樂、王凱、劉嘉玲、古力娜紮,那叫一個星光熠熠。

但搶盡風頭的,卻是一個肥佬——

林雪。

他扮演的董卓形神具備,讓網友手掌拍爛。

廟堂上,他陰鷙、狠辣、奸到出汁。

沙場上,他狂霸、廝殺、氣震山林。

但誰能料到,他單憑一顆爛葡萄,竟橫掃了熱搜。

採訪中,人們問他初嘗酒池肉林,美人繞膝,是何滋味?

他失笑、搖頭,罵出一句:「好難頂啊!」

「妃子喂我吃提子,好的全吃光,爛的塞給我......」

林雪萬般無奈,網友卻笑到流淚,這個肥佬,有點意思。

讓你喂我吃爛提子!

「聽名字,都以為是個靚女,一睜眼,是個260斤的肥佬,驚不驚喜?」

三角眉、豆豉眼、肥頭大耳、身如肉山,一顆老爺痣倒掛下巴,長出幾縷蝦須白毛。

林雪出場,非同尋常。

江湖上,人們叫他 「肥雪」,粉絲肉麻,喊「林雪BB」。

型英帥靚正,他一字不沾,但這張臉,誰不識君?

《功夫》,他是斧頭幫二當家。

剛出場,被星爺炸到披頭散髮,一轉身,被高手打到半身不遂。

《老笠》,他是市儈肥老闆。

還未匯出《少年的你》的曾國祥被他爆粗狂罵,炒蝦涮蟹,舌燦蓮花。

《黑社會》,他是古惑仔大頭。

為保龍頭棍,被林家棟扛一根粗木,當頭狠劈,心裡罵出六字髒言。

入行30年,影帝在他身旁發光,新人從他手邊飛升。

52吋大肚腩就像無邊夜幕,襯得巨星璀璨,大片輝煌。

但肥雪,從未覺得自己是配角。

「只要有一個角,這部片就是我的,只要有一個林雪,那麼地球都是我的。」

所言非虛,他自己就是一個江湖。

1964年7月13日,林府喜得麟兒,大開宴席。

少爺本呼「林捷」,後改名「林雪」,語出《林海雪原》,取白雪無瑕,純淨不染之意。

可惜,事與願違。

林雪的爺爺是歸國專業人才,在東北撈沙淘金,在天津築有大宅。

高門深院,家丁成群,屋內留聲機播鄧麗君,日夜不絕。

萬千寵愛在一身,林雪不讀詩書,只喜電影,邊看邊演,百般風流。

重提舊事,他難掩得意:「真tmd厲害!」

但好景不長。

後來,爺爺去世,家道中落,繼而,唐山地震,大宅傾坍。

這一年,林雪少爺12歲,幻夢一場。

2年後,他舉家渡海,投靠在香港的表叔,一到埠,傻了眼。

表叔家住山區木屋,電要拿命偷,水要下山挑,大雨一來,底褲都是濕的。

那時,林雪學會了人生第一句粗口:「X,有得住就好啦,仲想點呀?(還想怎樣)」

為求糊口,他三個月學會廣東話,14歲便上街打工。

廠仔、學徒、走鬼、送貨......他操一口半鹹淡粵語,似一頭落魄顛沛的山狗。

18出頭,他在果欄做苦力,魚龍混雜、幫會林立,林雪也想做大佬。

一位龍虎武師見他膀大腰圓、長相古怪,笑問「不如跟我做電影,我大佬系林正英!」

林雪心動了。

那夜,他做了一場兒時舊夢:笙歌起,幕布開,我要做演員了?

夢醒,他才發現自己上了「賊船」:x你xx,原來是做場務!

右邊戴紅帽、穿著垃圾袋的林雪

搬台擔凳、端茶送飯,他做最髒最臭最折墮的活,因為

「x,有錢有飯盒,仲想點呀?」

多少年後,林雪貴為最佳男配,叉著腰笑:「我一個人解決了半個電影圈吃飯問題。」

前塵寫作荒唐事,多少血淚無人知。

他肥,導演派他去攔車擋路,林雪一閉眼一躺地:「別人都怕死,我tm爛命一條。」

他傻,導演在戲場大發雷霆,林雪搞怪講笑暖場:「這世上,總得有人做小丑。」

一做就是11年,林雪結了婚、嗜爆粗,戲癮卻越養越肥。

《破壞之王》、《回魂夜》、《食神》、《行運一條龍》......

星爺前期每一部神作,都有林雪的肥影。

可惜,無名無姓。

1999年,星爺為他度身定做了一個角色——《喜劇之王》的場務。

然而,肥雪拒了,達叔演了。

「有xx後悔?註定的。」林雪笑著回憶,往事吐成煙圈。

那一年,他煩了杜琪峰導演足足兩個星期,乞到兩個配角。

一部《再見阿郎》,他鋒芒乍現,一部《槍火》,他殺出重圍。

後者甚至為他斬下了一個金像獎提名,肥雪連爆10句粗口,不敢相信。

頒獎那天,他從箱底挖出結婚時的西裝,坐立不安,一身油汗。

「x你xx,去年我還在鋪紅地毯,今年我卻在走紅地毯......」他憨笑:「幸好,輸了。」

肥雪放下心頭大石,差點撐爆一顆衫紐。

但四年後,他再獲提名,心中卻只存一念——

我—要—贏。

2003年,杜琪峰用光影布下天羅地網,一部《PTU》稱霸警匪江湖。

林雪扮演的警員肥沙,失槍、破頭、撲街、開火,像夜色裡一隻困獸,橫衝直撞,殺出黎明。

電影拍了三年,林雪頭上的血布就綁足三年,臭不可聞,他歎:「這tm就叫戲味。」

論莊閑,任達華擔正,他作配,但論出彩,肥雪毫釐怒放,幕幕封神。

觀眾為這個200斤的肥佬挑了一個形容詞:華麗。

「我讀書少,見人多,大起大落,落魄折墮,不用演技,用回憶。」這是林雪的道行。

2004年,肥雪一舉奪下金紫荊最佳男配角,風頭無兩。

就在這時,他不幹了。

「工作為了賺錢,賺錢為了生活,那生活為了什麼?」他吞雲吐霧,老臉模糊。

拿了獎的林雪,不再接戲,回去做苦力。

搬一晚貨有幾百塊,買兩支酒吹到天亮,睡醒再跑去賭錢。

「輸光輸盡,好x混帳。」這一次,他沒有笑:「最對不起是老婆。」

妻子是天津老街坊,比林雪小10歲:「當時看她越來越靚,我就拼命撩她,撩著撩著,就拜了堂。」

談起老婆,肥雪馬上聲柔嘴甜,像只醉了蜜的老熊。

「我又肥,嘴又臭,最落魄時她仍不離不棄,我要和她拍一輩子的拖。」

肥雪講情話,人間最肉麻。

為老婆,更為自己,05年《黑社會》風雲突變,林雪重出江湖。

有人說,林雪這一臉橫肉自帶匪氣。

花亭結義、血海讎殺,他在暗角裡一個眼神,便壓住了場。

有人說,聽林雪講粗口就是種享受。

器官化玉帛、蝦蟹綻繁花,音韻和諧,行雲流水。

兩手神功,讓肥雪在影壇打遍天下無敵手,17年《樹大招風》,他再斬亞洲電影大獎最佳男配。

一身西裝如披甲,半頭白髮如蒼月,林雪泰山壓頂,氣度萬千。

但一開口,總會現形。

「xxxx,不是進步快,只是起點低。」這句話,他銘記於心 30年

人到中年,經典無數,後生跑來問林雪成功之道,他淺笑,眯眼,像品一杯靚茶。

「因為我嘛......夠努力咯。」

這就是他的演技,這就是他的全部。

人生猶如一盤爛帳,有拖無欠,自負盈虧,最重要的是, 諸君切勿認輸。

肥雪如今56歲,總是思鄉, 每年都攜妻帶子回天津一趟。

用他的話 :「就像放暑假。」根在,才是家。

這些年,他走過古城舊街,踏遍全國各地,像一位浪子,偷偷撿回山河舊夢。

他來了香港整整42年, 廣東話依然半鹹不淡,普通話卻說得字正腔圓。

興起時,肥雪還會飆兩句 天津方言

當然,他最拿手的還是爆粗。

他愛講,觀眾愛聽,像老友重逢,似俗人相見,有血有肉,情深義重。

俗字拆開,一半是凡人,一半是谷米,這就是生活,有火候夠義氣。

最記得在一次採訪中,林雪滿臉嬉笑說:「不喜歡我說粗話呀,我改咯......」

他收了笑,沉下臉,補了一句——

「虛偽比粗口更骯髒,我喜歡真實,我就是林雪。」

鴛鴦樓下萬花新,翡翠宮前百戲陳。

歲月荒唐, 所幸林雪還在江湖裡。

x你xx,真爽!

 

好了,今天的奇聞趣事就到這裡了,期待下次相遇! 如果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萬小刀←更多的奇聞趣事等著你來探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