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家班3大打星:馮克安是洪金寶的「教父」,盧惠光晚景淒涼!

1979年,以成龍為首的「成家班」正式成立,又稱「成龍國際特技隊」。

除了成家班之外,另有以劉家良為首的「劉家班」、洪金寶為首的「洪家班」、袁和平為首的「袁家班」等最具代表性。

正是這些老牌打星們的傾力奉獻,才締造了香港功夫片的輝煌時代。

如今,雖然功夫片已經跌下神壇,老一輩打星也已日薄西山,但他們的傳奇故事,仍在坊間流傳。

本期,小編帶大家一起走進成家班的3位當家打星,有人是洪金寶的「教父」,有人是「超級替身」,有人曾是「七屆泰拳王」……

一、「邪惡反派」馮克安

馮克安是成家班的元老級人物,同時也是演技精湛的老戲骨,曾出演過諸多經典作品。

馮克安1950年出生于廣東,家裡兄弟姐妹多達11個,他在家中排行老七。

馮克安之所以能夠進入演藝圈,主要得益于他有位做導演的父親——馮峰。

那年,10歲的李小龍還叫「李龍」,他的電影處女作《細路祥》,導演便是馮峰。

憑著父親強大的人脈,馮克安從小就跟著劉家良、唐佳等武術大師學習,練就了一身過硬的功夫。

自6歲開始,他接連出演了《同撈同煲》、《星月爭霸》、《小孤女》等電影,妥妥的一枚童星。

但相比紅得發紫的妹妹馮寶寶,姐姐馮素波,馮克安的名氣相對小了許多。

上世紀60年代,張徹加入邵氏後掀起了「新武俠熱潮」,馮克安便開始從武行做起,此間曾接觸過詠春、洪拳、少林拳等多派別的武術,所學駁雜。

與此同時,他還跟著眾多導演學習了編劇、拍攝、剪輯等方面的知識。

70年代初,20歲出頭的馮克安多才多藝之人,長相卻讓人不敢恭維。

喜歡邵氏電影的朋友,想必都對馮克安出演的角色記憶猶新。

影片中的他,不但長得賊眉鼠眼,邪魅的笑容更是讓人不寒而慄。

正因為長著一張惡人臉,馮克安的戲路受到了很大限制,只能扮演窮凶極惡的反派角色。

卻也正因為這副長相,每當他扮演壞人時,總能做到遊刃有餘,駕輕就熟。

邵氏期間,他參演了《小煞星》《龍虎鬥》《十三太保》等多部功夫片,壞人形象深得眾多導演賞識。

通過多年的學習,馮克安加入成家班之前,便已經掌握了很多電影方面的知識。

那年,洪金寶打算自己執導一部功夫片,但他擔心經驗不足,因此遲遲不敢嘗試。

這時,他便問「前輩」馮克安:「您覺得我能做導演嗎?」

眼看這位小兄弟踟躕不決,馮克安便鼓勵他:「肯定行呀,如果你想拍,我來幫你寫劇本。」

就這樣,洪金寶成功獻出了自己的導演處女作《三德和尚與舂米六》,上映後讚譽滿滿。

多年後,當洪金寶在節目中談及往事,仍由衷敬佩地表示: 「馮克安就像是我的教父一樣,我跟隨他好多年,拍攝了好多電影。」

加入成家班之後,成龍同樣對馮克安敬佩有加,兩人雖然戲裡經常演死對頭,生活中卻情同手足。

此間,兩人合作了《龍少爺》、《師弟出馬》、《員警故事》等多部功夫片,兩人的精彩對戰,直教功夫迷們大呼過癮。

除此之外,馮克安出演的《洪拳小子》、《贊先生與找錢華》、《無招勝有招》等作品,也足見其深厚的武術功底。

上世紀90年代中期,隨著傳統功夫片漸漸跌下神壇,馮克安于1995年拍完《鬼巴士》後,自此退出了影視江湖。

直到2002年,受周星馳之邀,兒孫滿堂的馮克安因為技癢難耐,于是他決定復出過過戲癮。

在《功夫》一片中,馮克安扮演「天殘地缺」中的「地缺」,武力值爆棚。

但當兩人遇到技高一籌的「神雕俠侶」時,最終未能逃脫被滅的命運。

此後的演藝生涯中,馮克安接連出演了《錦衣衛》《一代宗師》《奪帥》《葉問2之宗師傳奇》等電影,在搖搖欲墜的功夫片中再現風采。

2016年3月2日,馮克安因食道癌在香港去世,享年66歲。

如今,馮老前輩已走6年,而《功夫》中的那句經典臺詞,是影迷對他的哀思: 一曲肝腸斷,天涯何處覓知音?

二、「火星怪人」蔣榮法

提到蔣榮法這個名字,熟悉的人肯定不多。

但說到成家班的「火星」,功夫迷們便不會陌生了。

在成龍的諸多作品中,一位高大威猛且傻萌的大漢特別醒目。

尤其他那張大嘴,更是成了每次出場的重要標誌。

他便是蔣榮法,成家班中不可或缺的金牌配角。

1954年,蔣榮法出生于上海,小時候非常調皮搗蛋。

為此,母親將他送到唐迪創辦的「東方戲劇學校」,與程小東等人成了同門師兄弟,主要學習北派功夫。

8歲那年,蔣榮法參演了胡金銓執導的電影《和我痛飲》,和「七小福」中的的成龍不期而遇。

因戲結緣,兩人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為今後的緊密合作奠定了基礎。

上世紀60年代後期,隨著戲劇文化失去市場,東方戲劇學院也因此迎來了低谷期。

1966年,邵氏打算開闢「新武俠」先河,正積極籌拍《大醉俠》。

為了找合適的小演員,導演組將眼光瞄向了于占元的「七小福」。

由于當時和于占元沒談成,只好轉向唐迪。

看過《大醉俠》的朋友應該都還記憶猶新,此片中的童星們,便有程小東、徐忠信、蔣榮法等人。

進入影視圈後,蔣榮法憑著過硬的武術功底,開始從「龍虎武師」做起,其實就是所謂的「替身」。

少年時期,蔣榮法已經長得人高馬大,但他的相貌經常被同事們嘲笑。

更有好事者,戲稱他為「火星怪人」。

那年,導演打算在製作劇幕時加上蔣榮法的藝名,便問他的意見。

由于沒做好當「正式演員」的準備,蔣榮法呆立一旁,一時無計。

最後,導演跟他提議,何不將「火星怪人」中的「怪人」去掉,以「火星」做藝名。

自此,蔣榮法用「火星」之名闖蕩演藝圈,而且一用便是一輩子。

效力嘉禾期間,火星參演了《精武門》、《龍爭虎鬥》、《死亡遊戲》等功夫片,但都是些打醬油的角色。

直到成龍的「成家班」成立,火星才迎來了演藝事業的春天。

火星和成龍從小就有著很深厚的感情,因此只要成龍拍片,都會帶上他。

1982年,成龍決定捧紅這位好兄弟,便在《龍少爺》中為他安排了男二號「阿勤」。

該片中,兩人儼然一對歡喜冤家,一起打架一起泡妞,儘管爭吵不斷,最後卻聯手禦敵。

此後,火星獻出了諸多滑稽搞笑的角色,每一個都令人印象深刻。

有如警匪片《A計畫》中,他是隊長「馬如龍」的得力手下,頻頻犯錯,總讓人給他「擦屁股」。

《A計畫》之所以能夠成功拍攝,火星功不可沒。

在拍攝跳鐘鼓樓那段戲時,距離地面高達15米,一個不慎便會粉身碎骨。

為此,成龍遲遲不敢往下跳。

後來,在大師兄洪金寶的鼓勵下,成龍雖然鼓足勇氣跳了下去,但也因此受了重傷。

為了趕進度,火星自告奮勇地以替身身份拍了那段戲,拿到了5000元的獎金。

要知道那個年月,這份獎金便已經是很多白領一年的工資。

此外,火星還是《員警故事》中愛出錯的「大嘴」,也就是所謂的「豬隊友」。

1986年,成龍創建了「威禾電影公司」,對火星的扶持力度更上一層樓。

在功夫片《扭計雜牌軍》中,火星成了男一號,另有高飛、劉嘉玲等人為之做配。

遺憾的是,該片票房慘不忍睹,令成龍苦不堪言。

可即便如此,成龍依舊對這位好兄弟不離不棄,繼續帶著他出演了《新員警故事》《雙龍會》《飛鷹計畫》《重案組》等影片。

1992年,成龍拍完《飛鷹計畫》解散成家班,諸多成員開始分崩離析。

而此時,他仍將火星帶在身邊,可見兄弟情深。

千禧年之後,隨著大陸影視業的崛起,香港功夫片幾乎完全失去了主流市場。

年過半百的火星,他已經將自己和演藝事業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從未萌生退意。

前後幾年時間裡,他出演了《神槍手與智多星》《寶貝當家》《怒火街頭》《巨輪》等多部影片,身手依然矯健如初。

前不久,當火星再次出現在螢幕時,年近古稀的他已經胖了一大圈,再無昔日雄風。

但他仍堅信自己還能打,能夠為功夫電影貢獻一份力量。

事實上,洪金寶、成龍、李連杰老牌打星都老了,火星又豈能不老呢?

而那些看著香港功夫片長大的觀眾,亦同樣成了一個時代的縮影,被生活的油鹽醬醋逐漸稀釋……

三、「七屆泰拳王」盧惠光

相比上述兩位成家班成員的「歪瓜裂棗」,盧惠光長得高大俊朗,身手更為不俗。

而他在成家班的地位,影迷朋友更是有目共睹,被戲稱為「成龍的死對頭」,以及「成龍的御用保鏢」。

1959年,盧惠光出生于泰國,從小就是個武癡,把李小龍當成終極偶像。

孩提時期,他經常偷偷練習跆拳道和泰拳,將沙袋和雙節棍當成「玩具」。

練習數年後,他想著驗證一下自己的功夫到了什麼境界,便向同學發起了挑戰。

結果,對方將他打得遍體鱗傷,輸得慘不忍睹。

此次鎩羽,盧惠光終于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卻也讓他更加努力練功。

20出頭時,他不遠千里來到有著「東方好萊塢」之譽的香港,夢想著在這片土地幹出一番事業。

剛到香港,盧惠光迫于生計,曾做過酒吧吧員、打雜等工作,什麼苦活累活都做過。

上班之餘,他還拜在「拳神」蘇世龍門下,得到了更進一步的提升。

彼時,香港盛行比武,每年都會舉辦擂臺賽,而且獎金頗為豐厚。

1984年,25歲的盧惠光參加了香港泰拳比賽,和曾經的泰拳王不期而遇。

在眾多質疑聲中,初出茅廬的盧惠光,幾個回合便將泰拳王打得落花流水,成功系上了金腰帶。

此後,他又連續6次拿下該賽事的冠軍,成為享譽拳壇的「七冠王」。

雖然是實力雄厚的泰拳王,盧惠光一家的生活質量卻並未得到很大的改善。

憑著一身硬功夫,他在一家高檔迪斯可得了一份安保的工作,收入還算不錯。

在那家迪斯可,經常有大牌巨星光臨消費,成龍、李修賢等人便是常客。

某次,恰逢成龍和李修賢正在包間閒聊,房門突然開了,進來的便是盧惠光和他的一位朋友。

原來,盧惠光的朋友知道成龍和李修賢均是電影界大佬,便想著為他們引薦盧惠光。

搞笑的是,看中盧惠光的並非擅長武術的成龍,而是「文人」李修賢。

在李修賢的帶領下,盧惠光跟著他拍了幾部電影,但由于沒上過專業的藝人培訓班,因此表現差強人意。

無奈之下,盧惠光回到了原來上班的地方,再次和成龍相遇。

那時,成家班已經人才濟濟,但成龍知道他是「七屆泰拳王」,求才之心若渴。

「如果你願意的話,那就跟著我吧!」

聽聞此話,盧惠光喜不自禁,忙不迭地點頭答應。

次日,成龍便將盧惠光簽至麾下,並讓他兼任私人保鏢。

令盧惠光怎麼也想不到的是,和成龍的簽約,一簽便是30年。

做保鏢之余,盧惠光也會成龍被安排到片場學習如何控制力道。

因為成龍很清楚:對于一個沒有演戲經驗的實戰高手來說,很容易傷到同事。

剛開始的數年時間裡,盧惠光雖然也出演了多部電影,但大多扮演一些戲份不多的小跟班之類的角色,談不上什麼影響力。

直到參演《醉拳2》後,憑著那驚爆觀眾眼球的「一字馬」,才自此打響了名氣。

該片中,除了盧惠光的「驚天一字馬」之外,黎強權的「淩空三連踢」也堪稱一絕。

此後的《寶貝計畫》、《少年阿虎》、《新員警故事》、《雷霆戰警》、《古惑仔》、《尖峰時刻》等多部作品中,影迷都能欣賞到盧惠光的出彩發揮。

值得一提的是,在李連杰和謝苗主演的警匪片《給爸爸的信》中,于榮光、鄒兆龍和盧惠光,三大功夫反派齊上陣,淩厲狠辣的腿功逼得李連杰節節後退,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該戲打星陣容之強大,堪稱空前絕後。

功夫片的鼎盛時期,盧惠光的敬業程度備受讚譽。

據悉,在拍攝《麻雀飛龍》時,趙文卓由于控制不好力道,一腳踢中了盧惠光的腦袋,導致他當場休克。

待悠悠醒過來,盧惠光並未住院治療,而是頂著傷拍完了那場戲。

參拍《殺出香港》時,同樣是因為對手力道把握不好,盧惠光被一拳擊裂了眉骨,鮮血頓時汩汩流出。

或許是「入戲太深」之故,待盧惠光把那段戲拍完,半條河水都被染紅了。

談及盧惠光的實戰功底,看過《A計畫續集》的朋友應該都還記憶猶新。

該片中,他和成龍的打戲堪稱教科書級別。

剛開始,兩人拳腳相加,盧惠光明顯占盡了上風。

但因為劇情需要,最後「無奈」被成龍逆襲。

兜兜轉轉間,盧惠光為成龍鞍前馬後了30年,兄弟情深應該不言而喻。

然而就在2009年,自打「龍嫂」林鳳嬌接管公司後,便遣散了多位成家班的老夥計,盧惠光同樣位列其中。

根據香港法定的裁員計算,盧惠光將會拿到50萬港元的遣散費。

可現實是,他只拿到10萬元。

為此,面對媒體時,他冷心地丟下了一句話:「不想評論,天在看!」

失去成龍這棵大樹之前,盧惠光也離婚了,獨自帶著兩個孩子的他,經濟上十分拮据。

據報導,當年為了送兩個孩子出國,他甚至動用了積攢多年的棺材本。

就連帶孩子到公園玩,也是去免費的地方。

如今,盧惠光已經63歲了,年過花甲的他,仍不斷在演藝圈中尋找機會。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