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片邀13位港星助陣,還獲劉德華力挺,任賢齊的「野心」暴露了

過去這幾年, 任賢齊算得上娛樂圈「最倒霉」的明星之一。

每一次拍戲過程,小齊哥總要伴隨著一些倒霉事...

2018年拍攝《沉默的證人》,在進行一場腳踢木門的動作戲時,他因過度發力而 腿筋受傷

這直接使得他組上了「石膏套餐」,最終足足拄了2個月的拐杖。

2019年拍攝電影《跑馬》時,小齊哥又遭受身心雙重摧殘。

為適應角色需要,他以一天六頓飯的方式暴飲暴食至 200斤,隨后又瘋狂瘦身至常規水平。

這體重數字的上下跳動直接引發其私人醫生的不滿:這麼折騰會有后遺癥!

但倒霉的是,小齊哥的這份瘦身成果卻最終付諸東流。

由于《跑馬》導演鈕某卷入丑聞而入獄,劇組最終因為這個不可抗力而無奈 停擺。

為此,小齊哥只能自掏腰包 買下版權,以暫時保留未來續拍的可能。

而到了今年,小齊哥似乎又 「倒霉」了一回。

拍攝電影《邊緣行者》時,55歲的他在一場城寨沖突戲里又吃了苦。

為讓戲份更逼真,他選擇一次次真人上陣拍攝,結果一次次在「沖突中」被暴力撞倒。

為此,他手臂被撞得酸麻,更疼到爬不起來,要靠醫生針灸來緩解狀況。

盡管小齊哥完成治療后笑著打了套拳,但那份痛感顯然不是笑容可以藏得住的。

在任賢齊這一次次「倒霉」的背后,也折射出他對于演戲的敬業態度。

本周末,我們終于看到了《邊緣行者》的上映。

熱映之際, 影帝劉德華、張家輝和林志穎等明星都在線為其打CALL。

劉德華更稱贊該片是有著標準港味的「港產電影」。

盡管這部臥底警匪片直至4月15日才正式上映,但隨著點映燃起熱度,這部由任賢齊主演、集結了任達華、洪金寶等13位港星的影片有望在未來一個月持續刷屏。

而隨著曝光度的提高,該片主演任賢齊時隔幾年的這次重回大銀幕,也被看好帶著這部港片巨制迎來生涯新突破。

事實上,現年55歲的小齊哥算得上工齡超長的資深演員。

自1991年首次參演電影《官兵捉強盜》以來,他的演戲生涯已有31年,這期間產出了70部作品。

但在試水影壇的初期,以偶像歌手形象跨圈拍戲的他小齊哥開局很一般。

出于維持偶像包袱的需要,小齊哥前期銀幕形象多以「偉光正」 大男主形象為主。

在現代都市題材作品里,他往往能因本色出演而收獲一定贊譽,《星愿》《夏日麼麼茶》等作品均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但轉換到 古裝賽道,他卻顯現出不小的違和感。

在流水線式參演《神雕俠侶》《笑傲江湖》《楚留香》等武俠經典后,強拗當大俠的他不斷招致非議。

無論是至今看來仍有些突兀的 造型,還是聽來頗為出戲的 閩臺腔,亦或當時略顯浮夸的 演技,都隨著金庸/古龍神劇熱播而一一暴露。

對比其他版本的金庸大俠,任賢齊的形象不僅毫無優勢,更是被硬生生比下去了...

迄今,網上仍能搜到那個年代對小齊哥演技的評價。

縱使不少網友喜歡他的歌聲,但他們也不得不承認:

(當時的)小齊哥演技真的不行

而在生涯前期反響一般后,任賢齊沒有選擇放棄拍戲,而是主動尋找出路。

在強拗當陽光男主無效后,他選擇了當一名邪氣反派。

自2004年于杜琪峰電影 《大事件》中出演悍匪后,任賢齊逐漸甩脫奶油小生偶像包袱,在各式作品里蓄起胡子、目露兇光地演繹反派。

憑借后天的努力鉆研,非科班出身的他因演活出彩反派而逐漸扭轉口碑。

《沉默的證人》里,他是那個笑中帶狠的暴力悍匪,亡命之徒即視感充斥銀幕。

在16年的港片中,他則成了不怒自威的一代賊王葉國歡,眼神中自帶的殺氣,讓人不敢直視。

而他還憑借這部《樹大招風》入圍香港金像獎影帝提名,在最終角逐中遺憾輸給林家棟。

而如今再翻開論壇網友對于任賢齊演技的看法,昔日的吐槽聲已全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 影帝級演技的稱贊。

有趣的是,據任賢齊方面透露,自《樹大招風》后,小齊哥片約邀請基本以「反派」為主,由此可見其詮釋角色的深入人心。

而到了今年,前幾年已然證明自己演技的小齊哥沒有閑著,又在今年一口氣推出多部作品。

這一次,他沒有單純停留在 「邪氣反派」舒適區,而是讓自己甩脫固有標簽進行自我挑戰。

這一次,他對于演技的追求,甚至是對于影帝的「野心」算是直接暴露出來​。​

《邊緣行者》點映會上,就有觀眾在映后直接表示:

對于任賢齊有了新的認識。

《邊緣行者》中,任賢齊顛覆性地飾演一個正邪莫辨的警隊臥底阿駱。

有別于其他警匪片臥底,阿駱的每一步似乎都踏在了紅線上,他的善惡屬性也變得莫測起來。

臥底過程中,阿駱與黑幫老大林耀昌(任達華 飾)結為兄弟,并為對方的道義所打動,這一度讓他在與警隊聯絡人溝通時為林耀昌「求情」。

而隨著聯絡人意外離世,「人鬼莫辨」的阿駱一時間沒有了上線。

這一次,一人就是一個隊的他要直面 港英高層地利用追殺黑白兩道的各式猜忌,還要以自己的方式實現正義。。

而這個沒有上司、獨自行動的特色臥底,也由于在正邪邊緣的雙向游走而變得嚼勁十足。

片中,小齊哥則用收放自如的演技展現了角色阿駱的兩面性。

阿駱的立場是正的,但氣場卻是邪的。

作為一名黑幫成員,他「邪」得很囂張。

這一幕戲里,他大馬金刀地端坐祠堂,一邊翹起二郎腿一邊抽著雪茄,目空一切之下仿佛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

下一幕戲中,他又囂張地一腳將港英高層踹倒,一言不合就是以暴制暴。

到了幫會競選中,他又玩得有點野。

一言不合將刀[插·入]競爭對手手掌后,在對手殺豬般的哀嚎聲中,他狠狠地喊出讓全場肅靜的霸氣臺詞:

我阿駱有沒有資格坐(龍頭椅)!

僅從以上幾組動圖看,似乎任賢齊飾演的角色已然黑化。

但僅有 幾處眼神戲,任賢齊就用演技顯出角色身份不一般。

在聯絡人的葬禮上,阿駱躲在角落里偷偷對著前上司敬禮。

此時的角色眼神完全沒有邪魅狂狷之感,而是流露出滿滿的悲慟。

到了法庭之上,阿駱對著全場指控港英高層荼毒香港。

此時已晉升大佬的阿駱面向全場振臂高呼:「 香港還有沒有未來,我們還有沒有未來」。

這一刻,他的眼神則充滿著正義心泛濫下的憤慨。

總的來說,任賢齊在《邊緣行者》的這次演繹沒有固定呈現角色的「邪氣」,而是以正邪交織的形象帶給觀眾新奇感。

而這,也體現了年過50歲的他仍在尋求改變的姿態。

2022年,除了登陸4月院線的《邊緣行者》,小齊哥預計還將有《九龍城寨之圍城》《殊途同歸》《裂探》《臨時劫案》《洗碗天團》《失衡人間》等6部作品在今年上線。

從這些作品中,我們也可以看出一個更為多變的她。

《臨時劫案》里,染上白發的他扮演一個落魄潦倒的中年「廢柴」。

與鄭伊健合作的《洗碗天團》中,他又化身香港合伙人,扮演一名投身洗碗大軍的「商人」。

到了個性導演陳果執導的《失衡人間》里,任賢齊又換回了暗黑屬性。

這提著砍刀、一臉戾氣的光頭造型讓人看著犯怵,在陰森背景的襯托下更增幾分肅殺。

正如評論區稱贊的那樣,如今已然躋身演技派的任賢齊已隱隱有了 「被歌手耽誤的影帝」之感。

而事實上,影帝二字也正是55歲的他31年生涯未解的情結。

盡管他曾在2010年以電影《火龍》在釜山電影節斬獲影帝,但縱觀其31年演藝生涯, 卻尚未在國內電影節中斬獲最佳殊榮,這無不讓人感到遺憾。

而今年帶著 7部作品強勢歸來,外界也從2022高產的他身上讀出了野心。

或許,敬業的演技派小齊哥在2022年有望一圓影帝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