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動全港的爭產案,大鬧靈堂、母子決裂,不是豪門勝卻豪門

自古豪門多狗血。香港的霍家、李家、許家,澳門的何家等等豪門故事想必大家已經聽膩了,我們這就來說說相較起來不那麼「壕」,卻因爭產鬧得母子決裂、夫妻反目的鄧家。

說到鄧家的恩怨情仇,就必須先講一講鄧家的 「創一代」祥哥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哥的女人」祥嫂。

祥哥本名鄧永祥,藝名新馬師曾,是香港粵劇名伶,邵逸夫和賭王都敬他三分。

新馬師曾9歲入行學藝,10歲就登臺表演,17歲出師。自他登臺以來,就場場爆滿,香港太平戲院也因此扭虧為盈。 可以說,他就是流量擔當本當。

祥叔的代表作《萬惡淫為首》、《刁嬋》、《客途秋恨》在粵地知名度很高,影響也非常深遠。

粵港兩地人形容天氣冷,會說「冷得我騰騰震」,這句話就出自《萬惡淫為首》。周星馳版《鹿鼎記》裡韋小寶聽建甯公主說懷了他的骨肉,說的那句「嚇得我騰騰震」,靈感正是 「冷得我騰騰震」。

《客途秋恨》也流傳頗廣,除了關錦鵬的《胭脂扣》裡唱過:「涼風有信,秋月無邊,睇我思嬌情緒好比度日如年,」張衛健版《小寶與康熙》更是把「涼風有信,秋月無邊」當成了口頭禪。

光唱戲不夠,祥哥還做各種投資買賣,比如入股、買地皮、開設楚留香酒樓,設立永祥唱片公司,靠自己的演藝實力把江山一步步打拼出來。

祥叔本身是個極具傳奇色彩的人物,但這裡我們暫且按下不表。

人稱祥嫂的洪金梅,是他的第四任太太

祥哥的第一任妻子早年因性格不合離了婚,第二任妻子紅顏薄命,29歲死于肺結核,第三任妻子賽珍珠,為他生下三個孩子,後來離婚,帶著孩子長居英國。

祥哥與洪金梅初相識時,洪只有17歲,流落風塵,在北角麗宮夜總會做舞女,出落得甚美,祥哥對她一見鍾情。

至于有多美呢?據祥嫂自稱,當年邵逸夫三番四次邀她拍電影,她身邊更是追求者無數,其中還包括謝霆鋒的爸爸謝賢。但她嫌謝賢太帥,女伴太多,權衡之下,選擇了比她大29歲的祥哥。

1965年,兩人開始同居,從此洪金梅就以祥嫂自稱。

同居前,她以自己是完璧之身嫁與祥哥為傲,同居後,祥嫂唯夫是從,萬大事以祥哥為先,煮參茶燉燕窩,跟隨祥哥到處演出, 24小時不眠不休體貼服侍祥哥的起居飲食,就連懷第一胎羊水破了,還堅持留在片場。

不知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還是祥哥有所打算,兩人同居數十年之後,終于在1992年正式註冊結婚。

婚禮盛大無比,由TVB全程直播。不過大家都知道,由TVB直播的婚禮都不會有好結果,比如周潤發余安安、鐘鎮濤章小蕙。

祥嫂自己也不會想到, 5年之後,這樣的好光景會走向滿天狗血的結局

作為妻子,祥嫂著實沒得挑,但作為母親,她卻處處被人詬病。

祥哥和祥嫂同居兩年後,先後誕下四個孩子,鄧兆尊、鄧兆榮、鄧小艾、鄧碧玉,但四個孩子都和她不親,因為祥嫂對孩子一直採用高壓政策,做事獨斷專行,但這還不是最要命的,要命在于祥嫂從沒有在孩子身上貢獻過心力。

鄧家爭產,早在1996年就出現端倪。其他豪門爭產,動輒出動幾房。但鄧家不同,是親生母親帶著八舅和幾個子女爭產,而當爸的則在背後做操盤手。

1996年8月,祥哥和子女髮現祥嫂在偷偷變賣他名下資產,並把資金調往外國。于是祥哥在祥嫂不知情之下把永祥大廈業權轉到四名子女名下。

祥嫂對此十分不滿,一度揚言要離婚。

但10月份,祥嫂又若無其事陪著祥叔在永祥大廈錄製慈善節目《歡樂滿東華》了。不過這頭看似風平浪靜,那頭卻風波再起:女兒鄧小艾和兒子鄧兆榮聯同十一姨及九舅父,帶著記者上門要求八舅父還錢,又是踹門又是辱駡,最後九舅父還因摔杯子被玻璃劃傷而流血,驚動警方到場調停。

這次衝突的原因是八舅父欠債上百萬,要鄧家的子女作擔保,卻借錢不還。洪金梅向來最疼自己的八弟,在八弟欠下一屁股債後還讓幾個孩子幫他還錢,四兄妹與祥嫂及八舅積怨已久。

因此,爭產大隊早在那時就分成兩大陣營,一方為四兄妹及十一姨和九舅父,另一方為祥嫂和八舅父。

1997年1月,祥哥因病住院。

為了搶佔輿論,這一住院,祥嫂八舅父陣營就開始搞事。祥嫂的好姐妹白韻琴在新城電臺主持節目時力挺祥嫂,八舅父則在電臺節目中大爆鄧小艾和祥哥有不尋常父女關係,十一姨也和祥哥有染,內容相當驚人。

結果卻是殺敵不成自損三千:白韻琴和八舅父被控告誹謗,白韻琴還被電臺炒掉。

你方唱罷我登場。子女們那邊則爆料祥嫂「為老不尊」,勾搭男人,導致父母決裂。

4月21日,祥哥離世,留下了超過4億的遺產。但祥哥遺言寫道: 祥嫂不會得到任何遺產,如果她鬧,就付她一元錢。

本以為死者為大能帶來短暫的和平,沒想到祥哥屍骨未寒,雙方就把喪禮當成了另一個主戰場。

四兄妹守著父親的靈堂,聯手阻止母親進入祭拜。

祥嫂站在門口破口大駡,威脅要「搶屍」另設靈堂,她自稱祥哥去世後沒有家人通知她,她是在電視上得知此事的。

喪禮結束後,祥嫂對記者說,兒子鄧兆尊要她準備好4000萬港元的本票,才讓她進入靈堂。

四兄妹則解釋說,祥哥病重時,祥嫂只去探望過一次,1500萬的醫療費用全是子女支付,祥嫂分文未出。且祥哥的現金很多被祥嫂轉移了,子女沒錢,不得不變賣物業。

大鬧靈堂一事才剛完,雙方就對簿公堂了。前面提到,祥哥留下了超過四億的遺產,祥嫂最多只能拿到一個子兒。雖然這些錢跟真正的首富比起來算不上什麼,但也叫人難以割捨。

祥嫂對財產的分配自然是不服的,于是將四個子女告上法庭,意在爭奪永祥大廈、價值億元的西貢地皮、楚留香酒樓等產業,隨後還搬走了永祥大廈的傢俱及古董。

99年,祥嫂稱自己遭子女排擠,申請將楚留香酒樓清盤;02年,鄧小艾鄧兆榮向祥嫂追討楚留香酒樓350萬元股份,祥嫂反向他們追討690萬租金…… 這一出鬧劇一直持續到06年,法院宣佈祥嫂全面敗訴,這才消停了下來。

這一年也是祥嫂60大壽,四兄妹都到場了,祥嫂與鄧兆尊還「一吻泯恩仇」,看起來關係有所緩和。

但在2012年和2015年,祥嫂和孩子們又雙叒叕決裂了——祥嫂方說鄧兆尊多年來沒有找祥嫂,還有八千萬遺產稅沒交。

鄧兆尊那邊回應:遺產稅已經交了,兄弟姐妹得知母親生病後上門探望她,她卻不肯開門。

反正除了白紙黑字,所有與財產掛鉤的事情在這一家都成了「羅生門」。

雙方達到和解,還是祥嫂離世前住院的那幾年,子女一直在床前照顧,陪她走完最後一程,而生前與她鬧得最僵的鄧兆尊,獲得祥嫂最多的財產。

比起真正的豪門,鄧氏家族讓人更真實地看到,親情在金錢利益面前一文不值,血濃于水的母子因為「錢」字活成了仇人。

爭來搶去這大半輩子,值得嗎?

也許祥嫂也明白,不值得,才會在彌留之際說出「名利帶不走,萬般皆是緣」這樣的話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