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本色」它是香港電影的「NO.1」,周潤發張國榮狄龍出演,連「幕後故事」都如此精彩絕倫

黄朔 2021/12/16 檢舉 我要評論

《英雄本色》作為香港電影的扛鼎之作,上映31年來,其成色一點沒有褪色,反而越加透亮,成為了香港電影再難邁過去的一座高峰。

它可謂香港類型片的開山巨作。我們在後面無數的香港電影中都能找到其中的影子,多個套路被後世反復使用至今。

《英雄本色》宣佈了香港電影徹底進入黃金時代,它的高起點,給了後世樣板,同時也成為了不可超越的高峰。

最令人唏噓的是,它的到來和香港電影,香港電影人有著宿命般的聯繫。

1986年,《英雄本色》上映,經典誕生。影響足足兩代影迷和電影人。該片獲得3465萬的高票房,是當年香港電影的票房冠軍!

以當年香港票價20元一張來算,其觀影人次達到173.25萬。而當時香港人口總數才500萬上下!也就是說,撇開老人和小孩,基本上每個年輕人都去看過這部電影!

很明顯,有的人不止看過一次。沒有生硬的大道理宣講,而是用快意恩仇般的宣洩道出了故事的主控思想。

面對人生起落,不服輸。永遠珍惜兄弟情義。

多麼簡單的道理。卻用義薄雲天,氣宇軒昂的故事給我們帶來了永久的震撼。

最偉大的故事總是具有現實意義的。一部經典可以給人帶來重複更新的愉悅體驗,因為它能夠歷經數十年而不斷獲得重新解釋,每一代人都能從故事中關照到自己。

小馬哥和大哥宋子豪的生死兄弟情輕鬆碾壓現在的無聊賣腐。

宋子豪和弟弟從相親相愛,到間隙叢生,一個大盜一個員警的對立角色設定,都為經典類型片指定了范本。

更不需提,《英雄本色》對于拍攝技巧的驚世壯舉。吳宇森偏愛交替鏡位拍法,而非變換鏡位來捕捉動作細微變化,他拍攝槍戰場面時需同時動用多臺機位,這讓其影片的視覺意念既流暢亦飽含情感,這在當時是前所罕見的。

特寫表情和小動作的慢鏡頭遞變,不斷轉換焦點的盤旋鏡頭,緊湊縱深的構圖,在槍戰中突然停頓讓男人互吐心事的凝固時刻,清脆俐落的剪輯,這一系列浪漫槍戰氛圍下的場景調度,讓子彈橫飛的暴力昇華成了一種美學。

該片的場景設計和暴力美學,影響了當今發展最快的韓國電影。

2010年,韓國直接翻拍了《英雄本色》。

在兄弟情義的展現上,韓國人繼續那種身份對立和友情矛盾的糾結,只是添加進了更多的猛料,以殘酷和寫實,增加了故事的張力。

另外,好萊塢最富盛名的暴力美學大師昆丁,長期浸淫于香港電影,他接過吳宇森的槍火暴力的衣缽,發展出了具有他自身個性化的電影語言。

縱觀香港電影的那段黃金時代,對內地觀眾影響最深的除開槍火藝術和動作橋段,就是對于男性兄弟情義的刻畫。

過目不忘的經典角色,盪氣迴腸的兄弟情義!

由周潤發飾演的小馬哥,一開場風衣出場,單槍匹馬,為大哥報仇。

那身風衣裝束,比《駭客帝國》早了10年!而後大批香港年輕人以此為時尚潮流,影片流入內地後,風衣墨鏡更是掀起了內地年輕人審美價值的更新反覆運算。

從單刀赴會到隱忍,再到拍案而起,殺身取義!人物塑造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人物性格在壓力下也不斷轉變。

一開始那個叼著煙燒美金,幽默風趣,洗刷老外的小馬消失的無影無蹤。在大哥回歸後,他誓死也要奪回屬于自己的東西。

小馬每一段都展現了人物性格的合理轉變。他的角色總是給人看似如此,其實並非如此。這正是生活教給我們的宏大原則。

小馬的人物弧光和變化始終圍繞情義,他為了大哥而起,希望找回屬于他們的黃金時代,同時告訴由張國榮飾演的阿傑,什麼是兄弟,什麼是家人,幫助倆兄弟倆消除了隔閡。

三人原本對立的身份角色,合為一股,與背叛情義的邪惡一方展開了討要過去和正義裁決的大戰。

小馬的角色無疑是整個故事的核心,也是主控思想的最大的體現點。

《英雄本色》的厲害之處還在于配角同樣在多重矛盾中掙紮。

善惡在現實中原本就模糊不清,在電影中如能展現這種模糊的糾結感,勢必得到觀眾更深刻的認同。

全片,從第一幕[高·潮],小馬哥討要正義結束後,整個第二幕戲,都是三人觸底反彈的敘事經過。

三人都遇到了人生的最低穀,而後情義,道義,正義糾纏而起,最後將故事推向了[高·潮]。

偉大的故事,必有偉大的人物角色。而偉大的角色逃不開對于親情,愛情,友情的深度呈現。

《英雄本色》無疑將友情和親情做出了最高級的展示。

令影迷津津樂道的還有《英雄本色》影片本身和三位主角的歷史關係。

周潤發:「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個機會!」

那時的周潤發剛過30歲,陷入低谷的他無法預想到30年後的頂級巨星身份,因為當時他的綽號還叫做「毒藥發」,接連幾部電影的票房失利,讓他被諷刺為票房毒藥,投資商紛紛對他回避,他正處于演藝生涯的最低穀。

好不容易在電視螢屏上得到一些名氣,可轉戰電影大銀幕就變成了票房毒藥,參與了一大堆電影,導演都不錯,劇本也很紮實,但票房始終低迷。

在他最失落的時候,他等到了《英雄本色》的機會,其實一開始他並不是主角,只是作為客串演員,片酬一開始甚至是按天結算。但因為張國榮檔期太滿,這讓周潤發意外得到了加戲的機會,其精湛的演技令吳宇森折服,然後一不小心就將「小馬哥」演繹成了經典。

小馬哥銜著木棍開槍的經典造型,就是周潤發的無心之舉。在拍這段戲時,吳宇森要求周潤發保持表情的穩定。但開槍的時候人總會隨著槍響不由自主的眨眼。對此,吳宇森覺得不太滿意。周潤發靈機一動,靠咬著木棍保持面部肌肉的穩定,最後克服了眨眼的問題。而這個形象特點,在近30年來,引得無數電影爭相模仿,可見其影響力。

憑藉《英雄本色》的超高人氣,周潤發一飛沖天,影片中,他不信命,一定要拿回屬于自己失去東西那份決心仿佛是他現實生活的真實寫照,該片之後,他成為了「發不過周潤發」的影壇巨星,小馬哥也成為香港電影史上最經典的人物。

狄龍:「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了!」

不光是周潤發,拍攝《英雄本色》之前,一代武打巨星狄龍正遭遇中年危機,謝頂,身材走樣,處境尷尬,幾乎到了無片可拍的地步。

其實當時狄龍也並非沒有退路,如果他願意降低要求,依然可在TVB謀得一些角色,拿著微薄薪水,急流勇退,清淨穩定的過完演員生涯。然而作為「一代宗師」張徹的徒弟,狄龍總不甘心就此甘休。曾經是大哥,哪願輕易服老認輸,于是與同門兄弟吳宇森一拍即合,轉身在《英雄本色》中再振雄風。

狄龍作為片中最掙紮的角色,當他吼出「我已經不做大哥很多年了」的那句臺詞時,想必也是他當時內心最苦悶的呐喊,憑藉該片,他拿到影帝桂冠,證明寶刀未老,重新當上了影壇「大哥」!

張國榮:「輕輕說聲漫長路快要走過終于走過明媚晴天」。

再說說當時的哥哥張國榮,《英雄本色》能取得拍攝資金,張國榮可謂功勞頗大,因為處于低谷的周潤發和狄龍早已無法打動投資方,而張國榮的加入,讓投資方覺得可以一搏,遂同意了拍片計畫。

但其實張國榮當時的票房號召力,僅僅能勉強擠進前50名,他的事業重心仍舊在歌壇,影迷基礎也不夠牢固。

這裏還有段讓賢的佳話。拍片過程中,張國榮本來是主角,但因為檔期問題,他無法長時間留下拍片,周潤發臨時頂替了張國榮的戲,而且漸入佳境,吳宇森只好開口找張國榮,希望變更劇本。令吳宇森沒想到的是,張國榮痛快的答應。多年之後,周潤發都會提及此事,非常感謝張國榮當時的大度。

憑藉《英雄本色》,張國榮擴寬了戲路,不再只是出演一些青春偶像片,眾多大導演開始找他約戲,很多經典影片就此誕生,張國榮多變的演技獲得了認可,塑造了不少偉大的角色。

在接下來的第二部《英雄本色2》中,張國榮成熟的演技,讓他獲得了當年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提名,其塑造的員警形象在韓國大受追捧,是韓國幾代影迷的不朽經典記憶。影迷認為,在《英雄本色》系列中,最考驗演技的就是張國榮的角色宋子傑,因為角色所處的境地和立場最矛盾,內心掙紮最激烈,情感最糾結複雜,要層次清晰的表現出來,非常不易。

逐漸精湛細膩的演技,讓他和周潤發日後同時出演的《縱橫四海》也成為了影史經典。

英雄本色也撮合了張國榮和導演吳宇森的友情。吳宇森拍攝《英雄本色》時,預算拮据,張國榮每次見到他都問,「要不要幫忙啊」,吳宇森雖然每次都謝絕,但內心相當感動。《英雄本色》讓兩位處于低谷的演員重新找回信心,為吳宇森開啟了新的電影之路,而張國榮卻常常被忽略,日後吳宇森感歎:「他付出那麼多,還力挺其他人,他的謙虛令人印象深刻。」

張國榮在影片中,還留下了華語歌壇的絕美迴響,片中曲《當年情》現在聽依然催人淚下。

「今日我,與你又試肩並肩,當年情,此刻是添上了新鮮。」

吳宇森:「我有自己的原則,我不想一輩子被人踩在腳下」。

作為《英雄本色》的導演,吳宇森當時也正處于無人敢用的絕境。

被公司調遣臺灣拍二流片,自己1983年拍攝的《英雄無淚》,被雪藏到1986年才獲准公映。機緣巧合下,三個現實中正走衰運的人加上一個影視新人,意外走到一起,無意中發現英雄本色的劇本。

劇本中,人物勢要「找回我過去失去的東西」的那份狠勁打動了他們!

在徐克的大力支持下,《英雄本色》曲折上映。他們都知道,如果這一次無法成功,他們可能就此告別影壇。香港電影也極有可能失去幾位重量級的電影人。

影片公映第一天,吳宇森甚至不敢去電影院看觀眾的反應。

第二天,因為影片實在太過出色,口碑爆棚,掀起了觀影狂潮,吳宇森悄悄來到電影院,當看見和聽見影迷們狂熱的追捧後,他差點當場流淚。

《英雄本色》過後,吳宇森一躍成為警匪類型片大師,為進軍好萊塢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幾人的命運由此發生驚天逆轉。現實中幾人在人生轉折節點接演《英雄本色》,快意恩仇,重回事業高峰。現實命運與電影故事相互呼應,成全,更加凸顯這部影片強烈的宿命感。

多年後,提起當時,吳宇森說,「在我最失意、失落,曾經一度被人認為已經落伍;也在我最要肯定自己、最需要朋友的時候,徐克大力支持我。而在拍攝期間,許多時候我都能從周潤發、狄龍、張國榮和徐克之間,看到我自己,同時也更加了解別人,也終于,我能夠在影片中找回了我的尊嚴。雖然如此,我可不自視為英雄,我只不過重視友情,曉得凡事感激。」

所有的機緣共同造就了經典誕生,他們之前那些苦悶的經歷,成為這部偉大作品的最佳注腳。所有人宿命般走到一起,《英雄本色》也宿命般誕生在那個港片的黃金時代。

現在,我們很難再看到在故事、劇本、人物都如此精細雕琢的香港電影。

香港電影,現在只能懷舊。

與其如此,不如早點從黃粱一夢終醒來,總結過去,重新開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