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位入戲太深的演員,1位抑鬱2位入空門,有人將角色「占為己有」!

漫酱~ 2022/01/14 檢舉 我要評論

演戲,就是演員去扮演另一個人,演得越逼真就越能讓觀眾進入這個戲中,在看戲的那一刻相信這些人和事都是真的。因而演員為了成為自己所演的角色,有時就需要換一種言談舉止,生活習慣,甚至是更換「靈魂」。

在為觀眾帶來精湛表演的同時有些演員因入戲太深,而一直沉浸在角色中難以走出,活成了角色。也有些演員在塑造了一個經典角色後,一直沉浸于這個角色給自己帶來的聲譽和利益,靠一個角色吃一輩子。

今天我們就來看看這6位,或被動或主動,「入戲太深」的演員。

01 陳曉旭 87版電視劇《紅樓夢》林黛玉扮演者

87版電視劇《紅樓夢》在當時造成的影響堪稱轟動,並且經久不衰,成為經典之作。尤其劇中陳曉旭所飾演的林黛玉形象,被譽為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陳曉旭將自己的體重減到只有70來斤,從形象上更加接近林黛玉的柔弱。

她還潛心研究《紅樓夢》原著,幾乎把林黛玉的靈魂融入到自己的全部生活之中,從氣質上詮釋林黛玉的淒美,因而演繹得令觀眾為之落淚。

該劇播出之後,陳曉旭也因該角色火遍全國,緊接著在電視劇《家春秋》中飾演女主角梅表姐,結果整個人的狀態還是林黛玉「附體」。1990年電視劇《黑葡萄》後她就再沒出演過影視劇,因為林黛玉的影子已深深地印在了她身上,陳曉旭的名字也仿佛被林黛玉取代,再也無法進入別的角色,只能改行。

2003年,藝術人生《紅樓夢再聚首》時,陳曉旭說:《紅樓夢》為我打開了一扇窗,又關上了一扇窗,我無法進入,只好重新開闢一條路,卻意外地發現它通向更美麗的遠方。

即便投身商界,陳曉旭始終也沒走出林黛玉的影子,2007年2月陳曉旭出家,法號妙真。5月因病去世。

從此「人間再無林黛玉」,仿佛她真的就是天上掉下來的「林妹妹」。一部劇裡是林黛玉,一輩子成林黛玉,後世也再無林黛玉。

02 左大玢 86版電視劇《西遊記》觀音菩薩扮演者

說起影視作品中諸多觀音的形象,相信不少觀眾的腦海中會立即浮現出一位演員,她就是《西遊記》中觀音的扮演者左大玢。

她飾演的觀音,臉型飽滿方正,慈眉善目,頗有神話故事和典籍中觀音的慈悲與持重,因此可以說是觀眾心中最經典的觀音形象。

其實,在拍攝《西遊記》之前,左大玢對佛教文化並沒有太多的認識,所以剛開始的拍攝過程並不理想。

由于湘劇演員出身的左大玢在舞臺上一直扮演青衣,善于眉目傳情,眼睛練得十分靈活。楊潔導演說她:「你的眼睛太活了!」

為了將觀世音演好,左大玢每到一個地方都逢廟必進,去仔細揣摩觀世音菩薩塑像的神態,模仿塑像的手勢,尤其是眼神。以便揣摩角色,最後成功入戲。

在《西遊記續集》後,55歲的左老師回歸到戲曲的教學工作中,整個狀態也是心態平和,怡然自得,讓人看上去就十分親切慈祥。臉上泛起慈祥的笑容時,依舊那麼像觀世音菩薩。

因為左大玢扮演的觀音實在太生動,在生活中經常弄出誤會與笑話,有一次左大玢到一寺廟遊玩。一名遊客發現左大玢後高喊三聲:「觀音來了。」于是遊客們紛紛把香送到左大玢面前,有的乾脆倒身下拜,嚇得左大玢趕緊離開。

左大玢飾演的觀音,完全在觀眾心中入戲了。

03 遊本昌 86版電視劇《濟公》濟公扮演者

「鞋兒破,帽兒破,身上的袈裟破……」

每當聽到這個熟悉的旋律,一閉眼便能想到「濟公」衣衫襤褸,拿著破扇子笑著朝我們走來。

遊本昌的「入戲」先是在于敬業,當年首次扮演濟公時已經52歲,而在劇中濟公有很多挨打和摔倒的戲份,他從不要求用替身。

當時道具提供的是新僧袍,遊本昌把它掛起來,在這裡剪一下,把那裡磨一下,按照自己的想法進行加工,把一件新衣服弄得破破爛爛,很多人看了以為是從垃圾堆裡撿來的。

還有劇中濟公一場「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的戲令觀眾記憶猶新。尤其他大口吃肘子的場景讓當年的我們流了不少口水,可只有遊本昌自己知道,「那肘子一點也不好吃」。

因為拍攝時正值盛夏,肘子有些不新鮮。但一開拍導演喊「咬咬咬,嚼嚼嚼」,明明是變質的口感,遊本昌還是大口又咬又嚼,一副吃得很香的樣子。直到導演喊停,才忍不住吐了出來。

再加上《濟公》之前遊本昌幾十年的「龍套生涯積澱」。于是,那個身穿破僧袍,手搖破蒲扇,看似瘋瘋癲癲,實則身懷絕技,廣施善行的濟公形象就這樣活靈活現地出現在觀眾面前。

可以說,自從86版電視劇《濟公》後,遊本昌飾演的濟公這個角色一直被模仿,但從未被超越。因此,遊本昌也是在1989年電視劇《濟公活佛》,1998年電視劇《濟公遊記》,2000年默劇《游先生啞然一笑》等多部作品中飾演濟公。

游本昌不但成功演繹了「濟公」,更是活成了「濟公」。2009年,遊本昌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綏芬河市大光明寺剃度出家,法名定暢。

這是真正的入戲了,濟公已經完全融入了遊本昌老師的生活,如今已經88歲的遊本昌出現在某社交平臺上,先生仍以濟公形象示人,舉止言談仍然像個「活濟公」。可見老先生已經離不開「濟公」這個角色,而我們也離不開老先生的「濟公」了。

遊本昌的「入戲太深」也是最讓觀眾入戲最深的!

04 張國榮 電影《霸王別姬》程蝶衣扮演者

電影《霸王別姬》中,「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的程蝶衣,命途多舛。「說的是一輩子!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一輩子!」的執著也入戲太深。

所以總有人將張國榮的人生結局與之聯繫起來,其實哥哥早就說過自己不像程蝶衣,跟哥哥合作過的人也說他入戲快,出戲也快,所以他的人生結局與程蝶衣這個角色沒什麼關係。

其實很多演員都因為角色的需要,會一度進入某個角色,拍戲一向敬業的張國榮也是如此。只不過恰巧在2002年時他主演了電影《異度空間》,而電影本身又是靈異類型的題材,主角阿占飽受精神困擾,差點選擇縱身一躍。

所以張國榮在進入這個角色的精神世界時多多少少也會受到一些影響。所以在拍攝完《異度空間》後,哥哥一度以為自己休息一下,就可以跳出角色。而此時的他已經患上抑鬱症,病情的加重影響了他的生活,令其精神也十分脆弱。

導致他禁不住困擾而走向生命的盡頭,但我始終相信曾帶給我們很多經典歌曲與經典角色,一向積極開朗,樂觀向上的張國榮。作為一位好歌手,一位好演員,是完全可以從角色而抽離出來的,只不過最終沒有敵過抑鬱症對他的影響。

大家之所以願意相信他是因「入戲太深」而永遠地離開了我們,也是因為對他所塑造的程蝶衣等角色,久久不能忘懷吧。

05 六小齡童 86版電視劇《西遊記》孫悟空扮演者

自從演了86版電視劇《西遊記》中的孫悟空後,六小齡童似乎就再也沒有走出這個角色。

無論是在各大晚會,綜藝舞臺上,他都引以為傲,把孫悟空當做他一生的標杆。其實這本無可厚非。

首先,六小齡童原名章金萊,出身于「章氏猴戲」世家,因而他非常自信,自己是「孫悟空」的最佳扮演者。其次,觀眾們也不否認,六小齡童所飾演的孫悟空確實生動,傳神,是無法復製的經典。

但無法復製不代表別人不能復製,不能去演。孫悟空的形象也不該是唯一的,不能因為這個86版本的孫悟空經典,就要求其餘的藝術作品也必須以這個形象為唯一「正確」去詮釋,甚至有些「走火入魔」。

六小齡童經常對別人所塑造的孫悟空形象進行批評,對除自己以外塑造孫悟空的形式基本都保持不認可的態度,比如他在各種場合,多次說周星馳在《大話西遊》中背著金箍棒的動作流裡流氣。

可以理解,六小齡童的「入戲太深」本意是好的,是在維護孫悟空這個形象,但是方式上有一些矯枉過正了,畢竟孫悟空這個形象不是他個人獨有的。

而且他還憑藉著宣傳西游文化的噱頭到處撈金,就好像把整部《西遊記》默認為是自己的,認為自己理解的西遊才是真正的西游文化,明明是吳承恩的著作,一個劇組的創作,最後都成了美猴王的功勞,而他自己就是真正的美猴王!

這種欲將角色「占為己有」的趨勢,也是令觀眾最不滿的,以至于六小齡童在網路上一時間被推到風口浪尖處,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一瞬成為了「六學」創始人。

06  陸樹銘 94版電視劇《三國演義》關羽扮演者

陸樹銘曾在94版的電視劇《三國演義》中飾演關羽而被大家熟知並走紅。看過這部劇的觀眾都說,陸樹銘後再無「關公」。

這個角色也成了他演員生涯中的一個里程碑。以至于陸樹銘在生活中也常以「關公」的形象要求自己,民間的一些工藝雕像也以他的形象為關公塑像。陸樹銘知道後感慨不已,他說了四個字:「此生足矣」。

但此後,陸樹銘也再無具有代表性的角色了。可以說也是一位「入戲太深」的演員。尤其近年來較少參與影視作品的拍攝,頻繁以關羽的形象出現在綜藝或商演舞臺上。

在某個活動上,他和觀眾互動時,還會詢問觀眾自己扮演的關羽這個人物是不是很精湛。甚至在一些場合曾自稱為「關羽第一人」。換句話說,現在的陸樹銘仍舊依靠著自己曾經扮演的關羽的這個角色來獲得一定的利益。

因此,得到了眾多網友的質疑,有人認為他除了「關二爺」外,沒有其他代表作,還有人直言陸樹銘和六小齡童一樣,是在消耗自己曾經的經典和好名聲,讓觀眾們對他喪失了好感。

不過說到底,只要提起關羽這個角色,很多觀眾眼前依舊會首先浮現陸樹銘的扮相,這對一個演員來說已經算是莫大的肯定了。因此大家也大可不必糾結他是什麼「一個角色吃一輩子」的演員,一個演員能將一個角色演好已是不易,當今娛樂圈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