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爺級別的生猛港劇,嚇人又獵奇,網友:有了它才有香港鬼片

正熱播的《金宵大廈2》有個幕后趣事。

為拍一場堵車的戲,攝制組封橋了。這種連我們觀眾都聽不少的常規操作,卻讓演員陳山聰、李施嬅紛紛感慨「大陣仗」。

為什麼他們會感到受寵若驚?

因為,相較于如今續作的「有錢出息了」,拍第一部時,是真的窮。

窮到何種程度?

你別看第二部動不動就搞僵尸、毀容等費時費力費錢的特效妝。

第一部的妖怪造型,廉價得你不說都沒人知道那是妖怪。

你看「烏鴉婆」,就是……

往演員臉上貼羽毛。

你說是某位國際頂級巨星的最新潮流妝容我都信。

你不得不佩服,粗糙的制作并不影響它的奇幻效果,更不影響它的爆火。

《金宵2》的熱播撩起我對奇幻港劇的熱愛,最近溫習了好幾部這類經典作品,發現——糙,都快成奇幻港劇的祖傳特征了。

1978年《幻海奇情》表現恐怖只靠一道綠光,但現在看依然不會讓人出戲。

苦笑不得的「糙」背后,是最玄幻之處:

只用五毛特效的奇幻港劇,

怎麼做到讓人津津有味追完的?

先無獎競答一個問題:

一提到古早奇幻單元劇你會想起哪個?大多數人是不是都會搶答1990年日本的《世界奇妙物語》?

獎勵你一個冷知識:

早在1978年,TVB就拍出了奇幻單元劇《幻海奇情》,比《世界奇妙物語》還早十多年。

可以說,這是一部祖師爺級別的奇幻劇,奠定了很多開創性元素。

有網友甚至評價:因為它,香港后來才有了成建制鬼劇。

先看演員表:周潤發、吳孟達、劉嘉玲、呂良偉。

星光璀璨吧。

是的, TVB新人演個鬼片練膽,在之后的很多奇幻港劇中也得到了沿襲。

1992年的《極度空靈》中有羅嘉良、陶大宇、蔡少芬、鄭伊健等。

1993年《不可思議星期二》中,又匯聚了鐘漢良、宣萱、張延(《雙響炮》的男人婆,破次元了吧)、李克勤、蔡少芬、古巨基、溫兆倫、張智霖、黎姿、周慧敏。

到了2005年的《奇幻潮》,你還能看到佘詩曼、鐘嘉欣、楊思琦、梁洛施、梁詠琪……

總之,香港的影帝影后、視帝視后的半壁江山,

都和「鬼」打過交道

第二個開創性是 單元性質

《幻海奇情》一集一故事,共五十四個鬼故事。

時長靈活,4分鐘到20分鐘不等。

而制作班底之所以敢不按照套路出牌,在于深信,故事的精彩不在于長短,而在于有爽點。

要爽,有兩個要素。

一,夠離奇;二,有反轉。

來,我們隨便講個故事,《幻海奇情》中的《死之境界》。

阿牛(周潤發 飾)最近發現村里總是有人燒老鼠,但沒放在心上。

下班回家后,他閑適地躺床上睡覺,但屋外一會小孩哄笑,一會兒雞鳴,不久后,鄰居阿嬸甚至跑出來催他吃午飯——時間錯亂了。

接下來鄰居阿嬸更奇怪,她看見阿牛床邊的關公像,就像見鬼一樣恐慌,一直催促阿牛撕下來。

再后來,村里有人擺喜酒。

但你見過中式的全黑白婚禮嗎?

舉起相機,鏡頭前一堆「人」,鏡頭里……一個人都沒有。

而且新娘子一轉身——竟然沒有眼睛。

阿牛嚇得飛流直下三千尺,旁人卻覺得一切正常,叫喊著「阿牛瘋了」。

阿牛逃到火車上,遇到了同鄉。同鄉們高興地和阿牛聊天:

我們已經搬到城里了

村子天天燒老鼠,太臭了,哪里受得了

不經意間,阿牛看到座位邊的報紙上赫然寫著:某村因鼠疫,全村死亡。

再抬頭——哪有什麼老鄉,車廂空蕩蕩,根本沒人。

白婚禮、無瞳新娘在當年絕對算得上離奇。而最后,觀眾和阿牛一樣,以為終于逃離了不正常鄉村。沒想到車廂上看似親切的同鄉,依然是鬼!

危機解除的假象被打破,反轉在觀眾心中的震動就更大了。

1978年的《幻海奇情》是奇幻港劇的第一種形態:

完全獨立的單元故事。

依靠的,是懸念極強的獵奇劇情。

之后的《不可思議星期二》《極度空靈》《奇幻潮》都是這類。

但,隨著奇幻港劇的發展,編劇們開始學會塑造人物。

故事會結束,但人物卻能永遠鮮活。

當塑造人物成為編劇的重心,奇幻港劇就不再是一個個小品,而有機會被攏成一部完整的作品。

這時候奇幻港劇進入了第二種形態:

一條人物主線+單元故事。

也是如今《金宵大廈》的框架。

蕭偉明和Alex在金宵大廈一起歷經怪事,同時解開自身隔世相戀的謎團。

這樣的框架有什麼用呢?

看點明顯增加了呀。奇幻港劇不再只能依靠離奇,還能 一邊獵奇,一邊讓你嗑CP多爽!

這一類的經典CP也很多,人設都有趣的很。

1997年的《迷離檔案》,高永賢VS文嘉利。

高永賢(羅嘉良 飾)是大學生物教授,信奉科學;文嘉利(張可頤 飾)則是電臺撰稿員,敬畏未知。

倆人一起經歷了《詛咒泥塑》、《輪回戀人》、《降頭》、《邪教》、《異度》、《人間蒸發》等奇異事件后,變成戀人。

兩個觀念相悖的人組CP,感情模式在于:互補。

觀眾的爽點在于:

圍觀他們矛盾消解,再嗑一把主角都后知后覺的糖。

劇中,從一見面就掐架,到默契聊案情,他們總自覺坦蕩。反而是爸媽朋友,個個火眼金睛,覺得他們早晚一起。

果然,某次危機才讓他們后知后覺,終于認清對彼此的感情。

觀眾一下在神秘的系列案件中,嘗到一勺蜂蜜。

同樣的互補性CP還有2004年的《隔世追兇》中的天光VS高珊。

天光(郭晉安 飾)是重案組的警察,凡事講證據;但作家高珊(陳慧珊 飾)常靠直覺找到真兇。

也是從一見面就爆炸,到磨合出默契,相知相愛。

不過,這兩對雖然戀愛模式相似,但是當中的人設卻依然各具特色。

《迷離檔案》中的高永賢儒雅帥氣,而文嘉利獨立聰明。沒人強,也沒人霸,平等相處互相關愛,糖份也溢出屏幕。

《隔世追兇》中的天光暴躁自負,高珊雖半身殘疾但樂觀堅強,倆人吵著吵著揭開了彼此的假面,真情流露也很甜。

再說回戀愛模式:還有強強聯手型的。

很多人吹最近熱播的《且試天下》男女主是少見的強強聯手,其實2003年的《衛斯理》已經有了。

衛斯理VS白素。

一個不正經的私家偵探,一個嚴謹的解剖科醫生。兩個人一起經歷了《紙猴》《尸變》《木炭》《尋夢》《蠱惑》《神仙》等奇異事件,最后走到一起。

這對的人設很大膽了。

就說衛斯理,作為男主,談不上不偉光正,甚至有點不入流。

第一集和助手去探險,碰到追殺,竟發表自負言論:

-你為什麼每次都要坐我后面呢?

-因為你肥,肉厚,可以幫我擋子彈。

-為什麼要幫你擋子彈?

-因為我是衛斯理,而你不是。

既抽煙又喝酒,也不是什麼好男孩。

見到女主就挪不動腿,人家都把槍指腦袋上了,還死皮爛臉說騷話:

牡丹花下死,可以死在你手上,做鬼也風流。

而白素的人設更大膽,一個毫不戀愛腦,甚至理智到冷血的御姐。

在衛斯理說完騷話后,白素真的一槍就射出來了,差點就要了男主的命,全劇終那種。

一個不正經騷人+一個正經狠人一起破案,強與強相互激發,當然能碰撞出有趣火花。

順帶一提,倪匡的科幻作品也是很多大佬演過,除了03年這版羅嘉良的,早在86年就有錢小豪、周潤發、張曼玉演過的古早版《原振俠與衛斯理》:

更經典的有93年黎明、李嘉欣、王菲、朱茜、洪欣演的《原振俠》(黎明唱的主題曲《愿你今夜別離去》也是經典金曲):

說回來,奇幻港劇里各種類型的CP混合嗑,不可能不上頭。

不過。

無論是第一種形態還是第二種,奇幻港劇之所以能長盛不衰,絕不止因為「可看元素」的單純疊加。

而是制作班底由始至終貫穿了一個理念:

務實

奇幻港劇的務實,就是一切以有效為重。

所以很多玄幻的梗都會被多次使用,但每次都能舊梗新用,回回出奇效。

比如「一筒歸西」這個都市傳說,就用了兩次。

1978年《幻海奇情》第一集就是《四人歸西》。

《幻海奇情》中講四個師奶打麻將,一起打出了四張西,接著其中一人A太為了贏牌,不顧阻攔,打下了「一筒」,不好的兆頭來了:一同歸西。

打完牌,其他三人和A太約今晚玩下半場:

-我們十二點鐘來接你啊。

-好啊。

結果,這三人出門就車禍死了。A太夢見其他仨人晚上會來帶她走, 于是纏著老公陪她。

燒紙錢、聊天、看電視,什麼安撫心靈的方法都用上了。

還有個叫八嬸的鄰居招呼A太晚上打麻將,不要胡思亂想。

A太答應下來,但說要十二點之后。

于是他們一直挨啊挨啊,終于等到十二點的鐘聲響起了。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八嬸也如約來接A太。臨走前,A太老公還體貼地給太太一筆錢,祝她玩得開心。

可當觀眾和老公一起松了口氣時,電臺突然開始報時:現在是晚上12點整。

與此同時,又有人敲門。一打開——

是八嬸!

所以,剛剛A太終究還是還被鬼如期帶走了。

2005年的《奇幻潮》也有一集講這個故事。

四個網友在聊天室打牌,在A男的慫恿下,大家打出了「一筒歸西」的牌面。

接著,有人在電梯間猝死,有人洗澡被嗆死,有人吃個面條都被噎死。

當你以為「不過如此」時,警察調查到了慫恿者A男的ID,找到了他家。

他爸爸說,家里確實有一臺電腦,但不可能是A男做的。

他指向一副遺照——是A男!

他早死了,幾年前和別人在網上玩「一筒歸西」死的……

還有「喪尸」的元素。

正熱播的《金宵大廈2》第一單元就講:

爺爺年輕時和朋友合買房子定下長命契,誰活得長房子歸誰。結果爺爺意外死了,但是變成了喪尸。

爸爸和孫子為了房子,通過打防腐劑、化妝等方式把爺爺喬裝成活人。

而2003年的《衛斯理》有一集講:一個富豪死后,富豪太太覺得老公從來不生病,死得蹊蹺,找到衛斯理調查。

期間,一對小偷CP潛入富豪家偷東西,結果撞到被拴住的富豪,以為撞鬼。

富豪兒子百般掩飾,力證老爹已死。

衛斯理以為富豪的兒子是為了財產謀害老爹,「救出」富豪時,富豪開始暴怒掐人。

其實富豪早就死了, 會動只因是一具喪尸。

衛斯理一刀下去,尸體流出藍色的血液,很快干癟。

最終的結論是,富豪是一個外星人,所以從不生病,死后化為喪尸,血液是藍色的。

(彩蛋:這個兩個喪尸主題的故事,相差20年,但扮演喪尸兒子的都是演員鄭子誠,巧不巧?)

「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你會發現,這些用了又用的過時元素一直能嚇人,編劇再用功力將其往上翻新,就總能奏效。

就比如說,打牌,這是一件多日常的事情啊。

可越日常,衍生出來的恐怖,就越恐怖。

真正的恐怖從來不是架空的幻想。

而是極度貼近生活的意想不到。

當制作班底能把這種恐怖感,蔓延到觀眾的生活當中,如呼吸一樣平常時。

這些奇幻故事就讓人又怕又愛,欲罷不能。

話說回來。

對愛看這類型的人來說,奇幻劇是我們長大后難得的逍遙夢。

夢中縱使有鬼怪,但也不乏天馬行空的斑斕色彩。

希望有更多好看的奇幻劇,可以像《衛斯理》片頭曲唱的一樣:

讓我不斷為夢幻喝彩。

永遠充滿期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