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萍,16歲被懷孕,16歲失去生育能力,她的悲劇源于畸形的家庭教育

盡管《情深深雨濛濛》的原著以悲劇結束,但是不妨礙劇版《情深深雨濛濛》的大團圓。

在大結局中,依萍與書桓終成眷屬,如萍與杜飛久別重逢,方瑜與尓豪重歸于好,可云恢復記憶,夢萍成為了多名孤兒的母親。年輕的人們在經歷了跌宕起伏的風風雨雨后,都重新回歸了平靜幸福。但這幸福中,依舊有遺憾的印跡。

比如,夢萍,她的人生還沒有起飛,便被命運折斷了翅膀。

命運的三連擊

夢萍出場的時候,只有16歲,扎著兩根麻花辮,長相漂亮又精致,喜歡穿著時尚的洋裝,她的外表就像一個小天使。

但是,她只要一開口便把她的刁鉆刻薄、牙尖嘴利暴露無遺,活脫脫是一個小太妹。她明明才有16歲,卻比很多中年人還要勢利。

這樣的夢萍,似乎應該得到命運的稍許懲戒,然而,命運在她的16歲直接給了她痛徹心扉的三連擊:

16歲被強暴,16歲被懷孕,16歲失去了生育能力,從此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

天降厄運,最初看劇,對夢萍的遭遇拍手稱快,覺得她罪有應得;但,如今,再看劇,對夢萍沒有了當初的憎惡,反而生出了很多的同情,更懂得了夢萍的經歷對于一個女孩子是一種怎樣的苦難。

追根溯源,夢萍的悲劇有她自身的原因,桀驁刁蠻又極端,但更多地是因為失敗的家庭教育。

一、來自雪琴的錯誤示范。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

依萍曾經如斯評價夢萍:「夢萍就像是雪姨的影子。」

作為夢萍的母親,雪琴曾經對此特別驕傲,但,后來,她一定后悔極了。

夢萍從小便知道自己的爸爸除了媽媽以外,還有另一個老婆——文佩。

爸爸讓她稱文佩為佩姨,稱文佩的女兒依萍為姐姐。

她卻不以為意。

在她的心中,文佩打扮平凡,比不上自己的媽媽漂亮,又為人懦弱,毫無能力,一切都差自己的媽媽太遠;至于依萍,依萍在爸爸面前的強硬固執,常常讓她覺得可笑,她有如萍當姐姐,怎會再亂認一個依萍姐姐。更重要的是,她從小便明白,媽媽非常不喜歡文佩母女

從小的耳濡目染,便造就了夢萍對文佩母女的仇視。

在陸家,夢萍的兄弟姐妹實在太多,上有尓豪、如萍,下有小她七歲的爾杰。為了能夠獲得媽媽的關注,夢萍開始在各種場合為雪琴出頭:

依萍去家里拿生活費,夜深如漆,天降大雨,依萍渾身濕透,好不容易來到陸家,進門,夢萍不會想冰冷的雨會把依萍凍壞,反而第一時間牙尖嘴利地喝止依萍不要亂走,她腳上的稀泥會把地毯弄臟;

當依萍與書桓相愛,一同來到陸家,如萍沒有反應,雪琴大為光火,于是夢萍跟著依萍出門,狗拿耗子,多管閑事,趁機便給了依萍一個巴掌;

又一次,當依萍來到陸家找陸振華商量事情,臨走時,夢萍故意抬腳絆倒了依萍,結果導致依萍的頭撞到了柜角,血流不止,夢萍卻依舊得意洋洋地挑釁:「拜年也太早了吧,快起來,別磕頭了。」

所以,夢萍與依萍的結怨很深。

出事當晚,在大上海喝大酒的夢萍本來是有機會脫離危險的,但她平素養成對依萍的敵意占據了理智的上風。

就算是喝得爛醉如泥,她也沒有忘記用言語侮辱依萍,當依萍拿出姐姐的語調勸她:趕快回家時,夢萍反而喝了更大口的酒,對依萍直接用騷玫瑰等詞稱呼起來。

依萍忍無可忍,再也不管她的爛事,而夢萍也被人拉進了黑倉庫。

如果從一開始,雪琴便為夢萍帶個好頭,教她發自內心地尊重文佩與依萍,當依萍為姐姐,聽她信她,那麼醉醺醺的夢萍一定會聽從依萍,乖乖回家,那麼悲劇從一開始便可避免。

二、喪偶式教育,缺乏對兒女的關注度。

在陸家,子女教育方式一直是喪偶式教育,文佩自己教育依萍,雪琴更是一帶四:尓豪、如萍、夢萍及爾杰,個個都要她管。

至于他們的爸爸陸振華,一直缺席他們的成長。

從東北來到上海后,陸振華從將軍變為了平民,整日郁郁寡歡,無心于孩子教育問題;更重要地,陸振華骨子里銘刻著大男子主義,他認為教育兒女就應該是女人該做的,與男人無關。

所以,對于陸家子女,父母的關注度攤分到自己身上著實有限。所以,大部分時候,他們都是隨意生長,也因此,出現了很多的教育盲區。

尓豪與可云偷吃禁果,夢萍被強暴懷孕都成為了教育盲區下的悲劇。

在夢萍出事的當晚,如萍在客廳燈火通明地等待夢萍;而夢萍直到凌晨兩點才遍體鱗傷地回到家,正常的父母都應該會發現女兒的反常。然而,陸振華與雪姨就是沒有關注到。

后來,當陸振華知道夢萍事情時,他大罵雪琴:「 這就是你給我養的好兒女!

雪琴的回懟不無道理:「 難道孩子是我一個人的嗎?他們有手有腳,我又沒有三頭六臂,這會兒一發生了事情,就全賴在我一個人身上了?

喪偶式教育,果然是個大坑。

三、教育的不到位。

對于夢萍的私生活,其實雪琴一直知道的,有個小紀在與她鬼混。但是,雪琴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并沒有囑咐與管理女兒太多。

她本以為夢萍會像當年的自己一樣聰慧,然而不同的生長環境注定了夢萍看似精明,實則單純。

雪琴因為從小在戲班子里長大,很早便認清了世界的殘酷,很會識別男人的花招;但夢萍出身豪門,被保護得太好,分不清人性善惡,對男女交往的分寸缺乏足夠認知。

大晚上一個女孩子跟隨著幾個男人一起去喝酒,本來就是危險舉動,再加上席間男人們還對她進行了灌酒之類的挑逗,夢萍不懂得這其中的后果,甚至還要斜依在男人的肩膀上,這也助長了歹徒的犯罪氣焰。

雪琴對女兒們的教育理念向來是找一個條件好的男孩子嫁了,卻不曾告訴她們男孩子本來就是一種危險生物。

四、責罵式教育,錯失補救良機。

被強暴的當晚,如果回到家中,夢萍第一時間選擇告訴父母,采取必要的事后避孕措施,也許她就不會懷孕,那麼也就沒有后來進一步的悲劇。

但是,責罵式教育,讓夢萍不敢告訴父母,因為她知道,如果父母知道了,一定是混合雙打,所以她只敢求助于一無所知的如萍。

家長的威嚴沒有阻止夢萍犯錯,卻阻止了夢萍告知父母真相。

學者周國平說:「 成為孩子的好朋友是父母最大的成就。」這一點上,陸家父母顯然沒有做到。

重獲新生

不過,幸運的是,夢萍在經歷了一系列變故后,沒有選擇自甘墮落,她清楚明白自己做錯了,也沒有了再驕橫的資本,所以,夢萍在經歷了大劫難后,才能開始自我反省,自我成長。

而改變后的夢萍,也終于重新得到了命運的眷顧。

她開始變得笑容溫婉,溫和安靜,再不會與依萍母女開戰,因此,在母親叛離陸家,陸振華去世,尓豪上戰場,如萍失蹤后,當豪華的陸家變得落魄,當她孤苦伶仃時,她卻獲得了依萍母女無私的愛。

她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但上天給了她更多的孩子。在戰火中,她與可云收養了一個又一個的孤兒,那些孩子都喚她為媽媽,她把那些孩子都看做是自己的重生。

西伯利亞的胡蝶,經過寒冷的冬天,會重獲新生,更加美麗。

夢萍亦是。

縱觀全劇,更應該明白:家庭教育,無論是為人子女還是為人父母,都是我們人生中最應該重視的課題。

【互動】你還記得夢萍嗎?來評論區和我們交流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