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西遊:結尾處「狗一樣」的背影裡,是世間悲涼,人生無奈

天空之城團隊 2021/04/24 檢舉 我要評論
 

萬小刀寫奇聞,寫趣事,帶你了解千千世界。熱衷於挖掘平凡塵世裡的奇聞趣事,在你枯燥的生活裡激起狂濤巨浪。

文/天空之城團隊

 

在500年前,有位名叫吳承恩的讀書人,聰慧過人,滿懷理想,年少時充滿了對人生的憧憬,除了對儒家經典的學習外,吳承恩還特別愛好神話故事。但是滿身的才學,並沒有為吳承恩換來光明的前途,他人到中年的時候,才有機會做了一個小小的縣官,並終因不適應當時官場的潛規則「拂袖而歸」。晚年的吳承恩,在貧困的生活中,完成了被稱為傳統四大名著之一的《西遊記》。

而在《西遊記》中,他為世人展現了一位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卻最終又為金箍所困,走上正途的孫猴子。在《西遊記》成書的500年後,這部作品早已成為我國傳統文學的典范,名揚天下。

這時候在香港有兩位出眾的電影人,劉鎮偉和周星馳計畫合作以《西遊記》中的故事為素材,改編一部無厘頭風格的電影。當劉鎮偉將改編的原始資料提交到西安電影製片廠時,當時製片廠的工作人員認為這種創作簡直是不可理喻。甚至在《大話西遊》這部作品完成後,當時西安電影製片廠的藝術副廠長張子恩直言,這部影片不能代表西安電影製片廠的藝術追求,甚至說這部作品簡直堪稱是文化垃圾。

和孟子、吳承恩當年的境遇一樣,在創作《大話西游》時,劉鎮偉和周星馳等創作團隊雖然滿腔熱血,充滿想法,卻遭遇了外界重重的阻力,很多人認為他們是在褻瀆傳統經典,用一種粗俗的方式,以惡搞傳統經典為手段,來博取觀眾的眼球,以達成商業目的。

1995年《大話西游》上映時,觀眾們反響平平,特別是在內地,當時央視創作的86版《西遊記》早已稱為經典,而六小齡童等人扮演的劇中形象,也早已深入觀眾人心。以至於人們很少去探究《西遊記》這部小說所傳承的核心價值觀,人們更不願意去探究當時幾乎被定義為「粗俗」、「惡搞」、「文化垃圾」的《大話西遊》。

據說當年《大話西遊》在北京嘗試性上映時,最終票房不到20萬,如果按照這部影片的投資成本2500萬計算,整部電影在內地票房的回收率不到1%。

不過幸好這部影片在香港上映後,憑藉著當年周星馳在香港的票房影響力,勉強地收回了製作成本。但是這部影片的票房成績,和以往周星馳的作品相比,依然具有很大的差距。究其原因,是因為題材太過超前和「嚴肅」。說到這部影片題材超前,可能很多觀眾都能理解,畢竟平行空間,一個人多個身份的設定,當時在國產電影中還很少見。但是劉鎮偉成功地將這種理念帶入到了《大話西遊》中,並通過至尊寶這個凡人和孫悟空這個超級英雄的合體,展現了英雄身上的雙重屬性。

說到這部影片的「嚴肅性」,小編相信即便是在這部影片上映24年之後的今天,很多觀眾依然會嗤之以鼻,畢竟影片中有太多粗俗不堪的笑話,讓人摸不到頭腦的劇情。

這也是為何當年《大話西遊》口碑慢熱的原因,要知道現在在國內著名的電影評分網站豆瓣網上,《大話西遊》在國產電影中的排名僅次於《霸王別姬》。而從「文化垃圾」逆襲為影史亞軍,這部影片的「嚴肅性」可謂是功不可沒。

如果說月光寶盒是劉鎮偉在影片中設定的用來穿梭于各個時空之間的時光機器,那麼愛情和金箍則是劉鎮偉設定的用來穿梭于凡人和英雄之間的道具。

在至尊寶和孫悟空之間,劉鎮偉找到了一個極具戲劇衝突的地帶,他的這一命題,更加的深化了孟子的「天降大任」的主題,也契合了吳承恩關於孫悟空這一角色的延伸演繹。在吳承恩原版的《西遊記》中,孫悟空並不是一個天生的英雄,在遇到唐三藏之前,他也有過很多世俗的想法,如上天做「齊天大聖」或者「弼馬溫」。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