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郎》:安利越南版《霸王別姬》,難道要靠張國榮蹭熱度?

被金雞獎肯定的同志影片

不久前,在廈門舉辦的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落下了帷幕。

中國電影金雞獎是中國大陸電影界最權威、最專業的電影獎。被金雞獎提名的影片和電影人,就代表被業界認可。

今年金雞獎的熱點在激烈的影后之爭,但是很少有人注意,第32屆金雞獎的展映片里,有一部男同電影——《雙郎》。

該片由美籍越裔新生代導演黎光執導,這也是他首部劇情長片。

影片發布于2018年,同年8月17日在導演的祖國越南公映。先是斬獲2018東京影展崛起新星寶石獎,而后接二連三地拿獎:2019 臺灣國際酷兒影展特別放映熱門強片、2019 Frameline舊金山同志影展觀眾票選獎最佳影片、2019特拉維夫同志影展觀眾票選獎。

在特拉維夫同志影展上,專業人士對其評價是:「兩位主角艾薩克和連秉發充滿化學效應,絕對令人心花怒放」,更有甚者認為該片「堪稱越南版《霸王別姬》,更是交織人性情感的獨特故事」。

《雙郎》,又名「悲歌一擊」,影片里精致華麗的畫風、復古典雅的格調,像是給上世紀80年代的西貢寫的一封情書。在從西貢更名為胡志明市的風云變幻、時序變遷里,雙郎——兩個男人——的愛情也隨時代起起伏伏。

戲子與黑道混混擦出火花

影片還有一個很具越南風情的名字「Song Lang」,它既是越南戲曲中使用的民族傳統腳踏板樂器,也有「兩個男人」的意思。

片中的兩個男主也正是因戲結緣,從而奏響僅屬于彼此,卻不被世道認可的生命頌歌。

故事開始于上世紀80年代的西貢,越南傳統民間戲曲改良劇持續負債巡演,黑幫老大派打手勇霹靂(連秉髮飾)去劇組收取欠下的巨額高利貸,遇到了明星演員凌豐(艾薩克飾)。

硬氣十足的凌豐幫劇組擋下了勇霹靂的拳頭,勇霹靂就此成為了凌豐永遠的戲迷。

一來二去,兩個身份、地位迥異的男人,因Song Lang擦出了電光石火,墜入了愛的漩渦。

迷茫的凌豐是個戲癡,油彩上臉、行頭上身,儼然就是劇中人,傻傻分不清自己和角色。

聽多了藝術來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邏輯,反而忘記了詮釋角色最好的方式就是回歸生活。

一旁的同行打趣道,「他連愛情是什麼還不知道,演到如此是很了不起。」老師傅語重心長地對著凌豐說, 「愛吧,當你有愛有失,不演都演到出來。」

直到那個男人的出現,才讓只會演戲的凌豐懂得了什麼是老師傅所謂的「戲劇和生活混合」。

對于勇霹靂來說,嘗到了愛情的甜頭,盡管是同性之愛,也讓他的生活豐富多彩起來。原來打打殺殺的日子,只會用拳頭解決問題。

凌豐勸說,反而得到勇霹靂男友力爆棚的回答,「但是打架有什麼不好呢?要這樣他們才不歧視你們。」

男友力Max的勇霹靂一直保持著「俠肝義膽」嗎?當然不,這得益于情愛的力量,改變一個人,就在不經意之間。

你能想象,一個黑幫打手,文藝范兒十足地問愛侶,「你相信時間旅行存在嗎?」

如果是你的愛人問你,你會怎麼回應?影片中給了三個因素,不妨跟著兩位男主,去找一找是什麼,說不定也會給現實中的你們,一段關于「愛」的公式。

越南影迷為什麼強行[插·入]一波?因為張國榮從未離開

電影中扮演戲子的艾薩克,除了在越南聲名鵲起,在中國也很受歡迎。當他扮相登場,中國影迷給以「雌雄莫辨」的說辭,媲美張國榮。

二十多年過去,《雙郎》公映,依然可以跟《霸王別姬》聯系起來。

在中國電影史上,《霸王別姬》絕對是墻內開花墻外香的典型。

自1993年1月1日在香港公映以來,真正詮釋了什麼叫做拿獎拿到手軟,獲得獎項一頁A4紙打印不下。遺憾的是,本土導演、本土演員集結的一部作品,在內地并沒有獲得什麼表彰。

那個時代的中國電影在國際影壇的炙手可熱,可以從當年的一些新聞軼事窺見一二。

原本當年張國榮可以憑此片問鼎戛納影帝,但僅一票之差,鎩羽而歸。組委會給出的理由也差強人意,甚至有些諧謔。

評委們認為《霸王別姬》已經獲獎了,何妨高風亮節一點,也給其他電影一些機會。同時,一位意大利籍的評委還故意給張國榮投了一票最佳女演員。

說了這麼多,無非是想表達《霸王別姬》蜚聲國際影壇,以及電影所帶來的多方效應。

歸到我們今天討論的《雙郎》,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越南影迷喜歡將之與《霸王別姬》不由自主地對照。

當觀眾看到自己本土的演員艾薩克油彩戲服裝扮,配合著連秉發黑社會打手的形象,再強行組CP,一陰一陽、一柔一剛,腦海中自覺不自覺地想起來當年紅遍國際影壇的《霸王別姬》,仿佛自己的祖國也孕育出了國際大腕張國榮。

哥哥,用一種激烈的方式離開了影壇,但是,永遠無法離開海內外摯愛他的影迷們。多年以后,可能某一個瞬間,某一個演員,突然地出現,都會勾起人們心中對哥哥的那份懷念。

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哥哥從未離開,只不過換了一種跟我們相處的方式,而已。

二十年前,《霸王別姬》,人戲不分。

二十年后,《雙郎》,人戲合一?

不知道,留給你們評說吧!一郎在臺下,等著所愛之人的演出,一郎在臺上,被問及,「孩子,為什麼你今天那麼緊張呢?」有人說,這是雙郎中的一郎,誤把自己當成了真虞姬,只為默默等待那個摯愛一生的假霸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