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金庸撕掉失婚書,朱玫鐵了心拒絕:離都離了,沒有回頭路

過去,有種背叛叫「一哭二鬧三上吊」,如今,背叛就變成了「一哭二鬧三互撕」。

這事放在朱玫身上就變了:離都離了,沒有回頭路。

朱玫是誰?有著香江才子之稱的金庸前妻,一個陪著丈夫在最艱苦歲月打拼江山,然后在背叛中黯然離去的女人。

林燕妮的評價對朱玫總結到位,言簡意賅:

「金庸第二位太太朱玫,是與他共同打江山的女強人,美麗能干,他們生下兩兒兩女。也許英雄見慣亦尋常,婚姻中少了互相欣賞,再加上其他原因,終于分手了。」

可所謂的其他原因是什麼呢?恐怕說來讓人啼笑皆非:無非是金庸在美人面前英雄氣短,背叛了二十幾年的糟糠之妻而已。

當然,金庸老先生如今已經去世了,更多的批判都顯得不公平。但不管出于什麼原因,金庸在與朱玫的婚姻中認識了林樂怡,然后與她私下共同生活十年之久。

這對一個女人而言,如果非說它不是背叛,只是在婚姻中沒有了愛,所以才行的下策,那只能說是胡攪蠻纏。

相信所有女人都聽過一句話:如果愛,請深愛,如果不愛,請不要傷害。

朱玫無辜,她用盡一生的心血,只是換來被背叛的結局,僅憑這一點,金庸難辭其罪。

有人說這也怨不得金庸,當初朱玫提的失婚,兩個人連失婚協議都寫好了,金庸還在猶豫:「我們不要失婚了。」

可是,朱玫沒有同意,金庸當時對許戈輝是這樣講這件事的:「但是她不接受了,她說離都離了,不要再搞回頭的事情了。」

所以,很多人都說,這不是金庸絕情,而是朱玫性子太剛烈,自尊心太強了。假如她后退一步,這段婚姻可能就保留了下來,也不至于落個孤獨終老的結局。

也許是吧,可有一種痛叫哀莫大于心死。性子剛烈是錯嗎?

金庸當初愛上朱玫的時候,便早知道她性剛如火,便早知道她堅定執著,可他選擇了相愛,選擇了婚姻。

時隔二十多年,你再說因為這樣的個性,我們沒辦法繼續婚姻?

這是不是打自己的臉。打也就算了,大可以公然提出失婚的事宜,何必在背地里彩旗飄展,家中卻一片死寂?

當然,婚姻是一雙具有排他性的鞋子,誰的鞋子只能自己穿才知道合不合腳。

或許金庸在這段婚姻中感受到了不滿,但這絕對不是他出軌的理由。

一代江湖大宗師,行事就是光明磊落,為何要暗蹉蹉地搞見不得人的事?只此一事,就足以證明金庸其人并無宗師之賢。

在這樣的情況下,朱玫看破了婚姻、愛情的同時,幾乎連人生也看破了。

她拋開了丈夫,丟下了孩子,哪怕自己老來孤獨無依,也不想去打擾金庸,包括她的孩子。

很多資料中說,朱玫晚年凄涼貧窮。事實上,朱玫并不貧窮,只不過她過得太苦了,那苦被外界解讀為了貧窮。

殊不知,這「貧」非物質之貧,而是精神世界的荒蕪。

金庸自以為給了朱玫《明報》的股份,以及豪宅,就可以保障她一生衣食無憂,生活不愁。可是,金庸寫盡了江湖兒女的情仇,偏偏讀不懂朱玫內心的仇苦。

這種仇不是恨到對方去死的仇,而是與人生,與事物老死不相往來的仇。這苦不是生活貧苦,而是內心世界苦到糖也沒辦法緩解的苦。

所謂情感創傷足以讓一個人毀滅,朱玫這樣一個敢愛敢恨的女子,她在為愛情付出了青春付出了所有之后,看到背叛事實時,卻沒有歇斯底里地與金庸鬧,與林樂怡互撕,那就只說明一個問題:她絕望了。

這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吧!十年婚姻內出軌,對于任何一個女人來說,那都是一場不敢揭開的噩夢。

朱玫在嫁給金庸的時候,過得是優渥的大小姐生活,她與父母對抗,達成了這樁婚姻。

她一個人干幾個人的活,來幫助丈夫事業重起。她生兒育女,里外兼顧,只為讓丈夫專心寫自己的作品。

結果呢?人家因為心情不好就公然出軌了,而且對方不過是一個不識幾個大字,與之沒一點共同語言的小姑娘,年輕是資本嗎?

當年朱玫也有呀,她比金庸小了11歲!

流年抵不過現實,金庸出軌,外界紛紛解讀這位大才子在婚姻生活中不幸,解讀其內心煎熬。甚至到后來,媒體將他與林樂怡的相識相戀視為一段佳話。

偏偏,沒有人去感受朱玫的內心。她的痛不是失去了男人,不是失去了偌大的江山,而是在自己付出一切之后,得到的只是刺骨之痛。

當年,《明報》的總編輯雷傳坡結婚時,朱玫與金庸早已經失婚了,但他們都作為舊相識參加了這個婚禮。

婚禮結束,金庸問朱玫:「要不要我送你回家?」朱玫卻淡然地回了三個字:「不用了」。

有人說這是朱玫的剛性,金庸也說:

「我一直想接近她,想幫助她,她拒絕,她不愿意見我,我通過叫兒子去照顧她,她也不愿意見到,她情愿獨立,她去世之后還有相當多的財產都分給了三個子女。」

說的人可以云淡風輕,聽的人未必只是唏噓。

因為有些痛,有些感受是相通的,朱玫內心的絕望都表現在逃避上,她沒辦法面對金庸與孩子,也沒辦法面對昔日所有的同事、同行。

這表面可以叫自尊心,可本質卻是痛到不想再提及,痛到不想再回首。如果說修復一段情傷最好的方法是遠離,那朱玫恰恰就是如此。

事實上,人間哪有什麼釋然,哪有什麼原諒,不過是不在乎了,一切便歸零了。

可這些在朱玫那里做不到,因為她一輩子的心血被人拿走,自己被世人狠狠地看了笑話,她成了丈夫出軌最后一個才知道的傻瓜。

只這一種感受,朱玫便永遠不可能原諒,也永遠不會釋然。金庸所謂的念舊,幫助,那無不是在揭其內心的傷疤。

這種痛,難道金庸的筆下沒有過?

世人都知道,金庸一共有三段婚姻,第一位妻子杜治芬是他一輩子的傷,因為她背叛了他。這件事一直到金庸老年才真正面對,年輕的時候根本不想提及。

而朱玫恰恰是那個救他于水火的女人,卻被金庸用同樣的方式當回報。

假如說有來生,恐怕朱玫絕對不想做那個拋棄世俗「見義勇為」的姑娘了吧?傷這一次,夠她永生永世難忘了。

沈西城在《金庸往事》中說:「第二段婚姻的失敗是金庸痛心的‘辣’」,因為他其實很了解,自己對于朱玫的愧疚永遠難以撫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