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盡天良,人神共憤,這部1994年的獵奇港片憑什麼成為無數人的心理陰影?

你看過最重口味的香港電影是哪一部?

在80、90年代,香港興起了一陣cult邪典電影風潮,所謂邪典電影,我們可以簡單理解為充滿血腥暴力、裸露鏡頭等充滿視覺沖擊力,滿足觀眾獵奇和重口味心理的實驗性質電影。

邪典電影具有強烈的個人風格,以及對社會、人性的深刻思考,由于尺度大、口味重,一直受到不少影迷的喜愛。

而提到香港邪典的重要組成部分,肯定離不開牟敦芾、桂治洪以及后起之秀藍乃才、鄧衍成、邱禮濤幾人,這幾人各具特色,拍攝的作品無不充斥各種令人不忍直視的血腥鏡頭。

在邵氏工作的桂治洪一直被譽為香港新浪潮的領軍人物之一,和其他導演一味迎合市場拍攝動作、喜劇電影不同,桂治洪另辟蹊徑充分抓住了觀眾的獵奇心理。

早在70年代,桂治洪就將各式各樣的香港刑事案件搬上銀幕,誕生了《香港奇案》系列電影。從《香港奇案》嘗到了甜頭,桂治洪從南陽蠱術中汲取素材,拍攝了大名鼎鼎的《邪》《蠱》《魔》三部曲。

《邪》三部曲夾雜蠱術入魔、艷情等元素,讓觀眾耳目一新。

和同在邵氏工作的桂治洪不同,早期在邵氏工作的牟敦芾不屑于拍攝四平八穩的武俠動作片,剛剛脫離邵氏,牟敦芾就拍攝了驚為天人,野蠻粗暴的《打蛇》。

裸露的特寫、近乎寫實的暴力鏡頭,讓大眾迅速記住了牟敦芾。

之后牟敦芾更是拍攝了至今仍飽受爭議的《黑太陽731》。由于電影過于寫實、血腥,導致牟敦成為了非主流導演,關于他的電影成就影迷一直爭論不休。

作為后起之秀,藍乃才的電影作品更加天馬行空,其作品多改編自漫畫、小說,《衛斯理與原振俠》《孔雀王子》靈感都來源于同名作品。對燈光、畫面的靈活運用,使藍乃才的作品鏡頭感十足。

1992年的血腥電影《力王》,不僅是藍乃才、樊少皇的代表之作,更是香港cult電影的巔峰之作。

邱禮濤更注重故事真實性,以及社會反思,改編自真實案件的《八仙飯店》被譽為香港犯罪電影代表之作,《八仙飯店》讓主演黃秋生成為第一個憑借限制級電影成為影帝的男演員。

之后邱禮濤的多部電影出現黃秋生,《的士判官》《伊波拉病毒》等影片都試圖在重口味故事背后探討社會對人性的激化。這也讓邱禮濤電影披上了現實主義色彩的外衣。

同上述介紹的幾位導演都不同,鄧衍成更喜歡關注社會弱勢群體,其作品注重寫實。

在鄧衍成代表作《烏鼠機密檔案》中,鄭則仕飾演的瓦斯店老板撞見妻子奸情,在酒醉之下,被殺手集團強迫簽下殺妻契約,惹火上身,最終鬧得家破人亡。

影片結尾鄭則仕的女兒被任達華燒死的場景讓人難忘。

《黑獄斷腸歌之砌生豬肉》中,鄧衍成又安排梁朝偉被警察陷害蒙冤入獄,在監獄中受盡各種折磨,將社會陰暗面刻畫得淋漓盡致。

改編自香港十大奇案的《羔羊醫生》,任達華幾近變態殘酷,幾場重口味的殺戮戲,刷新了觀眾對于犯罪驚悚電影的認知。

由于對兇殺題材拍攝的駕輕就熟,鄧衍成被同行譽為「香港第一殺人導演」。

1993年,描寫家庭倫理悲劇導致發生兇殺案件的電影《滅門慘案之孽殺》獲得了1300多萬的票房成績,一度超越李連杰的《太極張三豐》《倚天屠龍記》等一眾強敵,令人大跌眼鏡。

從中嗅到商機的鄧衍成立馬找來《孽殺》的吳岱融、何家駒、鐘淑慧等原班人馬籌拍了同樣涉及兇殺、奇情的限制級電影。

作為港片金牌反派,何家駒用滿臉橫絲肉,兇惡的眼神,貢獻了本片最精彩的角色,由于角色過于兇殘,導致很多觀眾看完仍無法忘記。

何家駒也憑借本片被譽為「四大惡人之首」,成為影視經典角色。

廢話少說,就讓小編為大家帶來這部由吳岱融、何家駒、鐘淑慧主演的童年陰影電影《替天行道之殺兄》!!!

虐待父母,賣妻換錢,引起眾怒的混世魔頭被弟弟虐殺

影片一開始就向觀眾展示了一具七孔流血的恐怖男尸,作為死者的弟弟同時也是這起命案的兇手,阿滔被緝拿歸案。在法庭上阿滔向眾人娓娓道來了自己是怎樣一步步向大哥痛下殺手的。

阿滔是個孤兒,他是由養父母一手帶大的,由于天生老實本分,養父母對阿滔關愛有加。

沒有血緣關系的哥哥阿華將阿滔視為眼中釘,從小對其毆打謾罵,不光是對自己弟弟,連自己的親生父母也難逃阿華的魔掌,全家人都成了阿華發泄暴力的對象。

在一次霸凌中,阿滔的下體被打壞,喪失了生育能力。這也讓阿滔下定決心練習功夫,免受哥哥的欺負。

由于生性頑劣,阿華成了往返于監獄的常客,一家人反倒是希望阿華一輩子待在監獄里,讓家里清凈清凈。

阿滔長大成人,他和女友珍妮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就當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飯時,剛剛刑滿出獄的阿滔毫不顧忌在場的眾人,將妻子強行帶到臥室風流快活。

得知妻子已經在外找了別的男人,阿華將妻子的情人約到家中,將自己老婆和兒子像商品一樣10萬塊錢賣給了情夫。

阿華壞事做絕,在得知父母背著自己在酒店舉辦生日宴會時,大鬧會場。阿滔情急之下,將阿華踢傷,這才停止了他的囂張氣焰。

雖然表面跟眾人發誓痛改前非,可阿華還是毒癮發作,我行我素,他更是叫來一眾狐朋狗友,利用苦肉計騙取父母的財產,怒不可遏的阿滔再一次教訓了這個沒有底線的哥哥。

就當父母從中調停時,阿華抓住母親威脅弟弟,逃離了這個家。

由于阿華欠下黑社會的高額債務,不堪其擾的阿滔只能用搬家來逃離阿滔和黑道的騷擾。

由于自己沒有了生育能力,阿滔忍痛和珍妮分手。就當珍妮準備和阿滔母親告別時,正好碰到前來鬧事的阿華,就當阿華即將對珍妮伸出魔掌時,阿滔及時趕到將阿華痛打一頓。

沒有經濟來源再加上精蟲上腦,無所事事的阿華在家中大吵大鬧,深夜竟然喪心病狂地對著母親做出出格舉動,母親被徹底逼瘋。

看著瘋瘋癲癲的母親,阿滔徹底失去了理智,親手結束了這個孽障哥哥的罪惡一生。

故事的結尾,道德戰勝了法律。在大眾的請愿下,阿滔免于刑事處罰被當庭釋放,可由于無法給珍妮幸福,阿滔拒絕了珍妮的好意,只剩下珍妮一人獨自哭泣。

情感和法律誰更重要,這部電影給出了答案

《替天行道之殺兄》情節很簡單,但更能考驗導演功力,能把87分鐘的電影講得繪聲繪色,可見鄧衍成是說故事的好手。

與其他一味通過雖事出有因,但法律致勝的犯罪題材電影不同,《替天行道》最后并沒有讓身負命案的阿滔受到法律制裁,更多的是一種理想化的表現手法。

鄧衍成更喜歡將一個以暴制暴,善有善報的故事講得膾炙人口,《殺兄》的結局情感戰勝法律,也只能是電影創作者一廂情愿的美好愿望。

相比較老實隱忍,最后怒起殺機的弟弟阿滔,壞事做盡,沒有底線的哥哥阿華更引人注意。

得益于何家駒「優秀」的外形條件,阿華每次出場都讓觀眾感到窒息,他的每次出場都推動阿滔向著暴力的深淵越來越近。

影片末尾他對著母親褻瀆更是人神共憤,這不光觸動了阿滔同時也讓電視機前的觀眾目瞪口呆。

同時也讓人感嘆鄧衍成拍戲真是怪招頻出,沒有底線。這也在側面反映了《殺兄》利用家庭矛盾,抓住觀眾獵奇心理的噱頭。

此片奠定了何家駒「四大惡人之首」的地位

香港電影圈有「四大惡人」:成奎安,黃光亮,李兆基,何家駒。

相比前幾位,何家駒真的是演了一輩子壞人,幾乎沒有演過一個正面角色。

早起的何家駒從事影視劇編劇工作在1987年,39歲的何家駒就在周潤發主演的電影《監獄風云》中飾演重要角色,之后何家駒的「嚇人特質」得到一眾導演的肯定。

在同年的電影《獄中龍》《上海皇帝》中,何家駒分別與劉德華、呂良偉對戲,奠定了自己反派專業戶的演藝道路。

之后的《霹靂先鋒》《學校風云》《五億探長雷洛傳》等電影中,何家駒多有露面。

在樊少皇主演的暴力電影《力王》中,何家駒飾演的典獄長令人印象深刻,也成為其代表角色。

2015年,何家駒病逝,享年66歲,四大惡人之首結束了自己傳奇的一生。

紅花還需綠葉配,隨著近些年成奎安,吳孟達、廖啟智一眾黃金配角相繼離世,屬于香港黃金一代的演員逐漸隕落,觀眾在哀悼演員去世時,也在感嘆屬于一個時代的落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