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片時代的武俠宗師,李翰祥的結拜「七弟」,曾被還珠樓主開蒙!

漫酱~ 2021/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01、

上世紀七十年代,國際影壇上談及香港導演,總會以張徹、李翰祥和胡金銓三人作為代表人物。

不過真正得到國際上認可的,倒不是一向擅長文藝題材的李翰祥。

李翰祥巔峰期的大手筆《楊貴妃》,到頭來也不過在康城電影節拿下了「最佳室內美術攝影獎」,算是安慰獎。

而作為武俠片開山鼻祖的張徹,其作品則永遠在港臺、星馬四地徘徊,一次都沒有在國際影展中出現過。

張徹自己也坦言,「我是拍片多且濫,原因是多衝動。而他拍戲嚴謹,一輩子恐也不上十部,每部片在藝術方面全很少瑕疵。」

張徹口中的「他」,便是李翰祥的「七弟」,與張徹並稱「絕代雙驕」的胡金銓。

胡金銓

胡金銓耗時四年的名作《俠女》曾提名坎城電影節金棕櫚獎和技術大獎,最後以榮獲電影節綜合技術大獎收官。

也正是《俠女》一片,讓西方第一次領略了中國武俠片獨特的魅力。到後來李安的《臥虎藏龍》,張藝謀的《英雄》再次憑武俠在國際的拿獎時,已是三十年後的事了。

《俠女》

說道這位武俠大師的入行,也是機緣巧合一波三折,歸根到底還是拜大哥李翰祥所賜。

之所以稱之為大哥,因為兩人確確實實結拜過。

當時一同結拜的共有七人,電影圈賜號「七大閑」。只是這裡並不是竹林七賢的「賢」,也不是「紮暖濕香軟,潘驢鄧小閑」的閑,而是閒遊散逛遊手好閒地「閑」。

「七大閑」、左一胡金銓,右三李翰祥

七人那會兒都是剛到香港不久,雖志趣相投,但都一籌莫展,一同擠在永華片場的107宿舍內,遊子們一時興起,結拜成了兄弟。

李翰祥在七人中排第三,胡金銓年紀最小,排行第七,李翰祥這位大哥自然是當之無愧。甚至多年後,兩人功成名就之際,兩位大導相見,李翰祥仍對胡金銓以「小胡」相稱。

胡金銓、李翰祥

不過這位「小胡」剛到香港時可要比大哥李翰祥闊氣得多,住的竟是全香港最豪華的半島酒店。

1949年11月,胡金銓高中輟學後,隻身離開北平前往香港,舉目無措下遇到了自己的同學,當時中國航空公司香港站總經理王新章之子王大勇。

那會兒中航的宿舍就包在香港九龍的半島酒店。憑藉王大勇的關係,胡金銓濫竽充數地住進了半島。那段時間,胡金銓的確風光的一陣,吃得好,住得好,完全不用為生計發愁。

正太時的胡金銓

只是沒過幾個月,「禍」從天降。當時中航的老闆私下把幾十架飛機開回了剛成立不久的新中國大陸,王新章也被迫辭職。

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小胡」也只得乖乖從半島酒店搬進了窮人區的康復公寓,替重慶飯店畫宣傳廣告去了。

走投無路的胡金銓又碰到了另一位遠方親戚,也是「七大閑」中的老大蔣光超。蔣光超可沒王大勇闊氣,和李翰祥一樣在永華打零工為生。

據李翰祥回憶稱,有一次他去重慶飯店吃二元的工作餐,蔣光超過來說「給你介紹一位同是北平藝專開除的同學」。李翰祥一聽北平藝專,來了興趣。

沒一會兒,蔣光超帶著一個白白淨淨的小弟弟走了過來,只見他穿著一件藍色長棉袍,卷著白袖口,重眉大眼的活像四小名旦中的李世芳,斯斯文文的還有點怕羞。

蔣光超忙介紹:「這是我的小表弟,小九兒,胡金銓!」

胡金銓、李翰祥

02、

就這樣胡金銓進入了永華,給李翰祥當美工助理。胡金銓自小學習國畫,畫宣傳海報自然得心應手,不過他天生脾氣倔得要命,沒有李翰祥左右逢源的本事。

所以沒多久,李翰祥由美工升成了副導演,胡金銓卻被開除了。

李翰祥在跟著嚴俊完成電影《翠翠》後,好評如潮。嚴俊又讓李翰祥寫劇本《吃耳光的人》,仍叫李翰祥作副導演和執行導演。

胡金銓銀幕首秀《吃耳光的人》

選演員時,李翰祥又想到了自己的七弟胡金銓。

胡金銓雖被開除了,但仍住在永華宿舍,原來這位「小胡」不僅能畫兩筆,英文水準也是一流,每日幫永華員工的孩子補習英語,搖身一變成了「胡老師」。

聽到李翰祥讓自己當演員,胡金銓滿口回絕:「不行,我怎麼能當演員呢,演員哪有這麼容易。」

李翰祥知道小胡的性子,故意說「你不是崇拜拿破崙嗎,他的字典裡就沒有難字,來吧,兄弟!」

就這樣,胡金銓被「拉」上了大銀幕。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畸人豔婦》中的胡金銓

胡金銓的戲路很廣,不管是《雪裡紅》中活潑矯健的小麒麟,還是《畸人豔婦》中淳厚聰敏的醜陋青年,他都拿捏得恰到好處。

更憑藉李翰祥的《江山美人》中「大牛」一角,拿下亞洲影展的最佳男配角獎。

頒獎典禮、左一李翰祥、右一胡金銓

所謂演而優則導,在得知胡金銓有當導演的意向後,大哥李翰祥也幫襯了不少。

李翰祥在執導《倩女幽魂》和《梁山伯與祝英台》時,特意找來胡金銓擔任副導演一職。

到後來胡金銓導演處女作《玉堂春》時,仍要掛上李翰祥聯合執導的頭銜。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得到邵氏的審批。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