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奇風月女明星,隱退遊走國際政商界,如何從破產到賺20億

50年前,一部香港電影《大軍閥》首次出現女性全裸背影鏡頭,成為年度第三票房熱片,僅次于李小龍的《猛龍過江》、《精武門》。

女主角狄娜一躍成為中國影史豔星鼻祖,驚鴻一瞥,卻從此告別影壇。

比起香豔的電影角色,她的人生更傳奇。

遠離大眾媒體的視線後,鮮有人了解到,這位昔日豔星,如何從宣告破產,搖身變成涉足航空導航系統、身家20億的女強人?

01.美貌少女的奇遇

狄娜本名梁幗馨,Tina是她的英文名,狄娜為音譯。

1962年,還在香港讀中學的17歲美少女梁幗馨,跟著初戀男友出席了一場留英同學聚會。

甫一亮相,她忽閃忽閃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樑,豐滿曲線分明的身材,就驚豔了眾人,包括其中一位來自泰國的權貴人物湯頓。

湯頓本人是銀行家,其兄長是正當權的泰國總理沙立.他那叻,也是陸軍總司令,權傾朝野。

為了追求狄娜,湯頓力邀毫無演藝經驗的她到泰國拍電影,權當寒假去泰國遊玩:

「拍一部片玩玩,不喜歡就再上學去。」

貪玩的少女梁幗馨哪能頂住這樣的誘惑,欣然同意。

梁幗馨出生書香門第,父親梁錫洪是大學教授、律師,還擔任過廣東省稅務局副局長,可惜在8年前因病英年早逝。

母親獨自撫養六個兒女,斷然是不同意未成年的二女兒梁幗馨孤身去泰國的。

從小年年考第一的學霸梁幗馨,人小鬼大,居然自己跑去移民局要求改大年齡,隻身飛往泰國。

飛機在泰國機場降落後,81個記者、大批影迷蜂擁而至迎接,候機室處處掛起迎接橫幅,歡迎這位還沒拍過一天電影的「明星」。

少女梁幗馨

七個頂級泰國男星圍繞她搭戲,眾星捧月拍攝了第一部處女作電影《七虎殲霸》,動用了空軍、陸軍和大批騎警,堪稱當時泰國最宏大的製作。

寂寂無名的香港少女梁幗馨,一轉身就成為泰國巨星狄娜。

聰慧如她,很清楚這完全是追求她的湯頓和他背後的總理兄長權力所致。

她耳聞目睹了權貴世界,在權力的籠罩下,肆意妄為。

狄娜只學了一個小時開車,就任性無牌駕駛在泰國街頭遊蕩,無人敢阻攔。

兩次撞了鄰居的白色賓士車,對方也不敢要她賠償,只好把車停到別處。

得知《七虎殲霸》男主角Mits也迷上了狄娜,和自己的弟弟爭搶美人親睞,泰國總理沙立下令讓Mits剃光頭,還不准他的電影《黑鷹》上映。

泰國頂級男明星Mits

在狄娜的要求下,湯頓才請求哥哥收回成命,讓Mits躲過一劫。

一般的花季少女,很容易在這樣的驕縱中迷失自我,她卻表現出遠超常人的冷靜。

02.初入權貴名利場

憑著美貌和聰慧,狄娜成為泰國總理沙立.他那叻和湯頓兄弟身邊的大紅人。

得知她對投資感興趣,湯頓把狄娜送到英國接受投資方面的培訓,還把兄弟倆的生意交給她打理。

狄娜在其資助下,開設了一間啤酒廠,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還差點接手了泰國駐香港的盤穀銀行。

跟在湯頓兄弟身邊,她得以出席國家元首的聚會,結識了不少東南亞各國政要。

東南亞某國駙馬為她的美貌所傾倒,老撾外貿部部長對她一見鍾情,追隨到泰國表白。

狄娜對這些狂蜂浪蝶從不在意。

當他們談論國家大事時,狄娜就牢記在心,再設法把這些情報傳遞出去。

這個謎底,直至2008年,她接受《神州穿梭》電視訪問時才親口揭開:

「我在第一部電影中扮演間諜。實際上我真的是一個間諜,」

1963年12月8日,沙立總理因肝病暴斃。

由于其兒子和後妻爭奪高達1.5億美元巨額遺產,爆出擁有信託公司、釀酒廠、51輛汽車、30塊土地、和100多個情婦,聲譽盡毀,弟弟湯頓也隨之失勢。

深得兩兄弟信任的狄娜,被委以重任:

「他們失勢時,將大量財產交由我管理,所以我名下的確有很多錢,但大部分不屬于我,我只是負責管理。

最重要的是一個人肯給你管錢,其他人也會給你管錢,除了泰國,還有許多其他機會。」

1966年,狄娜受邀和香港國泰電影公司簽約,以一年只拍戲三個月的苛刻條件,回到香港拍片。

03.首位全裸出鏡的亞洲第一豔星

上世紀60年代後期,香港粵語片逐漸式微,神怪武俠片和情色喜劇大行其道。

只在泰國拍過兩部電影的狄娜,卻派頭十足,出入片場自備司機和助手,首部電影《英雄膽》還差點炒了導演唐煌的魷魚。

她一連拍了八部電影,都是賣弄性感身材的角色。

1970年,狄娜接拍楊權導演的《七擒七縱七色狼》,票房大賣,成為香港年度票房第8名。

這部電影中,狄娜其實並無真正[大尺度]的裸露鏡頭,只是衣著打扮性感,有一個被眾人偷窺洗浴的畫面,在當時風氣保守的香港已經是首開先河。

真正讓她名聲大噪的,是次年出演李翰祥導演的電影《大軍閥》,其褪盡衣衫的背部鏡頭,首開香港電影先河,轟動一時。

而這個鏡頭究竟是如何拍下來的,在狄娜和李翰祥各自口中,成為各執一詞的羅生門。

當時李小龍回歸香港電影市場,《唐山大兄》國語功夫片橫空出世,粵語片淪落到幾近停產。

大導演李翰祥過埠臺灣創業失敗,被請回邵氏電影,想和簽到李小龍大賣的嘉禾電影分庭抗禮。

面對功夫巨星李小龍的崛起,李翰祥想用情色片與之爭鋒,通過皇帝小生趙雷邀約狄娜出演《大軍閥》女主角。

狄娜高高興興地用全部片酬買了一隻鑲滿寶石的純銀馬拉車擺件,配上「馬到功成」的牌匾送給李翰祥,等于分文不收。

狄娜在自傳《電影——我的荒謬》中自述,純粹是為了義氣接拍此片,事先看過劇本,一字未提要脫衣服。

李翰祥遊說她拍那場戲時,表示是模仿西洋名畫的構圖,鏡頭會放得很遠,床頭也會有層薄紗隔著,最多只拍腰肢,會拍得若隱若現很唯美。

沒想到成片出來,李翰祥在她背後暗處放了鏡頭,將背部全部清晰地拍攝下來。

在大導演李翰祥的回憶中,狄娜則是為了出名自願拍攝的,自己並無欺騙。

時任《大軍閥》製片經理的蔡瀾後來出面證明,那場戲狄娜的確是到現場才得知李翰祥要求她「露出屁股來」,十分惱怒不想拍攝。

後來經過蔡瀾勸說,她躲在化粧室哭了一陣子,才出來拍攝了那段香豔的鏡頭。

《大軍閥》票房大賣,高居香港年度票房第三,獲得19屆亞洲影展「描寫人物最成功喜劇片」獎項,男主角許冠文成為冉冉升起的喜劇新星。

因此名聲大振的狄娜,卻成為香港媒體筆下「喜歡暴露和拍床戲的肉彈」,連她以前讀過的學校,都不願意承認有這麼一個學生。

她憤而退出電影圈,無論李翰祥多次電話邀約,邵氏電影的二當家方逸華打電話,說邵逸夫邀請她拍戲,都統統拒絕。

04.狂風浪蝶,風口浪尖

1972年,狄娜以無線電視主持人的身份,再次出現在觀眾面前。

她期望直面觀眾,讓人們了解真實的自己。

在介紹電影的電視節目《蒙太奇》中,她侃侃而談,憑著口才而非身材,讓節目收視甚佳好評如潮。

連日後成為無線當家主持人的少女鄭裕玲,也是她的小粉絲。

只是她的個人生活太過繽紛,依然難以洗脫豔星的印象。

5年前,22歲狄娜未婚先孕,嫁給帥氣的游泳教練馬益彰。

可惜這一年,他們的婚姻以離婚告終,馬益彰還跳出來開記者招待會,聲稱女兒馬天如並非他親生,引起議論紛紛。

狄娜離婚當天,暗戀她多年的東南亞某國駙馬專程跑到香港向她表白,還把自己最鍾愛的手錶送給她,這表是丹麥國王所贈,雕刻了他和國王的名字。

狄娜轉頭就送給了自己當時的男朋友。 

她和朋友合夥開設「輝煌出入口公司」,經營義大利珠寶、出口大陸棉布、為製片公司提供貸款拍片。

本來生意看似風生水起,卻在1974年突然申請破產,成為香港史上首位自己申請破產的人士。

1975年,一段轟動全港的三角戀,《蒙太奇》節目組的監製李志中為她自盡、拍檔劉家傑為她離婚,更是把狄娜推向風口浪尖。

當年8月底,李志中服下84粒安眠藥,向狄娜示愛,幸好及時送院搶救撿回一命;

狄娜趕去醫院探望,公開回應:

「外界的傳說我不在乎,李志中與我是三年半的朋友,他會了解,也會明白,但我不會嫁給他。」

事件發生後,劉家傑則以一封公開信向狄娜表白:「一紙婚書,不能阻擋這三十年來一份不平凡的情意」,隨即與妻子離婚。

狄娜先是勸對方回家,別為她做出傻事,在其離婚後交往四年,以分手告終。

1975年末,狄娜正式宣佈息影,電視節目上也銷聲匿跡。

她在自傳裡寫道:

「我做了幾十年非常正經、非常嚴肅的工作,但你翻開報紙,凡一講到我,不管是雜誌報紙,一定會登我以前《大軍閥》裡的[裸·照],這一樣你永遠都甩不掉。」

人們以為她像流星一樣劃過時,她正在另一個舞臺上精彩。

05.游走政商界,經營衛星導航系統

早年在泰國遊走政商界的狄娜,積累的不僅僅是第一桶金,更是她長袖善舞的人脈和交際手段。

1972年申請破產,但4年後,狄娜就還清了70萬債務,成功撤銷破產令,而負責審批她破產案的官員,轉身成為她旗下企業的財務總監。

息影以後,她運用自身海外的關係,迅速找到資金和合夥人在美國成立公司。

70至80年代,狄娜旗下的「人民集團」與義大利財政部直轄控股的ALENIA公司合作。

她的公司投資了飛機製造業,不僅生產商務豪華客機,還有海岸巡邏直升機。

2004年她還作為顧問,參與歐盟發展「伽利略」全球衛星導航定位系統。

在運籌帷幄之間,狄娜的身家暴漲至20億,定居在葡萄牙,擁有占地2.8萬平方公尺的超級豪宅莊園——馨苑,前院養了1000多條錦鯉,後院養有幾隻孔雀。

昔日片場豔星,華麗轉身成了商界實業家,被人們稱道為香港「奇女子」。

和尋常女子不同,愛情,不過是精彩生活的點綴,事業,才是她真正的追求。

06.「我的人生沒有白過」

90年代初,狄娜因幫助GUCCI品牌開拓中國市場,與家族繼承人毛裡齊奧·古奇相識,相互欣賞,古奇先生還為她大播情歌、暗生情愫。

可惜不久後,古奇被離婚的前妻買兇殺害,兩個人的關係嘎然而止。

她唯一的女兒馬天如,也執意從1995年開始歷經7年手術,悄悄變性成為男人。

作為母親,她難以接受卻不得不接受。

她出書《從母到友》,講述養育孩子鮮為人知的心路歷程,接著出版《戰道——北京大商戰》和《戰道——國際大商戰》兩本書,講述息影后從商的經歷。

直到2009年發現患有癌症,還堅持在病榻上寫了最後一本自傳《電影——我的荒謬》,講述了自己早年從影的經歷,自述被超過上千個男人追求。

她說:

「我性格很堅強,絕不會怨天尤人,多謝上天,我的人生沒有白過。」

2010年3月,狄娜經歷四次手術後病逝,遺作《電影——我的荒謬》隨即正式發行,一時洛陽紙貴。

此後,一位羅姓男士在國外出書,提及和狄娜1990年結婚相伴20年,稱」兩人二十年姻緣是上天的眷顧」。

誰是她的情人或丈夫,已不重要。

狄娜從來不需要依附于婚姻,自顧自精彩。

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

一路走來,她獨立,堅強,去自己喜歡的地方,過自己喜歡的生活,做自己喜歡的事。

她把自己的一生,活出了旁人難以企及的多姿多彩。

說說誰是你心中的傳奇女子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