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童的白發,趙雅芝的皺紋,打了多少「整容臉」女明星的臉?

又有女明星被嘲美人遲暮了,這次是葉童。

早前女神節,59歲的葉童在社交媒體曬出了自己的照片,許久沒露面的她笑容滿面和友人合影,自然露出了滿頭白發。然后呢,就被網友吐槽了。

59歲有皺紋白發不是很正常嗎?但網友說女明星怎麼可以不注重保養,吐槽葉童白發滿頭、皺紋很多,整個人看上去十分消瘦并且面容枯槁,哇塞失望啊失望,「她再也不是我們心目中的許仙了」。

看完吐槽我心中只有一萬個問號,59歲沒皺紋沒白發才配做女明星嗎?葉童會老,許仙不會老?難怪娛樂圈那麼多女明星會無法面對容顏老去的事實了!

這幾年,好像整容、打美容針都成了行業基本款。普通觀眾看多了都能熟練地分辨誰打了玻尿酸誰做了微整,完全不整容自然老去的女明星反倒成了行業異數。

但歲月不敗美人只是美好的形容詞,沒有人能夠挽回逝去的時間,每個人最終都會老去。于是總有頂著一張不整容的素顏出來見人的女明星,被觀眾送上那熟悉的八個字——容顏老去,美人遲暮。

但,她們明明還那麼美啊,那一張張自然優雅老去的臉,難道不夠甩整容臉幾條街嗎?

接下來,請允許我帶大家看一看10位自然老去的女明星的臉,這些曾經的絕色美人,如今有的盡顯老態,還有的白發上頭,可在這個濾鏡即正義,美顏是王道的時代,那一條條皺紋里,分明藏著時光醞釀的美。

1、 葉童:莫對新花羞白發

說起葉童,很多人第一反應是俊,不是美。但葉童年輕時其實很美。

葉童第一次女扮男裝,是在1990年電影版《笑傲江湖》中,飾演小師妹岳靈珊。

相對原著,葉童把小師妹的呆、萌、靈氣演繹得淋漓盡致,和許冠杰一起唱《滄海一聲笑》的場景名垂武俠片史了。

到《新白娘子傳奇》,導演一開始考慮的是林青霞反串,林青霞不演,找來找去,找到葉童,葉童骨相硬朗,男裝清俊儒雅,白衣翩翩一回眸,完全符合《白蛇傳》對許仙的描寫。

但導演知道她已經29歲時,猶豫了許久,葉童直接問:「你還有年齡歧視嗎?」導演才定下葉童,沒想到會成就經典。

到了《倚天屠龍記》,原本找葉童演殷素素,趙敏找的是袁潔瑩,但袁潔瑩拒絕,葉童臨時頂上去。

結果造型師太莫名其妙,周海媚的造型堪稱完美,到了敏郡主,基本一套青布衣服演到底,葉童只能用演技死撐。

這些男裝角色給觀眾印象太深了,這屆觀眾已經不記得她在港片中其實演得多半是嫵媚的角色。

葉童是兩屆金像獎影后,21歲已經拿到影后獎杯。

張國榮夸她:「如果我做導演,首部戲一定找葉童,她講對白,做每一個表情,都揮灑自如」。又說「按出道時間和資歷而言,葉童的成就應該高過張曼玉一些。」

但讓觀眾get到她的美,還是1995年跟周潤發合作的《和平飯店》,她演一個騙人不眨眼的風塵女子,

角色透著股野性,唱歌的時候美到超凡脫俗。

在那個美人輩出的港片黃金年代,葉童在一群耀眼的女明星中不算最美的那波,但又保持著一份獨特的魅力。

她最美的瞬間,都留在了電影里。

現實中她自有一份灑脫率性的美。

老公花心到街知巷聞,她留下金句:「我就不會生了,我老公就還有機會,他這麼花心,如果有,也是我老公的兒子,不是我兒子!」

最近幾年一露面就被媒體吐槽骨瘦嶙峋,但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許官人」,依然可以面對鏡頭保持自我,開心歡笑。

又老又丑嗎?我覺得她笑得很美。

2、 劉雪華:瓊瑤女郎老了,渾身是戲真美

劉雪華1959年出生,今年62歲,年輕時劉雪華是楚楚動人的美少女,一雙眼睛像蒙了一層霧一樣。看起來像林青霞。

畢業后,劉進了邵氏影業,先后拍過《情劫》等電影,后來轉戰台灣,連續五年演出瓊瑤的作品,留下了《幾度夕陽紅》、《煙雨濛濛》、《在水一方》、《庭院深深》這些經典,成為80年代最經典的「瓊瑤女郎」。

劉雪華當年的長相很符合瓊瑤劇女主的形象,溫婉動人,沒有半點攻擊性,尤其是一雙楚楚可憐的大眼睛,很容易就帶出幾分「苦相「。

她還有一手絕活是哭戲,流幾滴眼淚,眼淚停在臉上什麼位置,都能精準掌控,這屆靠眼藥水演哭戲的女演員在當年是接不到戲的。

劉雪華的花期不短,34歲還在瓊瑤劇演女主,后來退下來演婆婆媽媽,當年的苦情戲女主,臉色一變就演出家主的氣場,這就是演技的魔力。

《終極筆記》里她一身黑色旗袍演「霍仙姑」,白發上頭,一個眼神,一句臺詞都是戲。

濃密的頭髮,得體的穿著打扮和自身的貴氣都讓人覺得,原來人到晚年,還可以這麼美。

3、 葉倩文:港風美人60,瀟灑走一回很美

上次這位港風經典美人被吐槽變老,還是在林子祥驚艷四座的《我們的歌》。

葉倩文一頭白發出鏡給老公加油,網友卻說:沒想到葉倩文都這麼老了。

葉倩文年輕時是五官明艷,自帶貴氣的明艷掛美人。

很多人對她的記憶是港樂天后。其實她戲演得不少,徐克的《刀馬旦》里,她和林青霞、鐘楚紅合作,在兩個港片絕色大美人面前半點不落下風。

《喋血雙雄》她一出場驚艷時光,溫婉清麗,楚楚可憐,一雙濃眉大眼美得讓人不敢直視。

她一首「在每一天 我在流連 」,不但讓周潤髮飾演的小莊心甘情愿為她赴湯蹈火,還讓錄像廳的賈科長對《淺醉一生》念念不忘。

在影壇太紅也有煩惱,黑社會找到她,拍著桌子威脅她同時拍幾個戲,她正面剛過去:「我不軋戲,要麼殺了我。」

黑社會竟然就此作罷。

后來葉倩文淡出影壇,是把戰場放在了歌壇,金像獎上,電影主題曲《倩女幽魂》和她唱的插曲《黎明不要來》同時獲得提名,最后是《黎明不要來》獲獎。

林子祥為她量身打造幾張專輯,讓她一舉斬獲三大金曲獎,也因此奠定了在歌壇上的天后地位。

結果她登上十大勁歌金曲的頒獎舞臺,當著所有人向林子祥高調示愛,哪怕從此背負「小三」罵名,星途變幻也在所不惜。

這些年她和林子祥的愛情起伏跌宕,經歷過出軌傳言,林子祥重傷,直到今年東方衛視跨年演唱會,兩人在寒風里再唱起當年的金曲《選擇》,所有的傳言都不攻自破了。

如今60歲的她,雖然白了頭髮,但就敢對著鏡頭笑顏如初,一代港風美人,骨子里的瀟灑果然是這屆女明星學不來的。

4、 趙雅芝:美人總會老去,白發動人

說到不老女神,跳不過趙雅芝,有人知道趙雅芝已經68歲了嗎?

年輕時的趙雅芝,五官精致,氣質溫婉,演的都是《上海灘》的馮程程、《倚天屠龍記》的周芷若這樣的大美人。

但她的顏巔其實是30歲以后,看過《戲說乾隆》 的觀眾至今記得鹽幫幫主程淮秀的結局,乾隆想讓她進宮,她說:「宮門一入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鄭少秋笑著問,你有蕭郎嗎?她說,鹽幫。

那一刻的趙雅芝真的太美了。古裝劇有多少美人能拒絕皇上呢?

論花期長趙雅芝不帶怕的,演《狀元花》她已經40出頭了,多少40+女星能有這眼神,能笑得這麼清純,好像眼睛會說話的?

49歲的時候出演《西關大少》,她依然美得驚心動魄啊。

但再抗老的美人也有老去的一天。

近兩年的趙雅芝真的是老了,失去精修和濾鏡,生圖中的大美人眼窩凹陷、法令紋明顯,脖子上的紋路更是出賣了她的年齡。

但那份女神的氣質,東方女性的優雅是歲月帶不走的啊,老去的女神就不是女神了嗎?

5、 邱淑貞:53歲港片女神,依然完勝這屆晶女郎

90年代巔峰期的王晶拍邱淑貞,算是把「又純又欲」拍得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王晶的鏡頭是真的愛邱淑貞,拍《賭神2》,高進怎麼贏的牌觀眾未必記得,玫瑰咬牌的樣子一代人都記得。

到《倚天屠龍記》。小昭的戲份堪稱第一女主,哪怕張敏美得空前絕后,觀眾也忘不了紅衣紅唇的小昭。

后來那麼多版小昭,遇到陳孝萱這樣的版本還好,遇到年初的王晶新版倚天,對比就過于慘烈。

但觀眾太在意她的美貌,反倒忽略了邱淑貞當時的演技其實很有感染力,雖然不是科班出身,但她的每一個表情都是生動又傳達準確的。

這屆小花和當年的邱淑貞比美貌未必比得過,比演技還是差遠了。

一代港片女神不是那麼容易當的。

可惜后來和王晶拆伙,邱淑貞也很快退圈。

嫁入豪門的邱淑貞也沒有刻意保養,富太太常做的微整在她自然老去的臉上是看不到的,如今女神臉上衰老的痕跡其實很明顯,但神奇的是,她年輕時的嫵媚不再,歲月帶給她另一種美。

她的大女兒沈月被稱為港圈「最美星二代」,沈月的長相確實優越,也很明顯遺傳了邱淑貞的美貌,但正青春的沈月和年過50歲的邱淑貞站在一起,老實港還是邱淑貞贏了。

不是歲月從不敗美人,只是美人從歲月里獲得滋養,把歲月轉換成了另一種美。

回頭看當年的不老女神,真是各有各的美,在有幾千年歷史沉淀的審美下,美就該是這麼多元的。

而那些當年為女神魂牽夢繞的男孩們,一個個終于長大,老去,女神們歲月中的影像,成為我們逝去的青春的一部分。

為什麼當年的女神那麼美?

因為她們都綻放在自己的時代里。

每位女神都有著自然清新的容貌,她們的美麗都很真實,且有著生動準確的演技。一個個故事演繹得引人入勝。觀眾難忘這些美人,也是在懷念那個貨真價實不摻水的年代。

港風女神背后,有著一個港娛黃金年代托底,她們的光芒是和港片港樂一同綻放的,港娛璀璨,她們也美得五彩繽紛。

如今這屆呢,觀眾對整容臉已經習以為常了,美也是整齊劃一的。

但那一張張 「塑料感」明顯,每個表情都很僵硬的臉,真的比自然老去的臉更美嗎?

哪怕是昔日的女神「最美郭芙」傅明憲,

也經不起觸目驚心的假體的「摧殘」,自然老去不好嗎?

別誤會。我不是反對整容,追求美是沒錯的。

我真正看不下去的,是這屆娛樂圈不能容忍女神變老這件事,而在許多人眼里,變老就是變丑。

但什麼是女神真正的美?

是自然老去。

是把歲月留下的皺紋、眼袋、白發當成時光的饋贈,至少,不應該是敵人。

但今天的娛樂圈,卻沉浸在一片濾鏡里,我們這代觀眾好像默認了,美人是不可以老的。

結果越是拼命想留住美貌,反而讓它流失得更快。

真正的美人,總會像花兒一樣自然而然地老去,但這些悠長的美,你有多久沒看到了?

很少,太少了。

不是不老女神絕跡了。而是這屆觀眾,已經容不下真實的不老女神。

女神都是會老的,不老的從來不是女神的樣貌、肌膚,白發一定會上頭,皺紋一定會上臉,哪有人真的不老呢?所謂不老女神,只是從時光中獲得了另一種美。

「遲暮」雖然是不可避免的遺憾,但自然規律并不可怕,可怕是這屆觀眾已經不接受自然規律,寧愿相信濾鏡下永不衰竭的玫瑰。

女明星也會承受人們以「愛」為名的「美的裹挾」,成為被架在神壇上的「女神」,她不出來,人們惋惜看不見她,她一出來,又有人說美人遲暮。

也許那些人想要的是永遠停留在年輕時代的女神,但真正的美不是那麼狹隘的。

美不應該是一道非此即彼的是非題,而是一道無限多元的選擇題,白發和皺紋,其實很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