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N遍《情深深雨濛濛》,才懂傅文佩雖然輸了婚姻,卻贏了人生

民國初年,哈爾濱的街頭,發生了一場交通事故。

18歲的傅文佩差點被一匹駿馬踩踏,命殞當場。

幸好馬的主人及時拉住了馬兒,才避免了一場慘劇。

當文佩坐在地上,驚魂未定,卻聽到高頭大馬上的男人注視著她,問道:「 傷了哪里?

那是一個身穿軍裝的男人,威風凜凜,目光如炬。他是陸振華,在東北名號極盛,人稱黑豹子。

文佩抬眼,眼神怯怯,誠實地說:「 我……我沒事。」

她的聲音發抖,有劫后余生的害怕,也有被一個威嚴的男人逼視的慌張。

當男人看到她的臉后,眼中卻慢慢露出了溫柔,聲音依舊很嚴肅,追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

文佩的姨媽本來要替文佩回答的,卻被陸振華拒絕。

文佩只好自己乖巧地回答:「 我姓傅,叫文佩。

文佩沒有想到,短短兩句話后,她的命運在此發生了逆轉。

當下,陸振華的副官便隨著文佩回到了傅家,同時帶著聘禮,要娶文佩為陸振華的八夫人。

文佩驚詫得睜大了眼睛,父母也是驚掉了下巴。

彼時,文佩已經許配了人家,只是未過門而已。面對這樣荒唐的事情,父母據理力爭,卻依舊敗在了黑豹子的權勢下。

01

三日后,文佩便過門了。她的新娘裝是一身紅色的騎馬裝,由陸振華為她準備。家人都覺得怪異,卻又無可奈何。

婚禮現場,賓客滿堂,富麗堂皇,極為盛大。

文佩挽著陸振華的手臂,恭順地走在賓客中間,默默地感受著這個男人的魅力。

婚禮儀式上,陸振華挽起文佩的手,當著滿堂賓客,深情地對她說:「 你真是一個漂亮的新娘,文佩,我這雙手會打一個天下給你!」那時,文佩的心跳得快極了。

一個18歲的女孩子,未接觸過異性,不曾談過戀愛,當一個威武不凡的男子對她表達寵愛,誰又能拒絕呢?

文佩情不自禁地愛上了陸振華。

婚后的一年,文佩的生活是幸福的。

她錦衣玉食,衣食住行都有下人照顧;丈夫對她溫柔多情,每當他騎馬歸來,振華總會揮著馬鞭,高喊著文佩的名字,將她深深地攬入懷中。

那時的文佩幸福得天旋地轉。

但,那樣的幸福只持續了短短一年。

02

一年后,雪琴來了。

當雪琴進門時,文佩還沉浸在幸福中,來不及抽身。

一樣的富麗堂皇,一樣的賓客如云,屬于雪琴的婚禮,如同一年前文佩的婚禮一般盛大。

但是,新娘已經換了人。

文佩遠遠地站在回廊里,聽著大廳里的人聲喧囂,久久地站著,全府上下都在慶賀九夫人的到來,無人理會她的落寞。

文佩的姨媽在旁,愧疚于如果不是她,文佩就不會碰到陸振華。

文佩戚戚然,安慰姨媽:「 我也過了一段好日子,一段很新鮮,很刺激,很讓人難忘的日子。

但姨媽又不禁感嘆:「 才一年啊!未免也太短了。

聽聞此言,文佩的心又墮入了痛苦的深淵。

對于處境,她無能為力,也無可奈何,只能默默接受。

03

雪琴來到陸府后,陸振華便不常到其他夫人的房間了。

但,文佩還是得寵的,最大的原因是為陸振華生下了心萍。因為心萍是所有孩子中最像萍萍的緣故,文佩分得了陸振華的寵愛。

三年后,文佩又生下了另一個女兒依萍。

她時常帶著兩個女兒一起彈琴,一起讀書,陸振華滿意地看著她們母女,生活其樂融融。

但,天有不測風云,心萍突然生了很嚴重的肺病。昏迷不醒,陸振華帶著心萍去了醫院,卻帶回了最慘痛的消息。

心萍就那麼死在了醫院里。

文佩后悔,在心萍的最后一刻,她沒有守在她的身旁。

她崩潰了。但陸振華并沒有因為心萍的離世,而更加疼惜文佩。反而,隨著心萍的離世,陸振華對她的寵愛也日漸消失。

九一八事變后,東北淪陷,陸家舉家遷移到了上海。

文佩憑著心萍母親的身份免除了被拋棄在東北的命運,也隨著陸振華來到了上海。

04

來到上海后,才是文佩苦難的開始。

溫柔軟弱的她,成為了宅斗的犧牲品。

雪琴向來將文佩視作宿敵,對她百般苛責,來到上海后,她憑借生下老來子爾杰,母憑子貴,更是騎到了文佩頭上。

一次,因為雪琴故意找茬,與文佩爭執,意外將一碗滾燙的參湯潑在了爾杰身上,雪琴小題大做將所有錯扣在了文佩頭上,文佩百口莫辯。

彼時,陸振華早已經對文佩失了愛意,不分青紅皂白便將文佩一頓毒打。

這件事的結局是:文佩不得不離開了陸家。

05

離開陸家后,文佩與依萍住在了一間租來的小屋里。

一住就是五年。

春去秋來,日子匆匆,陸振華從未來看過她一眼。獨居的日子里,皺紋爬上了文佩的臉龐,白發也肆意生長在了她的鬢角。

文佩過早地衰老了。

她們母女的生活費,每個月由依萍到陸家去拿。福煦路的陸家那般富庶,而文佩母女是那麼清貧。

文佩以為這樣平凡的日子會持續下去,卻不料依萍在某個傾盆大雨的夜晚從陸家回來時,遍體傷痕。

因為依萍去拿生活費時,「頂撞」了陸振華,所以她便被打得皮開肉綻。

依萍倔強地說再也不用陸振華的錢,要獨立,文佩心疼著女兒,答應了。

19歲的依萍開始找工作。

當依萍終于在一家貿易行找到職位,文佩為女兒無比高興。

對于這份每月五十塊錢,但每晚都要值夜班的工作,出于對依萍的信任,文佩沒有絲毫懷疑。

母女相依的日子終于看到了光亮。

06

但是,一日,陸振華突然便出現在了文佩的生活里。

那是五年以來,文佩第一次見陸振華。他依舊是記憶里那般的威風凜凜。

對于這個不速之客,文佩沒有拒絕,反而膽戰心驚地讓陸振華進了屋,并恭順地給他倒了茶。

不想卻迎來了破口大罵:

你為什麼糟蹋依萍,你居然讓她在舞廳里當歌女,你是不是腦筋不清楚?難道你一直蒙在鼓里嗎?你居然這麼糊涂?你要把她弄得身敗名裂嗎?我簡直對你失望透頂!

陸振華說罷便摔門而去,沒有留給文佩一點辯駁的余地。

她的丈夫,五年來一直是甩手掌柜,此刻竟然把所有的不滿都怪怨到了她的頭上。

面對指責,文佩無言以對,只能默默流淚。

五年前,她是軟弱的;五年后,她依舊如此。

依萍回來,看到母親的淚水,終于交代了實情。

文佩哭著要求依萍辭掉大上海的工作,依萍拒絕著。幸而有何書桓,母女倆最終在書桓對依萍的守護承諾下,和好如初。

07

文佩的日子重新回歸平靜,但又不再似從前。

因為,陸振華重新回到了文佩的生活里。

他為她的女兒送騎馬裝,他開始關心她的頭疼,他開始關心她所住的屋子太過簡陋。因為可云與尓豪事情的暴露,陸振華更是明白了文佩的善良寬厚。

后來,在李副官的助攻下,走錯大半生的陸振華終于改變生活方向,要重新為文佩母女買一幢房子,并要搬來與文佩母女一起住。

陸振華做這個決定的時,咨詢了文佩的意見,文佩依舊恭順地回答:「 振華,只要……你不嫌棄,你說什麼我都愿意。

文佩五年的等待,終于等到了夢寐以求的結果。

然而,如果不是因為雪琴壞得太過火,陸振華又怎能想起胡同陋室里還有一個文佩?文佩的被動等待里,浸滿了太多淚水。

可惜,故事的結局,終究還是帶著遺憾的。

當上海淪陷,陸振華不幸死在了日本兵手中,陸振華對文佩的彌補終究沒有實現。

在陸振華的葬禮上,文佩才明白自己只是個替身。

溫柔似水,艷若桃李,其實文佩比萍萍更美,但,她所有的美麗,都被「替身」二字擋住了光芒。

她的一生終究是被辜負,被浪費了。

08

初看《情深深雨濛濛》時,一直在疑惑為什麼文佩被拋棄五年,依然愿意接受陸振華?她真得沒有自尊,沒有骨氣?!

看了數遍,才明白文佩對于陸振華的重新接納,原因有很多:

一、文佩深受封建禮教的影響。

文佩出身在書香門第,她飽讀四書五經,所學到的禮義廉恥,也是禁錮她精神的枷鎖。

在那些書中,無不闡述著「夫為妻綱」,「女子以夫為天」「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封建禮教。

而在婚姻中,文佩也是這樣做了。

在陸振華面前,她永遠低眉順眼,小心翼翼,唯唯諾諾,她誠惶誠恐的模樣讓觀眾心疼。

她會因為陸振華送依萍一件騎馬裝,為女兒高興得歡欣雀躍,早已經忘記上次來時,陸振華把她罵得狗血噴頭;

她也會因為陸振華隨口一句要她陪同去看夢萍,她便愿意羊入虎口,在醫院,她果然差點被雪琴撕扒了;

對于丈夫,文佩的不懂拒絕,讓她遍體鱗傷。

但,文佩并不是沒有尊嚴,只是封建糟粕早已經滲透到了她的靈魂里。

二、文佩深愛著陸振華。

盡管文佩是被陸振華「搶」回了陸府,盡管陸振華對她的愛十分短暫,但這不妨礙文佩對陸振華的迷戀。

在文佩心中,陸振華是這樣的: 人長得漂亮,威武神氣,不同于凡人

對陸振華陪伴她短暫的一年,文佩如斯評價: 那是好日子,很新鮮,很刺激

對于陸振華的移情別戀,她又這樣解釋: 他不是一個無情的人,非但不是無情,感情還非常強烈。

文佩對于陸振華的描述,總是帶著光暈與偏愛。

「因為深愛,所以慈悲」,縱然陸振華辜負文佩千百遍,但文佩依舊會愛他如初。

三、文佩的人生智慧。

文佩其實很聰明。

她明白「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也懂得「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看」的道理。

陸振華曾經問過文佩,她不怨他,不恨他嗎?

她說,心里從來沒有這兩個字,我只有一個字:等。

對于雪琴的品行,文佩最了解不過。刁鉆跋扈,出軌,私生子,欺負李副官一家,惡行累累,德不配位,必有殃災,所以文佩一直在默默等待。

她默默地與李副官一家交好,嚴格教育著自己的女兒。當雪琴終于自己出局時,文佩等到了自己的機會。

私以為,那等待,一直持續了五年,帶著癡情也帶著謀劃,當陸振華主動而來時,文佩自然會接受。

09

其實,如今再看《情深深雨濛濛》,發現文佩并沒有印象中那般悲慘,盡管在婚姻中,文佩著實輸了,但在婚姻外,文佩的人生其實很圓滿:

文佩并沒有因為離開陸振華就自怨自艾,墮落下沉,反而,她的生活過得有滋有味。

她的小屋是租住的,但,文佩還是把小屋收拾得窗明幾凈,墻上有書法裝飾,房中有雛菊點綴,她的住所樸素清雅;

她常年一身粗布衣服,卻永遠干凈整潔;

她與鄰居交往甚好,依萍過生日,會有人半夜專程送來壽桃;

她與李副官一家交往甚好,所以,她的生活從來不是孤立無援,關鍵時候,李副官還在為她講話。

她教育的依萍,正直善良,才華橫溢,懂得感恩,敢愛敢恨,此外,她還收獲了高配女婿何書桓。

這些都是為什麼陸老爺子來到文佩家中后,一次又一次地流連忘返,甚至直接厚著臉皮,提出要和文佩一起住。看厭了雪琴的刁鉆花哨,文佩的樸素溫和竟然那般舒服。

「你若盛開,清風自來。」

或許,在婚姻里,文佩被雪琴的心機反襯得手足無措;但,在婚姻之外,文佩才是最大的贏家。

【互動】

你還記得文佩嗎?來評論區和我們一起交流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