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染致命病毒瘋狂傳播,黃秋生的《伊波拉病毒》夠嚇人

有這麼一部電影被譽為 港片的下限,在當時放映時造成了社會不小的轟動。黃秋生更是憑借此片獲得了「變態專業戶」的稱號。

廢話說少,就讓小編為大家帶來這部 《伊波拉病毒》

一部病毒感染的限制類電影,嚇壞了多少觀眾

阿基是一名底層古惑仔,終日被人瞧不起。一日他與大嫂私會被老大撞見,盛怒之下的老大對他拳打腳踢,更是要對阿基執行家法。一怒之下阿基奮起反擊,殘忍將老大、大嫂、小弟三人滅口,就當他將魔掌伸向老大的女兒小麗時,幸好有路人趕來,小麗才躲過一劫,阿基自知香港是待不下去了,遠渡南非逃亡。這一跑就是十多年。而幸存的小麗也蒙受童年陰影,對阿基身上的血腥味終身難忘。

逃亡到南非的阿基日子并不好過,他來到一家中餐館打工,整日受到老板、老板娘的謾罵和欺負,由于是逃犯,他干著最多的活,拿著最少的工資。

阿基也是男人,也會有需求。在南非呆了十多年,他尋求各種手段解決身體需求但都未果,終于在一次和老板到當地土著部落購進廉價豬肉時,阿基對一名得病虛弱的黑人婦女進行了侵害,卻不想在施暴過程中婦女卻開始全身痙攣,阿基再次兇相畢露,殺害了這名女子。

回到餐館的阿基發起了高燒、癱瘓在床。從診所大夫那里老板得知,阿基他們去過的部落正在爆發伊波拉病毒,這伊波拉病毒是一種高致命性傳染病,這種病毒通過體液傳播,在犯病初期癥狀和感冒類似會出現高燒,身體痙攣,在72小時之內病毒會慢慢侵蝕病人內臟,之后會七孔流血暴斃而亡。

就在老板娘要將阿基扔走時,阿基卻恢復了清醒。原來伊波拉病毒雖然可怕,但是在一千萬個人中會有一個人存在抗體,這種人初期會發高燒之后就會痊愈,但是這種人會作為帶菌者傳染他人。而阿基就是那千萬分之一的幸運兒,回想起老板二人對自己的不公,阿基對老板一家痛下殺手,具體處理方法可參照《八仙飯店》。

與此同時,當年幸免于難的小麗已長大成人,她作為空姐來到南非,在阿基的餐廳,她又聞到了令自己作嘔的血腥味,她懷疑阿基就是當年殺害自己父母的兇手,可是南非警方以證據不足為由敷衍過去。

第二天,吃了由老板「食材」和混有阿基血液的漢堡包,引起了眾多食客感染了伊波拉病毒,南非陷入一片混亂,而阿基早就帶著老板的積蓄變成一名富有的海歸商人回到了香港。

回到香港的阿基肆意揮霍老板的鈔票。他入駐高檔酒店,更是找來兩個女郎開葷,卻不曾想在風流過程中,并沒有采取安全措施,他的口水、體液遍布各處。兩名跟他有過親密接觸的女郎不久之后病毒爆發被送進醫院,直到警方介入,才得知恐怖的伊波拉已經從南非傳到了香港。

小麗將阿基南非的行蹤告訴了警方,順著女郎老板提供的線索,以及南非警方的聯系,警察推測出阿基除了背負多條人命外更攜帶著伊波拉病毒。

而此時的阿基正與曾經的初戀女友重溫舊夢,他更是利用鈔票打發了初戀女友的毒癮丈夫,不成想女友丈夫喝了一口阿基放在桌上的啤酒,也感染了病毒。

還不知自己是宿主身份的阿基帶著初戀女友和女兒逛商場,吃雪糕,所到之處均,他的口水四散各處。又有多人受到感染。

越來越多的人受到感染,社會儼然陷入了生化危機。初戀女友通過電視得知了阿基不僅是在逃殺人犯,更是伊波拉病毒攜帶者的事實,用計將阿基反鎖家中。可生命力頑強的阿基怎會束手就擒,他跳出窗戶劫持了女友的女兒,企圖逃竄。

當警方告知他是超級病原體之后,阿基更加肆無忌憚,他全然不顧無辜的路人,向周圍瘋狂吐口水,將受傷的血液噴灑到各處,大量市民收到了他的體液襲擊。而劫持的女孩也被他勒死。中了麻醉彈的阿基硬生生剜下自己的肉,與警察殊死搏斗。最終邪不壓正,阿基被汽油點燃,被眾人擊斃,一個混世魔王就此殞命。

防疫部門對殘留在各處的阿基口水、血液進行清潔,事件暫告一段落。卻不成想,阿基剜下的那塊肉被一只寵物狗吃掉,而這只狗還和自己的小主人親昵無比,一場災難還在暗流涌動……

疫情危機的后啟示之作

說是驚悚片,《伊波拉病毒》更像是一部災難片。相比于地震、海嘯等自然災害,病毒入侵更令人毛骨悚然,因為他們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也造成了無形的恐怖交織在生活中。片中有幾個穿戴防護服,戴口罩的細節在現在看來更是貼近了我們的生活。影片結尾設置的懸念更給觀眾帶來了深深的絕望。不知當年的編導有沒有想過在未来真的誕生了一場生化危機呢?

隨著2020年疫情的爆發,如今再看《伊波拉病毒》別有一番感觸,與兇殺相比,阿基儼然就是一個巨大的伊波拉病毒。除了草菅人命,他更是利用自己的病毒作為武器威脅眾人,危害更加巨大。不愧是一代「毒王」。

邱禮濤的病變三部曲邱禮濤攜手黃秋生拍攝了在碟片界赫赫有名的三部電影《八仙飯店》、《伊波拉病毒》、《失眠》,這三部影片均是由黃秋生主演(這里暫不提黃秋生的個人品行)。

對社會公共秩序的無視導致了主角做出了過激行為,視人命為草芥,看似十惡不赦卻都事出有因,都是底層人物,與之前小編所講述的《的士判官》主角備受同情不同,(詳情可參照妻兒被出租司機害死,男子怒變的士屠夫,黃秋生這部電影備受爭議) 阿雞一直飽受老板、老板娘的辱罵,欺負,令人心生幾絲憐憫,但是當他得到老板二人的財產后,對待酒店服務員、應援女郎卻是目中無人,又充分顯示了人性的劣根性。

與《八仙飯店》相比,導演很巧妙地讓主人公阿基經歷了各種磨難,受人白眼,一夜暴富,被女友出賣使他的形象瞬間變得立體。也加深了觀眾印象,在限制級畫面下講述的仍是人性善惡美丑問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