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搞笑的洪金寶,拍了部嚴肅的恐怖經典,卻未能獲得市場的認可

1980年,洪金寶在嘉禾的支持之下,成立了「寶禾電影」,并憑借一部《鬼打鬼》,開啟了「洪家班」的港片票房時代,同時也掀起了一股「靈幻題材」的恐怖喜劇熱潮。

雖然憑借喜劇作品馳騁票房,但洪金寶卻并不想讓自己的電影事業,一直鎖定在喜劇大銀幕之上。

80年代中期,洪金寶與岑建勛、潘迪生合作,成立了「德寶電影」,開始對喜劇之外的其他電影題材,展開創作嘗試。

1985年,洪金寶就嘗試了一把自我突破,以監制身份,為「德寶電影」籌備了恐怖題材作品——《生死線》。

熟悉洪金寶的觀眾都知道,「洪家班」的恐怖片作品,經常是「恐怖」、「喜劇」、「功夫」、「靈幻」等多種元素大亂燉。

然而在這部《生死線》里,洪金寶放棄了搞笑的喜劇表演,也放棄了「靈幻鬼神」這樣的電影噱頭,更放棄了極具票房親和力的功夫打斗,為觀眾呈現了一個極為嚴肅、極具深意的恐怖故事。

這部《生死線》的制作精良,可是上映后卻被市場觀眾所冷落。本期,我們就來聊一聊,這部由「德寶電影」出品、洪金寶監制的恐怖經典《生死線》。

80年代初的洪金寶,在喜劇作品中的表現過于活躍,為了不讓觀眾們誤會《生死線》是喜劇作品。洪金寶放棄了出演該片,也放棄了該片的導演工作,只是以監制的身份,在幕后統籌全局。

而該片的導演工作,落到了梁普智身上,男主角則由「五福星」之一的「卷毛」岑建勛出演。

在80年代的港片大銀幕上,梁普智也是一位極具影響力的人物。1984年,梁普智為周潤發拍攝了《等待黎明》。

這部作品,不僅讓周潤發拿下了「亞洲影帝」的獎杯,同時也讓梁導自己,獲得了「最佳導演」的提名。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張國榮的《殺之戀》、尊龍的《上海1920》,也都是出自梁普智導演之手。

有這樣一位實力派導演助陣,《生死線》的表現效果,自然是不會落入俗套。接下來,我們就好好聊聊這部《生死線》的故事。

電影的一開始,在一座偏僻的孤島上,生活著一家四口,分別是殷老太太和他的三個兒子大發(陳龍飾演)、二發(陳敬飾演)、三發(程守一飾演)。

三發患有先天性智力缺陷,為了讓三發順利成婚,老太太慫恿大發、二發,綁架了女孩「阿寶」(袁麗嫦飾演),讓其與三發完婚。

在殷家人的威逼之下,阿寶穿上了喜服,帶上了殷家的家傳戒指,與三發拜天地、入洞房。

即將行房之時,老太太對阿寶進行了驗身,結果發現,阿寶并非是黃花大閨女。

思想保守的老太太,責罵了阿寶一頓,并表示阿寶不能成為殷家的兒媳婦,還取下了阿寶手上的家傳戒指。

好不容易綁來了一個女人,結果卻不能成為自己的三兒媳。憤懣之下,老太太一命嗚呼。

在老太太的葬禮上,大發表示,一定會完成母親的遺愿,為三弟挑選一個黃花大閨女,讓其盡快完婚。

殷家舉辦葬禮之際,阿寶打算逃離小島,可惜被大發發現,抓了回來。大發擔心阿寶逃跑后,會去報警,于是將她鎖在樹林深處的房屋之內,還戳傷了阿寶的腳,以示警戒。

地理老師「卷毛」(岑建勛飾演),帶著三男三女六名學生,來到孤島露營。

來的路上,船家告訴卷毛等人,這座孤島上以前有人居住,但現在人都搬走了,島上的醫院、警察局、郵局也都撤走了。在這樣的地方露營,非常危險。可是卷毛表示,只有這樣的環境,才更容易接近大自然。

眾人登島之后,卷毛告訴船家,兩日后再來接大家。船家一口答應,并開船離開。此時的卷毛等人,怎麼也想不到,接下來的兩天,會是他們人生中,最漫長、最絕望的兩天。

登島之后,卷毛等人遇到了殷氏三兄弟。二發非常熱情地為眾人帶路,大發也告誡卷毛,不要到樹林深處去,那里很容易迷路。

當夜,卷毛帶著學生,在海邊燒烤。殷氏三兄弟也帶來了啤酒、海膽炒飯,與眾人一同分享。

聚會上,三發看上了女學生「麗思」。于是在第二天,大發拿著家中的祖傳戒指,找到卷毛,希望卷毛代替麗思的家長,與殷家商討婚事。

卷毛表示,自己不能替學生做任何決定,可是大發目露兇光,一定要讓卷毛給一個交代。為了脫身,卷毛答應大發,會把戒指交給麗思,讓麗思自己做決定。

三發迷戀麗思的同時,二發也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動,開始對女學生們動手動腳。

看到殷家三兄弟,不斷騷擾自己的學生。卷毛決定讓船家,提前來接大家離開。可是,整座小島上,只住了殷氏兄弟這麼一戶人家,根本找不到電話。

為了保護學生們,卷毛帶著大家,躲進了小島上的一座廢棄房屋里,避免與殷氏兄弟接觸。

男學生阿賓認為,大家躲在房子里也不是辦法,他主動去找殷氏兄弟,打算警告三人,別再騷擾自己的女同學。

然而,阿賓的話惹怒了大發、三發,并被三發一板兒磚拍昏。

與此同時,為了平復心中的欲火。二發來到了樹林深處,對阿寶進行了侵犯。阿寶也趁此時機,咬傷了二發,逃離了樹林,并意外逃到了卷毛等人藏身的房屋。

卷毛從阿寶口中,得知了殷氏三兄弟的罪行,出于安全考慮,他決定帶學生們離開。可是,外出的阿賓,遲遲不見回來。

卷毛正欲外出尋找阿斌。豈料,殷氏三兄弟來到廢棄房屋,尋找阿寶。

看到阿寶和卷毛等人在一起,殷氏兄弟明白,卷毛等人已經知曉了一切。為了消滅罪證,殷氏兄弟與卷毛等人展開大戰。

連番殊死搏斗之后,三名男學生陣亡,而殷氏兄弟也被干掉。電影的最后,卷毛帶著學生們,在海邊等待船家的到來,在漫長的等待鏡頭之中,《生死線》的故事戛然而止。

與「洪家班」以往的恐怖片不同,這部《生死線》里沒有借助「僵尸」、「女鬼」這些靈幻元素,制造恐怖感。而是通過對陰暗人性的表現,營造影片的恐怖氛圍。

電影一開始,兩只魚兒在水中互相撕咬,一旁的小朋友卻看得十分開心,還拍手叫好。「對暴力的崇尚」,似乎是人與生俱來的天性。

在這部《生死線》里,導演也通過一個血腥的寓言故事,對人性中的「原始欲望」與現代都市的「文明教化」,進行剖析、反思。

住在小島上的殷氏一家人,思想十分保守。殷老太太認為,自己的兒媳婦必須是黃花大閨女,而大發也認為,婚姻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需要過問當事人的意見。

思想保守的同時,殷氏一家人的行事手段也十分保守、十分原始——那就是原始的暴力。

為了給三發找一個媳婦,殷家人綁架了阿寶,還干掉了卷毛的三名學生。

而與殷家人對立的,便是卷毛和他的學生們。這些人來自大都市,他們接受文明的教化,滿腦子都是理想主義的天真爛漫。

為了追尋所謂的「親近自然」、「釋放自我」、「看日出看日落」,卷毛帶著學生們,來到了荒島,結果將眾人置于險地。

單純的阿賓認為,只要警告了殷氏三兄弟,便可以解決問題,結果卻招來了殺身之禍。

「原始欲望」與「現代文明」的激烈碰撞,構成了這部《生死線》的故事主題。而出色的故事設計、扭曲的人物性格塑造,也將該片的恐怖氛圍,直接拉滿。

雖然制作水準出眾,但是這部《生死線》在1985年上映時,卻沒能獲得彼時市場觀眾的認可,票房成績一片慘淡,僅收獲380多萬的票房。

有趣的是,1985年時的洪金寶,導演了《福星高照》、《夏日福星》、《龍的心》3部作品,監制了《圣誕奇遇記》、《僵尸先生》、《智勇三寶》、《時來運轉》、《皇家師姐》、《生死線》6部作品。

這9部影片上映后,走喜劇路子的《福星高照》、《夏日福星》、《圣誕奇遇記》、《僵尸先生》、《皇家師姐》、《智勇三寶》等作品,都獲得了十分突出的票房成績。

然而,走寫實、嚴肅風格的《生死線》,卻在票房市場上受挫。

《生死線》的市場受挫,似乎在冥冥之中,預示了洪金寶之后的影壇命運。

1988年,洪金寶搞了一部題材嚴肅的《東方禿鷹》,結果票房慘淡。1991年,洪金寶監制的時代大作《亂世兒女》,上映后也遭遇市場挫折。1993年,洪金寶又拍攝了風格悲壯的《一刀傾城》,結果再度受挫。

嚴肅的故事題材,似乎也成為了洪金寶電影生涯中,不可觸碰的「創作紅線」。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