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龍非男主首選,謝霆鋒被勒窒息休克,《新員警故事》有何玄機?

七月上映的電影《怒火·重案》大獲成功,讓影迷們惋惜起陳木勝導演離世,與此同時還想起了那部,讓謝霆鋒窒息休克,金馬獎卻花落吳彥祖的《新員警故事》,這是千禧年後少有的港風濃烈的硬派警匪電影,也是成龍的回港之作。

當年無數影迷以為自己等來了陳家駒的終章,然而影片除了名字叫《新員警故事》外,哪兒哪兒都和《員警故事》系列不沾邊兒,甚至影片原定的主角也不是成龍,而是哥哥張國榮,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今天我們就來聊聊《新員警故事》的台前幕後。

自1995年《紅番區》大獲成功後,成龍在好萊塢的人氣空前高漲,由此他開始了自己的好萊塢征程,並在2000年到2004年期間,接連拍攝了6部電影,前四部保持著一貫的水準。

可誰曾想,到了後面的《飛龍再生》和《環遊世界八十天》時,他遭遇了重大失利,不僅票房慘澹,口碑直線下滑,還被好萊塢各種質疑,受此影響,成龍有了回港發展的念頭,而彼時導演陳木勝也陷入了困境。

2002年陳木勝正在籌備新電影,因為劇本創作是消沉下反思的悲劇類型,十分貼合張國榮的表演風格,所以劇組原本準備邀請他出演男主。

可惜2003年4月1日,哥哥縱身一躍,結束了香港的一個時代,也打破了陳木勝對新電影的暢想,可投資經費已經到位,籌備人員也都安排好了,悲痛之余,陳木勝不得不面對現實,重新思考男主人選。

幾番考量之後他打電話給成龍,表示自己有個劇本需要救急,打算回港發展的成龍自然不會拒絕,一口接下來片約,迎來了兩人的又一次合作《新員警故事》。

當然了,這部電影和員警故事系列毫無關聯,片中成龍雖然仍舊飾演員警角色,但男主名字不是陳家駒,而是為紀念哥哥,依舊沿用的原名陳國榮。

只不過因為主演換成了成龍,並且考慮到早前《員警故事》的影響力,陳木勝才大手一揮,將片名改成了《新員警故事》,文武戲比例也進行了新的調整。

看過陳導以往電影的觀眾應該知道,陳木勝拍戲直白、宏大,常常兩個小時的片長,除了少數的感情戲外,可以說毫無冷場,該片自然也是如此。

動作場面浩大華麗,劇情直白緊湊,不論是雙層巴士的大陣仗,還是警局集體裝瞎的小場面,甚至于榮光的那句,記得把槍還給我,都讓人印象深刻,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還是他融合了老港片風味設計的文戲。

成龍的一個下跪,無助、痛苦、哀求,將角色形象把控的自然合理,心境的轉折也處理的遊刃有餘,從這些處理中不難看出,成龍已經不再只是無所畏懼的英雄人物,而是一個會輸會頹廢的普通中年員警,這樣的他似乎是港產動作片的化影,彌漫著難以言喻的「英雄遲暮」。

除此之外,影片另一個讓人難忘的點,還有飾演反派的吳彥祖,他似乎很適合此類角色,帥氣的顏值加上邪魅一笑,吸引了大量粉絲尖叫。

而兩場拼搶遊戲的對決和天臺上父欲救可子欲速死的戲份,將關祖輕率死亡、享受生命遊戲的叛逆少年形象刻畫的淋漓盡致,也難怪吳彥祖,拿到了金馬獎最佳男配獎,成功邁向實力和偶像兼具的道路。

另一位帥哥謝霆鋒自然也不容小覷,他不僅演出了詼諧正義的形象,敬業程度也給觀眾帶來了新體驗,尤其是他被懸空吊在會展外牆的戲份,那可不單單是演技的輸出。

為了效果逼真,謝霆鋒堅持親自上陣,以至于被繩索勒至窒息休克,可謂非常驚險。

此外值得一提的,還有劇中大量啟用的新面孔,相信你們看電影的時候,一定有這樣的感觸,怎麼出鏡的演員一個比一個年輕,成龍電影的熟面孔都沒看到。

因為該片是由英皇影業出品,並且陳木勝之前就憑藉《特警新人類》,在香港影壇站穩腳跟,所以演員方面,以年輕化的蔡卓妍、安志傑等人為主,再搭配廖啟智、楊采妮、于榮光、王傑等實力派演員,正好扣上片名的「新」字。

最後《新員警故事》在2004年上映,因為上映前發生過一次人為事故,電影底片被洗壞,直接影響了400個拷貝的複製,劇組只得第二天帶著膠片飛往泰國,找最好的洗印設備,足足三天三夜沒有休息,才趕上國內的最後製作。

所以電影花費了1.2億港元的經費製作,票房雖然只有4300萬港元,但是多項金馬獎的提名,依舊證明了這部電影的實力。

再次回顧影片,劇情雖然有些不合理之處,但動作場面的精彩和文戲的內涵,仍然十分引人入勝,遺憾的是,電影雖然還能回味,陳木勝導演卻已離開了人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