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香港最後一位黑道大佬(下),「古惑仔」東星駱駝原型人物「陳惠敏」,從江湖大哥到深藏功與名

04.電影圈裡的二三事

香港娛樂圈素來與黑幫有著很深的淵源,陳惠敏對此直言:時至今日,很多公司仍然隱約有社團背景。

至于,與黑社會有關的明星們,更是多如牛毛,唯一敢公開承認的就他自己。

翻翻一些昔日新聞,不難看出,陳惠敏說的可謂實話。

比如,《天龍八部》裡最帥虛竹樊少皇的父親樊梅生就曾是黑道人士。

曾志偉的父親曾啟榮雖然是警隊中「最大的兵,最小的官」,但他卻是舊時香港四大警探呂樂的心腹手下,主要做的工作就是幫呂樂收錢。

亮明江湖地位的陳惠敏對于香港娛樂圈來說,是隱居幕後的大Boss,很多轟動一時的港星事件,幕後都有他的影子。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轟動一時的 劉嘉玲綁架事件

即便已經時過境遷,如今再看,仍然震撼人心。

2002年,香港《東週刊》以大篇幅版面報導了 1990年劉嘉玲被綁架後的相關內容,一時之間,這篇有照片有故事的報導震撼整個香港娛樂圈。

消息一出,讓普通大眾一片譁然,對于事業如日中天的劉嘉玲和男友梁朝偉更是致命衝擊。

坊間傳聞隨著新聞的持續燃燒愈演愈烈,更有事件相關的DVD在市面瘋傳,給當事人和香港娛樂圈帶來了巨大影響。

此後,香港演藝協會和大批香港藝人對于黑社會干涉娛樂圈等問題持續抵制,更對曝出此新聞的《東週刊》總編和提供照片的犯罪人進行了法律處理。

而此事,之所以能夠如此順利,犯罪人能被法律制裁, 都要得益于陳惠敏的出手相助

1990年的一天,獨自開車的劉嘉玲偶然在街邊遇到幾名小混混。

見到女明星,小混混無賴般地與劉嘉玲搭訕。

因劉嘉玲沒有搭理他們,幾人便動起了歪念頭,尾隨劉嘉玲的車子,並在便利店買了一次性照相機,抓住劉嘉玲為其拍下照片。

事後,劉嘉玲第一時間報警,陳惠敏也借助自己的人脈關係,找到了參與綁架的相關人等。

看在陳惠敏14K大佬的面子,對方將照片送還給陳惠敏,且沒有訛詐一分錢。

恰巧陳惠敏與還是男朋友的梁朝偉拍戲,便將此事順利解決。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事發十二年後,被抓的小混混刑滿出獄,將偶然發現的 唯一一張劉嘉玲照片賣給了《東週刊》,這才惹出了後續的事端。

為此,陳惠敏勃然大怒,聯合警方,再次將此人送回監獄,這才讓事件告一段落。

而他也證實,此前流傳的劉嘉玲被綁架視訊都是為了博眼球而亂拍的東西,是假事件。

除了幫人辦事,不愛說假話的陳惠敏還是娛樂圈的「卓偉」,是娛樂曝料機。

不管對方的身份如何,地位怎樣,只要是他知道的事情,他都敢于說在明面上。

他說, 李小龍的真正死因是藥物中毒,由于自身有病,再加上追求極致的身體機能,最終導致他英年早逝。

他說, 藍潔瑛生活落魄,精神異常並非是影壇黑道大哥強暴導致。

人人想紅的娛樂圈,大哥根本不必冒犯罪的風險去佔有誰,有大把的女演員排隊送上門。

這在只有拍紅電視劇才能有資格拍電影的香港娛樂圈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05.行走江湖遲早是要還的

身為橫跨紅、黑、白三道的江湖大哥,陳惠敏越來越不想理江湖人,也不想再插手江湖事。

在他看來, 屬于香港黑社會的時代已經過去,屬于他的那個年代也即將離他遠去

曾經在香港,他是地方一霸,不管是電影公司不給演員開工資,還是逼著女演員拍豔照,只要他一句話,都能輕鬆解決。

在顏色發黃的年月裡,只要在他的地盤活動,不論大事小情,陳惠敏都能解決。

其中流傳甚廣的小故事是1個廣東商人在陳惠敏管理的地方丟了錢包證件,沒等員警追查,他便讓小弟放話給尖沙咀所有的小偷和慣犯,「東西自己交出來」,第二天便能物歸原主。

他感歎,這樣的事情在今天再無發生的可能。

時代的變遷,讓黑幫失去了往日的光輝,也失去了舊有的規矩。

曾經,行走江湖必須講究「義氣」二字,最大的忌諱是 不能出賣兄弟,不能輕薄大嫂,兄弟一旦出事,全家老小都要背到自己身上,養活到老。

如今,賺錢第一,兄弟第二是江湖新信條,有錢就有大哥,出門前必須算清車馬費。

曾經,加入「洪門」必須舉行一套複雜的拜神上香儀式,既是為了尊重祖師爺,也是為了尊重這個一輩子無法退休的行業。

如今,給個紅包,喝杯茶就可以收一個門生。

曾經,他整日在「陳惠敏街」溜達,街面上除了歌舞就是夜總會,很多地下的事情在這裡司空見慣,一個心情不悅,便到各家要錢,「保護費」是黑幫的重要經濟來源。

如今,尖沙咀早已是頗受歡迎的旅遊區,金巴厘道上拔地而起的都是高級酒店、海港商場、奢侈品店。招搖過市的不再是黑幫頭目,早已經換成拖著旅行箱的遊客。

陳惠敏懷念自己以前當黑道大哥的高光時刻,但也深知, 行走江湖,遲早要還的

用他自己的話說,年輕時候的他就是個不省心的花花公子,除了案底一堆,還花天酒地,好財也好女人。

在他的前半生,刑事恐嚇、打架鬥毆、危險駕駛等罪名幾乎是家常便飯。

每次,都靠著香港著名律師出手,才得以讓自己免于牢獄之災。

但是于他而言,這就是自己的生活,是他的日常, 卻未曾想過,會連累老婆身陷囹圄

說起陳惠敏現在的妻子吳國英,她與陳惠敏相識于60年代末。

25歲的陳惠敏因為到夜總會收保護費,才認識了夜總會17歲的收銀員吳國英。

兩個年輕人很快就戀愛、同居,省去了婚禮,吳國英也義無反顧地為陳惠敏生下了三個孩子。

然而,身處娛樂圈、黑社會這種魚龍混雜環境中的陳惠敏怎麼甘當負責任的好丈夫?

沒過多久,他就因接拍電影《狂情》與 日本女星新藤惠美假戲真做,開始了長達兩年的地下戀情。

即便他到日本參加搏擊比賽,新藤惠美都親自到場為情郎站腳助威。

此消息被港媒曝光後,找到獨自帶著三個孩子過活的吳國英做採訪,吳國英只是淡淡地表示「只要他記得回家就行」。

1985年,因與三口組交好,陳惠敏被委託到夏威夷從事非法交易。

不料此事被警方掌握,他迅速被警方逮捕,自己的家也被警方查抄。

警方在他的家中查獲了 一把左輪手槍和202顆子彈,因此陳惠敏和吳國英兩夫婦均遭到警方的指控。

基于陳惠敏此前的案底太多,律師判斷,一旦陳惠敏認罪,便要吃7年牢飯。

為了不讓丈夫在監獄受苦,彼時還是陳惠敏「女朋友」的吳國英在律師的建議之下,認下罪名,並頂替丈夫入獄2年。

多年以後,陳惠敏談起此事,一直心懷愧疚,發誓從此只對太太一人忠誠。

作為黑幫大佬,事是自己的,命是別人的,每一天都是頭拴在腰帶上的生活讓陳惠敏看清了世事無常。

早在97回歸之前,陳惠敏就有了金盆洗手的退意。

在他看來,時代在變化,黑道叱吒風雲的歲月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他敏銳地察覺到,社會風氣的變化,法治終將切實地席捲香港。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 「香港幾個大富豪綁架李嘉誠的兒子,他真的是綁架,但是告不了,大陸就抓你去槍斃,你說怕不怕?就這麼簡單」

年過花甲,昔日大哥開始知道「怕」字如何書寫。

特別是當澳門 14K的龍頭老大「崩牙駒」尹國駒和14K元老「差佬文」相繼離世,讓陳惠敏意識到,時代正在遠離自己,江湖也在離他而去。

1998年,在澳門即將回歸之際,人送外號「崩牙駒」的澳門14K老大尹國駒高調接受美國《時代週刊》《新聞週刊》的採訪,聲稱自己是江湖人士,將自掏腰包拍攝自傳體電影《濠江風雲》以紀念自己曾經的「崢嶸歲月」。

不料,尹國駒還沒有等到電影籌拍,便因聚眾鬥毆引發的血案、恐嚇案、槍擊案等數罪並罰,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零10個月,直到2013年才刑滿出獄。

被招安收編,已算最好結局,起碼還活著,而「差佬文」則演繹了黑道大佬十分常見的一種結局。

2008年,身居14K高位的「差佬文」突然離奇失蹤,讓社團和警方都束手無策。

兩個月後,經澳門警方通報,在澳門,有人發現了被7個黑色塑膠袋裝著的人體殘肢。

經法醫鑒定,肢解的屍體正是14K大佬「差佬文」。

回憶起此時,陳惠敏表示,「差佬文」是跟人談判,「講數沒講好」才惹來的殺身之禍。

對于「差佬文」的死,對陳惠敏是個相當大的打擊。

畢竟,差佬文是他警校同期畢業的同學和同事,也是他親自帶「差佬文」加入的14K。

所以,他在兒子的婚禮上不無感慨,上天眷顧。

「江湖裡的人,能活到六七十歲的很少。」

「我常常感覺,我這條命能到68歲,是撿回來的。」

「我本來應該死了好久了。」

06.退隱江湖,只留傳說

為了能夠成功與江湖是非脫鉤,陳惠敏在金融海嘯後與朋友合夥收購了兩家澳洲酒莊,成為百利達紅酒公司的亞太區經理。

轉投商業的陳惠敏專心市場拓展,依靠內地急劇攀升的紅酒需求,通過各路代理商,將源源不斷的澳洲質量紅酒發往內地。

在他兩百平的辦公室裡,掛著一排照片。

身為公司總裁的黃特立在中外跨國CEO圓桌會議上,將百利達紅酒推薦給與會人員;

而香港知名影星陳惠敏則正襟危坐,抱著一人多高的紅酒瓶子,在紅底黃星的背景前面帶微笑地為紅酒代言。

照片旁還不忘注明,香港影視明星字樣。

無論是做酒商,還是強調電影明星身份,都能看得出, 陳惠敏的去意已決

70多歲的陳惠敏現在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自己在西貢村子裡蓋的大房子裡,玩玩小鳥,逗逗孩子。

他還會在錢包裡塞滿家裡孩子幼年時的照片。

陳惠敏老了嗎?的確。

他不再是當年那個靠打打殺殺搶地盤,靠一雙拳頭證明自己實力的愣頭青。

儘管黑道生涯改變了他的一生,讓他 從鄉下小子變成了一個有話語權、有地位的江湖大佬,但他希望人們能夠淡淡地忘記這個身份。

只不過,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黑幫身份會在2013年,曝光在全國人民面前。

2013年4月3日,安心做生意的陳惠敏接到和勝和新任「坐館」的喜帖,地點在深圳福田某酒樓。

作為「老資歷」,陳惠敏當然要給對方面子,便應邀前往。

沒想到,當眾人剛剛落座,整整齊齊350名荷槍實彈的特警就沖入了大廳,將在場所有賓客帶走調查。

事後,陳惠敏表示,或許是香港O記走漏消息,以為這個宴會是選和勝和的新「坐館」,擔心鬧事才有了這樣的烏龍。

說這話的時候,陳惠敏面帶微笑,卻讓人能從他的微笑中看到些許無奈與尷尬。

面對公正不阿的執法者,陳惠敏相當誠實,他坦言自己來的目的,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可讓他出乎意料的是,在內網系統裡,比他自己供述的內容記錄的還要詳細。

幾十個小時後,陳惠敏第一個走出了那個大院,他沒有[吸·毒],沒有參與其他鬥毆,但他還是按照 「幫會習慣」吐了口吐沫,再跺上一腳,以趕走身上的晦氣。

經過此事,內地的影迷們才恍然,原來 「東星社的駱駝哥」真的是香港黑社會

聽說,內地媒體因為此事還特意給香港打電話,希望聯繫陳惠敏做報導。

只是那時的陳惠敏很擔心自己會口不擇言,甚至為了拒絕邀請,還換掉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這次事件也讓他再一次意識到,法治文明的細膩與成熟,黑社會的生存空間已經被壓縮得不能再小。

同時,他也十分慶倖,自己能夠早早看清事實,手收得夠早。

2014年,陳惠敏的兒子大婚,他格外開心。

喜宴上,來的不僅有全港最年輕的新「坐館」,還有吳孟達這些香港娛樂圈的老先生。

能親眼看著兒子成家立室,自立門戶,陳惠敏格外感恩,巡遊各桌給大家敬酒。

殊不知,外表看起來 跟當年沒什麼兩樣的他此前已經接受了三次癌症化療

他深知,命運給自己留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低調地過日子,低調地拍戲。

如果有可能,他還想拍一部回憶過往的電影,名字就叫《午夜太陽》。

他說,電影就專門講述香港的黑幫故事,晚上12點一過,就是黑幫的世界,而黑幫正是 「午夜的太陽」

多麼羅曼蒂克又富有烏托邦的想法。

即便經歷過生死較量,經歷過血雨腥風,他仍舊懷念過去的時光,只不過,僅限于電影。

無論如何,如今的陳惠敏可以完成「婚姻大事」,閑來無事可以與三五好友聚會小酌,實屬人間幸事。

歲月無情,英雄遲暮,望 「香港最後的江湖大佬」可以晚年幸福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