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變態?刷新底線?28年前的《烏鼠機密檔案》為什麼叫人念念不忘

香港電影導演圈有兩位clut片大神,一位是執導過《八仙飯店》《伊波拉病毒》《的士判官》的 邱禮濤,這位導演擅長于描寫普通人物在極端事件下產生過激行為。

《八仙飯店》、《伊波拉病毒》都是性格有缺陷的主角在偶然條件下,激發反社會型人格。

《的士判官》倒是多了幾分老實人被出租車亂象逼迫,從受害者變施害者的思考。

與邱禮濤長期合作的黃秋生,成為多部影片的男主角,也樹立了他「港片變態專業戶」一哥的地位。

除了邱禮濤,另一位則是鄧衍成了。

說到鄧衍成,他被譽為「香港犯罪題材電影」第一導演,與邱禮濤力求感官刺激的電影特點不同,鄧衍成更細化探討人心最丑惡的軟肋。

在《弱殺》中他著力描寫了殘障女被侮辱,罪惡卻得不到懲罰的不公。

《黑獄斷腸歌之砌生豬肉》中他將監獄中的叢林法則無限放大。

與邱禮濤類似,任達華儼然成為鄧衍成的愛將。在鄧衍成的調教下,任達華多次飾演反社會的變態殺人犯,《雨夜屠夫》中專殺女性的出租車司機,成為與黃秋生齊名的「變態雙雄」。任達華一度成為不少觀眾的陰影。

1993年,由鄧衍成執導,鄭則仕,任達華主演的一部電影刷新了觀眾的認知下限。

對于暴力血腥鏡頭,影片毫不克制,片中任達華當著鄭則仕面燒死他女兒的畫面更是觸犯了人們內心的禁忌,成為無數觀眾的陰影。

這部電影也成為鄧衍成、任達華、鄭則仕的代表之作。直到現在仍和《恐怖雞》被譽為香港末世情結的兩部巔峰之作。

廢話少說,就讓小編為大家帶來這部因為內容過于黑暗,而被定義為限制級電影的 《烏鼠機密檔案》!!!

一樁婚外情引發死傷無數的血案

從事瓦斯生意的肥祥為人老實厚道,漂亮的老婆和可愛的女兒是他生活的全部,他每天起早貪黑就是為了讓家人生活的更好。

趁著結婚紀念日,肥祥偷偷回到家中打算給老婆一個驚喜,卻撞見了老婆與別的男人茍合得不堪畫面,懦弱的肥祥不僅沒有暴打他們,反而偷偷退出房間。

被戴了綠帽子的肥祥沒有追究出軌的老婆,反倒是懷疑自己做錯了事。

心灰意冷的肥祥來到酒吧喝得伶仃大醉,他向素未謀面的一個女郎大吐苦水。結果卻稀里糊涂就答應了花錢雇人幹掉自己老婆的約定,中間人拿走了肥祥老婆的照片。

肥祥完全把昨晚答應的聘約忘得一干二凈。回到家中他又看到老婆和情婦的卿卿我我,兩人更是當著肥祥打情罵俏。

就當情夫即將出門時,卻被兩個歹徒踹進屋里,歹徒打暈肥祥,生生幹掉了肥祥的老婆和情夫。

事情已經做了就沒法回頭了。這幾名殺手是流竄到香港的越南幫一員,他們每天給肥祥打去騷擾電話,變本加厲要肥祥支付他們80萬跑路費,甚至還燒毀了肥祥的瓦斯店。

肥祥不得已只能把女兒送到他母親那里,自己躲到鄉下老家。

這件事被肥祥的老鄉小華知道,作為窮兇極惡的烏鼠幫一員,小華一直想在大哥程峰面前表現自己。他答應替肥祥解決掉越南幫。

可不想越南幫人多勢眾,心狠手辣,小華被越南幫困住遭受了非人折磨。

為了救出親弟弟,程峰血洗越南幫老巢,連殺數人。可小華因為傷勢過重還是死掉了。

世上唯一的親人也死了,程峰將弟弟的死歸咎于肥祥,更是要殺肥祥全家。好在肥祥從山坡跌落躲過了程峰的獵殺。

雖然肥祥跑去報警,可還是晚了一步,程峰綁住了肥祥的母親和女兒。當得知警方拒絕了要求后,程峰二話不說,在眾人面前把肥祥母親推下了樓。

警方不敢怠慢,肥祥和女兒被程峰劫持。在同伙的掩護下逃之夭夭。

為了向肥祥報仇,喪心病狂的程峰當著肥祥的面活活燒了他的女兒。更令人發指的是,程峰拿起女兒碳化的身體擺在了肥祥的面前。

肥祥趁程峰不備掙脫束縛,經過一番激烈的打斗,程峰被瓦斯炸死,肥祥也徹底瘋掉,一場婚外情牽連出幾十條人命,或許一切都是冥冥注定吧。

一部cult片經典之作,卻道盡人世百態

現在看來,肥祥的悲慘遭遇是有多方面造成的:面對妻子出軌,肥祥既不呵斥也不阻止,而是自咎于是不是平時沒有關心老婆。

面對越南殺手一而再再而三地恐嚇騷擾,肥祥想到永遠是自己能解決,卻把事情越搞越大,一步錯步步錯,招來一只虎去殺掉一只狼。

肥祥就像一只老鼠一樣畏首畏尾,直到母親、女兒被殺才真正喚醒了他真正的勇敢。

作為肥祥的一面鏡子,程峰殺伐果斷,軍人出身,絕對沒有「壞人死于話多」的弱點。到了影片結尾更是拿起肥祥燒焦的女兒尸體,學著女孩的聲音刺激肥祥,可謂是殺人誅心;

程峰本來就不適應社會生活,他槍斃勸說自己的伙伴,可謂怒犯天條。

可就是這樣一個冷血惡魔,還是殘存著對親情的守護,他的弟弟小華就是他保持理智的保險繩。也讓觀眾能感受到他一步步做出極端行為的初衷。

值得吐槽的是,導演為了增加肥祥與程峰的戲劇沖突,弱化了警察的作用,身材臃腫、疏于鍛煉的肥祥竟然干掉了訓練有素的程峰,主角光環實在是強大。

為什麼說邪典電影是港片的一面鏡子?

香港的clut電影不計其數,多為血腥獵奇,追求感官刺激,在電影內核上卻談不上多麼深刻。

除去一些有志向的導演想表達自己,表達人文關懷外,多為蹭熱度之作,所以clut片多取材自本身就具有話題度和獵奇性的「香港十大奇案」等事件。

說是限制級電影,但是很多導演都曾將邪典電影作為實驗作品進行嘗試,以滿足自己的惡趣味,如徐克早期曾拍攝的《地獄無門》,杜琪峰的《東方三俠》都被不少影迷津津樂道。

「新浪潮」導演余允抗更是憑借《山狗》將香港邪典電影開門立派,真正樹立了邪典電影這一概念。

之后的導演藍乃才更是通過夸張手法使《力王》重口味電影的經典之作,將這股「邪」風推上了頂峰。

隨著港片的衰落,更多電影從業者選擇的電影局限性越來越大,這也難怪警匪片成了如今港片的支柱。

其實不僅僅是香港地區,全球的clut電影娛樂愛越小眾,觀眾更傾向于看大場面、大制作、大咖位的電影。那種小制作,挖空心思扎在劇本上的clut電影產量越來越低。

或許拍攝clut片使每一個電影愛好者圓了自己的電影夢,但在資金洪流的侵蝕下,終會成為電影圈的遺孤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