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早年的逃亡之路,大雪之夜騎馬狂奔,倪匡:今天做夢都會夢到

漫酱~ 2021/12/15 檢舉 我要評論

黃霑曾在專欄中寫道,

倪匡來香港,是段傳奇。

冬夜裡騎匹瘦馬,雪地中逃亡的往事,

經常在他口中重複,好像是篇創作出來的小說。

的確,「雪夜、瘦馬、狂奔」

這無疑已是標準的古龍式小說的開頭了。

關于倪匡這段往事,傳聞有很多,每版都像武俠小說一樣精彩。

蔡瀾曾就此事問過倪匡,

「有人說你從內蒙古騎著一匹馬,像俠客一樣,一路騎到香港的…」

「胡說八道!」倪匡大叫:

「那麼遠的路,叫他們騎給我看看。」

可見,倪匡不是俠客,這也不是小說。

不過,零下三十幾度的大雪之夜,倪匡騎著一匹沒有馬鞍的瘦馬,

在雪夜中不辨方向,狂奔的場景倒是真的。

只是,這不是去行俠仗義,而是逃命。

「直到今天,我做夢都會夢到這個情景」

時隔幾十年後的倪匡,仍心有餘悸地說道。

01、逃亡

1951年,國中畢業後的倪匡,選擇了參軍。

先跟大隊去治淮河,後被派到內蒙古墾荒。

到內蒙古後,倪匡愛搞怪的本性開始暴露。

當時內蒙古有很多狼,生于上海的倪匡自然沒見過這種場面。

好奇心起,便引來小狼和小狗交配。

結果,生出小狼狗來,把人咬了。倪匡也因此受到了處分。

但更嚴重的事還在後頭。

運煤途中,大雪封路,一行人被困在了山裡,凍得要死。

倪匡作為一個小隊的小領導提議,把爛木橋拆掉,生火取暖。

堅持了兩個星期,救援隊到的時候,一座木橋也被大家拆完了…

倪匡稱,因為當時冬天河水都凍住了,過汽車都沒有問題,橋沒有作用了,只能先顧眼前。

不過,上級領導卻不這麼認為,畢竟等到來年春天,河水融化時,這裡的交通將陷入癱瘓…

如此一來,罪名就大了。

倪匡被關進了小木屋裡,天天寫悔過書。

食物每兩個星期送一次,是一大塊凍豆腐,要用斧頭砸開了吃。

黃霑聽到此處大笑, 「用斧頭砸豆腐,有沒有搞錯!」

那段日子,倪匡印象最深的是,有一隻不知從哪跑來的野貓,身上有很多結。

倪匡天天給他解,卻總也解不完。

「《老貓》這本小說的靈感,就是來自這裡。」倪匡解釋道。

一天晚上,倪匡的內蒙古朋友來看他,說道:

「你必須要走了,不然死定了。」

朋友把倪匡偷偷放了出來,又偷來了一匹馬,讓倪匡騎著。

倪匡一看這匹馬,簡直瘦得不得了,也沒有馬鞍,只有兩個破麻布袋。

朋友對他講,一路向北走,遇到部落就停下,他們一定會收容你。

最好再娶個蒙古老婆,生個孩子,就可以脫身了。

倪匡跨上馬背,絕塵而去。

「這人真是我的救命恩人來的!」倪匡感慨。

不料,剛出發便下起了大雪,

天地茫茫,哪裡還分得清東南西北,只好隨馬而行。

「這匹馬真是好了」倪匡又感慨: 「老馬識途說得一點也不錯。」

不知走了幾天幾夜,這匹馬竟把倪匡帶到了一個車站。

「是黑龍江省泰來縣火車站」倪匡記得很清楚。

到車站後,倪匡先去買了張地圖,又去旁邊的豆漿攤買了碗豆漿。

一碗喝下去,溫暖到手指腳趾都能感覺得到。

鋪開地圖,倪匡又陷入沉思,接下來該去哪?

看到鞍山市,倪匡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哥哥:倪亦方。

在哥哥那住了一個多月後,倪匡又非走不可,因為戶口辦不下來。

于是又乘船,先到大連,過青島時躲起來,等船開了再出來,繼而回到了上海。

「到了上海就可以回家了」蔡瀾忍不住插話道。

「哪裡還有家!父母都去香港了」倪匡回答道。

倪匡的父母早在1950年時便到了香港,

回到上海後,倪匡去投奔了親戚,

結果那些親戚都像瘟神一樣對他,生怕受牽連,恨不得馬上把他送走。

倪匡被逼無奈,思來想去,如今能容下自己的地方只有香港了。

據倪匡所述,他是從一個小廣告上看到了,說可以幫忙人家去香港。

條件是,不會講廣東話的收四百五十塊,會講的只需三百塊。

「你付了多少」蔡瀾故意問道。

「當然是四百五十塊了!」倪匡回答道:「這麼難講的方言,我現在都說不流利…」

從上海到香港的過程,因為十分複雜,倪匡稱好多事真的忘了。

只記得要先坐火車到廣州,再用船運到澳門,最後再從澳門到香港。

「到香港後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吃了一碗叉燒飯。」

倪匡邊回憶邊讚美,天底下竟然有這麼好吃的叉燒飯!

滿滿一大碗飯,上面鋪著幾塊叉燒,肥得油都溢了出來,

流到碗邊,再滴在手上,那種感覺真是想忘都忘不了。

飯還沒來得及吃,倪匡就先笑了起來。

「我到今天,看到滿滿一大碗飯,仍然會笑」倪匡笑著說道。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