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片幕后12大武指團隊:從劉家班到錢家班,見證了動作片百年歲月

上個世紀的港片大銀幕上,別具一格的「動作」特色,讓港片獲得了「東方好萊塢」的美譽。在「動作」特色的背后,隱藏著一群「不輕易露臉」的港片工作者,他們有一個統一的代號—— 武指團隊

一部好的動作題材作品,離不開一個好的「武指團隊」。在動作港片漫長的發展歷程之中,不同的武指團隊,憑借不同的動作設計風格,造就了一個又一個絢爛的電影時代。

本期,我們就來盤一盤港片幕后的12大武指團隊~

1:港片幕后最早的武指團隊

1909年,陳其美、陳鐵生、陳公哲等人,在上海出資支持 霍元甲成立了「精武體操學校」,也就是「精武體育會」的原型。

在這些人的影響之下,20世紀初的中國,掀起了一股「武術熱」,各式各樣的「國術館」也相繼成立。

1922年,在「武術文化」的熏陶之下, 向愷然以「霍元甲的生平故事」為藍本,創作了武俠小說《近代俠義英雄傳》。這部小說的誕生,掀起了一股「武俠小說」的時代創作熱浪。

在小說作品的影響之下,「武俠電影」也正式登上歷史舞臺。

1925年,一個叫 邵醉翁的商人,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名為「天一影片」的電影公司。

當時的上海,流行拍攝「文明戲」。邵醉翁認為,「文明戲」太老套,缺乏新意。于是他另辟蹊徑,將彼時流行于市井的「武俠小說」故事,搬上電影大銀幕,拍攝了華語影史上的第一部武俠片—— 《女俠李飛飛》

既然是「武俠片」,打斗場景必然是鏡頭表現的重點。為了讓電影熱鬧、好看,邵醉翁找來了當時的京劇武旦名家 粉菊花,出演片中的女主角「李飛飛」。而粉菊花在戲班的一眾師兄弟們,也都在片中亮相,表演了各式各樣的空翻、打斗。

《女俠李飛飛》大獲成功之后,邵醉翁又帶領「天一影片」拍攝了《三俠五義》、《宋江》、《白蛇傳》、《蓮花公主》等作品。而粉菊花和她的戲班師兄弟們,也都參與了這些作品的動作場景拍攝。

雖然當時還沒有「武術指導」的概念,但是以粉菊花為首的這些梨園弟子,顯然已經成為了「武指團隊」的雛形。

30年代末,隨著抗戰的爆發,邵醉翁帶著「天一影片」來到了香港,并更名為「南洋影片公司」,以粉菊花為首的這些梨園子弟,有不少都追隨邵醉翁,來到了香港。 這些人也組成了港片幕后,最早的「武指團隊」

值得一提的是,50年代的粉菊花,在香港成立了一家「春秋戲劇學校」,培養出了 林正英、董瑋、孟海、鐘發等一批學生,這些人在80年代的動作港片大銀幕上,也都迎來了各自的高光時刻。

「天一影片」的老板邵醉翁,有一個弟弟叫 邵逸夫。30年代末,邵逸夫跟隨哥哥一起,來到了香港。而進入50年代之后,邵逸夫成立了一家名為「邵氏兄弟」的電影公司,并一舉改寫了港片的時代命運。

2:南北‍‍‍‍‍功夫混合班底

時間來到1932年,香港的粵劇演員 薛覺先,來到了上海。看到上海的電影市場大有可為,薛覺先便成立了一家電影公司「南方影片」,首部作品《白金龍》也是票房大賣。

不過,薛覺先在上海,遇到了不少麻煩。30年代的上海灘,正是杜月笙、黃金榮這些「流氓大亨」的黃金時代。薛覺先是外地人,而且還是戲班子出身,所以時常受到地痞流氓的滋擾。

為了確保自身的安全,薛覺先請了一位保鏢。這個保鏢是黃飛鴻的徒孫,在廣州開了八家武館,他就是洪拳大師 劉湛

有了劉湛的保護,薛覺先逐漸穩定了自己在上海的生活,而他的電影事業,也迎來了一股小高峰。

因為是戲曲演員出身,所以薛覺先十分熱衷于「將戲曲電影化」。彼時的「南方影片」,也拍攝了不少戲曲電影作品。

在戲臺上,觀眾們喜歡看武生、武丑的閃轉騰挪,在電影銀幕上亦然。可是,薛覺先的粵劇班「重文輕武」,并沒有什麼像樣的武生。于是,他從北京請來了一位京劇武生,來教授粵劇演員「武戲」,這個人就是 袁小田

在袁小田的幫助下,薛覺先的「南方影片」也拍攝了不少戲曲電影。可是,1934年的「國民政府」,成立了電影檢查委員會。受到「新文化運動」思潮的沖擊,那些包含「封建迷信思想」的電影作品,開始遭遇禁映的命運。薛覺先的戲曲電影事業,也因此遭遇巨大打擊。畢竟,傳統戲曲故事,大都包含「封建迷信」思想。

電影事業搞不成之后,薛覺先回歸到了粵劇表演之中,而 袁小田、劉湛則在薛覺先的介紹之下,進入電影行業,成為了早期的「武術指導」

30年代末 ,袁小田、劉湛相繼來到了香港。40年代末,大批上海電影人匯集香港,并開始在香港重現「上海電影時代」的繁華。而袁小田、劉湛,也開始在不少武俠片、功夫片幕后活躍。

1948年,導演胡鵬拍攝了功夫片系列《黃飛鴻傳》,劉湛、袁小田二人,都參與了「黃飛鴻傳」系列作品的拍攝。

在「黃飛鴻傳」系列拍攝的過程中,來自于梨園的北派武生們,與來自于嶺南一帶的武師們,開始互相交流、互相融合,并逐漸形成了一個「南北功夫混合」的武術指導班底。

進入60年代之后,隨著劉湛、袁小田的相繼老去,劉湛的兒子 劉家良,袁小田的徒弟 唐佳,開始成為這個「南北功夫混合班底」的領軍人物。

彼時,邵醉翁的弟弟 邵逸夫,成立了「邵氏」,并憑借 張徹、胡金銓兩員猛將,掀起了一股武俠片拍攝熱潮。而 梁羽生、金庸的文壇崛起,更是加劇了這股「武俠片拍攝熱潮」。

唐佳、劉家良為首的這個「南北功夫混合班底」,在60年代迎來了發展高峰。《鴛鴦劍俠》、《云海玉弓緣》、《獨臂刀》、《邊城三俠》等作品的動作場景設計工作,也都是由這個「南北功夫混合班底」完成。

3:‍「袁家班」、「劉家班」、「唐家班‍」

60年代,以劉家良、唐佳為首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在動作港片市場風光無限。可是到了70年代,這個班底卻快速走向決裂, 拆伙成了「袁家班」、「劉家班」、「唐家班」

1965年,「邵氏」將劉家良、唐佳簽入旗下,二人領導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也由此成為了「邵氏」的御用武指團隊。

60年代末,「邵氏」進入了發展巔峰期。1967年,「邵氏」的在職導演、演員、場務多達1700人。兵多將廣的結果,就是有一些人,一直都無戲可拍。彼時的 吳思遠,便是如此。

吳思遠1966年進入邵氏后,一直在坐冷板凳。1970年,一家新成立的小公司,想要找一位導演,拍一部功夫片。此時的吳思遠,選擇離開了邵氏,投入了這家公司。也是在這一年,吳思遠拍攝了自己的導演處女作《瘋狂殺手》。

既然要拍功夫片,肯定要找一個「武術指導」,于是吳思遠從劉家良、唐佳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挖來了 袁和平

這個「南北功夫混合班底」,最初是由 袁小田、劉湛促成。劉湛把自己的事業交給了兒子 劉家良,袁小田卻把事業交給了徒弟 唐佳,而不是兒子 袁和平

袁小田這麼做,與袁和平兒時的成長經歷,有極大的關系。

袁小田希望兒子學習武指本領,將來好有一技之長可以生存。可是,兒時的袁和平偷懶耍滑、不愛練武。懶散之下,袁和平的身手,也是平平無奇,沒什麼過人之處。知道兒子的功夫無法服眾,于是袁小田將自己的衣缽,傳給了弟子唐佳。

1970年,吳思遠之所以找袁和平,也是因為袁和平在「武指班底」里比較混,價錢比較低。

吳思遠本來是抱著省錢的想法,找了袁和平,沒想到,卻撿了一個寶!

袁和平雖然拳腳功夫一般,但是頭腦比較靈活,在《瘋狂殺手》里,他設計了許多天馬行空的動作場景。

《瘋狂殺手》上映后,取得了不錯的票房,吳思遠趁熱打鐵,又拍攝了功夫片《蕩寇灘》。而 袁和平也從「邵氏」拉來 袁祥仁、袁振洋、袁信義、袁日初等人,組成了早期的「袁家班」班底。

1973年,吳思遠成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思遠影業」,接連拍攝了《香港小教父》、《生龍活虎小英雄》、《南拳北腿》、《鷹爪鐵布衫》等作品,「袁家班」也在這些作品的拍攝過程中,一步步壯大。

1978年,袁和平在吳思遠的支持下,坐上了導演的位子。而《蛇形刁手》、《醉拳》的誕生,也讓「袁家班」的名號,響徹整個香港影壇。

《醉拳》之后,袁和平又帶領「袁家班」拍攝了《奇門遁甲》、《勇者無懼》、《笑太極》、《特警屠龍》、《少年黃飛鴻之鐵馬騮》等作品。

憑借 想象力十足的動作設計風格,「袁家班」 一步步從香港影壇走向國際。90年代末,袁和平帶領「袁家班」進入好萊塢,而《黑客帝國》、《臥虎藏龍》的誕生,也讓袁和平獲得了「華人第一武指」的美譽。

1970年,袁和平離開了唐佳、劉家良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而1974年,唐佳、劉家良也產生分歧,這個「混合班底」也徹底解散。

1974年,大導演 張徹離開「邵氏」前往臺灣,成立了「長弓電影」。離開前,張徹想將「武指團隊」一同帶走。唐佳想要留在香港本土市場,而劉家良則猶豫不定。

為了拉攏劉家良,張徹許諾,到了臺灣之后,提拔劉家良做導演。于是,劉家良帶著一部分武指,跟隨張徹去了臺灣。而唐佳則帶領另一部分武指,留在了「邵氏」。這兩波兒人,便是后來的「劉家班」與「唐家班」。

劉家良跟隨張徹到了臺灣之后,張徹出爾反爾,不想實現諾言。劉家良一氣之下,又帶著自己的「武指班底」返回了香港。

1975年,劉家良在「邵氏」的支持之下,坐上了導演的位子,并拍攝了《神打》、《爛頭何》、《少林三十六房》、《少林搭棚大師》、《武館》、《十八般武藝》等功夫片經典。

硬橋硬馬的拳腳打斗風格,也讓「劉家班」成為了一個時代的功夫港片特色。

70年代中期,「邵氏」也將唐佳推上了導演的位置。不過,唐佳并沒有以導演身份,拍出太過優秀的作品。70年代中后期,楚原的「古龍武俠片」開始在「邵氏」大銀幕上風靡。而唐佳帶領的「唐家班」,也成為了古龍武俠片幕后的功臣。

美輪美奐的布景打斗風格,可謂是「唐家班」的一大特色。

狄龍出演的《楚留香》、《天涯明月刀》、《多情劍客無情劍》、《蕭十一郎》,動作場景設計,都是由唐佳的「唐家班」完成。

正是因為唐佳在「布景打斗」方面的表現太過優秀,1993年的徐克,還邀請唐佳為《青蛇》擔任了動作設計。

4:「元家班」與「李家班」

60年代初,有一個叫 韓英杰的動作指導,也在「邵氏」的片場混飯吃。這個韓英杰出身梨園,他的岳父 于占元,在香港開了一家「戲曲學校」。60年代中后期,隨著戲曲市場的沒落,不少梨園子弟都涌入了電影圈。

靠著韓英杰的關系,于占元將自己門下的一批弟子,介紹到了電影片場工作,這其中就包括, 洪金寶、成龍、元奎、元彪、元華、元德、元武、元庭、元寶等人。

隨著這些小師弟的到來,韓英杰的手底下也開始聚起一幫人馬。此時的韓英杰,想要組建一支「武指團隊」,獨立接活兒。可是,劉家良、唐佳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在60年代太過耀眼。韓英杰和這幫「元字輩」小師弟們,根本沒有市場。

1966年,大導演胡金銓,離開「邵氏」,前往臺灣電影市場發展。韓英杰抓住時機,帶著這幫「元字輩」小師弟們,跟隨胡金銓來到了臺灣。

在臺灣,胡金銓先后拍攝了《龍門客棧》、《俠女》、《忠烈圖》等武俠經典。而 韓英杰、洪金寶、成龍、元彪等人,也都以動作指導的身份,參與了這些作品的拍攝。

在這些作品的磨練之下,一個由元字輩京劇武生組成的武指團隊「元家班」,也悄然登上了華語電影的歷史舞臺。

70年代初,劉家良、唐佳領導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分裂成了「袁家班」、「劉家班」、「唐家班」。而以韓英杰為首的「元家班」,也在此時折返港片市場。

1970年, 鄒文懷、何冠昌成立了一家名為「嘉禾」的電影公司,并開始招兵買馬。1971年,韓英杰帶著「元家班」的師兄弟們,投靠了「嘉禾」,并在這一年,協助「嘉禾」拍攝了功夫片《唐山大兄》。

《唐山大兄》上映后,打破了港片市場的票房紀錄。李小龍因為該片一戰成名,韓英杰也在該片之后,成為了李小龍的「御用武術指導」。

1972年,「嘉禾」為李小龍拍攝了《精武門》。韓英杰再度為該片擔任動作設計,而「元家班」的小師弟們,也都參與了這部戲的動作場景拍攝。

《精武門》之后,韓英杰受到胡金銓導演的召喚,再度前往臺灣電影市場。而「元家班」的一些師兄弟,想要留在香港發展。于是,「元家班」拆伙成兩路人馬,元庭、元泰等人,跟隨韓英杰前往臺灣。而另一部分,則跟隨大師兄洪金寶,留在了「嘉禾」。

值得一提的是,《精武門》之后的 李小龍,坐上了導演的位子,并開始嘗試組建自己的「武指團隊」。而 林正英、小麒麟、陳會毅、陳龍、董瑋、鐘發等人,也都匯集到了李小龍的旗下,成為了「李家班」的主力。1972年,這幫人還合力拍攝了功夫片《猛龍過江》。

1973年,「嘉禾」為李小龍拍攝了《龍爭虎斗》。洪金寶帶領師兄弟們,與李小龍的「李家班」進行了合作。

《龍爭虎斗》之后,李小龍突然去世,「李家班」群龍無首,原地解散。而 林正英、陳會毅、陳龍、董瑋、鐘發等人,順勢加入了洪金寶的「武指團隊」,這些人也成為了「洪家班」的雛形。

5:「洪家班」與「成家班」

​70年代中期,洪金寶得到「嘉禾」重用,先后為《跆拳震九州》、《七省拳王》、《中泰拳壇生死戰》、《密宗圣手》、《老虎殺星》、《少林門》等作品,擔任了動作指導。

1977年,洪金寶坐上了導演的位子,拍攝了《三德和尚與舂米六》。隨著洪金寶的步步高升,「洪家班」的名號也開始在香港影壇,一步步打響。

在《星星的同學會》里,吳君如曾詢問過洪金寶,「洪家班」是在什麼時候成立的?

洪金寶給出了一個很有趣的答案,他表現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的「洪家班」,其實業內根本就沒有「X家班」的說法,一開始大家都是在一起搞電影,只是當你紅了之后,外界的人就開始叫你是「X家班」,這個班底姓什麼,就看班子里誰先紅。

對于洪金寶來說,80年代無疑是「洪家班」的時代。

80年代初,《鬼打鬼》、《人嚇人》的誕生,讓「洪家班」快速壯大,而80年代中期的「五福星」系列、「僵尸先生」系列、《皇家師姐》系列,也讓「洪家班」成為了動作港片市場之上的票房龍頭。

80年代末,《東方禿鷹》、《群龍戲鳳》的票房受挫,又讓「洪家班」的票房時代,快速走向結束。

進入90年代之后,「洪家班」的發展雖然進入了低谷期,但 力量感十足的打斗,詼諧幽默的場面設計,還是讓一大批影迷記住了「洪家班」這個電影班底。

70年代中期, 成龍遇到了導演 羅維。這個羅維一開始是「嘉禾」的簽約導演,他為李小龍拍出了《唐山大兄》、《精武門》之后,便離開了「嘉禾」,成立了自己的「羅維影業」。

李小龍去世后,不少導演都在尋找新的動作演員,彌補李小龍之后的市場空白。而此時的羅維,也看中了成龍。

值得一提的是,70年代的成龍,一直以「陳元樓」的名字,在影壇活躍。1976年,羅維將「陳元樓」簽入旗下,并為其改名「成龍」,寓意其能「成為第二個李小龍」。而成龍這個名字,在八、九十年代的港片大銀幕上,也確實造就了一段動作傳奇。

70年代中后期,成龍在羅維的力捧之下,相繼拍攝了《新精武門》、《風雨雙流星》、《少林木人巷》、《飛渡卷云山》、《蛇鶴八步》、《劍花煙雨江南》等作品。

這些作品雖然沒讓成龍影壇走紅,但卻讓成龍組建了一支屬于自己的「武指團隊」。

1978年,成龍拍攝了《醉拳》,這部作品正式開啟了成龍的電影時代。而后的《師弟出馬》、《龍少爺》、《A計劃》,更是讓成龍的事業穩步高升。

正如洪金寶所說那樣,當你紅了之后,別人看到你,就會習慣性的用「X家班」來稱呼。「成家班」這個稱呼,也隨著成龍的走紅,出現在了港片市場之上。

1985年的《警察故事》之后, 搏命、熱血的特技大場景,成為了成龍電影的特色。而「成家班」也成為了港片幕后的「飛虎隊」,幫助成龍完成了一個又一個,「不可能完成」的特技動作。

6:「程家班」、「錢家班」、「甄家班」‍

時間回到1970年,一個叫 程小東的17歲少年,開始以動作指導的身份,在電視作品的幕后活躍。

程小東的父親程剛,曾是「邵氏」的大牌導演。程小東在父親的影響之下,對電影產生了興趣,并走上了武術指導的道路。

然而,70年代的「邵氏」,開始將事業重心轉移向電視市場,并大量入股「TVB」。看到電視市場發展蓬勃,程剛便托關系,將兒子送入了電視臺。

70年代香港的三大電視臺「麗的」、「佳藝」、「TVB」,程小東都在里邊待過,可是他都不滿意,因為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有一個電影夢。

1979年,「佳藝電視臺」的同事 徐克,被制片人吳思遠看中,走入影壇,成為了一名電影導演,這對程小東造成了不小的刺激。

1982年,程小東遇到了一場機會。這一年「嘉禾」為他投拍了一部名為《生死決》的武俠片。為了拍好這部作品,程小東花費了不少心血。為了充分還原「武俠小說」里的輕功,程小東利用「威亞繩索」,將演員吊在空中,設計了不少凌空打斗的飄逸場景。

《生死決》上映后,雖然票房成績一般,但獨特的動作場景設計,卻開啟了程小東的「武指時代」。

80年代中期,徐克成立了「電影工作室」。而程小東也在老朋友的邀請之下,加入其中。

在「電影工作室」,程小東接連拍攝了《倩女幽魂》三部曲、《古今大戰秦俑情》、《新龍門客棧》、《笑傲江湖》三部曲等作品。

在這些作品的拍攝過程中, 程小東一步步組建了自己的武指團隊「程家班」。 元彬、馬玉成,也成為了「程家班」的骨干力量。而 飄逸灑脫的武俠打斗風格,也成為了「程家班」的名片。

1992年,程小東離開了徐克的「電影工作室」。馬玉成跟隨程小東離開,而元彬則選擇留下來,與徐克繼續合作。

離開徐克之后,程小東又吸收了新人武指林迪安,帶著這個全新的「程家班」班底,程小東又為《審死官》、《鹿鼎記》、《濟公》、《超級學校霸王》、《大話西游》、《少林足球》、《英雄》、《十面埋伏》等作品,設計了動作打斗場景。

「程家班」的飄逸風格,也成就了一個特別的武俠片時代。

90年代末,洪金寶的電影事業陷入低谷,而「洪家班」也遭遇了發展危機。

新千年之后, 錢嘉樂離開了「洪家班」,嘗試獨立發展自己的「武指事業」,也是在這個時候,錢嘉樂拉起了自己的武指團隊「錢家班」。

不同于「洪家班」那種 力量感十足的拳腳打斗,錢嘉樂追求 現代化的飛車追逐,寫實的拳腳、槍戰

2004年,錢嘉樂帶領團隊,為《旺角黑夜》擔任了動作設計工作。該片中樸素、寫實的「亂打風格」,讓錢嘉樂獲得了「最佳動作設計」的提名。

而后的《門徒》、《新宿事件》、《風暴》、《車手》、《寒戰2》、《使徒行者》等作品,也一步步擦亮了「錢家班」的招牌。

新千年之后, 甄子丹的「甄家班」,也開始在港片大銀幕上活躍。

90年代中期,甄子丹離開了袁和平的「袁家班」,嘗試成立公司,獨自發展事業。90年代末,甄子丹自資拍攝了《戰狼傳說》、《殺殺人,跳跳舞》,結果賠了個底兒掉。

為了還債,甄子丹再度干起了武術指導的老本行,也是在這個時候,甄子丹拉起了一支「武指團隊」,這也成為了「甄家班」的雛形。

與老師袁和平的 想象力十足不同,甄子丹在動作場景的設計上, 追求拳拳到肉的真實感

​《殺破狼》、《龍虎門》、《導火線》、《武俠》、《一個人的武林》等作品的誕生,不僅打響了「甄家班」的名號,同時也讓觀眾們記住了「甄家班」的動作風格。

1925年,首部武俠片《女俠李飛飛》的誕生,正式揭開了華語電影的「動作時代」。

之后,香港電影成為了華語電影的中心,動作港片的興衰起伏,也成為了華語動作片,百年歲月的一個縮影。而隱藏在港片幕后的那一個又一個「武指團隊」,也成為了歲月的見證,見證了華語動作片的興衰交替、起起伏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