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盈門》40年:當年的票房神話,男二號成了「蔣介石專業戶」!

天空之城團隊 2021/07/21 檢舉 我要評論
 

萬小刀寫奇聞,寫趣事,帶你了解千千世界。熱衷於挖掘平凡塵世裡的奇聞趣事,在你枯燥的生活裡激起狂濤巨浪。

文/天空之城團隊

 

20世紀80年代初,人民大眾對於看電影的熱情空前上漲,因而湧現了不少萬人空巷的「現象級電影」。

從「大銀幕第一吻」的《廬山戀》,到驚心動魄的 《405案》,再到從內地一路火到香港的《少林寺》;

包括之後謝晉導演的 《牧馬人》、《芙蓉鎮》,都是那個年代觀眾無法磨滅的觀影記憶。

這其中還有一部非常具有現實意義的影片,就是上映於1981年的《喜盈門》。

影片關於婆媳關係的呈現和思考,在當時引發了大眾對」孝道「問題的熱議,至今來看也毫不過時。

01、婆媳關係的真實呈現

《喜盈門》之所以這麼受歡迎,很大程度得益於對家庭關係特別是婆媳關係的生動呈現。

陳家的大兒媳強英勤勞能幹,對丈夫仁文和兩個孩子照顧有加,但無奈 性格驕縱潑辣,全家人都得讓她三分。

看著二弟仁武剛娶進門的媳婦水蓮穿著新褲子,強英讓丈夫給她也做一條。

事有湊巧,小姑子仁芳拿一塊滌綸綢布料,讓大嫂幫忙做一條新褲子。

不知布料來源的大嫂心裡不是滋味, 以為婆婆偏心,給自己女兒做新褲子,不給媳婦做。

之後明裡暗裡攛掇婆婆給自己買布料做褲子,無奈的婆婆,只好借錢給她買了一塊布料,換取家庭和睦。

布料事件告一段落,大嫂仍不滿意,和全家人大吵一架鬧著分家,婆婆被氣暈住院,水蓮一直陪在一旁悉心照料。

懦弱的仁文對這一切一忍再忍,直到有一次強英把肉餡餃子藏起來給爺爺吃窩窩頭,但被仁文五歲的小女兒無意中出戳穿。

爺爺說了這麼一句話讓仁文羞愧不已:

我知足,我不爭你這幾個餃子吃,但這餃子,你能咽得下去嗎?

悔恨交加的仁文面對仍不知悔改的強英,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從沒挨過打的強英一氣之下回了娘家。

一開始強英還感到委屈,直到仁文上門提出要離婚,她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後悔自己當時的魯莽。

再加上後來水蓮前來勸嫂子回家認錯,強英不顧母親的勸阻連夜趕回婆婆家,看著婆婆對兩個孩子疼愛有加,水蓮也在幫她趕工,強英羞愧不已。

影片最後,強英向爺爺和婆婆認了錯,也得到了仁文的諒解,一家人和和樂樂在一起包了餃子, 故事在其樂融融的氛圍中結束

在《喜盈門》之前,很少有電影專門去展現一個家庭的「內部矛盾」,雖然是雞飛狗跳的家務事,但卻 非常精准地擊中了觀眾的內心

很多地方都拖家帶口「組團「看這部電影,尤其很多農村地區更是場場人滿為患,看《喜盈門》幾乎成了人們都在趨從的潮流。

02、1981年的票房神話

影片上映後創造了當年的票房神話, 觀影人次累計5.7億,要知道《戰狼2》的觀影人次也才1.6億。

其實早在1978年,本片的編劇辛顯令就根據自己在農村的所見所聞,創作出了《喜盈門》的劇本。

在他的老朋友,也是本片導演趙煥章的鼓勵下,辛顯令寫把劇本的初稿遞交到上影廠,但過了很長時間上影廠也沒有回應,趙煥章覺得這片大概是拍不成了。

但到了1979年,由於當時故事片粗製濫造,《人民日報》為此發了一篇探討 「好的農村片為什麼這麼少」的文章,鼓勵各製片廠積極拍攝反映農村生活的影片。

就這樣,被積壓許久的《喜盈門》很快被搬上日程,趙煥章和辛顯令根據意見對劇本初稿進行了多處修改,比如 刪去了強英偷仁芳的錢,增添了強英愛護子女等細節,讓這一角色更為豐滿立體。

尤其是 強英回娘家後做噩夢的一場戲,通過非常魔幻色彩的變形和誇張手法,把強英此刻複雜的內心情緒展現得十分到位。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