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云:愛著聶風,卻嫁給秦霜,被步驚云搶親,【徘徊于三個男人之間】的孔慈值不值得同情?

那是孔慈在世上最后的一個夜晚。

她一身紅色嫁衣,傅粉施朱,好不美麗。

在人生的最后一個夜晚,孔慈終于可以為自己而活。

當步驚云向聶風打出了排云掌,孔慈毫不猶豫地擋在了聶風身前,讓自己承受了排云掌所有的力道。她像一只斷翅的胡蝶墜落在地上。

步驚云悲傷地將她抱在懷中,奄奄一息的孔慈,當著新郎秦霜的面,終于道出了心中的秘密:「 我今天終于可以為我自己真正喜歡的男人而死。

在場的三個男人神色里同時生起了錯愕。誰都沒有想到這樣荒誕的事情會發生在乖女孩兒孔慈身上。但,這些荒唐,孔慈都不在乎了。

孔慈臨終前的最后一個愿望是: 讓聶風握住自己的手,希望可以由聶風陪著自己

但是,步驚云憤怒地阻止了聶風。

孔慈在生前尚且做不了自己的主,臨終時分,更是如此。她只能躺在步驚云的懷里,帶著遺憾,隨風而逝。

她這一生都無法掌握命運……

01

孔慈的命很苦。

她的父親是雄霸摯友,跟隨著雄霸一起創建了天下會。

但是,孔慈的父親沒有享受成功的福氣,便匆匆離世了。

幼小的孔慈無依無靠,便留在天下會,成為了一名婢女。

但是,孔慈的童年過得很快樂。

她的身邊有三個同齡的朋友環繞:聶風、步驚云、秦霜,四個孩童中,她是唯一的女孩,也自然成為了團寵。

聶風與秦霜性格陽光開朗,常常與孔慈一起嬉戲玩耍,而步驚云冷面冷語,卻也常常會帶給孔慈很多驚喜。擅長雕刻的步驚云,總能送給孔慈各種木刻的禮物。

能夠同時被天下會三大堂主寵愛,命苦的孔慈終于感受到了生活的甜蜜。

02

十幾年時光飛逝,稚子孩童都成長為了少男少女。

在這些年里,聶風、步驚云、秦霜征戰四方,為天下會打下了鐵桶江山。

每當他們凱旋而歸時,孔慈便站在人群中,歡欣雀躍地向他們拋灑花瓣;在慶功宴上,與他們載歌載舞。他們還是像童年時一般親密。

但,也悄然發生了變化。愛情在他們之間萌芽了。

孔慈悄悄地迷戀上了聶風。

聶風英俊瀟灑,待人又分外親和,是一個萬人迷,女子不喜歡他很難。

但,羞澀的孔慈羞于表白。她只是默默地關注著聶風的一舉一動,細心地照顧著聶風的飲食起居。

某次,當她在絲帕上繡上比翼鳥,聶風熱情地問她, 是否可以送給自己時,孔慈心跳得快極了。

因為聶風第二日便要前往無雙城,所以,孔慈熬了一宿去繡絲帕,并在上面勾勒出一個瀟灑的風字。那一針一線都是她的情思。

她本想第二日早晨便送給聶風的。但,熬夜的困倦,讓她不小心睡過了頭。等孔慈醒來時,匆忙去找聶風,但心愛的人已經馳馬離開了天下會。

在聶風離開的日子里,孔慈癡癡地等著聶風歸來。

兩個月回來后,聶風終于完成顛覆無雙城的任務歸來。傷痕累累,意志渙散。

孔慈十分擔心聶風,前往探望。卻從聶風口中得知,在這兩個月間,他已經愛上了明月。明月因他而死,他的心也死了。

看著聶風的悲傷,孔慈心如刀絞。她的愛破滅了。

03

不過,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當孔慈的眼神只落在聶風身上時,癡癡苦戀時,她不知道自己的身后,步驚云與秦霜已然凝視了她很久。

相比于秦霜的溫柔隱忍,步驚云的愛太過熱烈。讓孔慈無處可躲。

步驚云明明云深不可測,卻唯獨對她坦露心事;他明明冰冷如水,卻對她熱情如火

但,孔慈很明白自己不愛他。

每當與步驚云相處時,步驚云瘋狂的愛讓孔慈誠惶誠恐,滿眼哀傷。

然而,善良的孔慈拒絕不了他的愛。

作為天下會的侍婢,孔慈身份卑微,她既無家庭背景,又無高強武藝,這樣的自卑讓孔慈不敢爭取愛,也不敢拒絕愛。她像一只胡蝶,看著美麗無比,實則毫無依托。風能吹走,雨也能淋濕。

孔慈就在矛盾與痛苦中苦熬著。

04

一日,雄霸突然召喚孔慈。孔慈應召去了。

一向威嚴無比的雄霸,望著她,露出了慈愛的笑。

他笑著說起了自己與孔慈父親的關系,并愧疚地說這麼多年虧欠孔慈太多了。他希望自己能彌補孔慈,他想收下孔慈當義女。

單純的孔慈沒有懷疑便答應了。卻不知道,雄霸早已經拉開了他的陰謀大幕。

泥菩薩給雄霸的下半生批命:「 九霄龍吟驚天變,風云際會淺水游。成也風云,敗也風云。

雄霸選擇逆天改命,決定要除去風云。而孔慈正是雄霸陰謀中的一顆棋子。

第二日,雄霸當著天下會蕓蕓會眾宣布孔慈成為自己的義女。

孔慈麻雀變鳳凰,從此成為了天下會萬人矚目的大小姐。

第一次被那麼多人慶賀、關注,孔慈很是開心。臺下,聶風、步驚云、秦霜也為孔慈高興。

雄霸趁著大家高興,隨口提到了孔慈的婚事。對于這個意外,孔慈事先毫不知情,她只能微微一笑,不敢拒絕。

那一刻,孔慈想到了聶風。如果她能嫁給聶風,該有多好。

然而她的耳邊卻聽到雄霸說了一句: 那便是我的徒弟秦霜

聞言,孔慈五雷轟頂,無法言語。

當聶風毫無雜念地喊她大嫂,孔慈更是心痛之極。

秦霜溫潤如玉,是一個謙謙君子。

嫁給秦霜,在外人看來,是孔慈的最佳選擇。

然而,孔慈心之所向是聶風,又已經成為了步驚云的人,對孔慈自己而言,秦霜是最差的選擇。

秦霜看出了孔慈的悲傷,回到房間,善良的他給了孔慈再一次選擇的機會。

他對孔慈說:「 如果你心別有所屬,我不會勉強你。就算師父發怒,我也會把你的意愿告訴他。」

那是孔慈最后的機會。在命運的十字路口,孔慈終于鼓起勇氣,決定向聶風告白。

但,陰差陽錯,聶風正巧去了湖心小筑尋找幽若。

所以,當孔慈來到聶風住處時,只剩下空蕩蕩的房間。

孔慈心碎了。她篤定一切都是天意。她沒有再去找聶風,而是屈服了命運。

這便是孔慈的卑微,她從來不敢爭取,就算爭取也是淺嘗輒止,一旦受挫,便向蝸牛縮進自己的殼中,不敢再做進一步的爭取和努力。

當孔慈接受了命運,也改變了眾人的命運。

05

大婚當天,八方來賀,孔慈與秦霜的婚禮隆重非凡。但是,孔慈眼中所有的光都消失了,她變作了一具沒有靈魂的行尸走肉。

婚禮儀式結束后,孔慈淚流滿面地在新房里等待著秦霜的歸來。

步驚云突然出現了,他要強行帶著孔慈離開。

孔慈語言上拒絕著,卻又奈何不了步驚云,被他強拉著走到了院中。

夜色沉沉,聶風攔住了他們。步驚云便與聶風爭打起來。

風神腿與排云掌,不相伯仲,然而,當排云掌要打在聶風身上時,孔慈還是擔心地擋在了聶風身前……

孔慈死后,天下會三大堂主因她分崩離析,江湖也因為她再起風云。

步驚云抱著孔慈離開,為了保護愛人的遺體,他蕩平江湖,掀起腥風血雨;而聶風也傷心過度,整日借酒澆愁,也離開了天下會。天下會只剩下了一個秦霜,領著雄霸的命,誅殺往日兄弟。

而這場悲劇的策劃者——雄霸正坐在天下會,為自己的逆天改命得意洋洋。那句「成也風云,敗也風云」終于成為一句笑談。

06

孔慈的人生毫無疑問是一個悲劇。她的人生有多荒誕就有多悲慘。

從始至終,她都是雄霸安插在聶風、步驚云與秦霜之間的棋子。

對于三個徒弟,雄霸從一開始便有所忌憚,所以在教習武藝上都留了后手。而雄霸聰明如斯,很明白少男少女春心萌動,容易處出感情。所以他把孔慈放在了三個弟子中間,假使需要,他便有更多的方法來牽制三人。

孔慈也「不負雄霸所望」,她的善良與美貌,不僅讓聶風待她為紅顏知己,更讓步驚云與秦霜同時愛上了自己。

在這樣的陰謀背景下,孔慈的怯懦又成為了悲劇的催化劑。她一人便攪動了風、云、霜三個人的命運。

面對不愛的,她不懂拒絕,也不敢拒絕,更無力拒絕;面對想要的,她也是不敢爭取,亦無力爭取。

她在矛盾中掙扎又無能為力,更要命的是,她缺乏反抗命運的意識與勇氣,面對命運安排,她只能悲悲戚戚,手足無措。

貝多芬有言:「 我要扼住命運的咽喉,它將無法使我完全屈服」,每個人都應該是命運的主人。但孔慈選擇了做一只羔羊,讓命運宰割。

孔慈這樣消極的人生觀,只能讓人哀其不幸的同時,怒其不爭……

【互動】

你還記得《風云》里的孔慈嗎?來評論區和我們交流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