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天生沒有指紋,會成為真正的法外狂徒嗎?

DUNK不必 2021/01/21 檢舉 我要評論
 

萬小刀寫奇聞,寫趣事,帶你了解千千世界。我是小編dunk不必,熱衷於挖掘平凡塵世裡的奇聞趣事,在你枯燥的生活裡激起狂濤巨浪。

 

20世紀初, 約翰·迪林傑(John Herbert Dillinger)是遭全美警方通緝的「頭號公敵」。他率隊搶劫過多家銀行和警察局,數次從警方的包圍圈中全身而退,還曾兩度成功越獄。

讓美國警方十分頭疼的,正是他 「改頭換臉」的技術。「換臉」指的當然是通過整容手段改變自己外表的做法,不過迪林傑的「改頭」,改的卻是 留下了指紋信息的手指頭

FBI整理出來的約翰·迪林傑用過的形象

在那個指紋剛剛被應用于刑偵領域不久的年代,想要 通過消除指紋來躲避偵查的罪犯遠不止迪林傑一人。芝加哥黑幫成員卡爾皮斯(Karpis)也曾尋求醫生的幫助,試圖破壞自己的指紋。

當時他們的做法基本都是切除指尖皮膚的外層,再用鹽酸處理,最後刮掉其餘可見的指紋皺褶。但是一般來說,一段時間後皮膚重新長出來,指紋還是會恢復原狀。

切皮、打磨或者酸處理……各種各樣的嘗試過後,黑醫生們依舊無法幫助他們徹底擺脫自己的指紋。

指紋和照片都是重要的通緝憑證

與黑幫大佬們相反的是,在世界各個角落都散落著一些 天生沒有指紋的個人或者家族。

孟加拉的 阿普·薩克(Apu Sarker)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今年22歲的他家族中的男性都沒有指紋。在阿普的祖父看來,沒有指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一點都不影響他種田維生。

但對於阿普跟他的父親來說,沒指紋顯然成了一件十分麻煩的事情。

阿普(Apu,右)和他的父親阿馬爾(Amal,左)

2008年,孟加拉為所有成年人推出了國民身份證,而錄入的資料庫需要採集公民的一個指紋。輪到他的父親時工作人員傻眼了,最終他只能收到一張印著「NO FINGERPRINT」(無指紋)的卡片證明。

到了2010年,孟加拉的護照和駕照製作也都開始使用指紋錄入。阿普通過出示醫療機構的證明獲得了專屬護照,不過他從未真的使用過它——可以預見,到了機場還會有一系列新的麻煩等著他。

至於摩托車的駕照,他也通過了考試並付了費用,但卻因為不能提供指紋而沒有獲得駕駛許可證。阿普只能隨身攜帶駕照考試的付款收據,每次被查駕照都要「用指尖撫摸著警官解釋自己的狀況」。

儘管如此,他還是被罰款了兩次。

阿馬爾·薩克(Amal Sarker)的手

到2016年,當地政府要求個人需將指紋與國家資料庫進行匹配,才能購買到手機的SIM卡。阿普走遍了附近的手機店,但每次他將手指放在指紋感測器上時,對方的軟體都會直接死機。

所以目前他家庭中所有男性成員使用的,都是以他母親的名義發行的SIM卡。

這種影響阿普家族的罕見病有一個名稱,叫做 Adermatoglyphia,意為「皮紋病」。患者的指尖並非完全光滑,但就是檢測不到跟正常人一樣的個人專屬指紋。

這種症狀是在2007年首次進入公眾視野的。

當時,一位瑞士的二十多歲女性在入境美國時遇到了阻攔。儘管她的臉與護照上的照片相符,但海關人員卻無法從她身上採集到任何指紋資料——她也是一位元無指紋的人。

瑞士皮膚科醫生 彼得·伊丁(Peter Itin)教授與另一位皮膚病學家 埃利·斯普雷徹(Eli Sprecher)通過調查發現,這位女性的家庭中16個成員只有7個人有指紋。伊丁教授也非正式地將這種疾病命名為「移民延緩疾病」。

一直到2011年,研究小組才終於發現了一個影響指紋形成的關鍵 基因[S.M]ARCAD1。瑞士患者家庭中9位無指紋者都發生了該基因的突變,並且會以 常染色體顯性遺傳方式在家族中傳遞下去。

皮紋病對患者身體的影響可大可小。

最理想的情況下,患者就如孟加拉的阿普家族或是該瑞士家庭成員一樣,僅僅呈現出無指紋的影響。不過他們一般也伴隨著輕微的皮膚增厚,指甲形成較慢以及汗腺不發達的症狀。

皮紋病以常染色體顯性遺傳方式在家族成員中傳播

但根據在美國發現的另外兩起病例,一位名為謝麗爾·梅納德(Cheryl Maynard)的空姐和一名11歲男孩Caleb Radley的問題則相對嚴重許多。

他們在指紋缺失的同時,還出現了皮膚極度乾燥、牙齒發育遲緩、還有頭髮稀疏的問題。其中最嚴重的當然還是造成皮膚乾燥的 汗腺不發達問題

對於Maynard來說,她的 身體散熱能力出現了嚴重問題,以至於在跑步機上運動幾分鐘,她就熱得不得不將頭浸入水中冷卻一陣。

正常人手指上汗腺的毛孔

到目前為止,我們尚未能徹底瞭解這種基因突變及相關病症嚴重程度的關係。

但作為一個「無痕之人」在這個時代顯然是弊大於利的。

阿普的叔叔格佩什(Gopesh)在兩年間跑了四五趟相關機構,才終於說服工作人員給他辦理護照。而當他的辦公室開始使用指紋考勤系統時,他又不得不說服自己的上司允許他使用傳統的簽到考勤表。

阿普的弟弟阿努(Anu)也遺傳了這種罕見的基因突變

幸好技術的進一步發展讓皮紋病患者有了新的身份識別方式。孟加拉政府最新發行的國民身份證上,還增加了其他生物識別資料—— 視網膜掃描和面部識別

這意味著阿普跟他的家族成員們終於能獲得與其他人一樣的身份證,不過同時也給出了我們題目的答案:

在這個科技高度發達的時代,天生沒有指紋並不能讓你成為逍遙法外的法外狂徒,它只會給你帶來無盡的麻煩。

好了,今天的奇聞趣事就到這裡了,期待下次相遇! 如果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萬小刀←更多的奇聞趣事等著你來探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