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豪的叔叔「肥仔坤」,提攜跛豪上位成大毒梟,雇傭陳惠敏當保鏢

他是大毒梟跛豪的叔叔,當年跛豪的惡名做到家喻戶曉也只能算圖個熱鬧,真要說大毒梟還得是他叔叔。

曾經陳惠敏能成為14K的「雙花紅棍」,尖沙咀的金巴厘道江湖人稱「陳惠敏街」,這背後離不開他的關照。

他就是大毒梟「肥仔坤」。

上世紀20年代,「肥仔坤」出生于潮州,他原名吳振坤,自小就跟著父母來到香港,居住在九龍城寨。

九龍城寨裡那時候是個「三不管」地帶,因此黑幫林立、烏煙瘴氣。

在這種地方成長,很難出淤泥而不染,吳振坤亦是如此,他早早出了社會,加入了黑幫「和安樂」,也就是「水房」。

在當年的江湖上流傳著這麼一句話:「最老福義興,最大和安樂」。這句話現在聽著可能有點言過其實,但無可否認,在70年代之前的「和安樂」曾經也是呼風喚雨的大幫派。

在當時,黑幫收入幾乎都是來自灰黑色產業,比如收保護費、開賭檔、開青樓、開鴉片館等這些骯髒的買賣。

吳振坤加入水房也是從這些做起,由于腦袋靈光,大佬對其十分賞識,是社團內叔父們的重點培養對象。

40年代,吳振坤見九龍城寨裡「顧客」眾多,靠著在九龍城寨裡賣[毒·品]賺得第一桶金。有了錢便有了勢,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很快,吳振坤也成了水房的一方大佬,手下數百個馬仔聽候差遣。

吳振坤能年紀輕輕就成為大佬,自然有過人之處,除了為人精明之外,他還是個不安生的主。

50年代,吳振坤帶著社團的人馬來到尖沙咀發展,同時也真正意義上開啟了他叱吒風雲的江湖之路。

在尖沙咀,他儼然成了一名「大撈家」,「大撈家」不同于黑幫分子,它指的是擁有許多賺錢的路子,又能將經營的各項生意都做得很好的人。

當然,許多「大撈家」都是有江湖背景的,像電影《五億探長雷洛傳》裡「雷洛」的老丈人「白飯魚」就是一個有江湖背景的「大撈家」;又或者現實中澳門許多賭廳,或多或少都有江湖勢力在台前負責,「大撈家」身居幕後操縱。

吳振坤在尖沙咀經營的多是正經生意,比如酒樓、餐廳、舞廳等等。像當年紅極一時的「仙樂斯舞廳」、「樂宮戲院」皆是吳振坤的產業。

吳振坤深知自己作為黑道中人,背地裡做這些事遲早得見光,要想活得長久,在白道裡必須得有自己人。

因此他每到一個地方開啟新項目,就給當地的探長送禮,每星期一小禮,每個月一大禮,逢年過節還另外算。

由于這套模式走得通、盈利快,吳振坤擴張地盤十分迅速,尖沙咀海防道至廣東道一帶幾乎都是他的勢力范圍。

1958年,呂樂升級成了總華探長,吳振坤很快就攀上了呂樂,並在呂樂這棵大樹之下茁壯成長。

在海防帶專門搞了個會所,供這些們來光顧,高峰期客流量一天沒有1萬也有8千。這麼大的客流量,做個小生意都夠賺的了,更何況是這種暴利行業,想不發財都難。

最為誇張的是,吳振坤的地盤成了港英巡警的「禁區」,在吳振坤的地盤內吸食[毒·品],即便被巡警看到了,他們也會視若無睹。這也側面地反映了當年港英的治理是多麼的黑暗。

在電影《跛豪》「肥彪」還是《追龍》裡的「肥仔超」,這裡頭的原型人物實則就是「肥仔坤」吳振坤。

但電影中「肥仔坤」的形象完全被跛豪的光輝所掩蓋,事實上,跛豪日後的聲勢浩大就是圖個熱鬧,真正要說大毒梟還得看吳振坤。

60年代初,「跛豪」吳錫豪偷渡到香港謀生,起初也只是一個在街邊賣豆花的「豆花佬」、學人開字花檔,直到後來接觸到了[毒·品]生意,才開始投靠吳振坤。

吳振坤與吳錫豪不僅是老鄉,算起來吳錫豪還是吳振坤同宗族的子侄,也因為有這層關係,吳振坤才扶持吳錫豪。不僅低價供貨給他,還幫他在石硤尾搞了個小地盤起家。要說當時的吳錫豪是零售商,吳振坤就是拿著一手貨源的總代理。

當吳錫豪壯大後,吳振坤看他能力出眾,還拉著他與「矮仔義」創立「三聖社」,這名字夠霸氣吧,但三人聯手的實力確實也足以開宗立派。

可惜吳錫豪有自己的野心,沒多久就因利益與吳振坤鬧不和,最終這個「三聖社」也煙消雲散了。

也正是有了吳振坤,吳錫豪才能在短時間內迅速發跡,幾年後吳錫豪成立的「義群」社團才能叱吒一時。

要說四大家族中還有一家「馬氏雙雄」,當年「馬氏雙雄」在吳振坤面前也只是小貓貓,是早年吳振坤讓出了「仙樂斯舞廳」給了他們,才讓他們有了新的發展空間。

吳振坤不僅為人低調,待手下還很和善,常年都是笑臉相迎。一個吳振坤酒樓工作多年老夥計曾說過:「坤哥很大方,經常請吃宵夜,逢年過節都有紅包。」

這位老夥計雖然在吳振坤酒樓裡工作了許多年,卻對吳振坤的[毒·品]生意一無所知,可見吳振坤藏得有多深。

1967年,14K「雙花紅棍」陳惠敏應聘成為吳振坤的保鏢。由于吳振坤總是身居幕後、低調行事,像陳惠敏這種黑白兩道都混跡過的人,也是在當了他的保鏢才知道吳振坤的能量這麼大。

而吳振坤待人和善這一點,為他日後驚險的一幕化險為夷。

當時[毒·品]行業在暴利的驅使下,競爭日益激烈,像吳振坤這種「資深玩家」儼然是這行業裡許多人的眼中釘,畢竟利益擺在眼前,即便是再怎麼八面玲瓏,也不可能不得罪人。

一天夜裡,吳振坤帶著陳惠敏到一家潮州菜館吃飯,突然門口沖進四名手持40米大砍刀的蒙面刀客,直撲吳振坤。

陳惠敏畢竟是學武之人,即使是在吃飯的時候,也是眼觀四面耳聽八方。聽到後方異動,陳惠敏條件反射般地推開吳振坤,緊接著一個空手入白刃奪下一名刀客手中的長刀,又一記迴旋撩陰腿,一下子制住兩個,可另外兩個的長刀已經到達吳振坤的跟前,眼看吳振坤就要被開膛破肚。

陳惠敏感恩平日裡吳振坤待他不薄,咬了咬牙,奮不顧身地撲了上去,兩把長刀直接砍在他後背上,隨後陳惠敏轉身施展出自己的看家絕技:譚家三展拳與西洋拳結合的拳法,一舉逼退這四個刀手,趁著刀手後退的空檔,轉身拉著吳振坤匆忙逃生。

經此一戰,吳振坤對陳惠敏推心置腹,將自己在尖沙咀的許多地盤都讓陳惠敏來打理。在幾年後,尖沙咀的金巴厘道在江湖上更是有「陳惠敏街」的美譽。能有這美譽,自然是離不開陳惠敏自身的能力,但照樣也離不開吳振坤的關照。也因為吳振坤與陳惠敏的這層關係,甚至當時的陳惠敏還一度被江湖人認為是水房的人。

也正是吳振坤如此之大的能量,還有人稱之為「九龍皇帝」。在向華強接受採訪時曾說過自己的父親向前被稱為:「九龍皇帝」,也因此許多人拿吳振坤與向前來作比較,但只能說他們是不同年代的「九龍皇帝」。

畢竟向前早在1953年就被驅逐出境,兩人發跡的時間也不同,「關公戰秦瓊」這種戲碼是不切實際的。

1968年,呂樂得知自己即將被調查的內幕消息,趕忙帶著小姨子跑了,但這幫大毒梟們都認為呂樂這是小題大做,並沒有離開。

1969年,曾榮獲「香港之鶯」歌唱比賽冠軍的徐小鳳,來到旺角一帶駐唱,她便是在這個時候紅起來的,日後能成為一代歌後,離不開吳振坤這個背後的推手。毫不誇張地說,以吳振坤的勢力,在當時他想捧紅誰那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後將這幫不法分子紛紛繩之于法,不可一世的吳錫豪與吳振坤皆被捕。

當時普通人犯了重罪,最高只判25年,而吳錫豪在這行業玩得最瘋,被判了30年,吳振坤因有病在身被判了25年。不過入獄沒多久,吳振坤就病逝了。

正是:「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做了一輩子壞事,哪能得到善終!

吳振坤死得早,後面拍電影才找吳錫豪取材,拍了廣為人知的《跛豪》。

不過也有一部電影是以吳振坤的江湖路為原型來改編的,那就是電影《廉政第一擊》,李子雄飾演的「陸大潮」在電影裡隻手遮天,那可是個連港督都不放在眼裡的江湖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