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為幫會坐牢,出獄後成了香港第一社團的老大,晚年控制社團

他曾為社團進牢房,出獄後直接成為社團老大,誰能想到香港第一大黑幫,有大半的地盤是由他開拓出來的。

他雖年老退居幕後,可卻仍牢牢控制住社團,多屆坐館選舉都能將他指定的人捧上位。

他就是香港「和勝和」的「金牌經理人」,「大飛」。

早年

1955年,「大飛」在香港出生,真名是找不到了。許多香港社團的「風雲人物」都會取一些花名,並且使用花名行走江湖,而花名多數是江湖人根據人物的某些特點取出來的。

比如澳門14K老大尹國駒,江湖人稱「崩牙駒」,便是因為小時候騎摩托車摔倒磕掉門牙,大家嘲笑他而得名的,即使他在90年代叱吒澳門,這名字也會跟著他一輩子。

早年站在黑幫的角度來說,使用花名有時候還能擾亂阿sir的視線,比如電視劇《樓外樓》裡,有人抓到魯迅,出示的追捕令寫的卻是周樹人,魯迅便問他:「你們抓周樹人,跟我魯迅有什麼關係?」隨後那人還真把魯迅給放了。

這雖然是搞笑的段子,但現實中有時候卻也能起到關鍵的作用。

「大飛」幼年時期的家庭可以說是貧困戶了,父母是在菜市場擺攤賣魚丸的,為「大飛」生下了許多兄弟姐妹,一家老小十來個。試想一下,一家子這麼多張嘴,就靠著這個魚丸攤養活,生活質量肯定是比較低劣的了。

也因此,「大飛」書還沒讀完,便早早地步入社會。起初在碼頭當卸貨的苦力,賺血汗錢,雖然未成年,但也打熬了一身力氣。

沒多久又跟著朋友到戲院倒賣黃牛票,相比于當苦力的單純,當黃牛更需要的是腦力,「大飛」也在此時更進一步的接觸了社會,比同齡人早熟了一大截。

那年頭的香港那是黑道橫行,試想一下,小小一個地方,冒出許多社團,有的社團號稱有幾萬名成員,甚至還有號稱二十萬成員的!

雖然資料是有水分,但也足以說明黑道勢力滲透到各個角落。也就是說,可能出門走幾步路,就能遇到幾個黑道成員。

江湖路

到了70年代初,「大飛」便是如此,工作上他與街頭的古惑仔越走越近,也使得年少無知的他,在十五歲的年齡跟著一幫不良少年加入了「和勝和」。

剛加入社團只能是從「藍燈籠」做起,「藍燈籠」也就是社團的臨時工,屬于編外人員,在社團的地位是最低的。

「大飛」有當苦力的經驗,碼頭打架鬥毆原本就耳濡目染,有力利潤,只要自身條件足夠,實戰總能比別人更強一些。況且「大飛」腦筋靈活,正值身體的成長期,一身使不完的力氣,很快就打出了名堂,從「四九」成了「草鞋」。

隨後又靠著和勝和社團的背景,結合原先碼頭的關係,開啟走私生意的同時還趁機為社團吸納新成員。

也就這樣,「大飛」擁有了自己的一幫手下,在19歲的時候又從「草鞋」成了「白紙扇」。

要知道「白紙扇」與「紅棍」是平級,一個是拿筆的,一個是拿刀的。級別再往上依次便是「二路元帥」、「龍頭」。

也就是說「大飛」在19歲的年齡便已經算是社團的中高層了。

「大飛」除了能文能武之外,為人還仗義,在社團內手下馬仔服他、同級別人物對他頗為敬重、高層對他頗為賞識。總而言之,「大飛」在社團內口碑很是強大。

也正因做人不錯,「大飛」擁有了自己的場子,手頭聚集了數百名小弟供他差遣,與新義安、14K等幫派龍爭虎鬥之時無往不利,為社團立下赫赫功勞,頗為風光。

所謂:「盛極而衰」,在1980年,和勝和與14K因利益糾紛,形成了水火不容勢不兩立的關係。

身手不凡

那天,和勝和傳奇大佬蘇權為正、「大飛」為副,在他倆人的帶領下,在街道口埋伏14K的某位超級大佬。

當14K的大佬身邊僅帶著數名馬仔出現時,已是進了和勝和這邊的「十面埋伏」,街邊多條巷子裡的和勝和成員竄出,前後左右的夾擊下,14K大佬無路可逃。

雖是困獸之鬥,但對方畢竟是老江湖,知道跑不掉也沒有束手就擒,隱有拼死抵抗之勢。

「大飛」身先士卒,殺進戰圈,14K這方原本人就少,瞬間便倒下了好幾個。「大飛」那時是殺紅了眼,隨後從腰間掏出那把御賜的四十米大砍刀,直搗黃龍,寒光一閃手起刀落,眼看就要取了14K那位大佬的性命,及時趕到的阿sir一句:「住手!」

「大飛」只能是把刀收回刀鞘裡,再次隱藏在腰間,但14K那大佬已是被他的刀氣所傷,血流不止。

也因阿sir來得及時,這些黑惡勢力紛紛被捕,蘇權、「大飛」、14K大佬一個都沒落下。

最終「大飛」被判刑12年,坐牢的那年才25歲。蘇權為主導人,槍打出頭鳥,判得更久了。

正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常在江湖混,哪能不挨棍!」

東山再起

1992年,三十七歲的「大飛」在監獄裡呆足了12年,如期的刑滿釋放。可他卻沒有因為這12年的改造而重新做人,而是繼續從前的營生,並且變本加厲。

那年頭的背景頗為復雜,14K群龍無首多年,早年的社團大佬到了90年代多數都已退休,處于不團結、影響發育的狀態;另一邊的新義安,有意接受招安,已開始整頓社團,處于儘量不犯事的狀態;和勝和的實力則夾在這中間,不上不下。

「大飛」出獄後,先是接管原先自己的場子及馬仔,接著廣招人馬,四處出擊、四處擴張,為社團拿下更多富得流油的地盤。

就這樣為社團開疆拓土過了兩年,可以說和勝和大半的地盤都是這時候「大飛」拿下來的。

1993年末,正值社團坐館換屆,「大飛」的努力,社團內叔父輩都看在眼裡,紛紛覺得「大飛」是個人才,再加上那12年的牢獄之災,當年可是為了社團而進去的。于情于理,都需要對「大飛」給出一定的補償,更別說「大飛」卻是也幹出了成績。

因此在社團內眾叔父的支持下,「大飛」成功地當上了和勝和1994年到1996年期間的坐館。

退居幕後,影響力仍在

「大飛」卸任後,便退居幕後,成了社團元老,不再參與江湖的打打殺殺,做起了正當生意。從房地產到賣紅酒、從碼頭運輸到中藥材都有涉及,幾年間亦是積攢下不少的財富。

雖是轉做正行,但天生有江湖義氣的「大飛」仍舊活躍在社團之內,並且他對社團的影響力、控制力很大。

「大飛」過後的下一任坐館,便是由大佬蘇權扶持的「雞腳黑」(上一篇文章已有「雞腳黑」詳盡的介紹,感興趣的可以進主頁看看哈),而「雞腳黑」與「大飛」則是後期和勝和社團的最大敵手。

和勝和從第一任坐館甄國龍開始,到「大飛」之前,社團內實則由甄國龍、黎國華、「尤伯」三大元老把持。

到了00年代三位已都是行將就木之年,2004年過後,和勝和元老層逐步地由「大飛」、「雞腳黑」招國強、「上海仔」郭永鴻、「上水皇帝」白頭仔、「傻福」等五位實力較強的組成「五大元老」。

自「尤伯」欽點的「崩嘴崩」卸任後,2010年開始,和勝和每兩年的坐館之位背後多有「大飛」與「雞腳黑」的身影,也可以說每年的坐館之爭都是「大飛」與「雞腳黑」的「戰場」。

2010年到2013年的坐館之位大選(由「崩嘴崩」那一任開始,兩年一屆的坐館改為三年一屆),「大飛」推舉「寶明」上位,「寶明」是誰?「寶明」曾是新義安的人馬,曾在向華強的電影公司上班,曾在周星馳主演的《賭俠2:上海灘賭聖》裡飾演荷官,曾醉酒暴揍周星馳,醒後倆人還成了好友。

「寶明」此人自身也不簡單,原先在向華強公司便是高管,一腦子生意經,江湖上人脈頗廣。到和勝和發展後,「大飛」對他頗為倚重,視其為親信。

這次競選他推舉「寶明」那是不遺餘力、志在必得。

另一方的「雞腳黑」則推選「薯仔」,「薯仔」的身份也不簡單,他是前面提到的「五大元老」之一「白頭仔」的得意弟子,同時「薯仔」背後有和勝和的金主「囝囝」的支持,「囝囝」跟「白頭仔」還是結義兄弟。

這層關係下來,「薯仔」競選的背後便是有著「囝囝」、「白頭仔」、「雞腳黑」三位社團重量級人物支持。

除了有背景的倆人外,還有一個沒有背景自己出來競選的「勝和校長」雙鷹青。「雙鷹青」武力超群,可對于人際關係的處理並不是很在行,社團內大佬不是很看好他。反而因為本身冷酷,贏得社團內那幫年輕古惑仔的青睞,可年輕古惑仔們是沒有投票權的。

可到了當選之日,「寶明」得了九票,「薯仔」得了五票,「雙鷹青」僅有三票。這票數的差距「寶明」可謂是完勝其他人,要知道,前面已提到「薯仔」背後有三方強大的勢力在支持了。由此也能看得出「大飛」在社團內的影響力,以及他的運作能力。

「雞腳黑」的「薯仔」只得五票很是生氣,死活認定「大飛」這方使詐,最後「大飛」只能再拉一個「雙鷹青」下場,這也開了和勝和「三坐館」的先例。(原先是「雙坐館」,一個坐館,一個摣數)

到了2013年,又是一個「坐館之爭」的年頭,「大飛」與「雞腳黑」再一次杠上!

「大飛」準備推舉的是「佐敦之虎」英傑,還記得香港黑幫電影裡常出現的「這裡夜晚之後,我話事」這句話嗎?這句話的出處便是「英傑」,可見當時「英傑」的高調作風以及囂張跋扈的程度。

在「大飛」的全力支持下,「英傑」呼聲很高。可古人常說:「事以密成」,「英傑」完全就不懂什麼叫低調,反而是到處宣揚坐館之位已經被他內定,搞得社團內大佬很不滿。

也因此,本來一手好牌被他自己打爛,社團大佬對他不再支持,反而倒向「雞腳黑」這方。

「雞腳黑」在上一屆選坐館的表現不佳,吸取教訓後,這一屆他做足了準備。他舉薦的「沙田ME」、「子騰」、「ben仔光」皆當選。

這時候「大飛」趕緊推出他扶持的新候選人「肥堅」,並當場揭露「沙田ME」曾侵佔社團內元老的地盤,這一揭露引來社團內許多元老的共鳴。畢竟年老退休了,被後生仔這麼搞不僅損了利益,還傷了臉面,後生仔的德行很是重要,于是紛紛要求將「沙田ME」除名。

這招搞得「雞腳黑」措手不及,最後只能再一次破例,「肥堅」也上位,和勝和從「三坐館」變成了「四坐館」!

這一次「大飛」不僅將他在社團內的影響力發揮得淋漓盡致,還成就了他「金牌經理人」的江湖外號。

尾聲

可黑社會早已是時代的淘汰品,自九七之後,「雞腳黑」開始幾乎每任坐館都被阿sir盯得死死的,也幾乎每一任坐館都會被抓進去。

但人人都爭著這個「坐館」之位,誰又能知道坐館每月的工資只有十來萬港幣,江湖上的紅白喜事還得自掏腰包,身份擺那兒也不能拿少了。

真心想不通,就為了這點錢,不惜與同門自相殘殺?甘願冒著被抓的風險,來當這個所謂的「龍頭老大」?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交往要用心去對待,不管是任何事情都需要「真誠真心」這四個字,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道出多少人的心酸,屬於男人的→@男人語錄,最懂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