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風月片中的「風月女郎」,芳華絕代的背後,命運卻不盡相同

1971年,李翰祥創辦的「國聯」宣告破產,負債累累的他重回香港,以圖東山再起。離港八年,香港影壇日新月異,早變成了武俠的天下,各個攝影棚裡每天都是刀光劍影。

李翰祥最拿手的黃梅調那會兒已無人問津。被逼絕境的李大導演只得另闢蹊徑, 在傳統黃梅調的美學基礎上,將喜劇與情色兩種元素糅合進來,以求吸引更多的觀眾。于是一股新的浪潮在香港影壇掀起,這便是李翰祥的「風月」電影。

李導演的風月片和後來以王晶為代表的三級片完全是兩回事。 風月片只重其意不重其形。李翰祥側重的是氣氛的營造,外加巧妙的場面調度使觀眾沉醉其中,並不僅僅是簡單的視覺衝擊。

因為這點,李翰祥對女一號的選擇顯得格外挑剔。 光有漂亮的臉蛋不行,還要講究腰身風度。用李導演的話講: 舉手投足間要有型有款,既邊式又「帥」。

層層篩選下來,有資格成為李翰祥風月女郎的也不過寥寥幾人。 有人說李翰祥的風月女郎,都是依照他自己的老搭檔香港影壇已故的絕世美人林黛的影子挑選出來的。

這話不無道理。所以我們這裡先從有 「林黛以後最大的發現」之稱的風月女郎白小曼說起。

一、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白小曼

白小曼原名胡芮梅。 藝名由李翰祥所起,共十九 ,有上上大吉之意。「白」是李翰祥初次見白小曼時見她皮膚瑩白如雪所想到的。

而「小曼」則是由徐志摩的老婆陸小曼而來,陸小曼宅心仁厚,義氣熱情,這同樣也是導演對她的期許。

所有風月女郎中,白小曼跟李翰祥合作的次數並不多, 僅一部《聲色犬馬》。這也是她留給香港影壇的唯一一部作品,電影公映之前,她便服毒自盡了,年僅19歲。

儘管如此,仍改變不了她風月女郎之首的地位。白小曼的美以及她演戲上的天賦都是其他人不能比的。 當年《聲色犬馬》入圍金馬獎,白小曼作為新人盛裝出席,一時風頭無兩,蓋過了當時所有的一線女星。

多年後,李翰祥在回憶錄中也花費了大量筆墨追憶自己這位乾女兒,稱她為「林黛以後最大的發現」。

不過相對于出身豪門貴族的林黛來說,白小曼的家庭環境要悲慘許多。

白小曼是李翰祥在半島酒店喝下午茶時碰到的。當時一同進來五個人,白小曼和另外一名形同姐妹的女子,以及三個中年男子(事後才知道另外一名女子是白小曼的母親,而那三名中年男子是嫖客)。

李翰祥並沒有多想,一直在仔細打量從進門到坐下後的白小曼的一舉一動。因為自己籌備的電影《聲色犬馬》連景都搭上了,就差一個女一號,而公司又強烈希望用新人。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立刻派人過去詢問, 願不願意拍電影,不願意就算了,因為這事不能勉強。沒想到白小曼很大方地跟導演點了點頭, 竟同意了。

當天下午便拉到了邵氏去試戲,驚豔全場。 演完後全體鼓掌,都為李翰祥感到慶倖。

只是正式開拍的時候,卻遇到了麻煩。 白小曼記不住臺詞。

第一天記不住,李翰祥還會在一旁提醒,以為她緊張。後來把劇本事先給了她,發現仍背不過。

這次李翰祥不再提醒了,板著臉讓整個劇組停下來,一同等白小曼背詞。 短短幾句臺詞,白小曼竟背了整整半天還沒背過,最後急哭了。劇組人員過來對導演說,「她可能真的背不過,並不是偷懶沒有背,白小曼今天是第一個來劇組的,一直背到了現在。」

李翰祥倍感驚訝,竟有記憶力這麼差的。 被逼無奈的白小曼只得跟導演坦白:自己有吃藥的習慣。長年下來,大腦的損傷很大,記憶力嚴重衰退。

于是整部戲只能由導演在一旁提詞, 白小曼複述之餘再把動作演好,如同唱雙簧一樣。

第二天看拷貝時,大家發現白小曼演的相當自然,絲毫沒有旁人提醒的樣子。而且鏡頭裡的白小曼顯得更美豔。白小曼驚人的演戲天賦讓眾人佩服不已。事後李翰祥說

如果是京劇團演員,有一個很恰當的名詞,就是「祖師爺賞飯吃」。

白小曼與邵氏簽約五年,是邵氏力捧的新星,前途無量。每個月都可從邵氏領取五千塊。這在當時是筆鉅款,李翰祥這樣的一線大導,執導一部電影才掙幾萬塊。

然而風塵女子從良,豈是一件容易事。白小曼始終跟之前的圈子脫離不了關係, 她之前的生活太亂了。成名以後更加凸顯出來,頻繁的威脅敲詐,使白小曼近乎崩潰。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服毒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二、潘金蓮再世——胡錦

在眾多風月女郎中,胡錦是與李翰祥合作時間最長的一位。李翰祥執導的每一部風月片,幾乎都有胡錦的身影,或主角或配角。可謂是 流水的風月女郎,鐵打的胡錦。

在所有風月女郎中胡錦並不是最漂亮的,卻是最妖豔的。 尤其左唇下的一顆美人痣,讓她看起來不僅風騷入骨更帶一絲淫邪。

胡錦 是李翰祥赴台創辦「國聯」時簽下的藝人,她自小便跟隨母親學習京劇,在腰身風度這塊深受李翰祥的喜愛。只是「國聯」在後期陷入了債務危機,並沒有給她出演電影的機會。

1971年李翰祥返港時把胡錦也帶到了香港, 出演了李翰祥返港後的處女作《騙術奇譚》,此後胡錦正式進入香港影壇。

真正讓胡錦成名的是李翰祥簽約邵氏後執導的《大軍閥》。胡錦當時是女二號, 飾演偷情犯案的風騷寡嫂一角。在跟許冠文的對戲中, 一顰一笑都透露著偷情女人的那股蕩勁,把風騷寡嫂的媚態展現得淋漓盡致,頗受好評。

成名後,胡錦簽約了邵氏,主要戲約就是李翰祥的風月片。

胡錦也由配角榮升到主角,主演了李翰祥的《北地胭脂》《一樂也》《風流韻事》等一系列大作。

而讓胡錦成為邵氏當家豔星的作品是李翰祥根據名著《金瓶梅》改編而來的《金瓶雙豔》,胡錦飾演潘金蓮。

《金瓶雙豔》是李翰祥風月片的巔峰之作。李大導演沒有像其他作品一樣故作文藝,將潘金蓮塑造成追求解放令人同情的悲慘女性形象。 而是將計就計,認准潘金蓮天生就是一個[蕩.婦]。

影片都在講述西門慶與金、瓶二人的荒淫生活, 更是將原著中的經典橋段「潘金蓮倒掛葡萄架」的場景還原出來,利用巧妙的電影手法,讓觀眾沉醉其中。把還是學生的文雋看得鼻血大噴,差點昏了過去。

胡錦也由潘金蓮一角轟動了整個影壇。身為導演的李翰祥對胡錦的演技也表示了肯定,稱「她的演出夠放,也夠蕩,那股眼含秋水,騷在骨子裡的樣兒,的確是潘金蓮再世。」

不過這些都是胡錦高超演技後的結果, 私底下的胡錦其實是一位大方爽朗,真誠可親的好女人,沒有一絲妖媚之感。

蔡瀾在《紅顏知己》一書中也曾說過「她在電影中的性感也是造作出來的,本人非常端莊,私生活亦不放蕩。」

胡錦拍電影一直堅持自己的底線, 從來不會真脫,暴露的鏡頭都是替身在演,自己只負責作表情。所以即使在事業巔峰期, 胡錦的緋聞也明顯少于其他的豔星。

她一生只有過兩段婚姻,第二段婚姻一直持續到了今天。九十年代初胡錦從台前轉向了幕後,擔任起電視製作人,後來與丈夫移居美國三藩市,安度晚年。 胡錦算是善始善終的一位豔星。

三、不可複製的傳奇——狄娜

狄娜並不是李翰祥挖掘捧紅的,與李翰祥也僅作過一部作品《大軍閥》。 但她在風月女郎中的地位仍是無人替代,因為她是唯一一位在電影中全l的女星。

狄娜的美豔,追求者數量之多,螢幕前的大膽敬業,退出影壇後轉型的成功, 都是娛樂圈不可複製的一個傳奇。

《大軍閥》是李翰祥簽約邵氏後的第一部風月電影。 狄娜當時也在邵氏,是邵氏首屈一指的當紅豔星,追求者之多空前絕後,據稱可達千人。

上至當時泰國總理的弟弟,gucci的家族後人,義大利船業大亨,下至娛樂圈的廣大同仁, 都是拜倒在狄娜的裙下之臣。後來號稱香江名嘴的黃霑,當時在狄娜面前也開始變得語無倫次,一個勁地說「對不起」。

李翰祥自然想到了讓狄娜來飾演女一號,憑藉往日的情義,狄娜一口答應下來。但拍攝過程中卻出了問題。

原因是 李翰祥由西洋采臣名畫的香豔片段突發靈感,想讓狄娜把臀部露出來,側臥在床,並回眸一笑。狄娜不肯,跑去化粧室不出來了。李翰祥也很生氣 「人家幾百年前的東西,現在都什麼年代了」。

後來由時任製片經理的蔡瀾去說和,蔡瀾當年僅二十多歲,無論江湖地位還是在公司的聲望都跟狄娜沒法比。只得去賣弄單純和委屈, 最後狄娜終于出來,完成了西洋名畫裡的鏡頭。

《大軍閥》的成功將狄娜的美豔推向了巔峰,不過沒過多久她便選擇息影,退出了影壇。據說和李翰祥的關係也逐漸疏遠了。

狄娜退出影壇後,她精彩的人生仿佛才剛剛開始。

她率先回到大陸,轉攻航太事業,為機場建立起了導航系統。

九十年代以後開始參與人造衛星的業務。

如此大的劇情反轉,令人有些始料不及。不得不承認狄娜真是風月女郎中的一個傳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