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邪典港片:比鬼更可怕的,是鬼片裡的熊孩子,絕對童年陰影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影壇出品了大量靈異恐怖題材的電影。

香港人篤信陰陽文化,由此也催生出了香港鬼片的輝煌。

從八十年代初的新浪潮開始,鬼片、靈幻喜劇、僵屍片,先後大行其道。

而說到香港鬼片中的童年陰影,不少朋友都能想起很多經典電影。

如:《 凶榜》、《 陰陽路》、《 山村老屍》、《 魔胎》等等。

但對于小編個人而言,記憶最深的卻是一部靈異犯罪片《再世追魂》。

這部電影可能不是當時最嚇人的電影,但影片的創意卻至今為人稱道。電影中的反派並非兇神惡煞的猛鬼妖魔,而是兩名貌似天真無邪的龍鳳胎小孩。

可這兩名孩子帶給觀眾的恐怖,卻不亞于猛鬼喪屍,真正證明了那句話:

比鬼更可怕的,是鬼片裡的熊孩子!

本期就來回顧一下這部29年前的經典電影—— 《再世追魂》

Vendetta

這部電影上映于1993年,由黃百鳴創立的東方電影公司出品。

九十年代初,正逢香港電影最鼎盛的年代,電影市場好,拍什麼都受歡迎,市場紅火造就了香港商業娛樂電影的輝煌,當時的港片導演們什麼都拍,什麼都敢拍。

《再世追魂》是一部中低成本的港產驚悚片,但台前幕後班底卻不可小覷。

導演是著名武術指導 梁小熊,他也是著名動作演員梁小龍的弟弟。相較于哥哥梁小龍,梁小熊多以幕後武術指導身份,2008年他與洪金寶合作執導的《葉問》,拿下了金馬獎最佳武術指導獎。

本片的創意據說來自出品人黃百鳴,編劇是鬼才編劇谷德昭,尤以無厘頭喜劇最為擅長,90年代周星馳的電影《食神》、《唐伯虎點秋香》等經典港片的劇本就是出自穀德昭之手。

演員方面,曾經在《跛豪》中就有過合作的呂良偉和鄭則仕這對老搭檔,化身出生入死的警局搭檔,而被稱作「香港電影四大惡人之一」的黃光亮在本片中飾演大反派洪浪。

再說故事,影片劇情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

悍匪投胎熊孩子,瘋狂坑爹無下限。

電影開場,由黃光亮飾演的悍匪大哥 洪浪,就帶著弟弟洪濤、妹妹洪喬一起,坐船偷渡來港,組成了一夥三兄妹悍匪團,想要幹一票大的。

洪家三兄妹個個心狠手辣,剛一上岸,就搶了一輛車,還順手殺死了司機一家老小,連孕婦都不放過,由此可見這三名悍匪的喪心病狂。

大哥洪浪事後還不忘給弟弟妹妹傳授經驗:

做事情千萬不能心慈手軟,否則吃虧的就是自己。」

洪家三兄妹來這裡是為了搶劫金鋪,結果意外發生,三人遇到了巡邏的員警。大哥洪浪當場開槍射殺了巡警,結果被附近的警方趕到,雙方在街頭髮生激烈槍戰。

重案組的警方很快趕到,三名悍匪且戰且退,最終被圍困在一棟廢棄的舊樓房裡。

大哥洪浪自知已經無路可走,但他決心保下弟弟妹妹,可洪家三兄妹感情非常好,弟弟妹妹不願拋棄哥哥,獨自偷生逃走,因此與警方展開對峙。

與此同時,重案組的呂探長如今正休假在家,因為她的妻子即將臨盆待產。

本來呂探長正在送妻子去醫院生產的路上,卻接到警局的老搭檔鄭則仕的求助,希望讓他回來幫忙抓捕悍匪。

呂探長過去抓捕過不少悍匪兇犯,妻子雖然即將生產,可也勸說丈夫打擊犯罪更要緊。因此呂探長還是跟隨警局同事一起,前往廢樓抓捕悍匪。

英勇無敵的呂探長冒險潛入廢樓,兩發子彈,先後擊斃了洪浪的弟弟和妹妹。

最驚險的一幕,呂探長將悍匪弟弟爆頭後,兩人一起跌下樓,好在被電線給纏住,才讓呂探長躲過一劫。近距離與悍匪屍體對視,悍匪恐怖的死狀令呂探長恐懼不已。

之後,警圍捕了作惡多端的悍匪大哥洪浪,洪浪雖然被制服,可依然狠毒囂張。

他親眼見到弟弟妹妹被呂探長打死,因此留下一句恐嚇:

要呂探長全家陪葬。

抓捕任務結束後,呂探長急忙回醫院看望生產的妻子,可進入產房時,恍惚中,呂探長卻在電梯裡看到了死去的悍匪弟弟和妹妹。

呂探長以為是自己太過緊張造成的幻覺,就沒放在心上,可當他看到妻子剛剛生下的兩名嬰兒額頭上的胎記的時候,呂探長頓時感到一陣不寒而慄。

因而兩名剛出世孩子頭上胎記的位置,恰好與呂探長擊斃悍匪的彈孔位置一致。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巧合?

當呂探長和妻子將剛出世的孩子接回家之後,怪事就開始發生了。

孩子剛到家的時候,還沒進院子,附近的的狗就瘋狂狂吠,到家之後的呂探長養的鸚鵡,也離奇死亡,仿佛某種危險來臨的前兆。

某天深夜,呂探長將孩子放到搖籃裡,可下一秒卻赫然看到,搖籃裡的嬰兒居然變成了被他親手擊斃的悍匪兄妹。

故事到這裡,已經不難猜測,呂探長的兩個孩子,正是兩名悍匪兄妹的投胎轉世。

一轉眼幾年過去,兩名孩子也長大了,可呂探長遭遇的恐怖事情卻越來越多。

讓呂探長頭疼的是,自己的兩個孩子從會說話開始,就沒叫過他爸爸。

某次妻子帶孩子外出的時候,恰好遇到警方押運死刑犯洪浪受審,兩個年幼的孩子居然隔著車窗,沖著囚車裡的洪浪喊「哥哥」。

更可怕的是,兩名年幼的孩子,居然三番兩次地想要害死父親呂探長。

呂探長過生日那天,他剛切完蛋糕,將刀放在桌子上,可孩子卻悄悄將刀移動了位置,差點刺傷了呂探長。

從那以後,兩個孩子的行為越來越過分,他們會趁著呂探長不注意的時候,大力推門夾傷他的手,看到父親受傷後,兩個孩子還會拍手叫好,仿佛正在發洩仇怨一樣。

就這樣,兩名熊孩子的行為越來越有目的性,呂探長的生活被攪合得不得安寧。

其中有一幕至今讓小編印象深刻,當呂探長掏耳朵的時候,孩子見狀,上去推了一把,直接將挖耳勺捅進了呂探長的耳朵,導致呂探長耳中鮮血直流。

更讓探長魂飛魄散的是,兩個孩子竟然拿著他的槍對準自己,要不是妻子突然趕來,說不定現在已是槍下冤魂。

呂探長對自己的兩個孩子產生了懷疑,認為他們是悍匪兄妹轉世的魔胎,可妻子愛子心切,根本不相信丈夫的話,夫妻倆因此發生了爭吵。

另一邊,入獄服刑的悍匪大哥洪浪也沒閑著,他悄悄打暈了獄警,並冒險越獄。

洪浪越獄之後,並沒有逃走,反而盯上了呂探長,他想要替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去報仇。

為了報仇,洪浪先是殺死了呂探長的搭檔鄭則仕,然後找到了呂探長的地址。

面對窮凶極惡的悍匪大哥,為了保證家人的性命無虞,呂探長狠下心將兩個小孩關在房間,並在房子內外設置好重重陷阱,等著洪浪找上門來,正好將這三個惡匪一網打盡。

最終,經過一番惡戰,呂探長引爆了煤氣罐,想要將悍匪洪浪炸死。

可在最後一刻,呂探長還是放心不下兩名孩子,即使孩子是魔胎轉世,可畢竟有血緣關係。因此呂探長在爆炸前,冒險將兩名孩子救出火海。

兩名孩子本來已經昏迷,可天空中一道驚雷劈下,孩子額頭上的彈孔胎記就此消失。

等孩子醒來,居然主動叫了呂探長一聲「爸爸」,呂探長知道,魔胎已經消失。

這部《再世追魂》的創意在于,編劇對各種類型元素的混搭。整部影片的故事拍得異常雜糅,融合了犯罪、恐怖、警匪、親情等元素。

電影的前半部分是徹頭徹尾的恐怖驚悚片的套路,瘋狂殺手和靈異事件一波接一波,但到了最後三分之一,編導講故事主題昇華。

用呂探長岳父之口點醒了呂探長,所謂「 無仇不父子」,所以最終呂探長並沒有「虎毒食子」,而是以自己作為一名父親的人性光輝戰勝了魔胎,避免了人倫慘劇的發生。

另一方面, 優秀的恐怖片,往往離不開對恐怖氛圍和敘事節奏的把控

尤其八九十年代的港片,受限于製作成本和速食文化的風氣,往往製作上比較粗枝大葉,而《再世追魂》的優秀,恰恰在于導演和編劇對恐怖氛圍的把控,讓影片雖然成本不高,卻在驚悚感方面十分出色。

即使如今再看,電影中的很多鏡頭也驚嚇感十足。比如:悍匪死後變厲鬼,到醫院坐電梯投胎,剛好被男主角看到了,還有小孩剛進屋時外面狗的狂吠,小鳥的意外死亡。

最高級的恐怖感,往往來自于越日常的事件。所以電影中小孩用桌子旋轉飛刀,想要紮傷男主角,或是男主角掏耳朵被兩個小孩故意撞傷導致一隻耳朵失聰等,這些意外事件其實在現實中也不少見,孩子的天真無辜在失去限制下,就變成了一種難以預測的致命恐懼。

如今再回看這部電影,影片的優秀在于,沒有側重的刻畫鬼怪,也沒有出現任何令人毛骨悚然的詭異超自然場面,但卻以最本質的人對事物的態度呈現恐懼。

此外,除去恐怖類型之外,更透過這個驚悚駭人的故事傳遞出了親情的主流價值觀。

遺憾的是,本片在當年上映時,票房卻很慘澹,香港僅上映了6天就下映,最終僅收穫了219萬的票房,成為九十年代港產鬼片中的遺珠之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