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TUS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翻譯版,Arthit成為大當家後的10種反差萌,如果不是我打不過Kongphop,我就上了!

Arthit成為大當家後的10種反差萌

1.鬧鐘

Arthit是個很能睡的人(非常極其能睡)。

平常要是哪天早上沒有課的話,他能一覺睡到大中午,要是有不識相的主敢來叫他起床,攪他清夢,那毋庸置疑,他一定會有起床氣。

但當Arthit成為大當家之後,每天他都要為了新生早訓而早起,跟新生們約定的時間越早,那麼Arthit就要在比這更早的時間內到達。因此,鬧鐘作為不可缺少的叫醒工具就這樣被買了回來。而且為了防止自己睡得太死,Arthit設置鬧鈴每兩分鐘就響一次。

但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是骨感的,鬧鐘並沒有起到什麼大作用,最終Arthit還是要拜託朋友打電話來叫自己起床,掛了電話後,自己才能心不甘情不願地與床做分離運動,但每次他還是會有起床氣。

所以呢,早上集合時要是看到大當家吹鬍子瞪眼的比平常還要兇三倍,那麼你們也請不要太過驚訝緊張。

…心裡清楚就好,那是形同虛設的鬧鐘沒能把像Arthit這樣的重度賴床癥患者叫醒的後遺癥,僅此而已。

2.粉紅凍奶

Arthit喜歡喝粉紅凍奶。

一邊是粉紅少女、香甜如蜜,喝了能讓人心花怒放的超級軟萌飲料,而另一邊卻是冷血無情、兇狠殘暴的大當家形象,二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照理來說,應該還是監獄裡提供給犯人的那種黑咖啡和大當家才比較配吧。

他也知道硬漢喜歡喝粉奶的確是有些稀奇,但無論如何,Arthit對粉紅凍奶的執念都始終不變。每當Arthit感覺身體被掏空,他都喜歡用粉紅凍奶來搭配任意一種食物,對于他來說,粉紅凍奶喚醒身體活力的功效完全不輸紅牛。

因此,現在每次去買喝的,Arthit都要不斷提醒自己以免一個不留神又習慣性地點了粉紅凍奶。賣奶茶的阿媽總是會問他‘不跟以前點一樣的了嗎’,而Arthit只能違心地拿想要改變一下口味來搪塞阿媽,然後點一杯冰水來代替,為了時刻保持大當家硬漢的形象。

Arthit在心裡暗暗發誓,等迎新活動一結束,自己一定果斷拋棄冰水,三餐過後都要喝粉紅凍奶,喝到爽為止,以此來補償那些委屈自己且已逝去的時光。

3.Botan含片

Arthit討厭Botan。

作為一個愛吃甜食的人,他討厭一切苦的東西,其中也包括用來緩解喉嚨痛的Botan含片。

但身為大當家,註定了每天都要大吼大叫,他只能儘量保護自己的嗓子,因為他覺得若是用沙啞的聲音去訓練新生,那簡直是對「教官」這一稱謂最大的污辱。

所以潤喉片就成為了所有教官學長們用來應急的共同選擇,但Arthit自己還是儘量能不碰就不碰那個苦東西,他會讓工作人員給自己準備蜂蜜檸檬水作為特殊福利。

但做蜂蜜檸檬水的工序實在是太復雜了,而且又浪費時間,所以也沒人願意經常幫他做。

最後,Arthit還是不得不強制自己接受Botan。每次訓練結束之後含Botan來治嗓子都十分的痛苦,含完後Arthit一定要立馬再吃一顆超甜的糖來涮嘴巴以蓋過那苦味。所以他的褲子口袋裡總是揣著幾顆糖以備不時之需。

雖然知道大當家不應該隨身攜帶糖果,但Arthit也管不了那麼多,反正只要他不在一年生面前掏糖果出來,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吧。

4.運動

Arthit不是運動型男。

Arthit很少會主動認真地去運動,閒暇時間,他更願意在家裡吹著風扇看漫畫,而不是去球場踢足球。儘管幾乎每項運動Arthit都能拿下,但他一般還是會選擇在室內的運動,例如,籃球。

他不是那種「見光死」的人,怕曝露在陽光下,他只是覺得,泰國每天的太陽都能把活雞給烤熟了,而他並不想象一隻被拔光了毛的雞一樣,在40度高溫的球場上奔跑,並且跑著跑著就發現自己變成了一隻烤雞。

但自從Arthit成上大當家後,他要接受的訓練幾乎跟即將奔赴戰場的軍人一樣。

在正午火傘高張的時候去跑步,簡直就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因為所有下給學弟學妹們的懲罰,教官們都是經過親身試驗,確保在可承受范圍之內才會用在學弟學妹身上的,無論是蹲起、大象鼻子轉圈、還是抱頭跳,在教官的培訓中統統都有。此外,他們還要訓練游泳,為的是增加肺活量以便于日後訓練時喊話有足夠的氣。

…這麼一輪魔鬼訓練下來的成果就是,Arthit的體重直線下降5公斤,也有了肌肉線條,連朋友們都忍不住豔羨Arthit如今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好身材。

他也承認,運動確實有不少好處,但要是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他還是會將自己不愛運動的屬性堅持到底。

5.鬍子

Arthit不喜歡蓄鬍子。

Arthit十分不喜歡當他摸自己臉時手觸碰到下巴胡渣那種粗糙感。而且胡渣會使他的臉整體看起來很不和諧。

但他的朋友都一致要求他留鬍子,因為鬍子能讓Arthit看起來成熟一些,臉上乾乾淨淨的Arthit太過稚嫩,會給一年生們一種Arthit是他們的朋友而非學長的錯覺。

當然,也包括他那一頭齊脖小長髮,看起來野性十足。但不瞞你說,這頭髮真是熱得要命,Arthit恨不得剃光了才算完事。但要是他這麼做了,他的朋友們肯定又會跳出來阻攔說,這和管教的身份不搭。

所以,在宿舍時,Arthit總是一副心火操的樣子,只能用橡皮圈把自己的長毛給綁起來。除此之外,剃鬚刀也得藏好,不然不知道哪個清晨,Arthit起來洗澡的時候就會一不留神把鬍子給刮掉了。

(劇版演員沒有留長發的造型和蓄胡子的造型)

6. 教室

Arthit不是學霸也不是學渣。

他算中等生,屬于那種勤奮起來就去上課,懶起來就翹課的主。一切以遵從人類天性為第一前提。

因此,他們學院對于教頭有這麼一個重要的規定:搞活動可以,但不許缺課。因為沒有時間幫他們補落下的課程。要是誰不按規定做,那麼就會被老師盯上,並從活動中除名。

這就是Arthit身兼大當家重任,所以不得不拖著自己疲憊的身體來上課的原因了。無論前一天訓練新生到多晚,第二天Arthit還是要早起,至少是在他撂挑子不幹之前,他都要這麼做。

但別以為他會認真學,他只是坐在那而已,因為他早已練就了看似在聽課實際在睡覺的絕世神功,並且還是骨灰級別的。所以Arthit只能靠和朋友一起在外面補課才能勉強掠過及格線。

每次試考完了,要是有人來問他都學了啥,他只會說一句話...別提了。

7. 腳踏車

Arthit有一輛腳踏車。

那不是一輛普通的腳踏車,而是一輛黑色經典款古董腳踏車,在Arthit的眼中,它簡直酷到沒朋友。

平常他喜歡從宿舍騎腳踏車去上課,因為他的學校地方特別大,路特別寬敞,而且還到處綠樹成蔭。

騎著腳踏車感受著微風拂面的溫柔,Arthit邊騎邊欣賞路邊的花花草草,綠樹小鳥,不失為一種放鬆身體、愉悅心靈的好方法。但要是被一年生們看到堂堂大當家騎個腳踏車,恐怕形象會大大打折扣啊。

所以每次去學校或者去哪兒辦事,他都要拜託朋友開摩托車捎他去,直到有幾個朋友都想張羅著幫他眾籌個摩托車了,這樣才能不老給別人添麻煩。Arthit自己對于空手套白狼這件事自然是十分樂意的,但即使真的拿到眾籌款,他也不會去買摩托車囉,他啊,還是會拿那筆錢去再買一輛黑色經典款古董腳踏車...你能有什麼辦法,誰叫人家喜歡呢。

8. 女生的眼淚

Arthit見不得女生落淚。

Arthit對于任何一種類型的女生的眼淚都沒有抵抗力。有幾次他嚴厲地大聲呵斥學妹,把別人都給嚇哭了的時候,其實鉛塊般的愧疚感使他的心一下子墜落到了腳踝,他想去安撫學妹,但卻還是要裝作一副高冷、不在乎的樣子,依舊用兇狠的目光來回應。

儘管訓練結束後,Arthit總會反問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了,因為擔心就算等迎新訓練結束了,學妹們也還是不敢親近自己。

他曾經聽說當大當家的人一般人氣都很鼎沸,雖然在學弟學妹們看來大當家有些可怕,但還算是校園裡的公眾人物,一般都會有學妹暗送秋波的。

但Arthit目前所感受到的一切,恰恰與之完全相反,不僅沒有學妹喜歡自己不說,那些學妹還盡可能地像遠離怪物一樣遠離自己。

所以呢,對于之前學長們所說的,成為大當家後將會坐擁後宮佳麗三千這一點,Arthit並不是十分確定這是不是真的,甚至他已經開始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學長們騙了。

9. 朋友

Arthit有很多朋友。

因為自己是一個為人隨和、有趣好玩的交際小王子,無論是誰叫他去哪玩他都去,所以使得他狐朋狗友遍地,不僅有本院的別的院的也有。但是他沒有想到,當他成為大當家後,朋友多...也會成為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因為在學弟學妹面前,Arthit一定要時時刻刻保持嚴肅認真,絕對不能像以前跟朋友在一起時那麼放蕩不羈、嬉皮笑臉的。

他的朋友們呢,雖然都清楚這一點,但還是會選當Arthit從一年生面前經過的時候,故意做一些搞笑的舉動來逗他笑,想看他破功,Arthit先要在人前裝作一副你們都是智障的高冷模樣,然後到沒什麼人的地方才能放聲大笑,這實在是讓Arthit心力交瘁啊,要知道,憋笑可是會憋出內傷來的。

對于這件事,Arthit已經跟朋友們提了好幾次了,甚至還打電話去罵過,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一點也不為Arthit著想。可憐了Arthit啊,不僅要跟新生過招,還要時刻防著自己的朋友偷襲。

10.0062 Kongphop

Arthit想做一個稱職的大當家。

他知道當大當家對自己一定會有很多負面影響,但他還是盡可能地把自己的職責做好,跟新生們講道理,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做好各種計畫用合適的方法來激發新生們的精神。

儘管自從一個他打死都沒想到的學弟亂入後,這些計畫就完全被打亂了。

...0062 Kongphop!

從第一次集訓開始就和自己對著幹的學弟,喜歡油腔滑調地說些有的沒的,Arthit經常被氣得忘記了自己還是個教頭。

他不喜歡這小子總是在朋友面前逞英雄,雖然每次Arthit都會殺雞給猴看,重重地懲罰Kongphop,但從Kongphop身上卻好像看不出有半點痛苦的樣子,所以每次Arthit不但沒能解氣,反而被氣得更加咬牙切齒。

...因為好像他正被那個學弟的堅持給一點點地擊敗。

他最不喜歡的就是Kongphop每次看他的眼神...閃爍的目光裡好像隱藏著些什麼,Arthit不知道那是什麼,但他並不想去多想,因為他始終堅信只要傳授徽章的權利還在自己手上,那麼終有一天他會戰勝Kongphop。

每次Arthit訓練的時候,都要把精力集中在需要有十足耐心的任務上,但總是會在不經意間用眼神搜尋站在隊伍裡的某個人,為了防止他一不小心又抽了風地站起來反駁自己,事先要做好準備。

出于這個原因,儘管十分不想承認,但Arthit還是不能否認的是,在他的教頭生涯裡,他最關心也印象最深刻的一年生,

就是...Kongphop。

來源@天府泰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