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們別再夸《山村老尸》了,這部電影才是香港恐怖片的天花板

很長一段時間內,《山村老尸》都是香港恐怖片的代表之作。

影片開場即高能,一群年輕人用尸油玩招魂游戲,卻意外發現伙伴早已死去多時的手法抓住了觀眾的眼球。

之后參加招魂游戲的成員逐一產生幻覺以及意外死亡,不時出現的女鬼讓劇情撲朔迷離。

隨著主角一行人對女鬼出現的原因的調查,得知人們在之所以被女鬼的幻覺殺死是因為了喝了泡著女鬼尸骨的潭水。

和其他只顧嚇人,卻沒有個人特色的惡鬼不同。

《山村老尸》破天荒地設計出了一身藍衣,長發黑牙的女鬼 楚人美

其路走骨骼發出的撞擊聲,唱著粵劇從潭底浮出水面的場景嚇壞了不少觀眾。

《山村老尸》之所以能如此嚇人,得益于其處處透露著 「反套路」的氣質。

比如影片中占據不少篇幅,帶動故事主線劇情的小明,被不少觀眾認為是此片的主角,可是影片后半段小明意外被楚人美殺死,讓觀眾產生深深的絕望。

小時候和楚人美私交甚好,憑借手鐲逃過一劫的老人,最終因為泄露楚人美的秘密被殘忍殺死,更是將楚人美心狠手辣的人設體現的淋漓盡致。

雖然《山村老尸》融合了中華傳統的粵劇唱腔、民間鬼故事等創意,但是畢竟是抄襲《午夜兇鈴》的作品,從影片出現的錄像帶、出人們的裝扮都能看到致敬《午夜兇鈴》的元素。

在原創度上,《山村老尸》很難說是香港第一恐怖片,其票房成績更是排在50名開外的位置。

遠不及同年上映的《目露兇光》、《生人勿近之問米》等片。

其實在《山村老尸》上映的1999年,一部名為《陰陽路之兇周刊》的恐怖片在票房上全方位碾壓《山村老尸》。

《兇周刊》已經是《陰陽路》系列的第6部作品,從1997年到1999年,《陰陽路》以每年2部的速度快速占領了香港恐怖片市場。

相比《山村老尸》之后幾部風格千差萬別的續作。

素有「重口味港片專業戶」之稱的邱禮濤執導,劉孝偉編劇,再加上古天樂、伍詠薇、雷宇揚、黎耀祥組成固定主角團,讓《陰陽路》高度統一化。

作為香港重口味電影的領軍人物,剛剛拍完《伊波拉病毒》的邱禮濤逐漸厭倦了以視覺沖擊力為賣點的clut片拍攝。

此時以林正英為代表的靈幻僵尸片逐漸沒落,觀眾逐漸對古裝恐怖片產生了審美疲勞。

而由錢升緯打造的「龍婆」系列《七月十四》《七月十三之見龍婆》逐漸取得商業上的成功,以羅蘭為代表的現代都市傳說成為恐怖片主流。

1995年,分段式鬼片開始大行其道,由多名導演執導組成的鬼故事集錦,為更多新手導演看到了一展拳腳的曙光。

趁著這股東風,邱禮濤也看到了恐怖片的巨大商機,于是在1997年,一部名為《陰陽路之抄墓碑》的電影和觀眾見面。

由于影片節奏明快,恐怖、娛樂元素頗高,50萬的投資換來了600萬的票房成績,讓《陰陽路》在同年趁熱打鐵才推出了續集《我在你左右》。

每部《陰陽路》更是通過電臺DJ,殯葬師,出租司機等多種職業,將坊間的都市靈異鬼故事搬上銀幕。

影片中的小故事甚至被各種鬼故事雜志,有聲讀物直接照搬過來,可見《陰陽路》在當時的影響力有多大。

作為橫跨20余年的恐怖系列片,幾乎香港演藝圈的半壁江山都曾出演過《陰陽路》。

其中更是不乏黎姿、蔡少芬、曾志偉、錢嘉樂、成奎安等都曾在該系列中出鏡。

素有「鬼后」之稱的羅蘭幾乎成為該系列的靈魂人物,成為厲鬼纏身的始作俑者。

下面,就讓小編為大家帶來《陰陽路》最經典,也是名氣最大的第一部《抄墓碑》。

抄墓碑,禁忌位置,這部改編自都市傳說的電影是多少觀眾的「童年陰影」

一開場,雷宇揚神秘兮兮地站在墳墓前向觀眾闡述「敬畏鬼神」的影片主旨。

由此也引出了第一個故事, 抄墓碑……

古天樂飾演的阿ken和兩名朋友相約來到海灘游玩,可三人畢竟年輕力壯,精力無處發泄,苦于沒有女伴相陪。

就當阿ken在樹林方便期間,突然看到一名游泳的女生。

正當阿ken得意洋洋地和兩位好友炫耀自己的艷遇時,卻不想剛才游泳的女生從他的眼前飛過,著實讓阿ken嚇了一跳。

正當兩位好友責備阿ken跟他們開玩笑時,卻突然發現他們的賬篷旁邊出現了3名年輕的女生

幾個年輕人酒過三巡,長得最漂亮的女生提議到附近的墳地去玩「抄墓碑」的試膽游戲。

所謂「抄墓碑」就是寫下墓碑上逝者的名字、生辰,直到天亮看誰抄下來的最多誰就是勝利者。

色字頭上一把刀,受到女生們的慫恿,阿ken等人決定開始這個危險游戲,可還沒開始突然出現的神秘老太太和墳墓打更人何伯,提醒他們不要對逝者不敬。

在抄墓碑時,阿ken突然在一塊墓碑上發現了漂亮女生的照片,被嚇壞的阿ken跑進了森林里。

原來「抄墓碑」是幾位好友整蠱阿ken想出來的惡作劇,正當幾人沉浸在嚇人的愉悅中時,卻發現之前他們的惡作劇并沒有設計長發女鬼的情節,頓感不對勁的幾人大叫著逃出森林。

第二天,幾人突然發現了阿ken的墳墓;當他們四處尋找打更人何伯時,卻被人告知何伯早在幾年前就去世了。

正當眾人疑惑不解時,阿ken卻出現在大家面前并表示,這是他和大家開的玩笑,以后千萬不要「人嚇人」,幾人虛驚一場。

正當幾人準備乘船離開時,卻發現阿ken正站在岸邊和何伯向大家招手,原來他真的死了。

故事講完,雷宇揚午夜驅車正好遇到劇組正在拍攝愛情片《千藥有醒》(山寨《天若有情》),搞笑的是男女主角由劉德華變成了吳志雄、苑瓊丹。

受到劇組的啟發,雷宇揚開始講述第二個鬼故事, 陰陽路

雨夜,鐘麗緹飾演的妻子與陳錦鴻飾演的丈夫約好在餐廳吃飯,為此紀念兩人結婚周年,妻子特地購買了一塊手表作為禮物。

剛和丈夫通完電話,一個神秘的老太太突然出現,并告誡妻子前面的路很危險,不要再走了。

與此同時,從事中介的丈夫杜先生正開車帶著顧客去看房,可在開車途中狀況頻出,車上的風水大師更是警惕丈夫近期被情所困,將有血光之災。

妻子不知道的是,丈夫已經和女同事發展為地下情人,兩人因為關系到底該不該和妻子挑明發生了爭執,車子失控撞到了山腳下。

由于暴雨,餐廳停止營業外,妻子接到杜先生的電話,讓她在餐廳耐心等待。

可是當杜先生來到餐廳時,兩人卻看不到對方。

就當妻子疑惑不解時,她卻從警察那里得知了丈夫的車子遭遇泥石流被活埋的死訊。

第二個故事剛剛結束,雷宇揚又開始講述了發生在自己孿生弟弟身邊的故事, 紅當當

在祭拜好友阿ken的過程中,JOJO意外發現了上一個故事中死去的杜先生靈位。

在感嘆杜先生英年早逝時,JOJO卻并沒有發現自己的褲子上無故出現了兩個血手印。

家中的電器無緣無故自動開啟,一股無形的力量似乎入侵到了JOJO家中。

自從那一晚之后,JOJO逐漸變得舉止反常, 每天都會身著紅衣到杜先生的靈牌前親熱。

被JOJO反常舉動嚇出房間的兩位好友碰巧遇到靈異專家「一顆痣」。

在一顆 痣的點撥下,杜先生的鬼魂方才答應離開jojo,一顆痣告誡眾人以后一定不要穿紅色衣服去墓地祭拜。

隨著JOJO事情的結局,由此也引出了第4個故事 佗地位

大影星雄哥的新片《千藥有醒》 在影院上映,雄哥和女友也第一時間來到影院觀看自己的新片。

可由于視線不好,雄哥和女友挪到了兩個空座位上。此時雷宇揚卻突然出現告知雄哥這兩個作為是「陀地位」,不是給活人坐的。

可雄哥顯然沒有把雷宇揚的話放在心上。

女友一時內急,她膽小地讓雄哥出來陪她上廁所。

果不其然,女友在方便時,突然發現滾過來的足球變成里人頭;雄哥也在男廁所發現一雙詭異的繡花鞋,地面的自來水變成了鮮血。

慌忙回到影廳座位的雄哥發現自己座位上坐著一個陌生的女人。

慌忙匯合的二人慌張地尋找影院出口,卻發現自己遇到了鬼打墻,怎麼也逃不出影院。

此時雷宇揚突然出現,告知二人電影沒有演完,他倆是逃不出這間影院的。

在雷宇揚的招呼下,雄哥突然發現另一個自己和女友正坐在影廳看電影。

當雄哥再次醒來時,發現這只是自己做的一場噩夢。

可當他正準備離開時,卻發現自己的票根已經變成了三十年前。

一部真正能代表「港味」的恐怖經典

作為一部低成本恐怖片,邱禮濤等人用簡單的燈光和音樂就制造出了不錯的嚇人效果。

影片中的四個故事兼顧了人鬼奇情,都市怪談。

作為第一個故事就死掉的角色,古天樂飾演的阿ken貫穿整部電影,成為了線索人物。

長相兇惡,身材矮小的吳志雄反串《天若有情》中的劉德華,讓人忍俊不禁。

無論是喜劇效果還是恐怖程度,《陰陽路》都展現了港式恐怖片咸濕惡搞、癲狂怪奇的氣質。

雖然之后以每年兩部的速度陸續推出了《升官發財》《與鬼同行》《一見發財》,但真正好看的也只有前5部作品。

之后的《陰陽路》由不同導演執導,少了「邱禮濤」天馬行空的 咸濕風格,幾個故事環環相扣,自圓其說的連續性,讓《陰陽路》晚節不保。

《陰陽路》之所以能拍這麼多部,全得益于靈魂人物邱禮濤「以小博大」,僅僅用綠色打光,詭異的音樂,粗劣的特效,就能塑造嚇壞觀眾的驚悚效果。

截止到2017年的《常伴你左右》,《陰陽路》一共拍攝了21部作品,即使放到國際影壇,《陰陽路》都可以算得上集數最多的恐怖系列電影。

影片中還不時探討中國人傳統觀念中的「善惡有報」「敬畏鬼神」等因果循環。

邱禮濤更是加入了致敬《閃靈》《天若有情》《鐵達尼號》等時代影視符號。

觀眾也眼睜睜看著主演古天樂從「白古」變成「黑古」。

《山村老尸》《怪談協會》都匯聚了港片短小精湛的風格,但這類作品畢竟是曇花一現。

放眼整個香港電影市場,沒有哪部影片能像《陰陽路》一樣一拍就是幾十部。

可能這些電影充滿邏輯漏洞和拙劣的特效,但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陰陽路》都是香港恐怖片乃至華語恐怖片里程碑式的作品。

《陰陽路》在有限的成本內開發出無限的創意,嬉笑怒罵間,將港式恐怖片「盡皆過火,盡是癲狂」的特點展現得淋漓盡致。

或許這正是港片的魅力所在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