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日本5名學生溶洞探險,一人意外失蹤,事後疑點重重細思極恐

2008年1月5日傍晚六點,日本岡山縣的警方接到了一起報案。

報案人聲稱自己是高知大學的學生。

他們在鐘乳洞探險,下午兩點左右,有一名男生在地下湖游泳後徹底失蹤。

警方接到這個報警電話後,立刻派人前去調查。

本以為這是一個簡單的失蹤案,但在調查過程中,警方卻發現了許多疑點。

未經允許的地下洞穴探險,探險小隊成員前後矛盾的證詞,以及失蹤者事後被刪動的博客……

種種難以解釋的線索,讓事件真相撲朔迷離。

男孩的失蹤,似乎沒那麼簡單。

圖1

那麼,這個失蹤的男孩,是遭遇了意外,還是被有意殺害?

讓我們走進今天的案件:岡山地底湖神秘失蹤案,探尋當年的真相。

探險集結

失蹤的男孩名叫名倉佑樹,是日本高知大學的學生。

因為喜歡探險,所以他加入了學校的探險社。

之後他和學校的另外四人,一起來到了岡山縣新見市,應邀加入了由幾所學校聯合舉辦的集訓活動中。

新見市有許多鐘乳石造就的奇觀,除了那些已經開發給遊客玩的,還有許多未經開發的鐘乳石穴。

這群小隊需要做的,就是走進這些危險的鐘乳石穴,完成探索。

他們都深深著迷于那些,未經開發的危險的洞穴裡面,究竟藏著怎樣的美麗與危險。

名倉優樹于1月4日下午五點二十分,到達井山溫泉。

圖2

十三名來自不同學校的成員,在這裡集合完畢,商量第二天的行程。

由于這次人數多,他們決定兵分三路,分別探險不同鐘乳石穴。

等各自探索結束後,再集合在一起交流自己的所見所聞。

圖3 岡山縣深山

名倉佑樹他們要探索的是日咩阪鐘乳洞。

在過去兩次集訓裡,日咩阪鐘乳洞一共有四次入洞記錄。

根據前輩們留下的地圖,高知學院的學生們覺得此行一定會很輕鬆。

小隊裡甚至還有人提議帶點酒和食物,在日咩阪鐘乳洞的地穴裡舉辦酒會。

這個提議得到了另外幾個人的支持。

確定好計畫後,他們就去買了不少酒水和食物,以便辦聚會。

考慮到第二天要進行探險活動,大家沒有鬧太久。

大約十點鐘左右就睡覺了。

1月5日早上九點半,去往日咩阪鐘乳洞的學生們率先出發。

另外兩個小隊,也將在十一點半前往探險地點。

過了一段時間,高知學院的學生們到達日咩阪鐘乳洞。

圖4

擺在洞口前的牌子上寫著危險誤入。

從洞內傳出的潮濕與寒冷,讓五個人下意識靠得更近了些。

在進洞時,名倉佑樹遲了一步,他最後看了一眼洞外的陽光。

此時洞外的陽光和洞內的黑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裡面的同學見名倉佑樹掉隊,便喊他的名字,讓他趕快跟上。

名倉佑樹應聲走向洞裡和他們匯合。

他們一邊說說笑笑地向前走,一邊欣賞著洞內的景色。

此時的名倉佑樹尚不知道,這是他最後一次看見陽光。

搜救現場

員警于1月5日下午六點鐘接到報案,名倉佑樹于下午兩點在地底湖游泳時失蹤。

圖5

晚上11點左右,員警帶領對地形熟悉的搜救人員趕到日咩阪鐘乳洞。

要知道,日咩阪鐘乳洞地形險惡,總長度在兩千一百米左右。

洞裡常年積水,還有一處高約十米的斷層。

要通往名倉佑樹失蹤的地底湖,還要經過一條冗長的只能匍匐前行的甬道。

搜救需要用的氧氣瓶帶不進去,使得這次任務困難重重。

為了確保搜救順利進行,員警還邀請了對洞穴熟悉的俱樂部幫忙。

一切準備就緒後,他們沿著地圖走進洞裡。

走了三個小時,他們到達了地底湖。

日咩阪鐘乳洞的地底湖,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大。

根據了解的人介紹,地底湖水深在30米左右,能見度極低,不知道通向哪裡。

聽到這兒,再看著渾濁的湖面,員警的心裡咯噔了一下,覺得今晚怕是要無功而返。

圖6

沒有氧氣罐,全靠搜救隊友一個接一個地下去找。

洞裡沒法生火,找完的隊友只能穿著濕衣服在旁邊等。

他們找了整整一個晚上,什麼都沒找到。

搜救隊友們再也堅持不住了。

他們聯絡了在外面等待的員警,在1月6日早上八點停止搜尋。

這時其實大家心裡都清楚,名倉佑樹八成是活不成了,找也只能找到屍體,但是,為了給名倉佑樹家人一個交代,也為了員警的職責。

在休整了一天后,警方宣佈在1月7日,搜救重啟。

這次,他們不光將目光方向地底湖。

抱著名倉佑樹自己爬上岸在洞裡迷路的可能性,他們派出了幾名警力搜尋鐘乳洞。

圖7

這場搜尋持續了六天,超過兩百名搜救隊員來到這座鐘乳石洞內。

但很不幸的,搜尋鐘乳洞的工作人員,沒有找到任何名倉佑樹走過的痕跡。

搜尋地底湖的人,也全部無功而返。

名倉佑樹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看樣子,這場失蹤可以用意外定案了,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另一邊負責審問的員警,看著面前這幾個高知學生前後矛盾的證詞和吞吞吐吐的神情,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男孩的失蹤

高知學院探險社這次帶頭的,是部長白米美帆和副部長伊藤智子。

審問的對象,也主要放在她們二人身上。

根據兩人講述,曾經來日咩阪鐘乳石的學長學姐們留下了一些傳統活動。

圖8 洞底湖示意圖

例如在地底湖開酒會,或者潛入地底湖,摸到湖對面的牆壁返回。

他們五人在到達地底湖後,名倉佑樹和另外一名成員,對橫穿地底湖感興趣。

他們喝了點酒。

另一名同學先嘗試橫穿湖面。

但他並不擅長游泳,最後無功而返。

這時,時間也不早了,帶來的吃的和酒全都用完了。

白米美帆便建議大家離開,得到了眾人的贊成。

讓人沒想到的是,名倉佑樹竟然在這時穿著衣服,一個跟頭紮進了水裡。

他水性很好,很快就遊到了河對岸。

圖9

由于距離太遠,他們只能看到名倉佑樹在對著他們招手,什麼都聽不到。

意外發生在回來的時候,在回來的過程裡,他們對著名倉佑樹大喊,讓他快點再快點,他們趕著離開。

接著他們就開始收拾東西,等名倉佑樹上岸就立刻走。

但沒人注意到,就在他們收拾東西的時候,河裡什麼動靜也沒有了。

等他們收拾好東西望向湖面的時候,湖面一片平靜。

他們這時開始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開始大聲喊名倉佑樹的名字。

前三聲,還能聽到模糊的應答。

但從第四聲或是第五聲開始,便什麼聲音也沒有了。

察覺到出事了的白米美帆,率先跳下去,沿著河邊找人。

除了剛剛下過水的學生之外,另外兩人也陸續跳下河尋找。

圖10

但遺憾的是,他們什麼都沒找到。

幾人商議後得出結論,名倉佑樹有可能亂入支洞失蹤了。

鑒于他們並沒有搜救設備,再加上全身濕透,他們選擇放棄尋找名倉佑樹,從洞裡逃了出來。

之後他們聯繫了學校的緊急聯絡人員,接著報警。

以上,是白米美帆和伊藤智子拼湊出來的事情經過。

單看證詞而言,這像是場意外,員警也準備按照意外處理了。

但隨著整個事件被披露在網上,引起了網友的討論熱潮。

這時,有人提出了另外一種可能性。

會不會這場失蹤,其實是一場四人對一人的謀殺?

就在人們試圖根據這個設想,找到一些證詞漏洞時。

白米美帆做的一些騷操作,似乎正在進一步印證這種可能性。

圖11 說明板

漏洞

俗話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網友指出的一些疑點,很可能正准靶心。

疑點一:沒有提交入洞申請

日咩阪鐘乳洞作為危險係數不低的景觀之一,進入時需要得到新見市的書面許可。

並且,在進洞前和出洞後,要向日咩阪鐘乳洞神社的宮司進行口頭報告。

在這裡稍微科普一下啊,宮司就好比是神社的負責人。

只有這兩項流程過了,才能正式進入日咩阪鐘乳洞。

並在入洞後出現危險時,得到及時營救。

但隊長白米美帆卻認為政府正在做年度結尾工作,非常忙,所以並沒有提交書面報告。

1月5日,她還以宮司不在神社為由,沒有進行口頭報告。

圖12

疑點二:求救聲

在白米美帆和伊藤智子的證言中,她們看到名倉佑樹觸摸到了湖對面的牆壁,並對她們招手,卻聽不到任何聲音。

在發現名倉佑樹不見時,大喊著他的名字尋他,前三聲能聽到模糊的應答。

這前後存在很大的出入,要知道,湖底洞的直徑也就二十米左右,加上洞穴內會有回聲,想不發出點聲音真的很難。

更何況,不要小瞧人在死亡之前身體迸發出的潛能。

對于不慎溺水的人來講,就算他沒有辦法喊救命,在墜湖之前撲騰水的聲音也不會小。

假如名倉佑樹真的溺水了,那他一定會用全身力氣引起岸上人的注意。

但在白米美帆和其他人的證詞裡,卻像串通好了一樣,說自己什麼聲音都沒聽到,或者是一些很微弱的聲音。

這真的太矛盾了。

圖13 洞底湖刨面圖

疑點三:設備

在證言中,還有一個被員警忽視的點。

那就是,在確認名倉佑樹失蹤後,白米美帆他們很快就帶著全部設備從洞穴裡出來。

包括原本放在湖裡的救援繩和放在湖旁邊的燈。

似乎沒人認為名倉佑樹還可以從水裡再走出來。

要知道,沒有繩子和燈,哪怕名倉佑樹上岸了,也無法安全返回洞邊。

因為洞邊到湖的岸邊還有5米的落差,沒繩子根本上不去。

為失蹤人員留下救命設備,應該是每個探險人的常識。

更別提他們還有豐富的經驗。

但這點,卻被這幾個人有意無意的忽略了。

疑點四:採訪

一般來講,作為探險失蹤事件,探險隊隊長需要開記者發佈會講明詳情,並表達對死者的哀悼。

圖14

尤其名倉佑樹在探險中失蹤這件事,引起了網友廣泛討論。

無數記者都想從白米美帆和伊藤智子的口中,得知案件第一手詳情。

通過採訪擴大影響力,說不定會有更多人加入找名倉佑樹的隊伍。

這也是一個樹立自己有擔當,有責任感的好機會。

但白米美帆偏不。

她拒絕了無數邀約,對事件詳情閉口不談。

同樣的,伊藤智子也拒絕採訪。

這不得不讓人加深對兩人的懷疑。

再加上此時,有警方內部人員聲稱,白米美帆在審問過程中修改了好幾次證詞。

一時間,有關「白米美帆暗殺同學,伊藤智子作為幫兇」的消息沖上了熱門,引起了高度討論。

疑點五:博客

圖15 名倉佑樹博客主頁未改動前

面對眾人的懷疑,白米美帆和伊藤智子依舊沒有選擇開記者會做澄清。

相反,當人們去探險小隊上尋找成員名單時,發現兩人已經退出了探險小隊。

這時,有網友通過名倉佑樹的名字找到了他的博客,想從他的博客上找到他之所以被害的理由。

甚至有人通過他的關注順藤摸瓜,找到了疑似白米美帆的博客賬號。

但這個賬號很快就私密了,並不能確定是不是白米美帆。

正當人們放棄查詢,準備仔細看名倉佑樹的博客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名倉佑樹博客裡的日記數量,正在一點點減少。

難道有人正在非法登錄他的賬號刪東西?!

圖16 被刪動的博客

作案人手速極快,後來得知消息的人,就算湧入名倉佑樹的博客,也只能看著光禿禿的頁面氣的牙癢癢。

他們懷疑,刪東西的人是白米美帆。

這種懷疑是有根據的。

最早發現名倉佑樹博客的人說,名倉佑樹和白米美帆是戀人關係。

博客裡面記錄的,全是兩人的戀愛日常。

也有人說,裡面記錄的是他在探險隊的日常。

由于網友們並沒保存,一時間也不知道相信誰說的好。

但這兩種說法有一個相同的交叉點,那就是白米美帆。

難道,這是一場關于愛情的謀殺?

後續

其實以上這些疑點,也有合理的解釋。

白米美帆多次修改證詞是因為緊張記不太清了。

圖17

沒人聽到名倉佑樹溺水後的求救聲可能是他突然被捲入支流或暗洞,連喊救命的機會都沒有。

出洞前帶走救援設備,是因為大家走的著急,所以下意識帶上的。

至于不接受採訪,也許是太過內疚,所以白米美帆和伊藤智子不想面對大眾。

就算是不斷被刪除的博客,又沒證據,誰能證明登錄的是白米美帆呢?

一切討論聲隨著白米美帆消失在大眾視野裡,煙消雲散。

據說白米美帆畢業後去人偶劇團京藝工作,只因有人在人偶劇團主頁的團員介紹上,看到這個同名同姓的女孩寫著愛好探尋洞穴。

但很快,團員介紹裡就沒有這個人了。

日咩阪鐘乳洞也因為這件事情,從申報進入變為永久禁止進入。

但名倉佑樹,卻依舊不知所蹤。

圖18

不過這並不妨礙我從我自己的立場上,做出一番推理。

我更傾向于白米美帆殺害了名倉佑樹,但不是故意殺害。

他們的感情遭遇了一些矛盾,白米美帆想在這次探險中報復名倉佑樹,她故意在洞穴裡灌醉了名倉佑樹,激他參與地底湖挑戰。

她原本想的是讓喝醉酒的名倉佑樹,在水裡抽筋喝幾口水。

但白米美帆沒想到,他腿抽筋後被水流卷走,徹底消失了。

伊藤智子作為白米美帆的好朋友,知道這個計畫,但她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如果這件事被警方知道了,那她們兩個一個是故意殺人,一個是幫兇。

求生欲使得兩個女孩什麼都不說。

她們深知一個道理,少說就會少犯錯。

當然,這只是我根據資料進行的無端揣測,就當跟大家交流了。

至于到底是他殺還是意外,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你有自己的定奪。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