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興十三妹」原型司徒玉蓮,18歲踏入江湖被稱「大家姐」,14K幫主是她義兄,堪稱女梟雄

去年賭王何鴻燊的去世,引發了巨大關注,賭王家族和巨額遺產也是外界關注的話題。因為在香港、澳門特殊的政治、經濟環境下,才有了何鴻燊這樣傳奇的人物。半身商人半身江湖,黑白通吃,積累了巨額財富。

澳門還有很多這樣的大佬,然而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大佬卻只有司徒玉蓮一人。司徒玉蓮生在香港貧民窟,十幾歲就出來混跡江湖,十八歲就在龍蛇混雜的賭場討生活。賭場本是男人的天下,但司徒玉蓮膽大心細,敢想敢幹,為人也講義氣。

小小年紀讓很多人服氣,成了小有名氣的大姐大。二十歲時司徒玉蓮認識了江湖大佬鬍鬚勇,他是香港最大黑幫14K的老大。鬍鬚勇十分欣賞司徒玉蓮,並認她做義妹,出資讓她獨立經營賭場。

沒過幾年,司徒玉蓮就將賭場經營得風生水起,那時她也不過二十幾歲。作為老闆的司徒玉蓮也經常跟客人打交道。經常光顧她賭廳的富商曾國宇對她十分傾心,並展開猛烈的追求。很快司徒玉蓮就嫁給了曾國宇,江湖大姐大成為了闊氣少奶奶。

起初生活還算幸福,婚後司徒玉蓮為曾家生下了兩男一女,但很快矛盾就產生了。出身市井混跡江湖的司徒玉蓮,與祖輩從商的曾家在生活方式和性格上有很大分歧,尤其和曾母關係十分不合。

最終司徒玉蓮和曾國宇離婚,並帶走了三個孩子。為了躲避夫家,司徒玉蓮帶著孩子去了澳門,賭廳大姐大變成了單親媽媽。司徒玉蓮到了澳門後,不得不再次出山養活孩子。她本想繼續做賭場生意,但澳門是不比香港,這裏何鴻燊的天下,要做賭場必須要他點頭。

司徒玉蓮在鬍鬚勇的引薦下認識了何鴻燊,並受到他賞識,承包何家幾個賭場重拾老本行。那時的澳門博彩業黑幫橫行,沒有背景根本立不住腳,而司徒玉蓮接手的幾家賭場都生意慘澹。司徒玉蓮並沒有被現狀嚇住,她先是在利用自己的經驗短期內讓賭場起死回生。

然後又聯繫昔日大哥鬍鬚勇幫自己在江湖站住腳。而當時的鬍鬚勇也想來澳門發展,在司徒玉蓮的配合下,14K的勢力發展到了澳門成為了頗有影響力的黑幫。

澳門博彩業雖然有政府頒發的執照,但是屬于合法經營但龍蛇混雜,鬧事、打砸幾乎是家常便飯。後來澳門賭廳開始興起疊碼仔,他們負責看場子,維護賭場治安。賭場百分之四十的利潤分給疊碼仔。

剩下的錢才留給賭場老闆。而澳門黑幫眾多,崩牙駒不過是14K的小頭目。司徒玉蓮看中了疊碼權這塊肥肉,也十分看好崩牙駒。在司徒玉蓮的幫助下,崩牙駒跟何鴻燊合作接手了賭王手中大部分賭場。

掌握了澳門的疊碼權,在澳門幾乎一手遮天,被稱為澳門教父。但崩牙駒見到司徒玉蓮還是會乖乖叫一聲大家姐,足以見得司徒玉蓮在澳門的地位。隨著司徒玉蓮的賭場越來越好,她便脫離了何鴻燊自己單幹。

雖然司徒玉蓮很少過問江湖事,但很講義氣,一直關照江湖朋友,跟各個黑幫都保持了良好的關係。這樣優勢的資源也讓司徒玉蓮成為了澳門唯一的女賭王。很快她便遇到了自己的第二段婚姻。

吳文新外號街市偉,本來是香港菜市場的小商販,因為傷了人跑到了菲律賓賭場營生。街市偉很幸運得遇到了何鴻燊,並獲得賞識邀請他回澳門管理賭場。也是因為這個緣由,街市偉和司徒玉蓮相識相戀並結婚。

司徒玉蓮比街市偉大九歲,同樣做賭場生意的兩人,號稱神雕俠侶,相互扶持下迅速發展。但司徒玉蓮根基深厚,街市偉無法相提並論只能享受妻子蔭蔽。同時司徒玉蓮的三個曾姓孩子卻十分討厭街市偉,一直想把他從家裏趕出去。

正巧街市偉不甘于一直在妻子之下,偷偷開了自己的賭場,並把司徒玉蓮的客人拉到自己的賭場消費。剛好這一切被司徒玉蓮的兒子曾昭武知道了,他找人打了一通匿名電話給媽媽,說街市偉在自己的賭場包養了女人。

司徒玉蓮怒不可遏地到賭場捉姦,結果卻發現了自己賭廳的客人。夫妻二人就此決裂並離婚。街市偉離開司徒玉蓮後,在澳門的地位一落千丈。他本來想和崩牙駒合作建立自己的地下賭場,但崩牙駒根本看不上他。

以前看在司徒玉蓮的面子上還對他客氣,如今不僅不合作,還處處為難他。街市偉的賭廳也被迫關張,經常被黑道挑釁,日子十分不好過。直到崩牙駒入獄後,他才開始慢慢翻身。

然而司徒玉蓮背靠最大的黑幫,賭場生意越做越大。巔峰時期賭場的規模僅次于何鴻燊,風光無兩。同時司徒玉蓮轉型房地產,並投資其他行業。隨著房產經濟的飆升,司徒玉蓮名下的多處物業價值翻番,其他投資也回報頗豐。

手中握有十幾家上市公司。司徒玉蓮的兒子看到街市偉的慘狀,十分得意。一次醉酒後竟然無意說出那通匿名電話是自己安排的。司徒玉蓮如夢初醒,開始懷念起自己和街市偉的甜蜜時光,十分悔恨。

結果不久後,司徒玉蓮參加賭王四太梁安琪的剪綵活動,同時受邀的還有街市偉。在梁安琪的撮合下兩人不計前嫌、破鏡重圓。司徒玉蓮看到街市偉落魄十分不忍,想要為他投資,助他東山再起。

但這個決定再次惹惱了自己的兒女。不久之後,司徒玉蓮的生日宴上,三個兒女不僅沒有到場,現場賓客還紛紛出現中毒情況。調查之後才知道,竟然是司徒玉蓮的兒女設計在壽宴的食物裏下毒。

這時司徒玉蓮與三個兒女的關係降至冰點,然而紛爭並沒有結束。司徒玉蓮為了和街市偉重婚,並緩和母子關係,承諾將手上的物業以信託的形式轉給三個子女。然而這次約定之後,三個子女雖然同意吳文新進門,但他們的野心並沒有被填滿。

當司徒玉蓮準備調集資金,購買一艘賭船開拓海上事業時,她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股權被兒女偷偷轉移。司徒玉蓮終于不再忍耐,將自己的三個子女一紙訴狀告上法庭。此時的司徒玉蓮已經年近六旬,十分受挫。

而不管在崩牙駒的接風宴上,還是崩牙駒母親的壽宴上,司徒玉蓮都穩坐第一桌,在一群江湖大哥中間格外醒目。當年如果不是司徒玉蓮幫崩牙駒拿下疊碼權,就不會有他後來的風光。

而司徒玉蓮的賭場也不會順利發家。他們二人的合作幾乎代表了澳門博彩業的黑幫史。而崩牙駒和司徒玉蓮在臺上握手合影、親密合唱的場景,也成為了經典。

2016年,一手將司徒玉蓮帶出來的鬍鬚勇因病去世。司徒玉蓮和眾多江湖兄弟都參加了葬禮。她所有的一切都離不開鬍鬚勇的提攜和照顧,大哥的離世令她十分悲痛。但司徒玉蓮依然倔強得戴起了墨鏡,絕不把自己哭泣了一面展示在外人面前。

此後司徒玉蓮也變得十分低調,不再沾染江湖事,但她的江湖地位依舊,後輩依然對她十分尊敬。在江湖摸爬滾打多年的司徒玉蓮,經歷了兩度離婚、親人背叛、兄弟離世、商場變幻等種種打擊後,終于找到心靈的寄託。

她在以色列受洗成為基督教徒。信教之後,司徒玉蓮開始重新規劃自己的事業將手中的博彩業、娛樂業逐漸剝離,並專注慈善工作。司徒玉蓮曾耗資千萬幫助內地貧困地區修路,也經常現身參加慈善活動。

司徒玉蓮每次露面都精神奕奕、笑容親切,一副女企業家的模樣,很難同那個傳說中的大姐大聯繫在一起。在弱肉強食的港澳江湖,司徒玉蓮作為唯一留下名字的女人,不僅有手腕還有智慧。

從一個貧民窟的小女孩,到身家百億的江湖大姐大,這幾十年的經歷恐怕比電影還要精彩。然而這樣強大的女人最終也難逃家人背叛,落得暮年孤單的下場。但回首這傳奇的幾十年,提起司徒玉蓮的名字,誰能不說一聲佩服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