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香港最后一位黑幫大佬(上):從小獄警到江湖大哥!

李小龍曾公開表示, 「整個電影圈,只有陳惠敏能挨我兩三拳」

一場「世界精英搏擊大賽」,陳慧敏以43秒擊敗28歲的日籍選手森崎豪,隨后日方表示不服,派出森崎豪的師哥發出挑戰,結果被陳慧敏再次打敗。

一部《古惑仔》系列電影,讓鄭伊健陳小春等人風靡了整個亞洲,也讓在香港通吃黑白兩道的江湖大佬陳慧敏留下了令人相當深刻的印象。

近日,有著香港「鬼后」之稱的豪門闊太王玉環在自己的社交賬戶上曬出一組照片并配文感謝主人的熱情款待,文字相當溫馨。

點開圖片才知,熱情招待王玉環吃「家宴」的不是別人,正是香港老牌電影演員陳惠敏。

盡管外界一度傳聞77歲的陳惠敏身患癌癥,身體已經大不如前,連女兒Didi都曾在網上曬父親合照,希望「Pa Pa Getting Better」,可見當時的情況不容樂觀。

因此,77歲的他在前年與相伴大半生的妻子吳國英登記結婚,也被解讀成是老派人的「沖喜」行為。

如今,事過兩年,照片中的 陳惠敏雖稍顯消瘦,卻風采依然

與妻子吳國英和王玉環的合照也看得出目光炯炯,毫無病容,可知抗癌成功后,保養得很好。

據悉,陳惠敏和王玉環兩人相識于1979年,因合拍電影《手扣》成為交情匪淺的好朋友。

當年兩人相識時,王玉環不過是22歲的妙齡女郎,想不到轉眼42年過去,一位成為事業有成的富豪商人,一位金盆洗手,頤養天年,讓人不禁感嘆歲月流逝。

照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陳惠敏坐在庭院中為自己的自傳簽字。

如果說,知名人士出「自傳」不過是記錄自己人生的「人生流水賬」,那陳惠敏出的書應該算是部[高·潮]迭起的「小人物逆襲」網文。

畢竟, 他是個把人生活成了傳奇的人

01.青蔥少年不言愁

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香港,因戰火影響,社會動蕩,不少內地人為躲避戰火侵襲。

一伙人以「14號」為名,組建成了一股靠打砸肉搏搶地盤、爭資源的黑惡勢力,而這就是香港著名幫派「14K」的前身。

彼時, 「14號」剛到港島落戶,陳惠敏不過是個三歲的小兒。

1944年,客家小子陳惠敏出生在香港,成長于新界荃灣。

他的爸爸是名海員,為了維持生計,老父親常年在外漂泊,而母親則是普通的家庭主婦。

在缺少成年男性的家庭里,陳惠敏是保護母親和妹妹的唯一依靠。

為了不受他人欺負,少年時期的陳惠敏經常與人打架,日子久了便開始對武術產生了興趣。

于是,12歲那年他開始跟著師父學習「譚家三展」,逐漸練就了一副強壯的好身板。

后來,因為西洋拳逐漸盛行,陳惠敏改學西洋拳,讓他打架的實力更上一層樓,因此在自家地界,陳惠敏逐漸混出了點名氣。

五六十年代,在香港地頭上,名氣最大的黑幫當屬內地遷居的「14K」。

那些整日穿著窄褲腳,四處泡妞的年輕人給陳惠敏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威」。

所以, 無業游民陳惠敏十幾歲開始便加入了14K。

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一加入,就是50多年。

因為無心向學,陳惠敏只讀到國中,便終止學業自謀生路。

鑒于自己學歷低,但是有力氣,會打架,陳惠敏便將擇業方向投向了香港警察這份公職。

當年,香港地區魚龍混雜,英政府派來的那些大爺與其說是來管事情,不如說是來香港度假。

因此催生出了不少黑幫團體,而警察這個與黑社會接觸最多的職業,便成了貪腐墮落的第一線。

小學畢業的低門檻,月薪250元的高收入,以及每月有人定期「送錢」,對于陳惠敏來說,沒有比這更適合自己的工作。

然而,事與愿違,第一次投考警察的陳惠敏竟然因為年齡不符,落選了。

別無他法,陳惠敏退而求其次,投考了懲教署,順利成為一名獄警。

雖說獄警是無心之失,可這如命運般的輪轉卻在日后為陳惠敏的黑道人生打開了通天道路。

獄警的工作雖然不如警察多彩,但身為跨行業的陳惠敏來說卻是如魚得水。

用他自己的話說: 「黑幫是警察,警察是黑幫」,這就是當時香港警隊的真實寫照。

身處囹圄更是如此,如果沒個黑道背景,連坐牢都要挨欺負。

也是在這個時期,陳惠敏遇見了他此生第一個「貴人」,有「九龍皇帝」之稱的大佬「肥仔坤」。

「肥仔坤」本名叫吳振坤,江湖人稱「坤哥」,其人在香港黑幫中影響力極大,因此他是香港黑幫類影片的常客,電影《跛豪》里的肥彪,《追龍》里的肥仔超都是以他為原型創作的。

有黑道背景,人又能打,性格豪爽直接,讓小獄警陳惠敏十分討牢獄里的大哥歡心。

據說,1963年左右,陳惠敏一面在監獄工作,一面在尖沙咀舞廳給人「看場」,黑白人生從那時起便初現端倪。

兩年零八個月后,陳惠敏如愿從獄警轉職成為一名真正的警察,而他的人生也從默默無聞的小人成為警隊的精英,武壇的王者,以及黑道的后起之秀。

02.平步青云,步步高升

轉職后的陳惠敏在警隊相當吃香, 上司因其打得一手好拳法,對他特別倚重

但凡警隊需要派人參加擂臺比賽,陳惠敏總是被指名的那個。

逐漸地,除了香港警隊,陳惠敏的名字也直插進了武壇,也借此機會,陳惠敏從普通警察晉升成了CID便衣,日子過得輕松又愜意。

只是,這樣的好景并沒有維持多久。

1967年,陳惠敏因得罪了上司,被對方以混幫派為借口從警隊開除。

幸好,陳惠敏在成為警察前,他一直是14K的成員。

沒了公職的他索性將生活的全部重心放到了幫派經營上,而他昔日在牢房里結交的人脈在此時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那個時期的香港黑道,想要出人頭地, 一個是跟對人,一個是肯拼命

很幸運,陳惠敏兩樣占全。

離開警隊后,他以「快、狠、準」的拳風成為眾多的黑道大佬青睞,聘請他為自己的貼身保鏢。

老板之一,就有昔日坐牢的「肥仔坤」。

多年以后,曾經的幫派成員向媒體曝料,真正讓陳惠敏在黑道站穩腳跟、揚名立萬的就是從亂刀之下,憑一己之力救回了肥仔坤。

陳惠敏在一次節目中坦言,在那個秩序松散,[色.情]、販毒、地下賭場遍地開花的年代,幫派之間干的事情無非是打打殺殺爭地盤,當地頭蛇。

在「呂樂藍剛」時期,警匪一家,使得每次群聚砍人,都要血戰10幾分鐘。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群架里,只有眼睛睜得大,武力足的人才能脫穎而出。

因此,這也讓年僅25歲的陳惠敏在香港黑道界風頭出盡,一時無兩。

一度,在彈丸之地的香港,在和勝和、新義安、安樂等眾多幫會群雄爭霸的年月,陳惠敏迎來自己黑道人生的第一個高光時刻。

整個尖沙咀提起陳惠敏三個字無人不知,而 金巴利道更在一段時間里被人戲稱為「陳惠敏街」

這一時期,每當陳惠敏出入,身邊都要跟隨二三十個小弟,這些人大多是陳惠敏精挑細選出的得意門生。

說來,陳惠敏雖是一介幫派頭目,為人卻個性十足,在挑選門生的事情上尤甚。

在給肥仔坤當保鏢期間,陳惠敏在肥仔坤的仙樂斯舞廳樓上開設了「黑貓拳館」。

凡是想要拜在他門下的小弟必須符合兩個條件: 一是長相周正,身材高大;二是入拳館習武

即便如此,陳惠敏的門生還是一度達到了4、500人之多。

不知道是否還有人記得,電影《古惑仔3:只手遮天》中,東星老大駱駝曾對烏鴉等小弟說過:「我們鄉下人,是很講傳統的。尤其是加入了黑社會,一定要講義氣,在外不要惹是生非,對內要尊師重道。」

「混江湖,要講道理,盜亦有道」是陳惠敏一生秉承的信念, 是他立身的根本。

在外做事英勇,對內為人謙和,即便在等級森嚴的香港幫會,陳惠敏仍然混到了繼元帥后的「紅棍雙花」,而當時整個香港,僅有一人獲封二路元帥,且是14K成員。

所謂 「紅棍雙花」,是舊時香港幫派里的等級名稱。

地位最高的人被稱為龍頭,地位次之者則被以編號489指代為二路元帥。

而幫會中的編號438則指代那些有學問,頭腦聰明的掌權人,有點古代軍師的意思。

再下階的便是426號的「打仔」,意指那些專門替幫派沖鋒陷陣的打手。

陳惠敏的這個「紅棍雙花」的頭銜,則是幫派中位同軍師的打手。

這種復雜的身份屬性,賦予了他復雜的人生經歷。

03.「拳有陳惠敏,腿有李小龍」

1972年,陳惠敏代表香港參加東南亞舉辦的自由搏擊比賽,面對泰國拳王,身手矯健的陳惠敏毫不畏懼,輕松贏下了亞洲地區的冠軍頭銜。

從此,江湖之上,陳惠敏成為幫派中名氣數一數二的人物,14K中的很多49仔都以他作為自己的偶像。

而江湖上,也開始有 「腿有李小龍,拳有陳惠敏」的說法。

擂臺之上,讓陳惠敏名噪一時的大事是他趁休息時間,跑去參加「世界精英搏擊大賽」。

沒想到,在這場比賽中,他以43秒擊敗了28歲的日籍選手森崎豪,為自己的搏擊擂臺留下了精彩的一筆。

當然,如此驚人的紀錄,也為陳惠敏帶來了不小的爭議。

坊間一度有人盛傳,對手是收了錢,打的假比賽,而日本方面對此也意見頗深。

甚至,派出了森崎豪的師兄洛崎藤丸去挑戰陳惠敏。

為證明自己的清白,陳惠敏如約赴日比賽。

在對方的主場, 這個熱血的黑道大哥沒有手下留情,再次KO對方。

到日本后的陳惠敏除了再次名揚武壇外,他也成為日本著名黑幫三口組的成員之一。

作為崇尚老上海「洪門青幫」那種有規矩的幫派大哥,陳惠敏欣賞日本黑幫做人做事的講究。

因此,他與三口組各位大佬的關系相當融洽,也成為 三口組中唯一的中國籍組長

時至今日,陳惠敏在三口組的地位依舊,只要他出現在日本街頭,媒體的鏡頭還是能拍到身穿黑色西服,開著名車的三口組成員為陳惠敏開車門的照片。

關于成為電影明星,陳惠敏完全是 無心插柳的結果。

60年代到70年代,香港地區幾乎所有的電影公司都有黑道背景,整個香港電影圈,除了邵華、佳華、邵氏幾家規模較大的公司外,整個行業基本被幫派壟斷。

那時,正是香港武打電影的鼎盛時期,陳惠敏因為功夫過硬,背后還有靠山,邵氏電影看中了他,邀請他拍攝一部名為《血愛》的黑幫影片。

電影中,陳惠敏飾演一名身手矯健的幫派大佬,讓本色演出的陳惠敏品嘗到了當打星的滋味,從此也愛上了電影行當。

隨后,陳惠敏的「黑社會大佬」形象深入人心,還曾憑借《殺入愛情街》中的Paul King一角入圍過第二屆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至于他與李小龍相識,也是在兩人的青年時代。

在陳惠敏眼中,真正的功夫巨星僅李小龍一人擔當得起。

這話并非是陳惠敏對李小龍的恭維,而是他承認李小龍在武術搏擊方面的能力堪稱是「武術大師」。

盡管他們兩人始終沒有在擂臺上相遇,也沒能分出個高下,但在他們年輕時,曾在片場過招。

李小龍曾公開表示, 「整個電影圈,只有陳惠敏能挨我兩三拳」

時間來到90年代,陳惠敏憑借《義膽雄心》里的高樹培、《古惑仔3之只手遮天》里的東星社駱駝等角色,陪伴著香港電影走過了繁盛時期,也逐漸開始將工作重心放到了娛樂圈。

憑著早年黑白兩道上積攢的人脈和面子,陳惠敏將香港電影圈當成了自己的新社團,而那些我們至今耳熟能詳的明星們,則是需要他罩著的小弟。

---文章未完待續,敬請期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