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南原型陳耀興:梅豔芳被扇幫忙出頭,槍殺14K堂主,93年遇害

陳耀興是超級狠人,無論是收保護費,還是搶地盤,他都沖在最前面。

他幹過的事,甚至被香港影視圈改編成了《古惑仔》,其中「陳浩南」的原型,就是根據陳耀興的經歷改編而成。

從混社會的小馬仔到獨霸一方的帶頭大哥,陳耀興的一生中的腥風血雨不計其數。

但出來混總是要還的,當梅豔芳被掌摑時,他仗義出頭,誰能想到,這看似「英雄救美」的事情過後,竟有一場大禍降臨在了陳耀興的頭上。

草莽聚山林

陳耀興是香港黑社會組織「新義安」的骨幹成員,在新義安內有八個等級,第一等地叫做龍頭大哥,或者是大路元帥;第二等的叫香主,也叫二路元帥。

在這個兩個等級下面,還有全權負責各個堂口大小事務的「坐館」等。

陳耀興是「龍頭」下的「五虎」之一,和「尖東虎中虎」黃俊、「尖東之虎」杜連順、「屯門之虎」黎志強、「紅磡之虎」麥高並列。

陳耀興人高馬大,是個敢作敢為的人。

據說他在黑道上起家,也不過是近幾年的事。

之前香港房價高漲,陳耀興便帶著一幫兄弟,專門替一些大地產公司排隊買樓,甚至一度壟斷了新建成出售的樓盤。

憑著手下的這些人,陳耀興安心當起了開發商和地產公司之間的中間人,只要賣樓就要給陳耀興錢,否則就是寸步難行。

憑著這條路,陳耀興賺得可謂是盆滿缽滿。

然後,他又將目光放在了灣仔的代客泊車的業務上,只要客人到了大門口,就可以把車交給陳耀興的馬仔,自己去娛樂瀟灑。

當然是要收取一筆費用,這件事乃是無本買賣,不用投入什麼,就能每天收穫穩定的收入,這種事當然也是黑社會組織重點爭奪的物件。

為了保住灣仔這塊地盤,陳耀興不斷地和其他黑社會組織上演全武行。

也正是因為陳耀興夠狠,能打,吸引了不少馬仔前來投奔,陳耀興的名頭越來越響亮,所謂的「灣仔之虎」的綽號,也是在那時候留下來的。

陳耀興

在黑道起家,有了一定資本累積的陳耀興,不再滿足于眼前的蠅頭小利,他的心裡有了一個更大的計畫。

他想拍電影。

電影能賺錢

不只香港,在一段時間內,染指娛樂圈都是世界各黑社會地普遍的社會問題。

在八十年代以前,香港的電影製作業,都被邵氏這樣的大公司壟斷。

演員、拍攝都是公司內部消化,外人是沒有辦法分到蛋糕吃的。

但是在八十年代以後,那些龐大的電影公司逐漸解體,許多獨立的電影製作公司,如同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起來。

曾經的封閉式拍攝環境,也逐漸被開放的環境而取代。

比如,公司平時不再簽約演員,在有了電影劇本之後,再臨時湊演員來演,我們現在使用的,就是這種模式。

這樣的體制,適應了當時香港飛速發展的經濟市場,但是與此同時,也失去了製作電影時的藝術追求。

製作電影逐漸向「快節奏」、「快製作」、「快回報」的方向傾斜。

只要有錢,誰都可以請明星來拍一部電影。

當時香港的市場潛力巨大,有著臺灣、日韓、東南亞和歐美的廣闊市場,一部投資百十萬的電影,製作成錄影帶向臺灣發售,就能賺回七成。

更不用提算上香港本地和其他地區的票房收入。

所以在香港,拍電影是比放高利貸還熱門的行業,不僅見效快,利潤高,投資的錢也少,更重要的是,拍電影不犯法,還能為很多見不光的錢打掩護。

比如搶劫、走私得到的巨額資金,拍一部電影就能將這筆不義之財,變成自己的合法收入。

而且,黑社會拍電影的支出,比一般的電影公司要少得多得多。

因為他們根本不講道理。

製片商都知道,好的演員很難約,巨星更加難約,如果想打動他們就要不斷地和其他公司打價格戰,拼命地出高價。

但黑社會就不同了,他們只會用槍頂住演員的腦袋。

如果你不拍,就打你。

不過任憑陳耀興有人有錢,拍電影的事,還是遲遲沒能開工,歸根結底,還是他在娛樂圈的根基尚淺,沒有結識大明星的機會。

怎麼和那些明星認識,成了陳耀興的一塊心病,但是老天沒有讓他等太久,機會很快就來了。

殺報還仇債

提起陳耀興,就要提起黃朗維,這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14K堂主級的大佬。

威風如黃,估計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命會成為陳耀興往上爬的跳板。

黃朗維,本身是和女友一起偷渡來港的內地人,初到香港時,黃朗維從事建築業謀生,十幾年的光景便做成了富翁。

在有了錢後,黃朗維也和其他黑道大佬們一樣,開了一家黃氏電影製作公司來賺快錢。

因為有頭腦,又很豪爽,黃朗維很得手下人的尊重。

在1992年5月4日的傍晚,香港鼎鼎大名的天后梅豔芳,帶著一行人來到歌廳為她的助手慶生。

正巧,黃朗維也在此處消遣。

梅豔芳雖然不認識這位江湖上的大人物,但同行中有人見過黃朗維,出于好心,便介紹兩人認識。

黃朗維是電影公司老闆,梅豔芳是天皇巨星,都是很有身份的人,這場交流應當會很順利。

但當時梅豔芳已經醉醺醺的,加上黃朗維耀武揚威的模樣叫她很不舒服,在和黃說話時便不算太客氣,她本以為自己的新義安背景能嚇退黃朗維,但沒想到惱羞成怒的黃朗維,一氣之下打了梅豔芳一耳光。

這件事驚動了新義安的高層,在香港,新義安、14K、和勝和三足鼎立,雖然說沒有天天火拼,但關係也是緊張的對峙。

黃朗維公然打了梅豔芳的臉,就好比14K抽了整個新義安的臉,一新義安立刻派來人馬,要黃朗維給一個說法。

事情由此升級。

14K也派來了人馬為黃朗維站腳助威,現場有近百人保護著大佬。

眼看事情瀕臨失控,這時候就有人充作和事佬,彼此都是江湖上有頭臉的人物,也不好因為一點小事大打出手。

既然有人說和,幾方人馬索性就坡下驢。

但當時的江湖上,曾經有人放出話來,早晚要收拾掉囂張的黃朗維。

醫院一命亡

就在梅豔芳被掌摑的一天后,黃朗維和友人到夜總會去消遣,正巧,遇到了之前在歌廳對峙過的新義安的人馬。

言語之間,兩方的衝突不斷地升級,混亂中,黃朗維被刺傷,但事情還沒有結束。

黃朗維被砍傷了手臂,住進醫院休養,但沒想到殺手也隨後而至。

一天后,病床上的黃朗維被殺手近距離射殺,當場死亡。

黃朗維被謀殺一事,成為了「湖南幫」最重要的事,他們發誓要報仇。

既然事情由梅豔芳而起,他們的目標自然也是梅豔芳。

但在他們準備報復的時候,他們發現,原來有新義安的大佬也在這攤渾水之中。

同時,警方也盯上了那位大佬,就是綽號「灣仔之虎」的陳耀興。

陳耀興替梅豔芳出頭,雖然打入大明星的圈子,但是他的報應,也早就在暗中來到,事情發生後,警方指控他與黃朗維被殺案有關,很快將他在澳門逮捕歸案。

但因為缺失證據,無法正式起訴陳耀興,最終也只能同意了他取保候審的要求。

壕江夜殺虎

1993年11月21日淩晨三點,與香港隔海相望的澳門,萬籟俱寂。但隨之而來的槍聲,驚醒了沉睡的澳門。

根據監控顯示,三點十五分的時候,有三個人搖搖晃晃地在夜總會裡出來,看起來喝了不少酒。

陳耀興

看他們的模樣,好像是要去不遠處的轎車上。

突然,在遠處沖出來三輛摩托車,每輛摩托上都載著兩個戴頭盔的人,他們直接停到轎車附近,一看就是來意不善。

醉醺醺的三人預感到大事不妙,有人趕忙鑽進了駕駛室,想發動車子逃離現場,但趕來的人紛紛拿出手槍對著車內猛烈射擊。

在確認車內的人死亡後,殺手們跳上摩托車揚長而去。因為事情發生得實在太快,在場的人都沒能看清兇手的真面目。

澳門警方趕來後,很快就查清楚了死者的身份:「灣仔之虎」陳耀興。

血染紅磨坊

紅磨坊夜總會凶案發生後,澳門警方很快介入,並迅速發表聲明:陳耀興被殺一事和本地的黑社會沒有關係。

澳門警方之所以會特意聲明,是因為「風雲人物」陳耀興,實在是樹敵很多的人。他曾經因涉嫌香港電影圈內的暴力事件,遭到香港警方的追緝,最終在澳門被捕,移交給香港處理,同時,陳耀興也是在不久前剛獲得了取保候審的機會。

港媒紛紛猜測,法庭正準備就黃朗維一案開庭審判,而陳耀興也即將接受指控。在如此敏感的時間節點,陳耀興突然遭遇飛來橫禍,怎麼會這麼巧?因此當地人都認為,陳耀興被殺,極有可能是黃朗維背後幫派的復仇計畫。

如果彼此殺戒大開,勢必會殺到難解難分,恐怕會血流成河。

陳耀興和黃朗維的恩怨,隨著兩個人的接連去世,已經很難再有人講得清楚。

陳耀興出事的當天下午,澳門和香港的報刊都接到了一通神秘的匿名電話,打電話的男人自稱是黃朗維的人,表示願意對陳耀興被殺的事負責。

同時,他還表示接下來要殺的是香港一位著名歌星,還有另外一名老闆。根據港媒的推測,很有可能是梅豔芳,以及向華強。

對于這個情況,香港的警方不置可否。

但是在這通電話浮出水面後,香港黑社會的一些大人物,以及一些影星紛紛離開香港,到別處旅遊避難。

陳耀興的葬禮,也在這樣混亂的情景下開始了。

在1993年11月25日的清晨,陳耀興的遺體從澳門送回到了香港。當天,有一百多名黑社會成員來到港口迎接,很多媒體也紛紛來到了現場。

這件事同樣驚動了警方,因為擔心在現場會發生暴力流血事件,警方高層會晤了三十多名黑道上的大佬。在了解情況之外,還警告他們不要多生事端,以死者為大。

很快,陳耀興的棺木在他家人的護送下被送往了殯儀館。

葬禮的當天,香港警方出動了兩三百名員警,密切監視著趕來弔唁的黑社會成員,同時將他們所有的資料統統記錄下來。但反常的是,陳耀興的葬禮上,黑社會頭目們沒有露面,整個儀式十分低調,但也因為如此,靈堂裡平靜、沉悶的氛圍壓得員警們喘不過氣。

按照江湖傳統,陳耀興的棺槨為黑漆棺木,道上的人用這樣的棺木,代表著這位在生前是響噹噹的硬漢。同時,漆黑的棺木也表達出了另外一種意思,「復仇」。按照黑道的規矩,一命償一命。事情,或許才剛剛開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