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見你》真正的彩蛋在這里

之前柯佳嬿被問《想見你》大結局,她說,「一直到最后都在反轉,自己看的時候狂哭」。

確實很好哭,尤其是記憶消失的時候,照片一張張抽走,房子空空蕩蕩。李子維躺在草地上平靜地和莫俊杰打電話,「不知道為什麼,心情不好,總覺得在想一個人,但又不知道在想誰,心里像空了一塊」。

編劇說,他們想了很多種結局方案,沒有比這個更好的結局。

舊的故事擱淺,新的故事在海邊拉開。小時候的黃雨萱坐在李子維的單車上問他,「大哥哥喜歡什麼樣的女生」,李子維說,「等你長大了,我就告訴你」,明白了,黃雨萱六歲就找到了老公。

后面又放出一彩蛋,莫俊杰給28歲的李子維慶生,高中生黃雨萱捧著蛋糕走了出來。

不止是愛情的酸味,而且讓我欣慰的是,成年的鳳南小分隊還像過去一樣。摩托車,隨身聽,白色的制服,淋過的大雨,翻過的圍墻,徹夜長談的亭子,結局一瞬間就像過電影一樣,舍不得忘記。

1.

柯佳嬿第一次見施柏宇,是在拍攝前的表演課上,施柏宇見到柯佳嬿非常緊張,立正鞠躬,然后一臉脹紅。柯佳嬿說,「天啊,你這樣我們怎麼演同學」,然后下課主動找他去吃飯,哄他。

第一場戲,在32唱片行開拍,記者問施柏宇,你和許光漢第一次合作什麼感覺,有沒有覺得他帥。

施柏宇思考半秒,帥,還好誒,我覺得他的照片比較帥。然后許光漢沖過來,抱住他的脖子,「你在說我什麼壞話」,施柏宇立刻改口,「光漢哥其實很照顧我,會跟我分享一些拍戲的經驗和技巧」。

開拍前的幾天,許光漢確實找了施柏宇談心,「他感覺我心情不好,就來開導我」。

柯佳嬿問,「你們在哪里開導」,施柏宇說,「就外面聊天」,「半夜嗎」,「是晚上」,「那有接吻嗎」,然后全場哄笑,許光漢也跟著開玩笑,「是我去敲了他的房門,然后我沒有進去,把他叫了出來」。

施柏宇是模特出身的新人,所以拍戲會比較鈍,但許光漢和柯佳嬿都會幫他。

他演的時候,兩個人就用手機拍下他的片段,私下告訴他,哪里可以多一點,哪里需要收一點,但柯佳嬿也很愛開玩笑,施柏宇一拍完就湊過去,「還不錯,但沒有你昨晚在房間里表演得好」。

他們在台南拍了兩個月,因為也是住在一起,柯佳嬿說,每次收工都沒有下班的感覺。

上班,三個人大聊特聊,有一場戲是黃雨萱第一次見到李子維的畫面,情緒非常重,但她一直哭不出來,很自責地說,「和他們聊得太開心了」;下班,鳳南小分隊就騎著摩托車去喝波哥,吃夜市。

許光漢沒戲的時候,他裝成一個打光師傅去探班柯佳嬿。

柯佳嬿沒戲的時候,她也要打扮成化妝師去嚇一嚇他。許光漢有一次是水下戲,身上綁著鉛塊要往下沉,這場戲也沒有柯佳嬿,但柯佳嬿放心不下許光漢就跑過來探班,結果被許光漢拽著要扯她下水。

柯佳嬿兩手一攤,「看吧,為了演同學和他們搞好關系,結果對我沒大沒小」。

柯佳嬿問許光漢多少斤,許光漢說95公斤,柯佳嬿說,那我81公斤,許光漢小聲說,81年次吧。柯佳嬿氣,立刻懟回去,我可以越演越小,和我搭戲的都比我小,說不定你過兩年就可以演我爸了。

許光漢真的很皮。

拍彈鋼琴那一場也是,柯佳嬿對鏡頭說,自己拍戲很盡力,但一般只用80%,100%要留在重要的場次。然后許光漢開麥了,但我每一場都是100%,柯佳嬿又氣,回懟,我80%就是你的100%。

施柏宇乖,不愛氣佳嬿姐,但也會無意傷害她。

比如記者問他和柯佳嬿有沒有代溝,他說,還好,她私下是一個幽默的女神。但沒完,他說唯一的代溝可能是點歌,去KTV,她都唱陳綺貞比較早期的歌,我聽的是高爾宣。劃重點,早期。

柯佳嬿記不住施柏宇為她披棉衣的畫面,但她記得住施柏宇給了許光漢一條干毛巾。

許光漢拿著干毛巾說,「來自莫俊杰的愛」,柯佳嬿聽到了,吃醋,「莫俊杰喜歡你」,許光漢圓場,「莫俊杰也喜歡你,他那麼愛陳韻如好不好」,柯佳嬿反應很快,「但他本人比較喜歡你」。

32唱片行門口的那張三人合照,拍的時候,施柏宇對導演說,「我要不要靠許光漢近一點」,導演沒有說話,柯佳嬿開麥了,「不要,你們兩個已經夠像一對了」。

嘴上說不要,心里卻是兩個人的粉頭。柯佳嬿說,有一場戲,他和導演在熒幕后面看,感覺下一秒李子維就要強吻莫俊杰了。

2.

許光漢和柯佳嬿的床戲,是在一天拍完的。許光漢看見床邊架了很多攝像機,「我蠻害羞」,但柯佳嬿拍完說什麼,「我好像夢見了孔劉」。

有一場戲,是李子維15年后再次見到了黃雨萱。柯佳嬿就和許光漢討論劇本,柯佳嬿問許光漢,「15年沒見,然后你好不容易回家,所以今晚你就只是給我講故事聽嗎」,許光漢一時接不下去,「不然要干嘛」。

確實沒有干嘛,一早起來就給黃雨萱煎火腿。

攝像機一過去,他就不好意思,因為煎得很丑,他趕緊轉移話題,讓攝影師拍他太陽穴的傷疤。許光漢真的很愛這個傷疤,一個勁地說,「帥,man啊」,柯佳嬿吐槽,「我真的覺得還好,身上有彈孔比較man」。

柯佳嬿比較開心的是她的假脖子,打開冰箱,「歡迎來看黃雨萱的脖子」。

這個脖子是用豬皮做的,謝醫師用針刺的就是這個脖子。拍的時候,柯佳嬿把頭髮搭在上面讓謝醫師刺。謝醫師其實很膽小,刺了兩次都沒刺進去,本來是很緊張的時候,柯佳嬿又吐槽,「這個脖子的皮膚很差耶」。

謝醫師不止刺了黃雨萱,也用花盆敲了許光漢的頭。

這場戲之前,兩個人就站在一起聊天,謝醫師說起話來就有點吞吞吐吐,「我蠻緊張的,怕你會受傷」,許光漢用手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沒關系,你盡管來,大不了就是賠一兩千萬」。

真正的肉痛,其實是教官用藤條抽李子維和莫俊杰的屁股。

教官的力氣有多大,抽了兩下之后,斷了,但其實這是一根塵封了20年的藤條,不結實了。開拍前,兩個人開車,許光漢說,「我希望我的屁股更翹一點」,施柏宇回,「我屁股本來就很翹,也有力道」,結果棍子一下去,兩個人摸著屁股嗷嗷地叫起來。

許光漢有時候很自信,比如打籃球,看起來很猛,結果一個投籃鏡頭拍了三次才進去。反而是一張白紙的柯佳嬿,一投一個準,她說她現在比較擔心的是運動品牌找她做活動,去打球。

柯佳嬿投籃準,但畢竟年紀在那,這也是柯佳嬿第一次承認自己有點老了。打到半場,副導演問大家,累不累,需不需要休息,同學們都說,不累不需要,只有柯佳嬿氣喘吁吁地舉手,我要。

柯佳嬿是寶藏女孩沒錯。

劇里陳韻如的日記本,是柯佳嬿親手的字,好像片頭手賬本的字也是她設計的。不得不說,寫得真的有文藝感。她解釋說,陳韻如的字是方正的,有強迫感的,黃雨萱的字就比較隨便一點。

再送一個細節,柯佳嬿說,有一個點可以區分陳韻如和黃雨萱,眼角旁邊有痣的就是黃雨萱。

既然說到這里,就解釋一下王詮勝為什麼會跳海,正片里刪了這一段。真正的王詮勝其實是個同性戀,在被同學霸凌之后,想不開就自盡了。

之前許光漢被問能不能演男男的戲,他說看劇本。結果這麼快他就演了,對手晨翔和他私下關系很好,兩個人還開玩笑說,「我擦好護唇膏了」。

但,許光漢心里依然愛的是施柏宇。有一場戲,是李子維穿越到王詮勝身上,穿著粉紅色的短褲去找舅舅,舅舅告訴了他莫俊杰的噩耗。許光漢嘴硬,「我對施柏宇沒有感情,可能一會哭不出來」,結果一條過。

柯佳嬿的哭戲其實是最多的。

陳韻如偽裝成黃雨萱親李子維的時候,她在心房里哭,然后一喊卡,她大罵陳韻如是臭三八。然后陳韻如被同學說討厭她以前的樣子的時候,一喊卡,她又哭,然后罵李子維,「你到底要怎樣,不是長一樣嗎,我可以脫光啊」。

忘了說,心房其實是實體景,我開始以為是特效,結果真的就是搭出來的,投影也很清晰,太良心。

3.

殺青的時候,哭得最兇的是施柏宇,一個人躲在柜子里哭,柯佳嬿和許光漢去拉他,「施柏宇,快點出柜啦」。而且兩個人很壞,不但不安慰他,反而是幸災樂禍地當施柏宇是景點拍照。

而施柏宇有多深情,社交平台前三個關注的都是他們,說著說著還掏出手機給記者看。

記者問施柏宇殺青之后有沒有聯系,他說有,會傳訊息給他們兩個,但通常他們兩個都不回,后來他默默打一段字,然后又刪掉。許光漢立刻搶回話語權,有回啦,你忘了回台北是誰第一個約你出來的。

記者又問,那聚會一般誰比較多不到場,他指一下許光漢,可能哥哥比較忙。

但聚在一起也沒有什麼噓寒問暖,而是開車。

宣傳期,柯佳嬿在台上喊,「收視破三,許光漢給你們唱歌聽,施柏宇下面給你們吃」。直播的時候,也是,什麼香蕉給你吃。香蕉這個是真的,他們每天都要吃香蕉,而且吃之前要在香蕉上寫很多字。

記者問,那有沒有[[大尺度]]一點的,像許光漢身材那麼好,之前《罪夢者》尺度又那麼大,許光漢甩鍋,其實我們的身材擔當是施柏宇。施柏宇說,我是身材擔當,那誰是顏值擔當,然后把眼神遞給許光漢,柯佳嬿突然假裝發火,「當然我才是顏值擔當了」。

柯佳嬿不在意被夸演技,但很在意顏值,像這次就直接向記者抱怨,拍得很辛苦,但大家都在夸許光漢好帥,我也想被說漂亮啊。

施柏宇也小有在意,有一個環節,是主演們向主創人員提問,施柏宇就問,「劇本設定的是李子維比較帥還是莫俊杰」,編劇沒有明確回答,但說,「我們列出施柏宇名字出來的時候,劇組是全票通過的」。

許光漢也問制作人,「這麼好的配置,這麼帥的演員,能不能拿金鐘獎」,制作人很實在,「我不要金鐘,我要收視」。

結果收視高到自己都要出來回答記者的問題,記者也很直接,問她有沒有續集,制作人說,「就電視劇而言,是不會有續集了」,而柯佳嬿也在采訪表示,之所以這次演得這麼珍惜,因為可能是最后一次演高中生了。

主持人說,你不演高中生,可以演國中生,然后柯佳嬿看向演國中生的大鶴,她說,我自己都夠不好意思了,沒想到大鶴才不要臉,28歲演國中生。

但施柏宇也很感謝這麼好的收視,因為有好的收視,才可以名正言順地和大家在一起直播看劇,一起做宣傳。

泄露結局很讓人反感,但也是因為泄露,大家又在九個月之后,重新聚集拍出一個彩蛋來。施柏宇說著說著又想哭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重新拍一遍《想見你》」。許光漢問,「全部嗎」,他說,「是」,然后柯佳嬿和許光漢又破壞情緒了,「那我們應該是最后一次見面了,要拍你自己拍」。

之前有人問導演,為什麼莫俊杰不具備穿越的能力,導演說,因為他沒有想見的人,但現在,他有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