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腐真的是盛產【矮子攻】,小說里他居然只有167?

第二章 不同的視角

Pete

現在已經晚上10點多了,但是我剛剛才做完作業洗完澡。我的一只手拿著毛巾在擦拭頭髮,但是我的眼光一直停留在我的膝蓋上。

中午發生的一幕幕以及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再次在我的腦海中回旋不止。

陽光的暖味,汗水的酸味,熱乎乎的呼吸,以及彼此靠在一起的膝蓋上的余溫。

猛的一下!

「你真是不爭氣啊Pete!就為這點小事感到害羞嗎?」我趕緊用毛巾的尾端擋住臉,同時把臉埋在膝蓋上,因為我感覺到自己的臉上發燙得要命。我真的搞不懂啊,我明明才剛結束一段糟糕的感情,被自己所愛之人欺騙和傷害。但是為什麼我一見到Ae,我會相信他一定不會傷害我,相信他不會像那位學長一樣對待我。

也許Ae只是把我當做朋友吧。

然后這個答案飛速地闖進了我的心窩,我的羞澀立馬消失了,只剩下一陣陣輕淺的呼吸聲,然后我的臉上微笑了起來,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微笑。

「我并不奢望Ae會喜歡上我呀,我只希望Ae能夠把我當做一個好朋友,我就于愿足矣。」

沒什麼大不了的啊!對自己的大恩人產生一種「友達以上」的感情是一種錯誤吧,但是我把這種情愫暗暗藏于心間,Ae這麼好人,他應該不會責怪我吧。

咯咯咯

「Pete,睡著了嗎?」我還沒說話我的房門已經被打開了,然后媽媽就理所當然地進來了。

「還沒有呢,媽媽有什麼事嗎?」我馬上堆起笑容對媽媽說。

我的媽媽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她有一頭柔順靚麗的黑色秀發,但是平時她喜歡把頭髮扎成一根馬尾垂在后背。她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是一位溫柔而善解人意的媽媽,但是當她在工作的時候她就是一副干練女強人的模樣。我媽媽在城里開了一家非常有名氣的中型酒店,在業內排名是數一數二的。我的媽媽很漂亮,很有能力,很優秀,但她還是我最愛的媽媽,我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愛媽媽。

「看你笑得出來,我就放心了。」

呃…

我一下子被媽媽的話給怔住了,媽媽這時候用手輕輕撫摸著我那一頭還潮濕的頭髮,然后拿起毛巾幫我擦起頭髮來。

「看你這幾天都心神不寧,我也心里不舒服,現在看到你能笑得出來,我就開心了。」

「對不起啊媽媽。」我只知道低下頭,聲音小得可憐,幾乎聽不到我的愧疚之情,畢竟我突然間對媽媽出柜了。然后我這個舉動導致媽媽停手了,她在我的床邊坐了下來。

「你沒有做錯什麼啊!你為什麼要向媽媽說對不起呢?」

「我做錯了,我不是個正常人」我只知道低著頭,不敢直視媽媽的眼睛,同時我又想起了我前任男友對媽媽做的事。

我的性取向很討人嫌啊!

突然。

「你看著媽媽啊,孩子…」媽媽用手把我的下巴抬起來,讓我跟她的眼神有所交流,然后她展露了笑容,她的雙眼炯炯有神卻又不失溫柔,她的另一只手輕撫著我的臉龐。

「你沒有做錯啊,你根本就沒有錯,你不是故意的。媽媽跟你說,無論你的選擇是如何,媽媽都會無條件支持你、給予你信心的,媽媽永遠不會傷害你的。」我感覺自己快要哭出來了,我的雙眼迅速升溫,尤其是當我跟媽媽的眼神有了接觸,我就越感到有愧疚感,與此同時對媽媽的愛也有增無減。

媽媽看到之后馬上給了我一個輕輕的擁抱。

「我的Pete是個乖孩子知道嗎?Hm?每次媽媽想到你選擇了跟媽媽而不是跟爸爸生活在一起,我就很感恩。你是我的心頭肉,是無價之寶,是沒法用任何東西來交換的。你不要把自己當做奇葩,不要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因為每當媽媽看到你不幸福,媽媽也很難受啊。」我再次哭了起來,雙手緊緊抱住媽媽。

因為我知道在媽媽眼里我是最重要的,我受到威脅的那一天,我才會很害怕媽媽會傷心,而心甘情愿被勒索了三個月。

同理,如果媽媽很痛苦,我會更加的痛苦啊。

「我愛媽媽啊!」我輕輕地把這句話說出來,媽媽稍微把我放開了一點,然后拿毛巾幫我擦拭了一下臉上的淚水。

「你18歲了哦,還哭得像個三歲小孩一樣啊!」媽媽開玩笑地說到,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然后用手背把剩下的淚水擦干凈,回給媽媽一個會心的笑容。

「今天在學校過得怎麼樣啊?」媽媽一問到這個,我就想起了…Ae。

「我今天認識了一個新朋友啊,我還沒有跟您講呢!我上次差點被車撞到,就是他救了我一命的。他真的很好人啊,那次他騎著摩托車帶我去校醫室,還一直陪著我。今天我遇到他,他還叫我跟他一起去吃飯,我還是很不好意思呢。媽,我都沒有進過學校的食堂呢,還要讓他幫我買飯,他還教了我怎麼坐校車…啊,我都快羞死了,在這個學校讀了一個多學期都還不會坐校車…」

一說起Ae,我就說得眉飛色舞忘乎所以了,我只是見過他三次,但是感覺我有很多關于他的事要說。媽媽在一旁很認真地聽,一邊聽還一邊笑,中間還點評了一下。

「你這個好朋友看來真是個好孩子啊。」

「是呀!他很好的,真的非常好…啊…」我突然有種被媽媽套路了的感覺,于是趕緊閉上嘴,媽媽看到之后就笑著說。

「繼續說呀!媽媽很想聽到關于那個誰的事…是Ae對吧?」媽媽說完之后,我就繼續說了起來,但在我再次意識到媽媽還是在套路我的時候,我的底牌已經在她老人家面前全部亮出來了。

不會的啦!只是好朋友啦!媽媽不會知道的…吧?!

自從我最上一次見到Ae 之后,已經過去很多天了,直到都快滿一個星期了我們都還沒有見上面。但是我已經習慣了把車停在足球場旁邊,然后一個人盯著足球場傻笑。因為這是我所知道的與他相關的一些小細節。

但是,由于今天我比平常來得早了一點,足球場上做運動的人零零星星,校車上的人也屈指可數,時間還是很充足的。那肯定的啊,我早上的課十點才開始,現在才六點多鐘。于是我只好下車沿著足球場散步,一邊走一邊用手敲擊著把球場和校道隔開的圍欄。

清晨大學里的空氣沁人心脾,讓我忍不住深深地呼吸了一番。就在我正享受著這難得的靜謐時,我轉過頭來,碰巧看見學校保安大哥正站在一輛車的旁邊。如果那輛車不是我的,我應該不會瞬間臉色大變的…

「哪來的黃毛小子啊,又把車停在這里!就知道炫富秀優越感,你以為你開的是奔馳我就不敢趕你走嗎?沒帶眼睛出來嗎?就沒看到這里不準停車的嗎?這里是給校車停的啊!」我瞬間被保安大哥的話嚇得魂飛魄散,尤其是他那雙兇狠的眼睛,更是讓我六神無主。我覺得自己轉身離開也不對,直接走上前去承認也不敢,因為我真的不知道那里是不能停車的啊!

最后,我還是決定跑上前去找保安大哥。

「呃…大哥…」

「什麼啊!」大哥突然轉過身來一臉不耐煩地吼了一句,我被嚇得打了一個激靈。

「這是我的車…我現在就開去別的地方停好。」我看到保安大哥頓了一下,瞳孔瞬間放大了,他應該沒想到車主就在他面前吧。但是他馬上調整了姿態,清了清嗓子,然后抬起頭來盯著我。

「同學,你不知道嗎,這里是不準停車的啊!你別以為你開的是奔馳我就不會趕你走啊!不管是什麼牌子的車,犯了校規就是犯了校規啊,我都是一視同仁的。」保安大哥得理不饒人似的,逐漸把聲音提高了不少,意圖讓我覺得難堪,我馬上對他行起了合十禮,嘴上不停地喊著對不起。

「對不起啊大哥,我馬上停到別的地方去。」

「嗯,校規就是校規啊!現在的小孩子就喜歡秀優越感啊,炫富什麼的,想做什麼就去做,都不考慮一下別人的感受的…」我馬上把頭低了下來,我心里是很想跟他爭辯,想告訴他我并沒有想過要秀什麼優越感或者炫富什麼的。但是我知道我有錯在先,我只好站在那里一言不發地聽他訓誡。慢慢地我覺得臉上開始發燙了,因為圍觀的同學越來越多了,他們在一旁竊竊私語,還對我指指點點起來。

「大哥,我不知道…」

「不知道還是不在乎!!!」

「也不知道是他有錢為所欲為還是你得理不饒人」

「!!!」

我馬上扭過頭去往后看,只看到那個我心心念念的人一手拎著兩只鞋踉踉蹌蹌地跑過來。只見他的表情很嚴肅很兇狠,惡狠狠地盯著保安大哥,保安大哥也一臉的趾高氣揚,一場大戰即將觸發。

「他都道歉了啊,他都說了不知道,你還要他怎麼樣?難不成你還要他跪下來給你行禮嗎?你只要讓開,讓他把車開走這事兒不就完了嗎?還有你,知道了,以后就不要再把車停在這。」

「嗯,知道了。」我只知道輕聲低應答著,然后看著Ae,此時他正在跟保安大哥針鋒相對,好像要吵架一樣。

「關你什麼事啊?」

「不關我事,但是我忍不住袖手旁觀了。你看到他好欺負,就得理不饒人。沒錯,你在這里是校規的代表,但是他之前都不知道的啊,你還要他怎樣啊!」Ae不卑不亢地反問對方,而且一臉不肯認輸般的嚴肅,這讓剛才氣焰熏天的那個人有點局促不安了,最后Ae突然扭頭轉向了另一個方向。

「大哥你有那麼多時間,還不如去看看那邊。那里也有人違規停車啊!」保安大哥馬上看往那個方向,一臉不悅地嘀咕著。

「現在的小孩子都在搞什麼鬼啊!!!」說完還不忘轉回頭來嚴肅地跟我說。

「下次不要再停在這里了啊!」說完就朝那個方向走去,走向那輛徐徐停下準備接朋友的深色車。

大哥走后,Ae就扭頭一臉沒好氣地看著我,搞到我渾身不自在起來。

「每次見你都是一堆麻煩事啊Pete!」

「對不…」

「如果你要道歉,還不如趕緊挪車啊!一會保安又會回來的啦!」Ae馬上打斷我的話,還一臉俏皮地說道。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到了我的肩膀耷拉了下來,他一下子展露出一個迷死人的笑容。他像看著個小孩子一樣看著我,還大力地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

「快點啊,不然又沒有地方停車了啊…哦,你就在IC大樓的停車場等我吧,我一會騎車去接你。」

「!!!」我只知道睜大了瞳孔,在疑惑著為什麼他要去接我,這個表情被他看到,他隨即忍俊不禁起來。

「這一大早的你肯定是要去學校食堂吃早餐吧,一會我跟你一起去吃,我都快餓得肚皮貼脊梁骨了呢…呃,那我先去騎車。」Ae看著我,等待著我的回答。那我還有別的選擇嗎,除了…迫不及待地點頭答應,他看到這一幕,早就把剛才的兇相丟到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陽光般的微笑。

「嗷,所以你要一起去咯。」

「嗯,是啊是啊。」說完之后,我馬上跑去打開車門,然后一溜煙兒地鉆進駕駛座。我坐好之后又回過頭去找Ae,原來他已經小碎步地朝宿舍區跑去了。我趕緊滿臉春風桃花開地把車開到停車區停好。

每次遇見都是一堆麻煩事,但是每次有麻煩…Ae 都會偶然地出現替我解圍。

Ae

你們相信嗎?我現在在偷偷笑著呢,一邊笑一邊同情著這個可愛的小少爺。

今天我把運動鞋落在足球場了,所以我就打算洗完澡之后下來拿回宿舍,再去食堂找點吃的。在找到鞋回宿舍的路上,正好被我看到Pete在低著頭給保安大哥賠禮道歉,旁邊還有好幾個吃瓜群眾。我腦海里馬上浮現這個小少爺嘴里念叨著「是是是」的畫面,那臉色肯定是被這場面嚇得煞白了吧。

真是我見猶憐啊,最后我決定路見不平一聲吼~

說實話啊,如果我不是在之前就見識過Pete的這種窘況,也許我也會像其他吃瓜群眾一樣對他指指點點的吧。帥氣的小少爺,打扮得井井有條,彬彬有禮,聲音軟萌,笑容可掬,應該還是那種讓人無法靠近的人吧。

那個臭Pond怎麼說我來著?「草根少年」嗎?大概是這個意思吧。

像我這種人跟Pete啊,真是八竿子打不著啊。但自從我遇到他之后,我就感覺他這個開奔馳的國際學院學生,竟然比我想象中的更平易近人、更讓人有保護欲啊。

但肯定不是你們這些腐女想象的那種保護欲啊。

在我眼中,Pete就是個小孩子,就是那種沒有自信的無公害小奶狗,很容易受到驚嚇,讓人產生一種欲罷不能的保護欲啊。所以呢,我的這種保護欲應該就是大哥哥想保護照顧小弟弟的那種吧,并非朋友之間的保護欲。

每次我看到專屬于他的這種小心翼翼、呆萌呆萌以及天然無公害的表情,我都會在心底里暗中決定….我可不能像對待其他朋友那樣,把他扔在一邊讓他聽天由命啊。

我敢發誓,在我高中時期的二貨死黨Dear和這個彬彬有禮的小少爺之間,我敢打包票,Pete比那只Dear更讓人有保護欲啊。

思來想去,我決定把那個睡得像頭死豬一樣的Pond喊起來,并跟他說讓他自己去上課。他只是在嘴巴里喃喃自語了一下,就轉過身抱著貼了波多野結衣照片的抱枕繼續做春秋大夢去了,哦沒有「秋」。想知道是哪張照片嗎?你們還是不要知道好了,就把這個當做是Pond僅剩的為數不多的秘密吧。說完我就急匆匆地跑下樓去拿車,然后就踩著車迎著清晨的陣陣涼風,朝那個曾經上演過「英雄救萌」的停車場騎過去。

找了不一會,我就看到他一臉不自信地站在那輛豪車車旁邊,估計他是覺得我像個和平大使——會放他鴿子吧。

他一看到我,就馬上笑靨如花,這開心的笑容瞬間瓦解了我整個人,讓我對他的保護欲有增無減。

這笑得就像個呆萌小正太得到了自己喜歡的玩具一樣。

「上車。」我「命令」他,他好像對我的腳踏車已經熟絡起來了。他二話不說就坐到了我腳踏車的后座上,不像上次那樣畏畏縮縮的。但是他的雙手只敢輕輕地揪住我的衣角,一副很不自信的樣子。

我微微搖了一下頭,想到了之前他說過他是gay,也許他以為我會嫌棄他吧。

這家伙也想得太多了吧。

沉默…

「我不怕癢的啊,你要抓就抓啊,我怕一會兒你頭朝地翻下去我沒法跟你媽媽交代。」我抓起他的雙手就往自己腰部送,讓他抱緊我的腰,我不知道他那一刻的表情是怎麼樣的,于是趕緊大力一蹬腳,就出發了。同樣是人,為什麼他就比那個Pond輕這麼多呢?我幾乎不用怎麼用力踩腳踏,我趕緊放慢踩車的頻率回過頭去看他。

「你也太輕了吧,Pete,你多高啊?」

「174.」

「多重?」

「呃…應該有48…吧?」

滋滋——

「哎呀!」我睜大雙眼,一臉驚訝地捏住了剎車,后方隨即傳來一聲尖叫聲。由于腳踏車后座的高度比車鞍矮一點,他的臉就撞上了我的后腦勺。他抱住我腰部的雙手把我抱得更緊了,估計是被我的急剎車嚇了一跳,但是我被他剛才的回答嚇了兩跳。

「你太瘦啦!」

瘋了吧!長得高過170,體重卻沒有到50,我才167,都比他重很多啊。

我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再回過頭找他,發現他正用雙手在撫摸著自己的額頭,看來是很疼了吧。對啊,像我這種腦殼比椰子殼還硬的人都覺得有點疼,更不用說他猛地一頭撞上來呢。

「把你的手拿開。」

我一只手扶著腳踏車的把手,兩腳撐住地面,然后騰出另一只手拿開他的手,同時皺了皺眉頭。有時候我還真的挺討厭這種韓劇男主角髮型的啊,把額頭眼睛眉毛都蓋得嚴嚴實實的,等我費力把他的劉海兒撩起來之后,我立刻看到…紅了呀!

「哎呀,對不起啊!你疼不疼啊?你真是柔弱啊!只是碰了一下下就都紅了呢。」我下意識地抱怨了起來。說實話吧,我從來都沒有像現在輕揉他額頭那樣,這麼輕柔地跟一個男性朋友有肢體接觸啊。也許是因為我的那些朋友都比較粗糙和瘋瘋癲癲吧,就算是有個別長得比較可愛的朋友,我都是很粗暴地對待他們的,但是對于Pete,我卻下不去手啊。

他身上有某些特質,導致我是不敢隨意戲謔的。

「不…不是很疼啊。」

「確定嗎?」

「確…確定。你不是餓了嗎?走吧,我沒事了啦!」他故意躲避開我的眼光,我都不知道他到底疼不疼。他的額頭開始有點發熱了,我怕他一個不小心中暑了,但是現在還沒到早上七點啊。既然他確鑿地說沒事,我只好轉過身去。

「我餓了,但是要吃多點的人是你不是我啊。你真的是太瘦了啊,我真的怕你摔地上就會被摔成兩半啊。」我不停地在嘮叨他,也許就像我之前說的那樣,我只是把他當做一個小孩子。像我這種這麼愛健康的人,是絕對不允許有人在我面前生病的。

但是,我也難以抑制心中的某些想法。

Pete呢,皮膚這麼好,吹彈可破啊,話說…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我只顧著想這些有的沒的,然后繼續踩腳踏車,與此同時,我感覺到Pete的雙手加大了抱緊我的力度。

Pete

「你吃吧,全部吃完哦!」

我眨巴眨巴著眼睛看著他,其實我不是特地來吃早飯的啊,我只是來找他的。我每天的早餐都是喝杯牛奶、幾片吐司,又或者是一些清淡的東西,而不是….像Ae正在吃的那種,是一盤堆得像座山那麼高的辣椒魚露三菜一湯蓋澆飯。

而我再低下頭看看自己的「早飯」…一大碗撒滿新鮮蔬菜的濃湯粿條。

他問了我想吃什麼,我就努力想了一些清淡的東西,然后告訴他想吃粿條。于是他就消失在打飯浪潮中,讓我在桌子上等他。最后他就像個打了勝仗的將軍一樣端著他的飯和我的粿條凱旋。不知道他是不是跟打飯的阿媽是不是很親密,我那碗粿條上面的豆芽、羅勒葉和空心菜都堆得滿滿的。

當我準備把飯錢拿給Ae的時候,他斷然拒絕了,還說…

「等你全部吃完了再把錢還我,但如果你沒吃完,我就不要了。」

他肯定知道的,我是吃不完的啊。

我一邊想著一邊把面條往嘴里塞,同時還偷偷瞄了對面那個人一眼,看他的樣子估計他是超級餓了,因為他吃飯的速度簡直就是風卷殘云。我正想跟他聊聊天,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早上的事情。

「你在操場跑步嗎?」

「嗯,我一般是凌晨四點半去那里跑步。哪天來得及我跑完步就會去齋僧,然后回宿舍洗澡再下來吃飯。話說,你也來得挺早的啊。」我馬上想明白了,難怪見不到他,估計他是跑完步回宿舍了我才到學校。

「嗯,因為早上有一場搶停車位大戰啊。」我知道自己并沒有把所有的事實說出來,但是關于「大戰」的那部分確實是真的啊。我的回答逗得Ae哈哈大笑,笑完之后他又拋了一個問題給我。

「對了,你們IC的有哪個人是沒有車的啊,你們老是在那里霸占了車位,我理學院的朋友經常抱怨說每次來晚都被你們搶了車位。」

「有的啊,IC的每個人都像大家想的那樣有錢啊。」

「大部分是有錢的。」嗯,我知道自己爭不過他,于是趕緊低下頭喝了口粿條湯。

「對了,要是以后你來得早,你就可以來和我一起吃早飯啊。」我猛地抬起頭來,內心像頭小鹿一樣在亂撞,我沒想到他會開口邀請我。但是接下來他卻在嘀嘀咕咕地說道…

「我要把你養得肥肥胖胖的。」

啊,看來我是真的骨瘦如柴啊,說得也對啊,穿上衣服的時候是看不清的,但如果把衣服脫掉…那就真是只剩一塊排骨了吧。

但是我心中有一個疑惑久久沒有得到解答,我很想知道,但是我又不敢開口。現在我們兩個面對面坐著,我想先看著他的雙眼靜待時機,但是卻發現他的眼睛已經鎖定了我,我只好下定決心問他。

「我很想知道…你不覺得我很不正常嗎?」

哎呀,我又開始害怕了,他馬上換了一副很兇的表情,迅速把手伸過來,我下意識地緊閉雙眼。

過了一會…

原來他只是伸手過來大力地按了一下我的頭,裝出一副很嫌棄的表情,然后迅速把手收了回去,輕輕搖了搖頭,用一種嚴肅認真的語氣跟我說。

「Pete,我覺得吧,你周圍的人肯定都在用一種遠古的思想來評判正常和非正常的標準吧。但那不是我的標準。」Ae的表情有點忿忿不平,但是他看著我的眼神還是有點兇,就像我剛剛用一件很齷齪的事來輕視了他。

「你覺得我矮嗎?」

「呃…」沒有啊,OK,他也許沒有我高,但是也沒有很矮啊。比他矮的人多了去了。每次見到他,他的很多特質都讓我直接忽略了他的身高。

「對于我來說,我從不覺得自己矮。跟我很要好的朋友全部都比我高,有時候他們也會把我喊做‘矮冬瓜’,但是對我來說,我沒覺得自己長得矮。我敢確定比我矮的人還有很多,至少我沒有拖泰國男人身高的后腿啊…」我不知道他要跟我說些什麼,但是我還是一臉認真地聽著。

「即使我的個子只有這麼點,但是每次有事情有麻煩了,我的朋友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是我,因為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這個矮子會做不到他們能做到的事情。既然我都不覺得自己矮了,我就沒有理由去為那些喊我矮冬瓜的人生氣啦。這就是我對自身一些問題的想法,那你呢Pete?你覺得自己是正常人還是不正常的人啊?」

我只懂得靜靜地看著他的眼睛,我當時的眼眸肯定在顫抖吧,因為Ae又把手伸過來摸了我的頭一下,他的聲音比剛才溫柔了很多。

「要是你自己覺得自己是正常的,就算全世界都在說你是個異類,那你也是正常的,那我什麼時候說過你是異類了啊?」

我從來沒覺得自己是個這麼愛哭的人,但當我感覺眼睛開始有點發燙的時候,我趕緊低下頭來。Ae把手伸過來輕輕摸了一下我的頭,就馬上低頭繼續大快朵頤了。

他沒有留意到我正不斷地眨眼睛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也許我不是最了解你的人,不知道我說的那些話你能夠理解多少,我也不太會說話。反正我從來沒有把你當做一個異類,如果有人敢這樣看你, 你趕緊告訴我,我馬上去幫你修理他!」他的話言簡意賅,但是卻再次讓我的心感受到陣陣暖意,甚至讓我有點惶恐起來,只知道低下頭專心吃那碗粿條。

說實話我不知道怎麼評判好不好吃,但我覺得就是挺好吃的啊,非常好吃。等我再次把注意力收回到當下的時候,我才發現Ae的手再次伸了過來。

「嗯?」

「你那碗粿條的錢啊!」他朝我揚了揚眉頭,這時候我才發現我已經有好幾年的早飯沒有吃這麼多了…但是我馬上笑了起來,然后伸手去拿錢包,但是我錢包里的錢呢…

「呃…有得找嗎,Ae?」

當他一臉無奈地把我的碗疊在他的盤子上時,我一點都不覺得驚訝。

「算了吧,小少爺!」

他罵我了,但是我卻一臉幸福的笑容,安安靜靜地跟在他后面離開了食堂。

然后 Ae 還很好心地讓我坐他的順風車,把我載到學院門口 他的腳一撐在地上,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他趕緊把手機拿出來,看完來電顯示之后一臉的嫌棄。

[臭小子!!!!你居然不叫醒我!!!]

就連我站得這麼遠,我都能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奪命追魂罵,難怪Ae會一臉煩躁,并沒好氣地罵了回去。

「你別來怪我啊,我早就叫過你了,你有這麼多時間來罵我,還不如趕緊起床洗澡去上課啊!你這頭笨水牛!」

[你拋棄我了!死Ae!你居然拋棄我!哼!你這個叛徒!]

「你這個弱智!教學大樓見吧!」他在聊電話的時候,我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的手機,我很想得到他的電話號碼,但是有不敢開口跟他要。我只好靜靜地站在那里,雙手緊緊攥住。直到眼睜睜地看著他掛掉電話順手把手機塞回書包,我只能望機興嘆了。

唉~誰叫你不敢找他要啊,哼?

「好啦,我先走啦!如果你明天來得早,可以去足球場找我啊!」

那我要怎麼找到你啊,Ae…

我只是在心里想著,但是不敢問,只知道對他笑笑,心里還在猶豫著要不要找他拿。

怎麼辦啊Pete,怎麼辦才好啊?他就要走了哦。

有時候我也很厭煩自己的懦弱啊。Ae騎車走啦,我只能深深嘆一口氣,然后轉過身去,準備垂頭喪氣地走進學院大樓。我心里想著要怎麼樣報答Ae都行,但卻連找他要個電話號碼都不敢。

滋滋——

「嘿!Pete!!!」

這時候的背景音樂是不是應該播「哈利路亞」?

「我差點忘了找你拿號碼啊。」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還是有點小吃驚,然后我就看到還是剛剛那輛腳踏車,掉了個頭回來停在了我的學院門口。Ae從徐徐滑動過來的腳踏車上跳下來,手上拿著自己的手機,遞到我的面前。

「不好意思啊,差點忘啦,你都沒有我的號碼,你怎麼找到我啊?不好意思…」Ae對我展開了一個無敵的笑容,搞到我伸出去接手機的手都有點顫抖了。我覺得自己的臉上開始發燙了,心想著這肯定是陽光太猛了。也許我就應該像他一樣勇敢一點吧,起碼心里不要想太多有的沒的。

但是現在讓我感覺到最幸福的就是,我聽到了來自自己褲袋的手機鈴聲…

「OK,那我把你的名字備注為‘小少爺’,那我走啦。」Ae把手機拿回去,然后朝我揮了揮手。至于我,還是一愣一愣地站在原地,嘴角上揚…

「Ae,謝謝你啊!」我在他后面大喊了一聲,這個兇巴巴的人回過頭來,一臉蒙圈,更大聲地反問道。

「謝謝我什麼啊?」這也是我第一次對著他笑得這麼開懷,我簡單地回答道。

「這是秘密啊,Ae!」然后我就轉身跑進了學院,我就知道他會懵圈,但是就讓他一直懵圈下去吧,這樣也挺好的嘛。

謝謝你啊 Ae ,謝謝你不知道你對我有多好

未完待續……

翻譯:大文

小說《MyAccidental Love is You 不期而愛》由天府泰劇譯制,中字小說僅供學習參考,

切勿用于商業用途,支持原創!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