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40年前的日本電影,日本軍官愛上戰俘,電影2小時,全是淚點

最后的最后,他只是在他愛人死去的那晚,拿軍刀割下了這個藍眼睛男人的一縷頭髮,深藏在胸前,他深深地行了一個軍禮,然后漠然離去。

他深愛著他,可是他逃不出他的深淵。

一部40多年前的日本電影,集合了北野武、坂本龍一、大衛·鮑伊三位巨星一起出演,這部電影當中主角世野井和杰克的一吻也被稱之為世紀之吻,這部電影到底有何魅力,能感動如此多人。

1942年,日軍在東南亞戰區的戰俘營當中,作為戰俘營負責人的原中士,正對一個強暴戰俘的通訊員賜予切腹之刑,切腹在日本文化當中,屬于英勇就義之舉,本不應該給予通訊員如此高規格的待遇,但是原中士也慷慨地為通訊員作介錯人。

這一幕剛好被過來巡查的世野井看到,在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后,怒斥原中士越級,沒有向上級匯報就擅自決定給下屬處罰,在世野井的權衡之下,就把通訊員的切腹改日執行。

世野井是戰俘營的最高長官,他堅毅、果敢,有著日本武士獨有的自律跟強悍,在遇到杰克之前,他只想一心效忠他心目當中的天皇。

就像電影當中勞倫斯所講的那樣,戰爭改變了男人之間的友誼,所以軍隊當中大部分都是有可能變成同性戀,這種事情在戰俘營的歐美軍人當中尤為常見,而在日本軍營當中的世野井也一樣如此。

世野井第一次遇見杰克,是在杰克的戰犯審判庭上面,當時世野井作為陪審員出庭,而杰克則作為戰犯被進行審判。

杰克身材魁梧,藍眸子金發的歐洲白人面孔,一下子吸引住了世野井,在杰克脫下衣服檢察戰傷的時候,世野井一下子怔住了,他趕緊吩咐杰克穿上衣服,在世野井身上,他第一次明白了什麼叫做一見鐘情。

法庭原本想判決杰克就地正法,但是在世野井的維護之下,才讓杰克逃過了一劫。

杰克不知道世野井想些什麼,在他的印象當中,日本軍人都是刻板、無聊、不茍言笑的木頭人,沒有任何感情的戰爭機器,杰克對世野井的影響也僅僅局限于此。

但是杰克不知道,正值壯年的世野井早就對他動了凡心。

在杰克被帶到戰俘營的那天晚上,世野井安排了最好的醫生給他治病,看到病床上的杰克,世野井由衷地感嘆到:「多麼好笑的面孔,但是眼睛很美!」,這一幕剛好被勞倫斯和原中士看到,他們兩個人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杰克在戰俘營的生活并不好到哪里去,日本軍營當中強暴戰俘的日本軍官舉行切腹,當時被侵犯的荷蘭軍人也被邀請一同去觀刑,因為場面太過血腥,荷蘭軍人當場就咬舌自盡。

這一幕也動搖了世野井,世野井對杰克的偏愛也是極為明顯的,他把杰克當做惡魔,是來擾亂他心神的惡魔,為了找回原來的自我,世野井連續兩天在練武房里面斷食靜坐,以這種近乎自殘的方式來喚醒原來的自我。

但是他失敗了,當他看到杰克在為死去的荷蘭軍官舉行葬禮的時候,杰克身上美國牛仔的浪漫再一次侵襲了世野井的世界觀。

世野井把杰克關了禁閉,在那天夜晚,世野井副官拿著一把長刀,潛入了杰克關禁閉的地方,殺了守衛,本想趁著杰克入睡,對杰克下手,但是敏捷的杰克還是躲過了副官的攻擊,最后被杰克反擊奪走了長刀。

雖然最后世野井及時趕到才讓杰克和勞倫斯沒能逃脫,世野井拿著武士刀擋在杰克的前面,他說只要跟他決斗,贏了杰克就可以自由了。

但是深感力量懸殊的杰克,最后還是選擇了投降。

原中士拿著槍趕過來,想要槍決作為逃犯的杰克,但是還是被世野井擋在了前面。

世野井對杰克的這份偏愛,誰又看不明白呢!

原中士緩緩地放下槍支,心里了然一切。

世野井問他的副官:「為什麼要殺杰克!」

副官說:那個人是惡魔,他會毀掉你的靈魂。

說完,便切腹自盡了。

世野井失去了副官,保住了杰克,他墮落了,失去了作為武士的堅毅,多了作為男性的多情。

杰克最后一次跟世野井正面對抗,是在一次戰俘集體審訊上面。

世野井接到上級的指令,要從戰犯的頭頭當中審問出戰俘里面技術人員的名單,但是作為戰俘頭頭的美國大兵不為所動,寧愿自己被槍斃,也不會交出名單。

于是,世野井就想當眾殺雞儆猴,但是這一次杰克還是從戰俘當中走出來,擋在了美國大兵的前面。

原本氣定神閑的世野井正準備行刑,杰克的出現又一次讓他動搖了,世野井呼喊著讓他后退,伸出手按在杰克的臉上把他推倒在地的時候,世野井卻覺得他其實更想撫摸這張讓他著迷的臉。

你不能憑著我對你的好,一次又一次地挑戰我作為日本軍人的底線。

這是世野井很多次想要跟杰克說的話。

奈何他們兩個人都生在戰爭年代,又是敵對陣營,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是幻影,猶如日本的櫻花和富士山的血,短暫而美麗。

杰克重新站了起來,堅毅而又深情地親吻了他的雙頰,鏡頭里世野的雙眼因為這極度的情感震撼而無法自制地飽含淚水,他完全地被驚嚇到了,也完全地沉醉了。

作為日本軍人的世野井,此時此刻他真的破防了。

然而作為軍隊,總不能為了世野井一個人,而放棄整個軍隊的利益。

很快,上頭便派了新的指揮官過來監督,杰克也因為他越界的行為而被處罰活埋之刑。

在那個杰克犧牲的夜晚,世野井對作為軍人的杰克,深深地行了一個軍禮,然后閣下他的一縷頭髮,收藏在胸前。

戰爭結束之后,作為戰犯的世野井被處決,在臨行前,世野井委托勞倫斯把他摯愛之人的頭髮連同他的骨灰待會故鄉的神社安放。

都說戰爭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游戲,《戰場上的快樂圣誕》從兩個男人的視角解讀了一場戰爭當中作為個體的人的喜怒哀樂,在戰爭當中也有純粹的愛。

在這部電影當中,世野井愛上杰克的過程,正是他對自我價值觀摧毀重建的過程,他在最后都沒有親手殺死作為戰犯的杰克,而是選擇帶著杰克的頭髮赴死,也正好說明,世野井自我人性的覺醒,大家對這部經典電影,還有什麼想說的呢,可以在評論區留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