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與惡魔齁甜的基情故事,BBC的重磅「腐劇」好上頭

ZHANGKEYUE 2022/12/11 檢舉 我要評論

幾個世紀以前,意大利的維羅納有一對相愛的年輕男女。

男的來自蒙太古家族,女的來自凱普萊特家族,兩家世代為仇。

二人違抗父母之命,但私奔計劃出了差錯。少女假死被當真,少年索性飲毒自盡,醒來之后的少女悲痛欲絕,選擇與他共赴黃泉。

是的,這是 《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故事。

主角雙方存在極易被激化的矛盾,如此塑造人物身份的手法從16世紀流傳至今。

充滿了戲劇沖突的羅朱式設定也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我國的古裝劇、時代劇和現代劇等等。

實際水準有好有爛還有特爛的,叔就不點名了,歡迎大家對號入座。

最近這個經典梗總算又被玩出了新花樣

一對本應不共戴天的 天使和惡魔跨越陣營和善惡,在凡間遮遮掩掩持續了6000年的 基情故事了解一下。

耽美?同人?不,這是官方出馬。

BBC和亞馬遜聯合制作,把這部20多年前就圈粉無數的奇幻小說拍了出來。

《好兆頭》

權天使 亞茨拉斐爾是伊甸東門的守護者。

他善良到在亞當和夏娃被逐出樂園后,把自己的火焰劍送給亞當防身用。

惡魔 克羅利,就是誘惑亞當夏娃偷食禁果的蛇。

他以前也是天使,沒鐵了心地追求墮落,只是跟錯了朋友。

創世紀之初,亞茨拉斐爾和克羅利就已相識。

惡魔跟天使談天開玩笑,天使用羽翼給惡魔遮雨。

后來他們來到凡間,各自有了安逸舒適的生活,現居英格蘭。

白髮的亞茨拉斐爾永遠身穿白色燕尾服套裝打著領結,在倫敦蘇豪區開著一家古董書店,對可麗餅和壽司極為忠愛。

事實上,他是個吃貨,連大天使加百列見了他都叫他 減點肥

紅髮的克羅利總是戴著墨鏡,鏡片后面的眼睛有著蛇樣的黃色豎瞳,一身黑衣的他活像個搖滾明星。

開著一輛老式賓利的他是皇后樂隊的忠實粉絲。

有趣的是,在Queen那首著名的《波西米亞狂想曲》中有一句歌詞是:「 Beelzebub has a devil put aside for me.」

而蒼蠅王 別西卜(Beelzebub)在《好兆頭》里是克羅利的 上級

養綠植是克羅利的小愛好。在他惡魔式的威脅恐嚇下,植物們怕得瑟瑟發抖,不得不長成了全倫敦最青翠茂盛的綠植。

兩人過著井水不犯河水的日子,彼此相安無事。

等到世界末日進入了倒計時,天堂和地獄的大戰一觸即發,克羅利和亞茨拉斐爾都坐不住了。

雖說他們這種靈體和暗黑生物本不屬于人間,但卻早已 愛上了這里,適應了人類活動

為了避免天誅地滅,留一個完好的地球供他們繼續玩耍,天使和惡魔決定背著各自的上級暗搓搓地阻止絕世天劫的發生。

這部迷你劇一放出就倍受矚目,可不全是因為腐, 它改編自特里·普拉切特和尼爾·蓋曼合寫的同名小說

特里·普拉切特,英國90年代最暢銷的作家,還在1998年被封爵。

文風幽默故事奇幻,《碟形世界》系列是他的代表作。

尼爾·蓋曼,英國著名后現代作家,《睡魔》是他的成名作,對他的《美國眾神》和《星塵》大家肯定也都不會感到陌生。

如今 雨果獎、星云獎、世界奇幻獎等諸多文壇重磅獎項加身的兩個人,在80年代的時候遠沒有這麼大名氣。

通過一次采訪,蓋曼結識了普拉切特。

后來蓋曼把自己不知如何收尾的6頁的短篇給對方看,普拉切特對接下來的情節有了點想法,于是兩人展開合作。《好兆頭》就在1990年誕生了。

戲謔犀利的調侃、天馬行空的幻想以及妙趣橫生的故事吸引了大批的讀者。

盡管《好兆頭》確實讓兩位作者賺了不少,但其實他倆寫這本書不為名不為錢,寫之前都不知道有哪個出版社愿意接手。

只是因為想寫,因為好玩,逗對方笑。

在一定程度上普拉切特和蓋曼,跟亞茨拉斐爾和克羅利的友情和狀態十分相近。

普拉切特住在英國,習慣早上寫作,負責總領全局和收尾。

蓋曼住在美國,喜歡深夜寫作,開頭交給他來把控。

80年代一起寫書那會兒,他們一天至少給對方打一個電話,時常弄個頭腦風暴,還會用電話答錄機互相留言交流點子。

作品大獲成功之后,賺的錢他們 對半分當身處同一個大陸時,他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給別人簽書,不過還是會抽時間約頓壽司

兩人都表示這次的創作經歷讓他們樂在其中,然后一致同意以后不再合作寫書。(主要這太花時間了。)

07年普拉切特被診斷患有早發性阿爾茨海默病,于2015年3月12日離開了人世,享年66歲。

他曾表示希望在臨死之前看到《好兆頭》的影視改編作,可是蓋曼沒料到他會走得這麼早,于是參加完老友的葬禮就著手寫起了第一集的劇本。

因為普拉切特生前老是說蓋曼相信《好兆頭》會被拍成影視作品,但他不信, 除非他在首映時拿著一大袋爆米花坐在蓋曼旁邊他才可能會買賬

所以到了《好兆頭》首映當晚,普拉切特的帽子和一袋爆米花被放在了座椅上。

劇中的旁白來自 上帝,由 科恩嫂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配音。

最后一集才出現的 撒旦由飾演過卷福和奇異博士的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配音。

大天使 加百列由火腿叔 喬恩·哈姆飾演,仔細看加百列的眼瞳是 紫色的。

飾演亞茨拉斐爾的是威爾士演員 麥克·辛

他演得了人畜無害的小天使也能駕馭妖媚暗黑的吸血鬼,比如說《暮光之城》里的阿羅。

克羅利的飾演者是蘇格蘭演員大提提 大衛·田納特,他曾飾演過戶 第十任神秘博士

ps.《好兆頭》中也有幾個神秘博士的彩蛋,像這個車牌號從右往左看就是T娘Tardis!

叔相信很多人都好奇,這對天使和惡魔到底對彼此有著怎樣的情愫。

原著和劇里都沒明說,但他倆就是有愛的。

不然你看看兩位主演在2018年的紐約漫展上是怎麼說的↓

麥克·辛:假裝不愛,其實很愛。

字幕來源: B站up主Blanc10

大提提:絕對愛,身不由己的那種。

本劇第三集前半段講述了兩人的 千年羅曼史,這個原著沒有細講過的段落可以說是額外附送了。

他們一同見證了諾亞方舟大洪水、耶穌之死,走過了亞瑟王所處的威塞克斯王朝,還在17世紀初在倫敦的環球劇場看過《哈姆雷特》的排演……

演到這里, BBC又開始黑起了莎士比亞

大概越是國寶級作家,英國人就越喜歡惡搞,之前BBC已經在《新貴》那部情景喜劇里把莎翁夸張塑造成了一個 沒才華、愛抄襲的謝頂直男癌

《好兆頭》中,莎士比亞絕望地吐槽有人看《哈姆雷特》簡直是奇跡了。

這話剛好被在場的亞茨拉斐爾和克羅利聽到,就隨手幫他圓了個夢,所以《哈姆雷特》在今后才如此經典。

天使和惡魔都能夠神奇的施法。

不過天使那邊有很多約束,沒正當理由不能隨便使用自身的能力,惡魔在這方面就沒太多規矩。

亞茨拉斐爾在二戰時被特務算計面臨被殺,惡魔克羅利沖進神圣的教堂,忍受腳接觸地面的灼痛前來救他。

他知道亞茨拉斐爾不會死(頂多會無形體化)也能自救,而且教堂也會使他難受不適,但他還是來了, 因為亞茨拉斐爾不想向天堂寫報告

如果這都不是真愛,叔不知道什麼是了。

他們的本職工作一個是助人行善,一個是引誘作惡。

反正 一正一負相互抵消,私交甚密的兩人達成一致,以后去哪出差就只 派一個人去把兩個活一并做了。省事。

更減輕工作量的是克羅利意識到 人本身就可以很壞,因此不需要他過多插手,地獄交代的事務人類自己就能出色完成。

他只要在成果匯報的時候 吹噓攬功就好了,比如臭名昭著的 西班牙的宗教法庭和慘烈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克羅利都說成是自己干的。

結果上頭看他業績突出,就把安插反基督引發世界末日的任務交給了他。

距當下的11年前, 反基督還是個嬰兒。

他要被和美國外交官的兒子互換身份,11年后特定的時辰一到,地獄犬和天啟四騎士都將聽候他差遣,毀滅萬物。

這怎麼辦呢?

克羅利和亞茨拉斐爾決定臥底在外交官家。

一個假扮保姆傳授邪惡。

一個裝作園丁教導善良。

一個裝作園丁教導善良。

他們覺得經過這樣的一番引導,反基督就會成長為一個懂善知惡,雙向平衡的正常人類男孩。

沒想到,地獄犬被放到人間尋找他的主人之后,他們才發現自己 搞錯了對象,白忙活一場

上帝就是如此行跡詭異

書中對上帝的描寫是:「 上帝從不跟宇宙萬物玩骰子,他玩的是一種自己設計的不可言喻的游戲。從其他玩家(比如說所有人)的角度類比來說,就像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里,用空白紙牌,以一切為賭注,玩一種復雜繁瑣的紙牌游戲。莊家不但沒告訴你規則,臉上還總掛著微笑。

反基督在某處平凡自由地長大,而天使和惡魔的這個重點培養人才,卻變成了蠢貨一般的紈绔子弟。

世界末日之后意味著,從此要麼有善無惡,要麼有惡無善。

兩種結果都挺可怕的,先不說大道理, 無論是絕對的善還是絕對的惡都……

太無聊了!

你看這善惡共存的人間多有意思。

亞茨拉斐爾告訴上級加百列自己試圖阻止反基督觸發戰爭,明明對正義一方是好事,對方卻不以為意。

原來天堂和地獄都巴不得開戰,創造新世界只是虛偽的旗號, 一決高下看誰厲害才是他們真正的意圖

一心向善的亞茨拉斐爾因上級的做法對善的意義產生了懷疑而立場動搖,而惡魔克羅利始終就沒有多壞。

六千年的交情里,天使和惡魔完美互補,他們也一點點讓彼此變得完整。

荒誕沙雕地解構人世與人性,這就是《好兆頭》的魅力所在。

舉杯,敬這個歡鬧的世界,敬我的老朋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