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圖「西環教父」金山,一生靠拳頭行走江湖,與社團大金主不合

他是靠拳頭說話的典型江湖人,靠著手下人多成為教父,用一生來貫徹「誰的拳頭硬誰就厲害」的道理。

他與「灣仔皇帝」的門生、社團大金主「掙爆」一生不睦,成為坐館后利用身份趁虛而入,卻不料正值落魄的「掙爆」實力不減當年。

他就是和合圖的「西環教父」,金山。

1962年,金山出生于香港仔華富村的貧窮家庭,由于父母忙于生計,無法顧及金山的學習成績,金山自小又對讀書這事不感興趣,常與街童嬉戲打鬧、極為頑劣。

也因此,金山的父母讓他早早地輟學,出來賺取零花錢補貼家用。步入社會后,金山卻是常與一幫古惑仔混跡在一起,多年開片劈友的戰斗經驗令他練就了一身武藝。

除了與生俱來的習武天賦,金山骨子里有一股狠勁,這股狠勁使得他在眾多古惑仔之間鶴立雞群。

70年代中期,金山受到和合圖大佬「拿渣」的賞識收入麾下,從此金山成了「拿渣」身邊的紅人,跟著老大在西環碼頭收保護費。

靠著自身本事,在老大格外地照顧下,金山很快就成了一方頭目,開始培養自己的小團隊。

在那個黑道猖獗的年代,金山深知手底下的馬仔越多,自己在社團的地位就越高。

80年代,金山本著這個信念,四處招兵買馬、迅速壯大,在港島西區這一畝三分地上,幾乎所有的底層古惑仔都知道金山的大名。

為了在手下面前樹立威望,每次與人打起來,金山都身先士卒。別人不敢做的事情他來做,別人不敢管的事情他來管。

見了老大這般威風,馬仔們廣而告之,以至于古惑仔們紛紛投靠到金山門下,一時間金山手底下的門生人數,在和合圖同輩份里算是最多的一位,金山也因此成了社團的紅棍。

金山性格直爽火爆,一言不合就以拳頭說話,在港島是出了名的能打。平時要求手下馬仔跟著他習武,有時候還會帶人到街頭故意找茬,讓手下與人動手,檢查近期武藝是否疏忽了。

就這樣,金山這麼一個莽夫性格的老大,帶著手下無腦地在西環地區插旗陀地,橫行20余載,江湖人稱其為「西環教父」。

而在和合圖社團中,金山還有一個死對頭,那就是「掙爆」張治太。

「掙爆」早年拜在和合圖超級元老「傻佬泰」的門下,「傻佬泰」號稱「灣仔皇帝」,在巔峰期為「五億探長」呂樂做事,因此「掙爆」在社團中的資源比起金山那是多了不少。

在那時候,「掙爆」不需要有多大的努力,靠著「傻佬泰」這個「灣仔皇帝」的名頭就能橫行銅鑼灣,可見「傻佬泰」多麼強悍。

雖然老大帶來的資源多,但「掙爆」本人更是文武雙全類型的人才。

早在80年代,他與好兄弟「斗零」帶著人馬,將香港仔納入和合圖的地盤之中;

92年,「掙爆」與財雄勢大的新義安「鬼仔添」帶人火并,倆人大戰三百回合,守住自己的地盤;

93年,「掙爆」因手下與新義安的沖突,帶人將「尖東霸王」李泰龍打得人仰馬翻;

90年代末,「掙爆」進軍澳門賭業,不僅成為六大貴賓廳主之首,還帶著「公海賭王」連超在公海之上將賭業做得風生水起,儼然就是社團新一代頂梁柱。

金山與「掙爆」倆人不是一路人,金山是純粹靠著拳腳功夫打出自己一片天,而「掙爆」更多時候是靠腦袋。

可能正因為不是一路人,在社團內解決問題的方式不同,所以金山與「掙爆」倆人極為不合,誰也不服誰,還發生過多次沖突。

2007年,只懂收保護費的金山靠著資歷,成為了和合圖的坐館,與揸數「錦芬」搭臺,掌控社團未來幾年的發展方向。

都到二十一世紀了,其他許多社團都開始慢慢往做生意的方向轉型了,可金山還是抱著七八十年代那種拿著拳頭說話的老思想。

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金山第一把火就是大肆招收年輕馬仔,并利用這些年輕的馬仔到茶餐廳、商店、酒吧等商業街大肆搜刮保護費,這個舉動引來許多人的不滿,隨后阿sir出馬,將整個和合圖社團收拾了一遍。

事實上,金山這次出手,也才為社團增加幾百萬的收入,這點錢對于整個社團來說連錦上添花都算不上,然后社團被收拾了,金山也被捕了。

2009年,金山再次貫徹自己那套「誰的拳頭硬誰就厲害」的老思想,帶著得意門生「大傻哥」到香港仔的一家菜市場收保護費,見到生意差的就找人家要800塊,見到生意好一點的就要個2000塊。

這種行為搞得攤販、商戶們憤憤不平,特別是生意差的那部分,原本生意就不好了,還要給錢,這算什麼道理。

也因此事,金山再次被捕,但這次放出來可就沒這麼簡單了。

因為金山收保護費的這個菜市場,一直以來都是「掙爆」的地盤,以前「掙爆」勢大,錢多人也多,金山雖是垂涎已久,但也不敢輕舉妄動。

這次金山敢這麼做,除了是以坐館的身份強壓「掙爆」一頭之外,也因「掙爆」正官司纏身,金山算是趁虛而入。

身為和合圖大金主,金山這麼不給面子,「掙爆」雖是深陷泥沼,騰出手來與金山掰掰手腕還是不在話下的。

那天,金山與「掙爆」在和合圖大本營里,為了這事爭吵了起來,「掙爆」認為金山下了他的面子,金山也認為「掙爆」不聽坐館的話。

房間里還坐著兩排和合圖叔父輩,此刻正聽著他們倆人相互傾訴,但叔父們都壓不住雙方的怒火。

行走江湖的人最注重臉面,脾氣暴躁的金山掏出傳承百多年的龍頭棍打向「掙爆」,口中大喊:「吃我一棒」。

「掙爆」臉色一沉,似乎對此早有預感,只見他從腰間拔出那把絕版的大砍刀招架,「倉啷」一聲,兩把絕世武器短兵相接、火花四濺,將原本略微昏暗的房間閃耀了一下。

坐一旁的叔父們見狀趕忙使出全力,一邊制止了金山,一邊拉開「掙爆」。在叔父們的勸說下,倆人才憤憤離去,這事也算告一段落,但倆人依舊不相往來。

此后金山也就淡出了江湖。

2021年,這位號稱「西環教父」的金山因病去世,享年59歲。雖是金山在當坐館期間,一頓操作下來,不僅沒能讓和合圖得到發展、反而還倒退了,但畢竟是曾經的坐館級人物,因此喪禮也比較隆重。

那天,北角殯儀館外O記的人嚴陣以待,要進殯儀館得先填一下資料,報上名號,大概就是問:「來將可留姓名?」答:「常山趙子龍!」

殯儀館內和合圖現任坐館「細權」帶著一眾和合圖馬仔在招呼到場的客人,其他社團許多久未露面的大佬也紛紛到場至祭,如和勝和的前坐館「崩嘴崩」、和安樂前坐館「肥威」等等。

新義安「灣仔雙虎」之一的「甘仔」雖然人是沒到,但送來了花牌,「掙爆」的好兄弟「斗零」也是有送花牌到場。

而金山大半輩子的死對頭「掙爆」,不僅人沒來,花牌也沒來,可見雙方結怨有多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