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藥師」曾江背后的傳奇妹夫:周星馳的偶像,曾江被摑為他出頭

「論演黃老邪,我稱第二名,應該沒人敢稱第一了吧?」

這是風靡全亞洲的83版《射雕英雄傳》中黃藥師扮演者曾江在后來采訪中說的話。

環顧整個華語演藝圈,也就是曾江有底氣敢說這樣的話,不僅是在彼時成功地演繹,更在于曾江本來就是一個多才多藝的演員。

可惜的是,這位老戲骨永遠的離開了我們。

而關于他的很多傳奇,也在這兩天頻現報端。而被傳得最廣泛的,莫過于15年《四個小生去旅行》招待會上被謝賢掌摑受辱的事。

最后出面擺平這件事的人莫過于是曾江的前任妹夫王羽,當時聽到這事直接為曾江出頭,擺了個和頭酒,兩人的爭端才得以平息。

王羽說話為什麼會有這般分量?

因為這和他的江湖地位息息相關,有人曾將香港功夫電影分為三個時代:

王羽時代、李小龍時代、最后是成龍時代。

這樣的評價,莫過于是對王羽最大的認可了。 孤冷陽剛、悲壯慘烈,這是屬于一代「獨臂刀王」的銀幕神話。

遺憾的是,早在曾江離世的不久前,王羽也撒手人寰。

借此機會,我們來詳細聊聊這位曾江的妹夫到底有多強?

(一)當之無愧的「首席男星」,其片酬曾位于全港第一位

自1964年踏入電影圈開始,王羽的演藝生涯,或者更為嚴謹些講,他早期的銀幕作品及形象,在武俠片領域創造了好幾個里程碑式的意義。

其首部武俠電影《江湖奇俠》,開啟了國語武俠片的先河。

1967年,由他領銜主演、張徹導演的電影《獨臂刀》,是新武俠世紀的開山之作。

自此以后, 拳腳動作片取代了陰盛陽衰的黃梅調電影,成為了主流類型片。

該片還斬獲了百萬多票房,并開啟了男星引領影壇的時代。

在接下來的三年時間里,王羽主演或導演的電影《金燕子》《獨臂刀王》《龍虎斗》,分別都成為了當年的票房冠軍。

而王羽則是當之無愧的「首席男星」,其片酬位于全港第一位。

在銀幕上,王羽最經典的形象即是「獨臂刀王」, 他也因此獲得了「武俠皇帝」的美譽,是那個時代大俠的代名詞。

不管是和同期的羅烈和鄭雷,還是之后的狄龍和姜大衛相比,王羽的銀幕魅力都是相當獨特的。

撇開武打招式不說,其眼角眉梢盡顯叛逆和冷峻,而斷臂復仇的情節,更使得整部電影充滿了悲壯和慘烈的氛圍。

在張徹暴力美學的風格渲染下,王羽將角色的個人英雄主義,詮釋得淋漓盡致。

1970年,王羽自編自導自演了電影《龍虎斗》,該片以武術派別作為對決手段,展示了「中日大戰」鐵砂掌對空手道。

而民族精神自然也成為了影片宣揚的重點,這對日后的功夫片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從演員到導演,王羽花了不到五年時間,就完成了身份轉換,足可見他在武俠電影方面的天賦及思考。

但他執導影片的初衷和意義,卻不僅止于此。

事實上,這部片子上映時,王羽已經離開了邵氏。

昔日老東家邵逸夫,選擇在他離開之后才將影片搬上銀幕,多少有幾分叫囂的意味。

可武俠皇帝的票房號召力,絕不只是說說而已, 《龍虎斗》不僅一舉奪得票房年冠,更突破了200萬大關。

而影片上映之際,王羽不僅因合約及版權問題,正與邵氏對簿公堂。

他和恩師張徹的關系,也瀕臨崩裂。

(二)愛打架,敢和李小龍瓣手腕,67歲了和甄子丹對戲不用替身

先來欣賞幾張王羽在戲外的照片,幾乎每一張他都直著脖子、昂著頭。

作為張徹的第一代弟子,王羽是眾人口中的「大師兄」,也是師父的心頭好。

鄭佩佩曾講道: 那時候他一直在打架,張徹非常非常喜歡他,張徹就是喜歡這一類的。

這句話確有道理,但并不全面。

早在進入電影圈之前,王羽就曾經學習過空手道、格斗術、擒拿術、傳統武術,還拿過兩屆大型游泳比賽的冠軍。

在個人體魄這塊兒,就已經占了極大的優勢。

此外,他還曾和李小龍比腕力,第一局王羽勝出。

李小龍提出三局兩勝,第二局他贏了。

第三局兩人僵持不下,看到王羽體力不支,李小龍抽開了手,對他比了一個大拇指。

拍戲時,遇到任何危險動作,王羽都不用替身,三層樓高的地方,說跳就跳。

拍《獨臂刀》時,張徹跟他說,角色只有「砍掉」右手,用左手習武才有說服力。

為此, 王羽每天都用左手勤練武功,連平常吃飯做事也是用的左手。

2011年,暌別影壇多年的他,復出參演了陳可辛執導的電影《武俠》。

男主角是甄子丹,其角色的斷臂設定,也是對《獨臂刀》的致敬。

只是甄子丹這次斷的是左手,做起武打動作的難度系數,應該無法與當年的王羽相比。

而彼時已經67歲的王羽,氣場仍不減當年。

和甄子丹對打的那場戲,他依舊堅持不用替身,還對現場的人強調道:

我又不是來拍大頭貼的!

這等氣性也感染了一起合作的演員們。

其中就包括甄子丹,他人生中看的第一部武俠電影就是《獨臂刀》。

之后走上功夫演員道路,也是被王羽銀幕上的武俠精神所震撼。

而除了甄子丹,電影界不少大咖人物都對王羽十分贊賞,視其為偶像。

他的頭號迷弟即是好萊塢導演昆汀,其對偶像的贊美之詞從未間斷。

在他看來,王羽在導演方面的才華,遠超李小龍:

稱得上是武俠電影史上最偉大、最具創新精神的電影人之一。

并將其電影視作 「武俠片中的漫威宇宙」

2020年疫情期間,昆汀還發表了一篇《王羽:超級明星!超級導演!》的文章,文中依舊是不吝贊美之詞。

時間再往前推一年,王羽剛獲得了金馬獎終身成就獎,由李安宣讀頒獎詞。

他讀道: 王羽不僅奠定了武俠巨星的標準,他的作品啟發了無數后繼者,這些電影對世界的影響可能多過我,到現在全世界都還在學。

事實證明的確如此,國外的以昆汀為代表,我們熟知的則有復刻過他經典武打元素的徐克、陳可辛等。

還有因兒時模仿他的招式,以至于在臉上留下刀疤的張學友。

以及視其為偶像,又覺得他像自己父親的周星馳。

但在這些贊美聲之外,也有不一樣的評價。

在王羽獲得金馬獎之后,王晶就曾怒斥 「金馬獎真的越來越混賬,竟然給王羽發終生成就獎」。

而王晶會做出這一批評,也并非是有什麼個人恩怨。

因為王羽這一生, 確實是毀譽參半、爭議頻頻。

作為銀幕上血性勇猛的「獨臂刀王」,他不只是在電影里演繹江湖,戲外也是江湖人士的作風。

(三)和邵氏電影有著很深的恩怨情仇

這邊就要回到前面講的,即王羽和張徹的「崩裂」過往。

了解香港電影的觀眾都知道,邵氏時期的大片場制度,不僅對演員有極高的控制權,片酬普遍也都不高。

即便做到了王羽這種巨星位置,也一樣受控于公司。

70年代,鄒文懷有意拉攏張徹和王羽到嘉禾,兩人也都表現出了加入的意向。

但當時王羽還有合約在身,想要跳槽并不容易。

考慮到這一點,他想到了一個辦法。

如今客觀來看,王羽的辦法很像是「強盜思維」,那就是: 把合同偷出來燒了。

第一次,他先偷了自己及幾位好友的。

后面想到從訓練班出來的同學,都是簽的死約,便又去偷了一次。

前后合計100多份。

聽起來很豪邁、很解氣,但人家律師那里還有合同副本。

事情的后續,是邵氏召集員工再過去簽了一次合約,這次大家的片酬都提高了一些。

雖然沒有如愿,但王羽也算是為大家爭取到了實際利益。

但他本人,卻是去意已決。

而先前和他統一戰線的張徹,這次卻不走了。

王羽聽到后心生憤怒, 在他看來,張徹的變卦完全是不講道義的行為。

合約這種事,哪里能困得住他王羽?所以他說走就走。

而那邊廂的邵氏,則說告就告。

王羽還沒在嘉禾站穩腳跟,法院就給他下了「禁止令」,即在香港他只能接拍邵氏的作品。

而再給邵氏拍片,這對王羽來說無疑是奇恥大辱。

于是,王羽離開了成功將他捧為巨星的香港,赴往臺灣發展。

此后,邵逸夫成為了他電影里的反派「邵老六」,片中對邵老六一頓痛快數落:

「鐵鉤門邵老六,販煙土,包娼妓,壞事做盡……」

除了罵昔日老東家,王羽在臺灣也拍出了不少佳作,例如《黑白道》《追命槍》《獨臂拳王》等。

但與此同時,他身上的江湖氣息也越來越濃。

在行為上則是體現為直接投身幫-派,還成為了竹某幫的骨干成員。

(四)戲如人生,曾江、成龍都曾被照顧

2015年,謝賢在公開場合突然打了曾江一巴掌。

曾江的妹妹林翠,是王羽的第一任妻子。

據說當時王羽得知了這件事,便讓人帶話給謝賢: 讓謝老四爬來臺灣見我!

話的真假已經無從驗證,但是王羽的女兒確實有出來說王羽為他們兩擺了個和頭酒,此后兩人言歸于好。

事情后續的發展是,謝賢攜花稱給曾江鞠躬道歉,甚至還要親手幫他洗腳。

在曾江生病期間,謝賢還去探望,當場又頑皮地了鞠了2個躬,2人說說笑笑,言談舉止之間已無當年的糾紛氣息。

而這一切,當然得歸功于王羽的出面。

此外,王羽將銀幕上的江湖,延續到了戲外。​

在后來的一個重大事件中,他還被砍了重傷。

這些讓人咋舌的活動鬧上法庭之后,王羽還可做到全身而退。

但在幕前的演藝活動,顯然受到了極大影響,所以王羽便逐漸轉到了幕后制作。

而這便是王晶的不忿之處。

在上世紀的港臺演藝圈,影視行業和某些組織之間有著錯綜復雜的關系,用非一般的手段逼迫明星藝人拍片的事時有發生。

90年代的電影《火燒島》,就屢次被傳,其中 就有王羽的身影。

但片中的另外一位主演,即成龍,則明確表示是為了還王羽人情,才參演了此片。

因為當年成龍之所以能夠順利擺脫羅維,到嘉禾發展,就是由王羽出面解決的。

用什麼解決?顯然是江湖上地位。

因為羅維還曾經派打手教訓成龍,好在王羽及時相救。

王羽曾說: 可能是經常飾演大俠的關系吧,遇有不公平的事,我總是愛出頭,愛替人抱不平,甚至與人打起架來,也是十常八九的事!

用現代的眼光,去看待他當年的行為,顯然很難認同那是妥當之舉。

所以在90年代之后,王羽也逐漸退出了影視圈。

但血性張揚如他,只要一公開露面,還是會震到觀眾。

(五)豪宅價值數億,晚年生活逃不掉疾病纏身:中獎沒機會,中風倒是有

離開演藝圈的時間里,王羽投心于房地產和實業投資。

曾經歷過破產,之后他還是重新振作起來,并實現了財富上的豐收。

2013年,年近70的王羽,首次公開了占地1100坪(約3600m²)的雙層豪華別墅。

別墅的裝修說是「窮奢極欲」也不過分,像是皇宮般金碧輝煌。

餐廳從椅子到壁爐都是鑲金的。

從法國買過來的水晶燈,

青金石造的洗手臺。

大理石馬桶, 是王羽20年前從紐約空運回來的。

別墅的地下室,還有30坪的卡拉OK廳,墻上鑲著黑瑪瑙、虎尾石等上百顆半寶石……

當時,他打算到香港陪伴92歲高齡的母親,以低價賣出。

王羽瀟灑如昔: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嘛!

那一年,他還憑借《失魂》生平第一次獲得了最佳男主角獎。

提到自己數次提名獎項卻無所獲的經歷,他感嘆道:

金馬影帝需要品德好,可自己年輕時太會鬧事,應該反省。

之后更打趣道: 中獎沒機會,中風倒是有。

此前的2011年,他就中了一次風。

據王馨平回憶,父親咆哮著說不去住院,還生氣說要和她斷絕父女關系。

可這樣激烈的反應,在2015年第二次中風后,卻無力再現了。

這一次, 王羽嚴重到不能說話、不能進食,需要靠鼻胃管進食,24小時都離不開人,生活已然無法自理。

期間,家人用盡一切辦法,都無法改變現狀。

他最后一次露面,是2018年被媒體拍到頭發蒼白、戴著口罩,坐在輪椅上。

次年的金-馬獎頒獎典禮,王馨平代父親領獎,她直言: 不想讓外人看到父親如今這樣的慘狀。

生前,王羽曾說過,他想拍一下自己的往事,但最終無法實現。

畢竟在這世上,最高的武功是時間。

不過,血氣方剛、快意恩仇的王羽,一生榮譽和爭議并存,其復雜和轟烈程度確實值得一拍。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