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家長,又水下親親了,那離確定關系還遠嗎?!

ZHANGKEYUE 2022/10/17 檢舉 我要評論

什麼叫CP感啊?

CP感就是身邊的所有人包括家人都覺得你倆絕配!

上集說到,Aye和Akk潛入教導處尋找詛咒的證據,就在Aye翻箱倒柜之時,交作業的Thua進門發現了他們,沒懷疑什麼的Thua走到辦公桌前被絆了一跤,Aye幫他整理作業的時候發現了桌子下的筆記本。隨后Chadok進來了,Akk和Thua均表示是來交作業的,Chadok雖心存疑慮,但還是放他們離開了

Aye趁Chadok不注意拿走了筆記本,出去后,他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情緒,想要沖進去找Chadok問清楚,可Akk攔住了他。怒火中燒的Aye正要質問Akk,這時Thua過來提醒他們要上課了,Akk應付了一句,打算好好勸一勸Aye

事關舅舅的死因,Aye怎麼可能不激動,他拿起筆記本讓Akk解釋,Akk也一頭霧水,告訴他Chadok曾說他沒動過。Aye不理解Akk為什麼還要相信Chadok,他大吼著讓Akk不要再做什麼風紀委員了。Akk見他說完呼吸急促、腳步虛浮,趕緊送他回了家

回到家,Aye講出了自己的身世。原來Aye的父母很早之前就失婚了,往后的日子他和媽媽、舅舅相依為命。誰知舅舅不幸殞命,于是Aye把舅舅的骨灰放在了自己的房間里。說完這些,Aye也累了,他請Akk幫忙擦身子,被拒絕后,他腳下一軟,險些摔倒。Akk見狀,將他扶上了床

眼前的Aye弱小且無助,Akk無法丟下他不管,最終選擇留下幫Aye擦身。然而Aye的狀態還是不好,Akk準備拿藥給他,可打開抽屜,看到的卻是緩解抑郁的藥品。見他發現了,Aye虛弱地問道:你可以陪陪我嗎

Akk同意了,Aye握著他的手躺下,接著聊起Akk一家很可愛。講完沒多久他便睡著了。Akk沒有走,他靠在Aye的床頭,也閉上了眼。Aye醒來發現他還牽著自己,又開啟了嘴欠模式,Akk看他不發燒了,剛回擊了一句,聽到樓下有動靜

動靜是Aye的媽媽發出的,她看兩個孩子睡著了,就去樓下做飯。三人落座后,Aye媽媽問起兒子在學校的生活,Akk這可有話說了,立刻和Aye媽聊了起來。Aye聽得有點不好意思,喂了一勺雞蛋堵住了Akk的嘴

接下來就是Aye和Akk打情罵俏的時間了,兩個人先是因為送Aye回家起了「爭論」,媽媽很有眼力見,故意問起兩個人的戀愛情況,Aye心領神會,直接領了Akk對象的身份

在飯桌上互踹的Akk和Aye,下了桌一起洗起了碗。事兒雖然簡單,可兩個人玩得不亦樂乎,玩夠了Aye擦掉Akk鼻尖的洗潔精泡泡,嘴上抱怨他怎麼洗的碗,心里卻美滋滋的。做完了家務,Akk要回去了,Aye的媽媽提議送他。待Akk上樓整理東西,媽媽對兒子說:眼光不錯。Aye有些小得意:必須的

上車后,Aye的媽媽感謝了Akk的幫助。Akk說他看到了緩解抑郁的藥,媽媽點點頭,她告訴Akk:舅舅的死對Aye的影響很大,她擔心會失去兒子,所以她不敢反對他的轉校申請。Akk聽后安慰她不會有事的,說完聽見Aye的媽媽拜托自己無論發生什麼,都別丟下Aye不管

風平浪靜的幾天過去,小團體們又開始他們的計劃,這次,他們要去外面集中抗議。校長知道后大發雷霆,讓Chadok等人想辦法解決,不然就解散風紀委員會。身為主任助理的Sani不怎麼贊同,但也做不了什麼,只好下達上面的命令,讓風紀委員密切關注和及時阻止小團隊的成員

小團體們的速度很快,沒多久就在學校邀請了不少同學參加抗議活動。Akk等人受命觀察領取小團體袖章的學生,而就在小團體成員號召大家的時候,幾滴血滴在了他的額頭上。隨后,一張紅字橫幅從天而降,上面寫著:叛逆者們,等著接受懲罰吧

緊跟著,網上出現了很多抵制小團體的人,Aye看完懷疑是Akk做的,于是去找他問清楚。Akk說橫幅的事情影響甚大,這和他一直以來的想法不同,所以和他無關

Aye選擇相信Akk,為了找到這個始作俑者,Aye制作了一個假網址釣魚。等待的時候,Aye和Akk一邊打情罵俏,一邊吃東西,因為Akk幫忙擦了嘴巴,Aye簡直開心到飛起

兩個人等了很久,但魚一直沒上鉤,Aye問起Aye知不知道誰還是學校的狂熱分子,Akk想到了Namo,因而找到他,想問明白。Namo說他除了燒過小團體的傳單外什麼都沒做。Akk聽后讓他及時收手,Namo聞言反問道:你知道你已經變了嗎?你現在還站在學校這邊嗎

Aye和Akk關系越來越好,可Kan和Thua這邊進展很慢,自那天偷親以后,Kan又縮回了殼里,平時頂多在手機上陪Thua聊聊天。但Thua坐不住了,他問Kan如果自己也去抗議,他會不會記下自己的名字。Kan給了肯定的回答,不過可能怕自己回答得太快了,Kan又解釋了好一通。Thua聽完問他喜不喜歡在Akk家拍的視訊,Kan說喜歡。Thua沉默了一會兒,對他說自己要去見那個網友,雖然他與對方素未謀面,可Thua就是想見他。Kan發現自己勸不住,只好找Aye幫忙

Kan和Aye也算是互相出過柜了,所以Kan有啥感情上的問題,都會找Aye探討。得知Kan糾結要不要見Thua,Aye問他對Thua的真實感覺。聽完Kan的回答,Aye繼續問他和Thua在一起時會不會高興地忘記痛苦。如果會,那不是喜歡,而是愛。Aye的這句話,其實既是說給Kan聽的,也是說給自己聽的

聽完Aye的解答,晚上Kan就收到了Thua的信息。確定Thua真的要去抗議,Kan有點心慌,他想要阻止,但Thua已經把見面邀請發了過來

Kan因為Thua的信息心煩意亂時,Aye直接去了Akk的公寓,進門就躺在了Akk的床上。Akk趕他,他就耍賴賴;Akk問他釣魚鏈接的事,他就撒嬌要吃飯飯

Akk拿他沒轍,只好面無表情地陪他吃飯。Aye覺得他太喪了,于是用對象的身份提醒Akk,等Akk無語了,他再說自己是為了讓Akk開心故意找的事。Akk聽完非常感動,主動為了Aye一口吃的,看到Aye被芥末嗆到了,Akk開心地說了謝謝。Aye艱難地咽下嘴里的食物,看向Akk,Akk不解地回望過去,隨即聽到Aye說:我喜歡這樣和你一起吃飯,平時我都是一個人,沒有這樣好吃

隔天上學,Aye和Thua在布告欄前相遇,Thua說他好奇詛咒的事情,Aye表示詛咒一定是人為,始作俑者之所以這麼做,一定是得到了好處。另一邊的教導處內,Wat告訴Sani老師,自己對學校的事情很感興趣

這些日子發生了很多事,Akk壓力很大,于是去泳池游了幾個來回,準備上岸時遇到了Aye,Aye將他推到了水里,接著也一躍而下,和Akk在水中嬉戲

鬧完了,Aye看著笑吟吟的Akk發起了呆,他說他很喜歡Akk這麼笑,因為很可愛。Akk聽完假裝嚴肅地回應他自己不可愛,接著又和Aye打鬧起來。這回結束,兩個人突然對視上了,Akk看著靠近自己的Aye,往后退了退,Aye知道Akk在擔心什麼,他沒有說話,而是摟住Akk的脖子,和他一起沉入水下。流水緊貼著他們的皮膚,他們則雙唇相貼

在泳池親完的兩個人回到岸上又斗起了嘴,斗到一半,Aye忽地盯著Akk的眼睛道:不要像這樣看別人,我會吃醋。Akk一怔,繼而垂眸笑了

而后,兩人聽到了不遠處傳來的尖叫聲,兩人循聲跑過去,看見了一具正在燃燒的人偶,人偶的身上掛著的是小團體成員的名字

不管各位同不同意,小編都要大聲地喊上一句:Aye和Akk宇宙最配!

如果說Akk是Aye復仇路上的一束光,那Aye就是Akk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生活中的一朵玫瑰花。

復仇是Aye活下去的動力,他大概設想過很多個自己的結局,卻從沒預料到會有一束光直直地照進他灰暗的世界。

Akk變不成小王子,可他的玫瑰花為了陪他,無論道路如何艱險,都會跋山涉水、餐風飲露地找到他。

因而Aye和Akk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不接受任何反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