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盡房間》:美少年為何自我毀滅

今天為大家帶來的是波蘭電影《自盡房間》,提醒,有劇透!

2011年,波蘭電影《自盡房間》曾入圍了柏林電影節泰迪熊獎最佳影片提名。雖然最終敗給了阿根廷導演馬克.伯格的《缺席》(后來拍出了《夏威夷》和《跆拳道》等極具個人風格的優秀同影),但這無法阻礙它被稱為「波蘭近二十年來最酷的電影」。

這部電影在國內興起,最初是因為兩個男孩舌吻和男主角邪魅舔嘴一笑的動態圖的流行。

在這個所謂腐文化大行其道的時代,一部電影因為腐元素吸引注意很尋常。然而,同影畢竟太多,帥哥層出不窮,以色以腐而看,同樣也可以遺忘。

于我看來,《自盡房間》不止于腐,也不止于帥哥。

初看《自盡房間》,覺得它講述的不過是青春成長。而這題材的同影近幾年來也不少。小眾的也有比利時《德州,北海》,冰島《顫涌》,荷蘭《男孩》等等。

披著同性元素外衣的電影《自盡房間》,實則向我們呈現了一個少年一步步走向自盡的心理過程。

多米尼克高大帥氣,家庭優渥,每天都有專車接送,前途也是一片光明。他擁有著常人渴望擁有的一切。

某次晚會上,因為打賭輸了,他與班上帥哥亞歷克斯接吻,第二天整個過程變成了網絡視訊。

剛開始,多米尼克只覺得好玩,看到同學上傳視訊,也是一笑而過。

組CP這件事情顯然不只是我們天朝人民的專利,多米尼克的同學玩起來更加瘋。

亞歷克斯真是一個捉摸不定的人。舞會上和多米尼克接吻的很投入,隨后又有意無意對多米尼克拋媚眼,摸手背等。似乎對多米尼克有意思。

隨后的柔道課,他和多米尼克對練,推碰摩擦下,亞歷克斯一口咬定多米尼克「有生理反應」,多米尼克一下成為了話題焦點。

某天,他在網上結識了粉紅紅頭髮的女孩席爾維亞(諾瑪·格西洛斯卡 RomaGasiorowska 飾),受邀進入到一個專門給有自盡傾向的少年準備的虛擬世界,那里被稱做「自盡房間」。

父母只知道用物質滿足兒子,根本不關心兒子。

所以他開始變得叛逆,反抗父母的意愿。在一次看歌劇時,故意在父母和父母朋友面前吻男雕像。

網絡上輿論越來越激烈。在學校他必須獨自一人面對所有的嘲笑。正如西爾維亞所說「現實會傷害你的,因為你太敏感了」,多米尼克對這失控的局面無法掌握更無法接受。

平時乖乖學生的他,畫著眼線,帶著槍來到學校,表情冷酷的瞪著想嘲笑他的同學。最后卻因為膽小不敢掏出槍嚇唬同學,只能在回家的車上,咬著指甲,讓眼淚慢慢的流下。空洞無助絕望一覽無遺。

頹廢是會上癮的。

他開始不去上學,而是宅在房間里,把自己放逐到網絡中,進而自殘,進醫院。

最諷刺的是,他的父母忙到連兒子10天沒去學校都不知道。只知道為了維護顏面,要把他接出醫院。

當外在世界違背了自己的意愿,當自己被戲弄,被拋棄的感覺不期而至。

人在脆弱之時,就會依賴藥物、酒精、[性.愛]或者其它東西,多米尼克依賴的是「女王」西爾維亞給他構建的能夠遠離一切的「自盡房間」。

他已經把西爾維亞當作依靠,然而西爾維亞決心要自盡。她要多米尼克幫自己從心理醫生那里騙到藥物用來自盡,不然就把他逐出「自盡房間」。

萬般無奈之下,多米尼克終于弄到了藥。

這時,出現了全片最凄美的畫面。在虛擬的「自盡房間」里,動畫人物多米尼克和西爾維亞跳進了冰冷的湖泊里,干凈清冷的配樂Sign O 響起,變為真人在湖泊中纏綿,孤獨而凄美。

而在現實生活中,多米尼克躺在床上,含情脈脈地對著電腦另一邊的西爾維亞微笑,西爾維亞也嬌羞的看著多米尼克。

他們約好在酒吧見面,多米尼克把藥帶過去給西爾維亞。然而,西爾維亞爽約,多米尼克知道他的支撐已經沒了。在酒吧廁所里,他大把大把的吃掉了帶給西爾維亞的藥。

鏡頭一轉,多米尼克的媽媽進入「自盡房間」,告訴他們多米尼克自盡死了。網絡聊天室「自盡房間」里的虛擬人物一個個消失。

身為領袖的高高在上的西爾維亞,回到現實生活,原來不過是一個躲在陰暗房間里的蓬頭垢面的粉發少女。她沖出房門,跑到曠野,聲嘶力竭的大喊。

我想,那一刻,除了出于對多米尼克自盡的愧疚,還有她創造的虛擬頹廢自盡世界的土崩瓦解。

她所希望的通過「自盡房間」成員獲得勇氣,最終卻變成了促進他人自盡的催化劑。而她自己呢,她是永遠不會自盡的。她比任何人都愛自己。她是個自私的人。

電影后段,重現了藥效發作,處于生死掙扎邊緣的多米尼克的痛苦過程。

多米尼克扣喉,大喊媽媽,叫人來幫他。他不想死。

廁所里的情侶非但不幫忙,還在拍錄像。多米尼克痛苦的對著鏡頭大哭。

視訊慢慢變小,小到變成社交網絡上一個熱門視訊的窗口。影片結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